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欧艺还是每天忙工作,压力不是说小就能小的。自己虽然已经不需要为收入发愁,但最关键的是要带领大家赚到钱。不过为了减轻工作量,除了现有的秘书小乔外,她还另请了两个助理:一个负责联系客户,一个负责她的团队的日常管理工作。但事实上,她也没办法闲得下来。经常被请去别的分支机构上课,到处飞,去参加各种会议,去深造……助理来了,并没把她的二十四小时延长了,只是让她放心地满天飞而已。

  随着身份的提高,人说站得高看得远,她很清楚自己的欠缺和拥有的特质,她要把自己的短处补偿,把自己的特质发挥出来。她一直喜欢古筝,觉得弹奏古筝既优雅又能使人沉静。她请到一位在古筝教学上很有造诣的老师教她。因为她悟性好,也因为是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学习进步就很快。老师每周六上课两小时,半年时间欧艺就可以弹奏一曲给袁木听了,不过就是还不那么的娴熟,袁木说高山流水的事情他就不懂了,不过有人为他弹奏他还是懂得欣赏的,那也算是对欧艺的表扬了。欧艺就越学越开心。

  在学会了古筝后,她还花了好多的钱去报名参加了一个名牌大学的MBA课程,她觉得自己太需要学习管理方面和理财方面的知识了。工作中遇到的高端客户越来越多,有时不仅要用话题装装门面,还真的是要有过硬的本领说出的话才能令人信服,特别是这些高端客户都很关注的理财和管理的知识。谁都是出来混的,一眼不看穿你是真有料还是假有料了?不过这些课程她就觉得难懂得很,对一些实用的还好解决,那些高深的理论就只好勉强地生吞活剥了。欧艺有时也在想,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主要还是抱着开卷有益的态度吧。以后在实践中还是可以提高的嘛。不过这样过了一阵子临急抱佛脚的日子,她还真的顺利完成了MBA的学业,戴上博士帽的照片被放大了放在她的办公室获得了到访的人的赞赏。

  在她工作的第六个年头,因为在行业突出的贡献,得以到美国去参加行业的顶尖高手的一个会议。参加会议的资格是靠实力,欧艺为了获得这个资格苦干了一年,天天好像和尚念经一样提醒自己要怎么样,几乎是每天一睁开双眼就为这个荣誉而奋斗。但是到了会议现场才发现,她自己那点业绩实在算不得什么。有些人都是连续好多年获得的资格,这样的人各个国家都有。欧艺拍了好多的照片回来和同事们分享,她是最新的中国面孔,站在一堆洋人身边,就更显得身材娇小玲珑了。欧艺自嘲业绩也如身材般玲珑。

  从那回来后,她觉得自己好像穿了一双红舞鞋,想停也停不下来自己的脚步了。这种状态不仅是因为自己受到了激励,更因为公司需要这样的榜样。

  相对的,袁木开始觉得日子过得索然无味了。欧艺满天飞,他经常都不知道她在空中还是地上还是海上,忙的时候一个月只有几天时间在S市。再加上能自己出去玩的时间和机会也不多。你想想,大伙忙工作的忙工作,还要陪着孩子补习,陪老婆逛街。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哪里还有那么多时间陪他的呢?他有一次发牢骚,对欧艺说他们两个早上出门晚上到家,甚至不回家,累得连话都懒得说了,面也见不上,小保姆每天在家喝咖啡溜狗看海景,是什么世道呢?

  当然他家没狗,他是为了说得更有艺术些。

  欧艺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心里又有委屈了。不过从实际来看,保姆的作用也不大,于是就托人给小保姆找了个商场当售货员的工作,让她上班去了。小保姆自然欢天喜地上班去了,如小鸟出笼门一般。从此家里没保姆。欧艺找了个钟点工阿姨每天搞清洁做晚饭。两人又过起了聚少离多的平淡日子。

  可是在袁木的内心深处,有时会跳出一个念头,就是觉得和欧艺的婚姻变了味,一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感觉在他心里油然而生。他开始清楚自己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在别人的面前,欧艺是那么的优秀,两人除了还没有孩子,已经应有尽有,不用为钱发愁,比起不时为经济吵吵架,为孩子拌拌嘴的朋友来说,日子过得是那样的幸福。可袁木知道,他的好日子是欧艺拼搏而来的,他并不想享受欧艺的荣光,他想花自己的钱老婆孩子暖乎乎的过日子,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养家糊口的荣誉。如果欧艺能和他调换一下就好了。可是他自己,还是原来的样子,并且看不出前面的路还能怎么样。在这样的大公司工作,除非你有突出的成就,否则在短时间里能得以提升是梦想。以前在欧艺面前的优越感已荡然无存。他和欧艺的婚姻之路开始岔开了。

  一天晚上,欧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袁木一只手垫着头睁着眼呆呆地看天花板。欧艺看他在出神,就自顾自睡觉。过了一会,他好像是和欧艺说话,又好像自言自地说:“要不,我们分开吧。这样我们的日子都好过。”欧艺开始没听出什么,一反应过来了,她就一下子坐了起来,不相信地看着袁木,样子是出奇的诧异。袁木没敢面对她的眼睛,转头看着床头的壁灯,一会就蒙头大睡了。

  她第二天想起袁木的这句话,还恍惚是听了袁木的梦话。袁木不是开玩笑的。欧艺心里一下子有了一个结,不痛不痒,可是就是觉得难受。

  日子又那么平静的过着,袁木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两人常常相对无语,大家都知道那不叫默契。偶尔眼睛触碰到一块,还像小学的男生和女生,竟不自然起来。两个人亲热的频率变成一个月一次了,就好像女人的月事,纯属本能的需要。

  就在两人这样平淡地过日子的时候,欧艺的工作却成就不断。因为她们的这样的制度,下面的每个人都想要自己成长成一个主管。那么,很自然地就要不停地招聘。水涨船高,欧艺的团队的人就越来越多。到了第八年,欧艺部门达到了辉煌的巅峰,她因此顺利晋级为部门的业务总监。

  到了现在,没人不说欧艺的运气好,能力强。在极短的几年时间里,欧艺就从一个平庸的女人转变成一个叱咤风云的钻石女人。外表柔弱秀美,内心坚实强大。在知道自己要晋升的前夕,她没有来得及和袁木说一声,就自己做决定买了一部白色的路虎越野车。这款车,欧艺第一次看就喜欢上它粗犷的外形了,看到它在马路上跑的时候,就有想拥有它的冲动。所以不管价钱,看中了就买。原来的那部车在这越野车的旁边就显得矮小又猥琐,她让袁木专享了。袁木虽然没表示异议,但在这件事情以后,袁木和她说话时就惜字如金,一句话就一个字,或两个字,尽可能地省。而每次在床上也是例行公事,最明显的是,欧艺每次想吻他,他都把头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