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就在羽墨想拉着冷翎验证自己想法的时候,一声有些浑厚的呼喊声正好才门口传来:“羽墨师弟,师兄来接你了。”

  羽墨微微一愣,这个声音他知道,是他的大师兄来了。

  大师兄名叫萧遥,在羽墨的记忆里,他一直一来对自己都很不错,就连羽墨强抢民女被父亲骂的时候,他都会帮羽墨的忙,帮他说情,虽然他也很有些不喜欢羽墨的做法,不过他还是帮助了他,因此,“羽墨”认为萧遥挺不错,而现在的羽墨也一样!

  转头望了下发着呆的冷翎,温柔的一笑:“我去去就回,你等我下”

  冷翎回过了神,大大的眼睛带了丝丝的幽怨望着慢慢消失在门口的背影。

  出了门,羽墨的眼中顿时出现了一个清秀的男子,男子身穿着跟羽墨一样的白袍,在白袍的遮盖下,萧遥的身形显得有些消瘦,羽墨抬头,望向了男子的脸,只见男子此刻正满是笑意的望着自己。

  “师弟,我听的师傅说你要去独罗宗考验了,没想到你居然会答应去独罗宗”男子的笑意很浓了,不过这笑脸格外的亲切,既不是讽刺亦不是嘲笑,而是一种欣慰的笑,一种欣喜的笑,显然他对这位比他小一些的师弟还是挺亲的。

  羽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嘿嘿一笑:“一时兴起而已,师兄,你今天状态不错”说着他打量了下满面春光的师兄,最后喃喃道:“莫非是嫂子出现了?”

  “去你的,我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我从师傅那听说你要去。”听到羽墨的喃喃声的萧遥笑着拍了下羽墨的脑袋:“快走吧,不要让师傅等急了,几天不见你,你的嘴皮功夫长进了不少呀,呵呵。”

  “还不是师兄您教导有方。”听到萧遥的话,他笑嘻嘻的说了一声,然后快速的跑在起边。

  萧遥微微一愣,顿时明白了羽墨的话中话,刚想反击却发现他早以溜走了,看到这情况,萧遥不由的哈哈一笑,一边不急不缓的赶了过去了。在路上跟自己的师兄打闹着,羽墨可是很享受这种感觉。

  前世的自己根本没机会拥有这样的亲情,他的那个门派就师傅和自己两个人一个师兄弟都没有,就因为有了上一世的经历,现在的羽墨更加的珍惜这来及不易的师兄弟了。

  两人顺着大道走了几个钟后,终于来到一个巨大的门洞中了,门洞的上边清晰的刻着几个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微凌殿’!在山洞的两边则是站着两个同是穿着白袍的修真者,根据他们体内的灵力来判断,这两人应该是在凝剑初阶左右,从这点就可以大约的估计微岭门没落的状况了,连刚刚进入凝剑期的剑修也被调来当任主殿的门卫,门派里的总体实力就可想而知了。

  来到了门口,萧瑶突然转身对着羽墨轻轻的道:“现在四大长老还师叔伯们都已经到齐了,你进去后要小心,不能再跟以前一样了,知道了吗?”

  看着突然变得有些正经的师兄,羽墨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的走了进去了。

  门口守着的两人自然知道羽墨他们的身份,也没有阻挠直接放其过去,羽墨刚过时,他们的眼睛闪过一丝不屑,而当萧瑶过去时,他们脸色顿时变好了,甚至还轻轻的弯了下要,表示对萧瑶的敬畏。

  萧瑶微笑的点了点头走了进去,不过刚一进去他就变成了苦笑,心道:还好他先进去,不然还没到主殿,可能就用发生大斗事件了。其实这也难怪他们会有那种表情,毕竟以前的羽墨太过于骄傲,完全没把门派的人放在眼里,再加上他在外边的风流事迹,这就门派的人更为不屑了。

  而刚进入主殿的羽墨,感觉到的就是那种对自己厌恶的眼神和不屑一顾的神情。

  此刻羽墨已经进入的大殿了,山洞里的布景完全跟洞外的不同,大殿里的房顶都挂着大大小小的萤石,萤石是一种放散发淡淡的荧光的石头,价格极低,经常被拿来装饰山洞,而此刻羽墨头顶的这些萤石就发出一种淡淡的光,一个萤石的光很微弱,但一堆的萤石聚在一起就不同了,那些被光芒照射过的地方几乎可以用白昼来形容!

  光芒的照射下,羽墨开始观察大殿上的人,在大殿的两排纷纷坐的很多修真者,不过从灵力来看,这些修真者大多都处在剑初期,也只有几个处在凝剑初期而已,这些人显然是跟羽墨同一代的师兄弟们,扫过师兄弟们神情不一的脸,羽墨把眼睛投向了大殿之上,大殿之上有一张大大的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中年人,这个人自然就是微凌门的掌门人羽怒,也就是羽墨的父亲,在羽怒的下方的两侧还放在四张太师椅,这四张椅子上分别坐着四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坐在首位的是一位长着红色怒发的老人,老人留着长长的火红色胡须,第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此人是个火爆脾气的人,此人名叫怒天!是微凌门的大长老,而这个大长老望着羽墨的眼中却带着一丝不耐,显然他对羽墨可没什么好感。

  第二位也是一位老者,不过这名老者却跟第一位有极大的反差,穿着白色的长袍自然披在有些消瘦的身上,白色的长发和胡须,配上他那略有微红润的脸,用鹤发童颜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这个人从羽墨进来后就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表情和蔼可亲,在羽墨的第一印象中这个老者显然很不错,这个老头就是二长老,也是萧瑶的父亲萧天玄了。

  第三位有些出奇的是她是一位女子,这名女子的长相有些秀气,但她一见到羽墨便一直黑着一张脸,显然对羽墨特别的不感冒。

  第四张椅子现在却没有人,也不知道这第四名长老去哪了,羽墨扫过三名长老后眼光再次往下移。

  刚一移动目光,羽墨顿时愣了,眼中闪过了惊艳!这个人是处在四长老之下的一张椅子上,看似比四长老地位低了一点,但此人比任何人吸引人眼球。

  只见这女子身穿月白色长袍,腰间系着一条紫色裙带,紧紧的系着把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充分的展现出来,莲藕般白皙的小手轻轻的放在小腿上,此刻女子的靠在椅子上,娇艳的脸有些淡红,红色的唇诱人无比,见到羽墨赶来,她嘴角微微勾起,顿时周围的男性纷纷感觉眼前一亮,惊艳!这个女子就是上一次冷翎提过的灵心仙子了,不过在羽墨看来,仙子不大适合她,称她做恶魔还差不多。

  “咦!”就在羽墨在打量他们的时候一个轻咦声传出,顿时人们纷纷往声源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