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见温森从身后袭来,如此近的距离,骆方可不敢大意,反身也是一拳迎向他,但还是没有使出体外原力。

  “啵!”

  骆方拳头正面冲击到温森打来的原力上,白色原力被骆方的大力者拳劲一阻,逐渐被磨散,而骆方的拳头表面皮肤也被磨的裂开渗出了血丝。骆方连施展变形者技能,“咔咔咔”,裂开的皮肤又开始愈合,猛地一转身又射向了离出口只有十米远的霍伯特。

  下一秒骆方就到了霍伯特身后,抬起右脚一脚踹在霍伯特后背。霍伯特发出一声惨叫,像是一颗刚出膛的炮弹,飞向出口处大门,“轰”的一声把门撞得向外大开,飞出了室内篮球场,而那被撞开的两扇红色铁门,有一扇向内凹陷斜靠着门框,显然已经被撞坏,可见霍伯特这次的苦头吃的不小。

  耀眼的阳光照射进来,一时之间刺得骆方睁不开眼,看不清室外的情况。骆方一纵身跃向大门口,刚一落定,一只手掌从门外拍了进来,转眼就到了骆方胸前。

  骆方一惊,心中大骇,双手环抱也如尼赫鲁当初那般,终于使出了自己的原力。

  “嗡……”一个球形的原力气场瞬间形成,暂时挡住了那只伸进门来的手掌。

  “咦!透明的!”一道惊讶地男子声音传了进来,“刚武者竟然能使用出球形气场!”

  骆方听见一道陌生男子声音传来,努力睁大眼睛向门外看去,但室外强光刺眼,只是看见门外有一个清瘦的人影。

  那清瘦人影话音一落,伸进来的手掌又往前一送,“呼……”,一道细小的无比凝聚的黄色原力瞬间射穿了骆方的球形气场,挟着一股劲猛的气息射向骆方胸口。

  “啊,劲武者!”骆方头皮发麻,再也不管其他,手一划,一道透明的原力盾挡在胸前,“噌噌……”,那射过来的黄色原力遇到原力盾抵挡,速度锐减。

  但因为骆方心急,这道原力盾太过浅薄,只支撑了一会儿,还是让黄色原力穿过,“嗖”的一下又射在骆方胸口。只是这力道已经被消去了大半,骆方运转变形技能轻松抵挡住,胸前皮肤却是现出一个白点。

  “嗖!”

  一道更为猛烈的黄色原力浓缩成拳头大小,从门外向骆方击射而来。骆方瞬间变得冷静,一伸手一道更为厚重的原力盾挡在身前,“轰……”,黄色原力轰在原力盾上,速度飞快的消磨着透明原力,又只是一会儿,原力盾消散开。

  趁着这一秒,骆方人已经闪到了一边,右手一伸,一拳往门口那道模糊人影猛击而去,一道透明原力击射出,轰向门外,却犹如石沉大海毫无动静。

  外面清瘦人影丝毫不在意,一声冷哼,“嗖嗖嗖……”,细小凝聚的黄色原力不断激射进来。

  骆方身子一晃闪到一边,同时脑中不断计算原力射来的方向,双手也跟着不停划出,一道道又小又厚的透明原力盾形成,暂时格挡住了漫天飞舞的黄色原力,但很快就土崩瓦解开,那些细小黄色原力继续飞射出去老远才消散。

  骆方心中恼怒,右手一捏,脑中意识不断勾勒,一道利剑形状的原力瞬间形成,手一扬,这道利剑原力带着破空声窜向门外清瘦人影。

  “嘭!”那人影似乎挡住了剑形原力,但下一秒就发出一声闷哼,显然骆方的变形原力威力太大,已经伤到门外那名劲武者。

  “你这是什么原力,怎么这么厉害!”一个清瘦身影走了进来,脸色有些发白,应是刚刚吃了暗亏,此刻一只手正抱着受伤的霍伯特,满脸钦佩的看着骆方。

  霍伯特有气无力对这人道:“表……哥,就是……他……”一说完,霍伯特一口鲜血吐出,再也说不出话。

  骆方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人,只见此人眉宇间与霍伯特有几分相似,骆方虽然吃惊这人的实力,却也不怕,因为他对自己的变形原力很有信心。

  清瘦男子面带笑容看着骆方,温文尔雅的道:“我叫伯恩,请问你是……”

  骆方回道:“我叫骆方。你是劲武者?五洋联盟的吗?”

  “对!”伯恩一边回答一边轻轻放下霍伯特,抬头示意温森过来照看霍伯特。

  温森强忍着捂住自己胸口走到霍伯特身旁蹲下,自己却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你很厉害!特别是你的原力,只是个刚武者,威力竟然这么大!”伯恩夸奖道,随后一指蹲在地上的温森,“他也是五洋联盟的,你呢?”

  骆方错愕:“我也是,怎么我们联盟保护霍伯特这种人?你也是身为五洋联盟的成员,却也纵容自己表弟胡作非为!”

  “抱歉,他在学校干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定期来学校收回投资。”伯恩不急不慢道:“倒是你的实力不错!别说是温森这个刚武者后期了,我猜测,要是我真的和你战一场,恐怕也是难分秋色!”

  这时,温森抬头对伯恩道:“他是超级异能者。”

  “哦!”伯恩吃了一惊,“原来是超级异能者,那我也要差你一着了。”

  骆方看了一眼站在篮球架下的骆情,道:“霍伯特欺负我妹妹,我只是要他当面向她道歉!”

  伯恩眉头一皱,低头看向温森:“是不是如骆方所说,霍伯特欺负了他的妹妹。”

  “对。”温森点头,温森本就只是受霍伯特父亲所聘在平日的生活中保护霍伯特,但霍伯特的恶习他也早就看不惯了,只是不好说而已,刚刚要不是骆方先伤了霍伯特使他这个做保镖的不好交代,换做其他事,他根本不会和骆方动手,此时听到伯恩问起,他也一老一十回答,根本不偏袒霍伯特。

  伯恩又看了看霍伯特,对骆方道:“骆方,霍伯特现在伤的说不出话,可不可以让他休息一会儿,喘口气后再向你妹妹道歉?”

  骆方看着霍伯特,心中痛恨,但也没办法,现在霍伯特的确已经开不了口,骆方只得点头。

  伯恩拿出一瓶黄色液体,一抬手扔给了温森,吩咐道:“给霍伯特喝下,你自己也喝点。”

  温森接过药瓶自己喝了一小口,剩下的大半瓶全灌进霍伯特嘴里,霍伯特半张着嘴哼哼啊啊的只是大口吞着,一脸痛苦模样。

  此时骆情也缓缓的走了过来,蹙着一双秀眉,看着伯恩三人,狠狠地盯了霍伯特一眼。

  伯恩见状,对骆方笑道:“看来你这个妹妹对霍伯特很讨厌啊!放心,姑娘,他若是真的如你所说那样对你,我这个做表哥的一定不会包庇他。”

  骆方放下心来:“看来这个伯恩并不是那种护短的人。”

  相反,骆情仍就是面无表情。

  伯恩见状,只是微笑不再说话,骆方心中对伯恩有点疑惑,问道:“请问,你认识安宇叔吗?”

  伯恩哈哈一笑,道:“怎么不认识,他是加拿大盟会的会长,而我是蒙特利尔的分会长。”

  “啊!”骆方惊讶道:“原来你是蒙特利尔分会的分会长!”

  伯恩点头,似是知道骆方心中所想,微笑道:“不错,做这分会的分会长并不一定必须要求异能者的实力有多高,相反是看你有没有能力处理好会中事务,协调好与当地政商部门的关系。比如安宇会长实力只是烈武者,但照样做盟会会长,而且把盟会做得有声有色。而我,虽然实力弱点,但其他方面也还凑合吧!”

  骆方知道伯恩说的很谦虚,就算是这“凑合”的能力怕是自己骑着快马也赶不上。

  伯恩说完后低头看向霍伯特,冷冷道:“可以说话了吗?”

  “嗯!”霍伯特脸上毫无血色,表情难堪的微微点头。

  骆方见状,一把将骆情拉到霍伯特前方站定,厉声道:“霍伯特,我暂时饶了你,今天若不是伯恩分会长救你,你不死也要掉层皮,现在只是回去躺个十天半个月已经算便宜你了,还不道歉!”

  骆情只是冷眼看着霍伯特,并没有说话,霍伯特微微欠了欠身,嘶哑着声音道:“小天……不,骆小姐,对不起,这段时间我吓到你了,请你原谅!”

  “以后呢?”骆方冷漠问道。

  “以后?”霍伯特疑惑看了看骆方,突然恍然大悟,道:“以后我也不会骚扰骆小姐,相反,把骆小姐当作自己的亲妹妹,谁欺负她,我就打谁!”

  “一天就知道打!”伯恩冷眼看着霍伯特,霍伯特心中紧张,低下头不敢说话。

  伯恩转头看向骆方和骆情,微笑道:“这样可以了吗?如果骆小姐觉得可以的话,这些不愉快的事我们就此揭过,我做东,邀请两位到我分会去坐坐,一起吃顿便饭。”

  “不用了。”骆方摇手,拉着骆情道:“我只是怕我妹妹被坏人欺负,只要她没事就好,至于伯恩分会长你那儿我们就不去了,我下午还有点事要办。”

  “那一起走!”伯恩并不介意,略一侧身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即示意温森把霍伯特扶了起来。

  骆方、骆情和伯恩三人在前,温森扶着霍伯特在后,五人先后出了篮球场,一辆崭新的奥迪贵宾车停在篮球场外,此时旁边三三两两站着一些学生,都好奇看向这边,特别是看到那大恶人霍伯特脸色惨白的被扶着出来时,都开始小声议论。

  伯恩等人来到车旁,一名穿着制服的私人司机上前打开车门,帮着温森把霍伯特扶上了车。

  伯恩转头看向骆方二人,笑道:“你们去哪儿?来,我送你们。”

  骆方摇手道:“不用了,分会长,我和妹妹先回公寓,你们先走吧!”

  伯恩见状也不多说,一脸微笑与骆方、骆情告别后,上了奥迪车,又从车窗里向骆方挥手再见,车子这才启动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