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就快到牧野山庄了呢,顺道拜访一下南宫庄主吧……”东方烈阳和唐枫、洛笔生说道。此时的他们正舟车劳顿地从西蜀往返浙江杭州。唐枫点点头,洛笔生依旧死气沉沉。忽然,静谧的森林窸窸窣窣地响起追逐声,东方烈阳、唐枫和洛笔生淡定地停了下来,仔细聆听那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东方烈阳、唐枫和洛笔生与那穿梭于森林中的身影不期而遇——正是南宫牧野。“南宫庄主,见你神色慌张,所为何事?……”“东方堡主,唐少侠,洛少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南宫牧野突然见到他们三人,也是大吃一惊,然后粗略地陈述道李承影欲投毒的事情。东方烈阳三人听罢,赶紧和南宫牧野兵分四路,追寻李承影的下落。

  四人四散而去,唐枫往东北方向直奔而去。大概半盏茶的功夫,唐枫见到森林的某个角落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上前一看,正是昏迷不醒倒在一旁的叶星宇。唐枫赶紧掐叶星宇的人中,唤醒他的意识。叶星宇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见到唐枫救醒了他,也没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就赶忙说道:“唐少侠,快去找回李师弟!他往这边逃走了!……”说罢,叶星宇有气无力地举起右手食指,指着西北方向。“那叶少侠,你的伤势……”唐枫关切道。“我的伤不碍事,追李师弟要紧!……”叶星宇迫切地说道。“好,叶少侠自己多多小心……”说罢,唐枫提起霸王枪,脚踏逍遥游步,朝西北方向进发。

  “呼……呼……”李承影已经有些疲于奔命了。正当他感觉已经逃离险境之时,又一道身影伫立在他面前。“唐枫?!……”李承影惊讶道。“手下败将,你也要不知好歹拦我去路吗?!……”李承影的狂傲不羁已经没有半点霸气。“李少侠,你究竟为何欲毒害南宫庄主?……”唐枫质问道。“废话少说!……”李承影并不愿意与唐枫多费唇舌,提起承影剑便是攻向唐枫。唐枫摇头叹息一声,接着紧握霸王枪使出霸王卸甲一式攻向李承影。李承影见势,慌忙退了几步。“砰!……”不一会,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坑,正是霸王枪的威力所致。李承影先是心头一震,紧接着提起承影剑继续暴戾地削向唐枫——正是昊天十三式。

  虽然李承影的体力是没有之前的充沛,但是他的剑法却更为凌厉了,更加暴戾了。对于叶星宇,尚且有同门之情可念;对唐枫,他可是没有半点顾忌。再加上唐枫拦住他的去路,李承影怒火中烧,功力自然有所增益。

  李承影的那银白色的承影剑顿时泛着黑紫色的光芒,剑身所划过之处皆留有一丝黑光袅袅散去。李承影直取唐枫中门,连划数剑,如同勾勒莲花一般。然而唐枫只手扭转霸王枪,以四两拨千斤之势卸去李承影的攻势。此招正是唐枫新招飞虹枪法——金曦一式。

  李承影紧咬钢牙,后退了几步,凝聚内劲于手中,贯通整把承影剑。轻拨几剑,数道月牙形的剑气便席卷至唐枫面前。唐枫赶紧转过枪刃,凝聚内劲于霸王枪,从右上直往左下劈一枪,顿时一股蓝色的冲击波扫向李承影,李承影所勾勒出来的几道剑气一一化为虚无——此招正是飞虹六式的第五式:蓝断。李承影虽然虽然躲过蓝断一击,但是头顶上的逍遥巾被削为两截。顿时,李承影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兵器排行榜争夺战上,你果然是让我的吗?……”虽然这话李承影没有说出口,但是他满脑子怨毒地直视唐枫,心中咒怨道。紧接着,南宫牧野赶来。原来方才唐枫的霸王卸甲一式根本无意伤及李承影,而是制造声响传达信息给东方烈阳等人。李承影见南宫牧野也赶来了,心如死灰,咒骂道:“南宫牧野!……当年你为什么不救我大哥?!让他惨死于白玉书手中?!……”南宫牧野听罢,心中一悚:果然,李昊天是李承影的兄长。“可恨白玉书早已附身黄泉,不得将其抽筋剥骨,挫骨扬灰;今日事败不能毒杀你。既然如此,生不得啖汝肉,死后亦要化作厉鬼生世缠着你!……”话毕,一股刺耳的剑穿透胸膛的声音传来,李承影用那银白色的承影剑凌厉地贯穿了自己的胸膛。

  血汩汩地留着,意欲冲破李承影的胸膛。李承影已经气绝,然而双目依旧紧紧地瞪着前方,狠狠地瞪着南宫牧野。银白色的承影剑,也随着主人的逝世,被主人的血冲刷得锈起来。南宫牧野遥看李承影一眼,摇头叹息道:“当日不是没人不去救他,而是他已经没有半点生存的意念了。若昊天当时要负隅顽抗,就凭他自创的昊天十三式,白玉书岂是他的对手?……”

  当年南宫牧野创建牧野山庄,最得意弟子便是贺雨扬,李昊天,叶星宇三人。其中李昊天武功在三人之中最为卓越,资质也为最好。入庄一年后,便自创昊天十三式剑法独当一面。当时李昊天时常在江湖上行侠仗义,除暴安良,深得南宫牧野和江湖人士的推崇。因为如此,他在江湖上也声名远播,三教九流的鼠辈闻风丧胆。然而李昊天却有一个坏习惯——嗜酒如命,而且酒量又不好,总是喝得酩酊大醉。李昊天一直倾心同门小师妹华如茵。然而华如茵对他却没有半点爱慕之情。自从向华如茵师妹示爱不成功之后,此举越发越凌厉。南宫牧野也多次劝导他少饮为妙,然而李昊天却不听。南宫牧野对他的期望,也因此每况愈下。

  李昊天每当想起白玉书和华如茵卿卿我我的场景,心中都无名火起,紧接着就是借酒浇愁。李昊天趁醉,总是骚扰华如茵。南宫牧野知道后,对这位昔日最看重的弟子已经没有半点期望,严令禁止道不得再打扰华如茵。李昊天之后已经很久没有烦扰到华如茵,只是常常一个人独酌浇愁,手中的长剑,也早已荒废多时。

  一年多以前,东方堡和牧野山庄的关系被弑挑拨,贺雨扬,叶星宇都很冷静地静观其变,他们都在镇静地想:牧野山庄和东方堡一向河水不犯井水,此时是否被挑拨离间。然而李昊天却趁此兴风作浪,势必要趁机杀死东方堡白玉书。以至于当时李昊天屠杀了许多东方堡的弟子。所幸东方堡堡主东方烈阳深明大义,最后也没有就此事与牧野山庄兵戎相见,化干戈为玉帛。

  那时候白玉书和华如茵正在西湖观景,吟诗作画,适逢被东方烨赶跑,下至牧野山庄范围时,李昊天与白玉书,华如茵两人狭路相逢。若非华如茵拼死拦住李昊天,白玉书恐怕早已经成为他的剑下亡魂。

  当晚,李昊天又再次闯入华如茵闺房骚扰华如茵。这是最后一次,也只能是最后一次。当华如茵的血溅在他的身上,蒙过他的双眼,李昊天的酒终于醒过来。但是酒醒了,却已经迟了,华如茵的生命已经永远停留在那一刻。李昊天因此吓得直奔离开牧野山庄,漫无目的地奔跑着,心如死灰。

  直到白玉书来势汹汹要杀了他为华如茵报仇的时候,李昊天感到终于可以解脱了。他感到很愧疚,很对不起白玉书和华如茵。只要自己爱的人幸福,所爱之人不是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李昊天当时的剑早已经不在他的身边,被丢到一旁。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他的嘴角泛起的微笑也越来越明显。仿佛在说:对不起,白玉书;谢谢你,白玉书……

  李昊天的年华停顿在那一刻。那时候南宫牧野,叶星宇等人的表情非常沉重,并没有插手,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们都知道,李昊天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没有反抗白玉书的攻击,也不打算反抗。这是他最后可以赎罪的行为了。

  李昊天的坟静谧地处在那时候他匿藏的山洞旁,静静地。李承影的尸体,也被埋在李昊天的坟附近。他那怨毒的眼神已经被合下去了。两块木排上分别刻着李昊天,李承影两个名字,格外刺眼。李昊天坟前有些被拜祭过的痕迹,想必是李承影要毒害南宫牧野之前拜祭的吧。

  风突然间肆虐地吹起,骤起一阵落叶飘零。四周顿时倍感萧瑟。插在李昊天坟前的他那把佩剑早已经锈迹斑斑,李承影那锈住的承影剑,也被伫立在一旁。“两位少年英才啊!……”南宫牧野看着李昊天和李承影的两把佩剑,叹息道。“哎……”南宫牧野若有所思地摇头叹息起来,没有说话,满脸阴沉。他凝望着天空,嘴边喃喃自语:但愿你们能够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