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待那王胜龙走远,酒楼之上立刻炸开了锅,纷纷开始议论这个年轻人,不时投来赞许欣赏,羡慕佩服的目光。

  这人便是是泽梦园离开的的沈洛天。此刻依旧对众人崇敬的目光视若未见,悠闲自得的品着小酒,吃着小菜。

  他虽是神情懒散,看上去对任何事都莫不关心,事实上众人的议论都尽数落入耳中,这正是他的目的,他自虞美人口中已听出江湖上有大事发生,他正是在此打探消息。

  自口音听来这些人都来自外地不同州县,也难怪不认得自己,只是这天南地北的武林众人今日聚集在此,必然是有大事发生。

  沈洛天心中正在疑惑,突见得一相貌俊美,衣着华丽的公子站出来道:“这王胜龙的亲朋只怕是死光了,眼睁睁见他挫败竟无一人胆敢上前为他平一平这怨气。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这时一眉清目秀却神情冷漠的少年冷瞟他一眼,道:“无知本不可怕,但无知却又爱挑拨是非的人却是可恶的很。”

  在众人看来那位华服公子必会愤然而起,未曾想他却不怒反笑道:“听这话,阁下倒是渊博的很,在下倒想听听阁下有什么高论!”

  冷漠少年起身走到沈洛天跟前,双手一揖,道:“王胜龙自成名以来,没干过几件好事,恶事倒没见他少行,今日这位少侠出手也算是产奸除恶!”

  “是么?那倒是在下孤陋寡闻了,还请阁下赐教!”华服公子略带谦逊地道。

  冷漠少年也不推诿,轻咳两声,徐徐地道:“王胜龙平日里多行不义,仗着一身隔物传功的本领欺压同道中人已是众所周知,行事更是猖狂决绝不留余地,武当少林,青城,华山怕是都领教过吧!”

  “不错!我华山徐文涛徐师叔就是因被他羞辱,一病不起,最后竟悲愤离世!”这人话音方落又听得一人道:“我青城派明弘道道长伤在他的隔物传功上,瘫痪至今已八年有余!”

  话毕又有少林俗家弟子响应道:“我少林空相大师因不愿与他比武遭他暗算,双目失明至今也有十二个年头了!”

  “我武当…”

  华服公子截口道:“即使如此,方才各位为何不与他寻仇呢?”

  一武当弟子闻言应道:“这…只因掌门,师父,师叔及众位师兄至今下落不明,我等以为先找到他们才是首要任务,至于报仇,以我等今日之力尚不是他的对手,与其飞蛾扑火倒不如寻得师父学好功夫再行报仇为时不晚!更何况救人比报仇来的重要!”

  华服公子冷哼道:“现在怕是收尸比救人来的重要吧!”

  众人闻言齐惊道:“收尸?”

  华服公子惊异道:“难道诸位还不知道各派失踪高手俱已葬生广寒宫之事么?”

  那冷漠少年忍不住呵斥道:“广寒宫早于两年前毁于雄霸天的手中,你休得胡言!

  “胡言?“华服公子嘴角浮起一丝冷笑道:”这消息可是从云霄城里传出的又岂会有假?“他目光四转扫视一番众人道:”听口音诸位是外地人吧!这事还未听说倒也不奇!“

  “说什么?“冷漠少年忍不住问道。

  华服公子道:“近日雄霸天闻说宿敌未能斩草除根便于两日前派手下明德。玉堂二使率手下一百零八天罡地煞前往准备赶尽杀绝,更派一千精锐随后支援,未曾想那广寒宫早有防备,以致雄霸天派出的精锐全军覆没,就连雄霸天刚寻获的亲生儿子都未能幸免于难。”

  众人闻说广寒宫的手段无不悚然动容,那冷漠少年亦是惊变了眼色,喃喃地道:“雄霸天也不是什么善类,他们黑吃黑与我等又有什么关系?”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附和。

  华服公子故作神秘,接道:“他们黑吃黑与我们本无关系,但据说尸王之徒扬子龙也随众前去广寒宫寻找被嫣花笑重伤而后下落不明的沈洛天,这众人中也唯他死里逃生,没救出沈洛天却带回一个惊人的消息。。。”

  众人闻说,忍不住问道:“什么消息?”

  华服公子面色暗然道:“近年来武林各派失踪的诸位高手都被困于广寒宫中!而这次遭劫为放宫中消息外泄,武林各派群而攻之,便将各派高手一并活埋在广寒宫中。”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有悲愤声讨声却也有质疑不解声。那冷漠少年略一思吟道:“阁下既说的有凭有据那我等何不找到扬子龙问个明白呢?”

  华服公子怆然一叹道:“很不幸!他虽逃出广寒宫,但由于重伤过度,当天就死掉了!”

  沈洛天闻的此言,浑身巨震,心一下子沉到谷底,对于这个消息虽有些难以置信,但乍获此息,心神仍是絮乱了好一阵。心道:以雄霸天的行事作风又怎会事先泄漏天机,以致着了亦飞的道?若未泄漏先机,亦飞又怎能未卜先知,策划好应对之策,将之一网打尽?扬子龙与燕归来皆是武林中屈指可数的高手,又怎会如此轻易的丢掉性命?难道圣尊已亲自出手?那这圣尊到底又是何许人?一时间诸多问题纷至沓来,但他却明白此时此刻是万万乱不得的,暗中吸了口气,竭力保持心神冷静,凝神静听。

  此时酒楼一片混乱,一时间悲愤斥责,怒骂讨伐之声此起彼伏。

  沈洛天斜睨那华服公子一眼,只见他唇角微微勾起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转瞬又附和着众人换做一副怒不可遏的怒容,‘嗖’地长身而起,愤然道:“各位武林同道,这广寒宫作恶多端,如今更是大肆屠杀我武林同道,若不将之铲除,只怕日后变本加厉,如此中原武林就再再无安宁之日了!”

  武林诸门派如今皆遭劫难,能统领群豪之人不是死亡既是失踪群龙无首,此番见得这华服公子仪表堂堂,沉着睿智,言辞亦是句句在理,不由纷纷附和道:“对!讨伐广寒宫,救出诸位前辈,手刃花亦飞!”

  “这位少侠言之有理,但广寒宫地处隐秘,我们既无地图亦无良策,贸然行动只怕不妥吧!”杂嘈的呼喊声中一个雄浑厚重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