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阵法师
作者: 天子无为
字体: 特大
颜色:          

  四周一片安静,唯有树枝发出一阵沙沙声!

  雷宇有些呆木的望着前方,内心的感觉有些模糊却又有些真实。从小就失去亲人的他,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也不知道现在该如何面对。

  “你是我哥哥!”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一丝期待,雷宇心中一怔!

  “洛冰,我...”

  “哥哥...”洛冰双眼模糊,眼眶里弥漫着一股热泪,她在等待着雷宇的回答。自神秘山谷返回的这段的时间,她想了很多,当初遇到雷宇的那种感觉,让自己不舍,让自己忍不住想念,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气氛很尴尬,雷宇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呆木的站在那里。脑海中有关过去的记忆似乎消失,一旦自己去探知那里,脑海中就会传来一阵刺痛。

  “我...”雷宇转过目光,望着面前的洛冰,心中很想喊出“妹妹”这两个字,但是嘴里却发不出声音。习惯了孤儿身份的他,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位妹妹,那自己究竟该如何去面对?

  雷宇很害怕,心底似乎有种东西在阻止自己。

  “小子,你难道感觉不到洛冰身体里面流淌着你一样的血脉?”一道身影从远方传来,雷宇闻声一震,连忙收起脸上迷茫的表情,望向来人。

  只见水如烟双手背负,站与两人跟前,头顶羽冠,光彩耀人。此时,她美眸闪烁,打量着雷宇。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很模糊,显得不真实...”雷宇双手抱着头,脸上显得有些痛苦,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你究竟是逃避,还是不想承认?”水如烟一语惊人,似乎瞧出什么。望着面前雷宇痛苦的样子,她没有继续说话,静静的等待着,随即手中出现一颗水晶。

  雷宇低着头,双目显得很迷茫。

  “看看这个,你也许就明白了!”水如烟轻声说道。随即单手一挥,一道冰墙自地面升起,随后一道白光从右手中的水晶里面射出。

  洛冰这时候也抬起头,看着冰墙上的画面,心神一怔!

  “妈妈...”她双手捂住嘴巴,泪水忍不住流出。

  看到画面中的女人,雷宇脑海中忽然一炸,似乎上面东西冲破了束缚,凭空出现了许多东西。他恐怖的抱着头,一道道画面在脑海中划过,记忆中最深刻的是一位慈爱的女人,她一直对着自己笑,哼唱着一种小曲...

  “宇哥...”女人有些痛苦的喊道,手中抱着一位三四岁的幼童,此时他正在女人怀中熟睡,而男子手中确实抱着一位女婴,看样子要比男孩子小上一些。

  “放心吧,宫主她老人家一定会收留冰儿的。”男人安慰道,随后轻轻拿到女人的手,快速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画面再次一转,许多的黑衣人出现,男人怀中抱着一名幼童,一边厮杀一边逃跑...

  “啊...”雷宇忽然大喊,这些似乎都是他以前的记忆,为什么自己开始的时候不知道,现在才出现?

  “哥哥...”洛冰在一旁焦急的喊道,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唯有转过目光望向水如烟,跪在地上喊道:“师父,您救救雷宇哥哥,请您救救他!”

  水如烟目光一闪,冷漠的说道:“呆在一旁,他以前的记忆似乎被谁封印过,现在被引导出来,他的神识可能会受到很大的损伤!”

  闻声!

  洛冰脸上瞬间煞白,她知道神识的重要性,现在虽然自己没有修炼,但是在书上看过不少,在以后境界提高了,就必须要修炼神识,神识决定了以后的成就。

  现在一听到雷宇神识会受到损伤,她立刻有种说不出的担心。

  “师父,您一定要救救他。”

  看着洛冰慌张的样子,水如烟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神识这种东西不是外人能帮的了,这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师父...”低声喊道。此时,她小脸上已经被泪水打湿,写满了担忧和焦急。两只小手紧紧的捏着衣角,颤抖着。

  “哥哥,你一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她心中在祈祷着。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雷宇才缓过来,脸上一阵苍白。

  他抬起头看了看洛冰,那种熟悉的感觉此时便得很清晰,他知道面前这位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妹妹,那种从小生活在一起的妹妹。

  见雷宇恢复过来,洛冰心中一阵激动,随即想过去看看雷宇但是被水如烟一把拉住。只见她眉头紧皱,雷宇现在双手所结的印势乃是不动根本印,九字真言中的手印。

  “冰儿,你先行离开,为师有些事情需要和雷宇谈谈。”

  “师父,哥哥他...”洛冰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心中很是不安。

  “你哥哥没事,这点可以放心。”

  洛冰心里很担心,但是看了看师父的样子又看了看雷宇,心中一阵矛盾。

  “妹妹,你先离开。”雷宇站起身语气沉稳,于此同时,他收起手印。刚才在紧急关头自己脑海中响起麒麟的提示,要是不是这样自己还真的忘记了“临”字真言,现在自己这样一施展,一定被水师伯看穿。

  洛冰听到雷宇的声音,心中一阵激动,随后很是乖巧的离开了。

  待洛冰离开之后,雷宇恭敬的对着水如烟,道:“水师伯有何事?”

  水如烟没有说话,而是打量着面前的雷宇,一道精光从双眸中射出,似一盏强灯般,光芒笼罩住雷宇全身。

  顿时间有种被赤裸裸额感觉,好像自己被对方看到清清楚楚,毫无遮拦。

  “会不会被发现什么?”雷宇心中暗自紧张!

  过了小会,水如烟才收回目光,黛眉微皱。经过刚才的神识探查,她并未发现雷宇体内的异常,但是她刚才却是感觉到了天地间发生了一丝波动。

  “难道是错觉?”自语道。但是回想到几天前那劫云的出现,但是很快又消失,这里让她百思不解!照常理劫云出现那是有着天地所不容的事物出现,天地法则便来惩治。随后调查,当时那个地方只有雷宇一人在那里,那雷劫由他引发的可能性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