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出院门之前,赵毅为自己罩上一件披风,这披风便是真人所赠的那个储物袋中诸多东西里的一件,轻便柔软透气,能挡风遮雨却又不会隔绝空气灵气,对于赵毅目前十分敏感的皮肤而言,绝对是一件日常防护的好东西。

  那储物戒里,似披风之类的防护之物那是相当的多,有手套,有耳塞,最有特色的便是一幅墨玉磨制的护眼;这玩意赵毅稍稍做了改装,换了个架子,便成了一幅墨镜。

  不过这墨镜赵毅只戴过一次,便再也没机会戴了;因为这副墨镜现在正架在胖子的鼻梁上;胖子自从戴上着这玩意后,便经常跑城里闲逛,每次至少两个时辰。

  虽然挺喜欢戴着墨镜装酷,但是胖子对真人送的这些玩意十分的不以为然。

  胖子认为,修炼的最高境界便是将修行和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结合在一起,修行即是生活,生活便是修行,生活中的一切都是修行的一部分,克服生活中的难处便是克服了修行道路上的障碍。

  这要是时时刻刻都做好了防护,修行还有何意义可言?胖子对那些只呆在宗门里,天天除了打坐练气,便不做任何事的修行者嗤之以鼻,认为这样的人不应该算修行者,充其量只能算是会吞食灵气的猪。

  赵毅对胖子的这个观点十分的认同,所以一般情况也不会使用这些防护之物;只是今天雷雨在即,属于特殊情况,所以赵毅便将披风顺手披上了。

  出院门的时候,已经起风了,这风刮在赵毅的脸上带来的疼痛,简直如同钢刀剐肉般无法忍受;所以,赵毅眯着眼睛,紧咬牙齿顶风而行。

  剧烈的疼痛感使得赵毅的行走速度相当缓慢,一步一步的向池塘边挪去。

  其实,自从五觉增强到一个令人痛苦的地步之后,行走动作稍快便能带起轻风,而轻风抚体便会有痛感;在本能的驱使下,赵毅的所有动作都变得缓慢而轻柔;在外人看来,这大小伙长的像个男人,但行动举止却温柔的如同娘们,赵毅自己也分外不爽。

  终于,赵毅以缓慢优雅的步履来到了池塘边,只见挂在晾衣竿上的衣服随着狂风而凌空飞舞,猎猎作响。

  赵毅拿下竿子的一头,将衣服一件一件的从衣竿上褪出来;这衣服那是将竿子从袖口、裤腿处穿过去的,要不然,早被吹飞到哪旮旯去都不知道了。

  肩上搭了几件衣服,怀中抱着一堆衣服,赵毅便欲转身回去。

  一阵狂风吹来,似有泥灰入目,赵毅不自禁的扎了眨眼,伸手去揉眼睛,手刚一松,搭在肩膀上的一件衣服倏忽被风吹去。

  “我~靠!”赵毅一伸手,没能拽到衣服。

  衣服随着风斜飘而去,转眼便落进了池塘。

  往前抢两步,忽然感觉天空的气息有异样;抬头一看,在赵毅的眼中,铺天盖地的水汽正往下压,暴雨只需顷刻便要降落了。

  “来不及了。”赵毅摇摇头,叹息一声,往边上两个跨步,躲进了一株大树的下面,将肩膀上和怀中的衣服往边上一方,伸手把披风上的帽子往头上一套,面向池塘蹲了下来。

  赵毅眯着眼看着池塘,只见狂风吹过池塘,水面涌动起一波一波的水浪,小小池塘中,一浪追着一浪,隐隐便有汹涌之意。

  风忽然停了,水面慢慢平静下来,只是微微的荡漾着。

  “叭哒”一滴雨水滴落水面,在狂风呼啸之后,在沉闷压抑的空间,雨滴落水的声音清晰的传入赵毅的耳朵,直入赵毅的心神。

  赵毅一眼瞟去,只见雨滴落水之处,一圈圈的涟漪扩散而出。

  有一滴,便有第二滴,雨滴接踵而至,水中的涟漪越来越多,或互相扩散渗透,或雨滴直接滴落涟漪之中打断了原先的涟漪,水面顿时便乱了。

  看着雨滴越来越多,纷纷滴落水面,涟漪不停的产生、扩散、渗透、打断,又产生,这样周而复始的景象,让赵毅不觉得有些痴了;一动不动的蹲着,默默地看着水面,心中似乎有一根弦在轻轻的拨动。

  目光从水面上脱离开来,看向池塘上空;池塘中涟漪的画面还停留在脑海了,另一幅优美的画面却落入了眼帘。只见万千雨滴纷纷扬扬地洒落,犹如密密麻麻的丝线,又如缤纷五彩的珠帘,一根根线条拉成了密不透风的雨幕。

  赵毅看着这景象,心弦拨动愈急。

  “吱~”一声凄厉的鸟叫声传入耳朵,赵毅循声望去,只见雨幕的远处一只燕子正穿雨而来,凄厉的悲鸣声一刻不停,平时呢喃的燕子怎会发出如此惊惶失措的尖叫?

  “叽叽,吱吱。”听到这只燕子的悲鸣,在离赵毅不远的一株树上,突然响起一片的鸟叫声,赵毅循声瞟了一眼,大约的见到那树上有一个鸟窝,鸟窝口露着几只幼鸟雀跃的鸟首。

  哦,原来是燕妈妈挂念着巢内的燕宝宝呢,这便是母性,生灵大致相同。赵毅想起了柳氏,想起初到这个世界一睁眼时看到柳氏的目光,心中一阵感动,一片温暖。

  无疑,燕宝宝雀跃的叫声给了燕妈妈无比巨大的勇气,悲鸣声急转,变成欢呼雀跃,赵毅分明的听到,这声音中有焦急,有喜悦,有安慰。

  燕妈妈双翅急收急展,其势如箭,其飞愈急,赵毅全身心的关注着这只燕妈妈,不自觉便站起身来,双拳紧握,无声的为燕妈妈加油。

  要说这五觉过分灵敏虽然痛苦不堪,却也有非同一般的好处,便如现在这样,别人能在雨幕之中看到有一只鸟儿在飞就不错了,但是赵毅在极端关注之下,燕子鸣叫之时张嘴的动作,振翅而飞时根根翅膀的展动,雨水被翅膀滑开弹出的四下飞溅,无一不丝丝入目。

  暴雨中穿雨而翔的燕妈妈,并不能真的如一只强弓射出的箭一般直飞而来,它时而高飞,时而急落,时而侧身滑翔,忽左忽右带着弧度急速而飞。

  赵毅的心神集中在燕妈妈身上,燕妈妈在飞,何尝不是赵毅的心神在飞?

  须臾间,在赵毅的感知中,明显的看到了雨滴急落而下的轨迹。原来,燕妈妈飞行轨迹和所有的动作,都是为了承受最小的压力。

  唰地一声,滑翔至池塘边最低点的燕妈妈,双翅急扇一飞而起,瞬间便落在了鸟巢所在的枝干之上,“叽叽……”燕妈妈转身对着池塘雨幕亢声长鸣,赵毅听到了这声长鸣中,饱含了骄傲和对暴雨的蔑视。

  转过身子,燕妈妈飞快的来到了鸟巢之前,一时间“叽叽,吱吱,咕咕”各色鸣叫完全占据了赵毅的耳朵;暴雨倾盆而下的哗哗声,暴雨击在树枝树叶上的沙沙声,雨滴滴落池塘的叭哒声,全都消失了。

  赵毅的心里,充满了美好,充满了感动。

  片刻,赵毅仰起头来,头顶树叶之上,一颗水滴向着头顶滴落下来,赵毅伸出手来,缓慢的迎了上去,将触未触之际,赵毅的手指带着一个弧度瞬间下滑,那水滴便沿着赵毅手指所画的弧度滑落下去,“噗”地一声轻响,落在地面之上。

  远处,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炫目的光芒在长空上画出了一条分外夺目的轨迹。

  池塘水面的涟漪,暴雨倾盆而下的雨幕,燕子穿雨而过决绝的身影,水滴顺着手指划出的弧度滑落地面,闪电划空的光芒,种种景象交织在赵毅的脑海之中。

  赵毅微微的闭上了眼,良久,叹息一声:“原来的这一切,都是轨迹而已。”

  抬起手来,解掉了披在身上的披风,附身抱起地上的衣服,转身便要踏进雨幕回宅子去。

  一转身,赵毅不由得愣了一下。

  只见不远处,胖子正秃着个头站在雨幕之中,倾盆的暴雨将胖子浑身淋的有如落汤鸡一般,一张胖脸之上全是雨水哗哗在流。

  “胖师傅!”赵毅感动不已。

  以胖子的修为,莫说下个暴雨,即便天上下的是剑雨,他不想沾身,那便不能沾身。

  如今这幅落汤鸡的模样,只能说明胖子怕自己动用修为带动天地灵气,惊扰了赵毅的感悟;所以强行压制住自身修为和气息,便如同普通人一样站在雨中,任暴雨淋头雨水浇身。

  看着赵毅一副感动莫名的样子,胖子抬起肉乎乎的大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随着雨水被抹去,原本落向胖子的雨滴纷纷绕开胖子,向两侧落下。

  “怎么样?悟到什么没有?……你眼睛红红的是啥意思?哎,我说你别这幅娘们样啊,你要这幅样子我可揍你哦。”

  赵毅眨巴眨巴眼,说道“您看到了,我把披风都拿掉了啊。”

  “雨砸在身上,疼不疼?”

  “疼。怎么不疼,和以前一样疼啊。”

  “那你把披风拿掉干嘛?”

  “身上疼,可心里不觉得很疼呢;而且您看,现在这雨落在我身上的也不是很多呢。”

  “哦,哈哈,你小子原来悟了。”

  “嗯哪,悟到一点点。”

  “说说,悟到啥了?”

  “这什么雨啊,风啊,电啊啥的,原来都是轨迹,都是轨迹。”

  “嗯,不错啊,可惜还是没有悟透,没有悟透啊。”

  “胖师傅,那您说怎么样才算悟透啊?”

  “这悟的东西是能说的么?能说的东西还悟个鸟啊!到了该悟的时候,自然就会悟了。”

  “胖师傅……”赵毅犹豫了一下

  “啊!……你说啊?扭扭捏捏的怎么像个娘们?”

  “我觉得您这话说的,很像神棍啊……”

  “你小子,想挨揍啊!诶,别跑!别跑!哈哈,哈哈。阿嚏……”

  一个身影在前面飞跑,奔跑间带着一种特殊的韵律和节奏,在这瓢泼的大雨中,居然没有多少雨水滴落在身上。

  后面是一个其胖无比的身影在追赶,像是一个圆滚滚的肉球在飞快滚动,雨幕在其头顶三尺便向两侧分开。

  两人一逃一追,嘻嘻哈哈的笑声回响在雨幕之中。

  ……不是追不上,而是不愿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