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绝恋

  对有些人来说,一天便是一生,一生只有一天,甚至只有一刻。明月恋恋不舍地看着聂风靠在石壁上小憩,轻轻靠近他,伸手点了他的睡穴,安心地看着他无知无觉地陷入昏睡。她的手从他的眉骨、鼻梁、嘴角抚下,她不会后悔爱上他,不会后悔为他做的一切,甚至不在乎他是否如她爱他一般爱她。因为自己没有爱错,他是个值得交付真心的男子。深深地把他的样子刻在脑海中,明月拿着剑离开了祖坟。只要把追兵引开,等无双城城门一开,他就可以安全离开了……浮世无缘,情难到老。风,好好活着,只要你偶尔想起我……聂风的梦中充满了前世的场景,他忙忙碌碌地在一条众人称赞的大道上前进,路人行色匆匆。他不停地走,没有目的地,所有人都告诉他“很好,就应该这样做”,渐渐忘记了出路,变得麻木。前世未婚妻模糊的容颜在眼前闪过,他甚至不记得她叫什么;父母期望的眼神望着年幼的他,口中殷殷切切听不清在说什么。聂风浑身是汗地从梦中惊醒,诧异自己梦到了前世诸事,他已经记不清的很多事。也许是明月近来唤自己“聿墨”,他才恍惚记得自己曾经叫“风无忌”。对了,明月呢?聂风环顾四周,空无一人的墓室。他顿时慌了,明月!!聂风沿着来时的路奔跑,心中急切万分,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如此想要保护一个人。在距离明家祖坟两三里开始,沿路横躺着无双城的门众,杂草上的血迹令聂风不由一颤。其中甚至还有明月的姥姥,浑身都是鞭伤,喉间一抹鲜血,两眼怒睁,显然死不瞑目。前方传来打斗声,聂风一眼便看到那个与众人缠斗的,还穿着嫁衣的新嫁娘。一身红衣,如火焰绽放,却掩不住脚下流淌的鲜血。就在聂风眼前,那一幕,他今生难忘:明月生生受了独孤一方一掌,身体如枯叶般向后飞去,他的眼前顿时一片血雾。“明月!!”聂风冲上去接住了她无力的身体,却止不住她口中溢出的鲜血。“明月,为什么要这么傻?我不值得,不值得的……”聂风的心中一片酸涩,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明月勉强对他微笑,多好,我还能再见他一面……看着明月缓缓闭上的眼睛,聂风心痛到无法自拔,求你不要,让我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独孤一方正看到聂风出现,这个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总算出现了。趁着聂风悲伤失神之际,他拿起一把刀就刺向聂风。不远处的断浪看到独孤一方举到砍向聂风时,行动早已先于理智挡在了聂风面前。断浪也没想到原来自己可以为聂风做到这地步,苦笑地咽下鲜血。他趁独孤一方距离太近来不及反应之时反手一剑。反正独孤铭那个窝囊也是我杀的,这一刀挡得也不亏啊。可想到聂风眼里已经没有他时,却比腹部的刀伤还要痛。这一切只在电转之间发生,聂风抬头又见断浪倒在他面前时,胸中有什么东西喷薄欲出,脑海也变得空白。独孤一方受了断浪一剑正要开口骂断浪时,惊见面前的聂风双目赤红,浑身戾气。曾有传言,北饮狂刀聂家有祖传疯血,一旦激发,人体的机能超乎常人。本来还不信,几掌打上去,聂风都一点反应也没有,仍举到向他看砍去——聂风清醒时,身旁都是尸体,断浪昏迷在一边。将断浪送去医馆,得知无大碍,他留下诊金便走了。他已无暇去顾及断浪了。在明家祖坟里,他守着明月的尸身三天三夜。你不在我预料,走了我才明了。世间的美,多是悲的,那才足够人用一生去忘怀。三天后,聂风带着无双剑和独孤一方的人头,返程回天下会。而那个勇敢明媚,如昙花一现的女孩,留在了他心中,刻下一道难以忘怀的伤。七天后,天下会,天下第一楼中雄霸仔细看了看聂风的战利品,抬头看向聂风的目光中掩住了震惊和深究,开口道:“风儿,做得好,不妄为师这么宠爱你。”聂风这一次没有向以前一样,可以轻易就对人笑得灿烂,他甚至不发一言。对雄霸行完礼,便沉默地转身出门。一旁的秦霜、步惊云担忧地看着他的身影,任谁也看得出聂风哀恸的表情。步惊云放心不下,不久后便追着聂风而去,却惊见聂风倒在路旁不醒人事。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步惊云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慌张地抱起他,奔向风云阁,同时叫人去找大夫。好在聂风只是劳累过度,身上的伤看着可怖,却不棘手。步惊云心疼地看着他胸膛上的箭伤,恨不得代他受。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好好地出去一趟,就这么一身伤的回来,外加一副失魂落魄,怎能叫他不气不急?“风,发生什么事了吗?”步惊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令他不再笑了。没想到,这么一问,就唤出了聂风的眼泪,又令步惊云一阵手忙脚乱。“好了好了,我不问就是了,你……你不要哭了……”聂风摇摇头,他也很想找个人倾诉,他哽咽道:“明月走了,是我害死她的。”“明月是谁?”步惊云语气不善地问道。“明月是我在无双城遇见的女孩。她才十六岁啊,不该遇见我的……她值得更好的人去爱……不应该,不应该为我背上背叛家族的罪名,更不应该为我而死……”聂风说到这里,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这次步惊云无动于衷,他冷冷地问:“你喜欢她?”聂风透过泪眼,茫然地看着他,好像被他语气吓到。步惊云再问了一边,语气更加急迫:“你喜欢她吗?!”这回聂风慌乱地边摇头便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捂着自己的心口说:“我只知道,明月走了,我这里好痛……”大滴大滴的眼泪掉下来,砸得步惊云心中悲痛难当。我为他神伤,为他心系,天地间只容他一人,到头来他的眼泪却是为别人而流。步惊云很想笑,却笑不出来。这个时候,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能说我也可以为你生为你死,为你负尽天下人吗?如果他还想跟他做师兄弟,如果他还想这么近地看着他,他最好一辈子都别说什么。想到这里,步惊云心如刀绞,仓皇地告辞离去,再待下去,他会疯了的!在习武场,练了半宿,直到手酸的举不起剑来才罢休。可是最后呢,他还是走到聂风的房门口,坐石阶上,直到天明才不舍地离去。他只能活得这么暗无天日,甚至不奢求救赎。情之一字,最是伤人,没有公平可言,直教人心甘情愿。接下来的几天,飞云堂的众人都在水深火热中煎熬。步惊云连着屠杀了三个门派,天下会的降者又多了不少。在聂风杀了独孤一方之后,本来就有不少门派归顺天下会,步惊云这么一来,他们更加加快了速度。只是众人一时听到不哭死神的名号,闻着色变。这种情况延续到聂风重新展开笑颜。步惊云不知道的是,聂风的确是对明月动了心,只是还没来得及动情乃至情深,伊人已香消玉殒,这导致聂风对明月留下的更多的是遗憾、愧疚和不舍。在步惊云独自情伤,聂风一无所觉的情况下,日子如流水淌过。如今天下会稳居第一大帮的位置,雄霸也如愿地号令天下莫敢不从,正是应了泥菩萨当日对他上半生的批言。雄霸已然天下在手,只是对自己下半生的命盘耿耿于怀。这些年他派出不少人去找寻泥菩萨皆一无所获。这一次就派自己的得意弟子前去,不信还不能把泥菩萨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