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吃了早饭,李智又到老爷子的房间去看了看。

  李智走进去时,老爷子正缓慢的自己动手进食呢。虽然拿调羹的手臂不住发颤,但老爷子愣是没把食物撒在地上,准确的送进了嘴里。

  看到此情景,李智赶忙的凑上去,照顾老人进食。

  老爷子的饭量不大,吃了一点东西,就坚决不吃了。

  “老爷子,认得我不?”

  轻轻的为老爷子擦了擦嘴角,李智蹲下身看着老爷子的眼睛问道。

  老爷子睁着浑浊的双眼,把李智打量了一阵,然后缓缓的摇摇头,酝酿了一会说道:“不,认,识。小,凌,的,朋,友?”

  听着老人一字一顿的向外吐字,李智摇了摇头,面带淡笑站起身。收拾了一下餐具,李智端着走出了房门。

  老爷子现在的确是有点清醒了,但是距离真正的恢复记忆,恢复正常人的认知能力,还有非常远的路要走啊。

  从老爷子的恢复情况看,李智估算出了生命能的效用。对于阿尔茨海默症有效,但现阶段效力很微弱。老爷子之所以看起来取得了效果,得益于首次服用。在以后即使服用,效果也不会很明显。在自己的体质等级未能提升到【低等】之前,生命能对老人的改变不会很大。

  在别墅内尽职的行使了自己‘佣人’职责后,李智带着剩下的生命能和一大包玻璃饰品,离开了别墅,向着学校赶了过去。

  李智原本不想去学校的,想在别墅内尽可能的搞出一些产品。但是,李智挂念一个人,想把自己的成果尽快的送到她的手中。

  走在校园内,看着富有青春气息的众学子,李智突然的产生了一丝陌生感。好像,自己已经脱离了这个群体,成了一个孤单的人。那种感觉很特殊,孤寂、索然。

  一感受到这种气氛,李智赶忙的刹住了自己的想法。继续这样想下去可不是好事情,那容易把自己带入孤单寂寞的深渊。

  “嘎嘎,宿主,了无依靠的感觉不好受吧?我很好奇,你以前是怎么走过来呢?整日的学习,压抑,没有真正的朋友,那种日子很苦涩吧?”

  就在李智极力的甩出那种消极的念头时,小音音带着疑问的口气调侃起来。

  听到询问声,李智顿时满脸的苦涩。我以前哪有闲工夫停下来寻思无关的事情啊,整日里就是为了吃饱而吃饱。为了这个目标,我放弃了所有的娱乐、交际,活脱脱的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不好受,真的不好受。刚才那种感觉,就像是孤魂野鬼在外游荡,无伴侣,无目的,无情意,甚至于没了思维。”

  带着浓浓的反思,李智把刚才那种特殊的感觉总结了一下。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宿主可以深思一下,说不得对你是种提升呢。”

  小音音反问了一句,接着做出了提醒。

  “提升?”

  李智一边走,一边回味着这个词语。

  久时的思考之后,李智走在了一朵盛开的花卉旁边站住了,神情忧郁的说道:“我想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以前的价值体现是在学习中,而现在我的价值又有了新的体现。我以前是完全的依靠自己,而现在却是‘利用’了辛凌的力量。看似都能体现出价值,但思路或者想法有了根本性的变化。我以前是自私自利的孤立存在,现在却已经开始尝试的融入到人群中。这种衔接的矛盾,让我一时间感觉到了差异和断层。”

  “恭喜,你终于有了新的变化。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意念虽然一直没有得到强化,但在你的思想转变中,它得到了提升。现在已经达到了【低等】5%。这不得不让我感到惊喜和莫名。”

  在李智说完后,小音音带着哭笑不得的腔调,给李智汇报了一下身体的情况。

  “呵,果然是惊喜啊。好吧,我明白该怎么去做了。”

  李智对这样的结果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自己的思想转变,居然起到了生命能强化的效果,果然有戏剧性。

  “李智大哥,你在这呢,找你一早上了。”

  轻轻的凑到鲜花上闻了闻,正准备离开时,李智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不远处,刘流和马一宗迎着李智,满脸兴奋的打着招呼。

  “哦,是你们哪,好些了吗?”

  看到这两个人,李智立刻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话语间不自觉的带上了调侃的语气。他们两人身上的病痛就是李智搞的,问人家好些了吗,这多少有些接伤疤的意思。

  “好些了,已经不疼了。”

  刘流带着苦笑,无奈的回答。

  “哦,那就好啊,身体健康比什么都强,恭喜两位啊。”

  李智这句话一说来,刘流和马一宗立刻露出惨笑。那笑容比哭好不到哪去。你还没给解药呢,暂时的身体健康有个毛用啊。

  由于心理作用导致的,刘流和马一宗这两天一阵的疑神疑鬼,深怕哪一会身上再次的疼起来,最终把小命玩完。

  “那个,李智大哥啊,那解药能不能提前服用啊?我们这两天,简直就是生不如死,苦不堪言啊,你就可怜可怜我们俩吧。”

  马一宗犹豫了好一会,终于开口说话了。他一副委屈求全的表情,哭丧着脸,弓着身子,手指直拽刘流的衣襟。

  “那个……”

  李智看着刘流两人的可怜样,想放过他们一马。可一寻思,不行。这两个小子,胆敢到宿舍打劫,这份贼胆轻易放过了,的确是便宜了他们。

  “大哥,我们给你跪下了,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不敢了,求求你啊。”

  见李智迟疑了,刘流和马一宗对了一个眼神,膝盖一弯,两人毫不犹豫的跪下了。并且还抱着拳,不住的央求。

  “呃?”

  突然看到这一幕,李智惊呆了。

  “那边什么情况,居然下跪了,瞧瞧去。”

  而这会,校园内的学生显然也发现了李智这边的情况。一人吵吵了一声,一群人呼啦冲了过来。

  看到冲来的围观大军,李智坐蜡了。这两个还真会选择地方啊,这么一搞我想拒绝都难了。

  “行了,赶紧起来吧,别在这丢人了,跟我走。”

  李智撇下这句话,蒙着脸撒腿就跑。

  三人成虎,这几个字,李智可是知道的。别人看到下跪这一幕,还指不定怎么编排自己呢?

  见李智松口了,刘流和马一宗顿时满脸喜色,赶忙的站了起来。拍打了一下裤子,两人转过头朝围过来的人群挤了挤眼。

  随后,两个人紧随李智而去。那围观的人群迅速的散去,像是从未出现一般。

  在校园内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李智拿出了一瓶生命能,展示在刘流和马一宗的面前。

  “这东西就是解药,你俩一人一半。记住啊,这瓶解药价值六千块钱,你们喝了可是欠我六千块钱。我信任你们,就不打借条了。”

  在刘流两人脸上打量了一通后,李智慈眉善目,语气柔和的介绍道。

  “风油精就是解药?”

  看着李智手上的小瓶,刘流和马一宗乖宝宝般站着。看起来很老实,很本分。他们虽然极度的渴望,但却是不敢动手。没听说过风油精有如此巨大的疗效啊,再说了,一瓶风油精顶天了五块钱,你要六千块钱,太坑爹了吧?

  “你们不信,那就算了。我没有必要跟你们解释什么?”

  看着刘流两人的表情,李智耸耸肩,很无所谓的就要收起小瓶。

  “别介。”

  刘流赶忙的夺过小瓶,拧开盖,小心的喝了半瓶,接着递给了马一宗。

  “呼,果然是好东西啊。不错,真不错,李智你从哪整的这玩意啊?”

  感受着肚腹中舒畅,马一宗摇着头眯着眼享受着,嘴里好奇的询问着。他手臂一使劲,小瓶飞了出去。

  “记得欠我六千块钱,没事走了。”

  见事情办完,李智也不想跟他们继续纠缠了,提醒一句,转身就走。

  “嘿嘿,嘿嘿,想走,行啊。”

  还不等李智迈步离开,刘流怪笑两声,堵住了李智的去路。

  马一宗站在李智的身后,歪着头,满脸坏笑捏的关节啪啪作响。

  “坑了我兄弟俩这么长时间了,临了了还想着要钱。你是个纯粹的傻逼啊。”

  马一宗斜着嘴,蔑视着李智,气恼的骂了一句。

  看到两人的样子,李智由刚开始的担忧,慢慢的冷静了下来,脸上也出现了笑容,嘴里也发出了‘嘿嘿’的声音。

  看到李智突然的变化,刘流和马一宗突然的感觉不妙。

  “嘿嘿,果真是禀性难移啊。”

  李智感慨了一句,视线在两人的身上来回的转移。

  “我草。”

  刘流越看李智越觉得不对劲,刚准备动手呢,全身传来一阵阵的刺痛。骂了一句,刘流疼的抱着肚子,扑在地上。

  马一宗看到刘流的样子,眼皮一跳,心下一狠,抬起脚就照着李智踹了过去。

  “嘿嘿,倒下吧。”

  李智怪笑一声,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两手一兜就抓住了马一宗的脚,向上一抬,一扔,赶忙退后。

  “噗通!”

  马一宗仰着身子,摔倒在地。刚着地,马一宗赶紧的捂住了肚子,全身的疼痛瞬间袭来。

  “哼,养不饱的白眼狼。”

  李智轻哼一声,慢慢的抬起脚,缓缓的走向刘流,伸出了两指。

  一想到李智曾经说的那个恐怖的名字,刘流白眼一翻,昏了过去。而咬牙坚持的马一宗看到李智的动作,脸色瞬间变成死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