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就这了。”元道。其实他只要心中想一下就行了。魔宗放开两灵魂:“不会错了,这里充斥着那种波动。”仰天大呵:“天地,你给我出来。”声音传遍整个山谷。

  “还不出来,看我拆了你的窝。”魔宗化为一道光进了谷,元、理两魂紧随其后,灵魂的移动是凭意念飞行的,这倒让两魂能跟上魔宗。

  三秒不过,已到了谷心。元、理也见到他们当年学艺的场地。住过的茅屋,还有许下过海誓山盟的大青石。

  元愣了一下,青石上怎么开了个洞,而旁边多了个坟。

  “坟里边躺的是你师父。”魔宗肯定地说。为什么他知道,不管了。混沌力量本来就是莫明其妙的力量,得知先师已死,元也没有伤心,现在的敌人是魔宗,他有功夫去伤心吗?

  魔宗道:“这人死了我现在问谁去呢?麻烦,真麻烦!”胡思乱想的打算又出来了——要分裂脚下的土地吗?

  一人从后面拍拍魔宗的肩膀:“你找我吗?”

  魔宗心头一惊:以他的实力足以破坏整个世界,但这人出现在他身后竟没让他发觉,可见这人实力之恐怖!不,错了。究其不能发现的原因是————他们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魔宗换上笑脸:“老朋友,好久不见了!”转过身去,只见那人是一老者:白发轻飘,气质轻盈,两道俊龙眉,漂亮的白胡配着一张随和的脸,分明是一位绝代的强者。

  老者道:“是啊,是啊!想来已经一千年了!”

  魔宗张开双臂——战斗开始了吗?不,只见魔宗给了老者一个热烈的拥抱:“天地老哥,我想死你了!”天地老一笑:“我在青石内修练,也时时想着你啊!”

  等等,住在青石内,那么两魂以前对青石立的誓言(海枯石烂)不就?元、理一阵无语。

  (青石之内的修炼,是龟息养生之类的法门吗?)

  魔宗道:“那两位是你的徒孙吧!”天地朝两魂望了一眼(他也看得见灵魂,这丝毫不奇怪):“不止啊!我是他们师祖的师祖了。”

  元一听,行了个礼:“拜见太古师祖。”

  两人听了一笑:“你不是在暗骂我们老而不死吧!不过,圣西亚族的人命都是很长的,平均1000年吧!”

  什么?原是同一族人。

  理树道:“圣西亚族,我还以为那只是一个传说中的民族。”

  天地老摇摇头:“不,不,不!平均寿命1000年的圣西亚族真的存在。由于寿命超长,所以我族有大量时间去学习一切的知识和锻炼体质。吾族曾是当时唯一被称作神的一族。”说着叹了口气。

  “当时?”元、理不解。

  魔宗也叹了口气:“可惜这同时也是一个受诅咒的民族。个人寿命越长,越容易变异出特殊的疾病。终于在很久以前的一年中,爆发了瘟疫,更可笑的是这种疫病只对平时自称为神的圣西亚族人有效。不到一年,圣西亚族就灭亡了,除了几个外出修行的武者,其余无一幸免。”

  “千年以前的旧事就不提了,不过算算日子,当年的圣西亚一族,应该只剩下当年还是孩子的我俩。”

  “是啊,是啊!”魔宗嘴里说着,右脚扫向天地腰际。天地老格手拦下:“就知道你会来这一招。”两人发力震开,引起山谷一片震动,倒是没有实体的元、理两人安然无恙。

  魔宗一阴笑:“可惜我关心的只有能否战胜你,就是天下生灵全死了我也不心痛,对吧,我的宿敌?”

  天地老怒:“经过一千年你还是这么固执,我们的实力本就不是为了战斗才获得的。”

  “少来,你不和我决一死战我就杀光这里所有的神、妖!”

  这倒是很直接的求战方式。

  “好,跟我来吧。”天地一抖,不见了。

  魔宗一笑:“混与秩的决斗,我都等了一千年了,终于要开始了。”一抖,也消失无踪。

  理树惊问:“他们哪去了?”

  元一皱眉:“虽然很难解释,但,看到那两只会飞的蚂蚁了吗?”

  绝世谷中,有一为习武者练习轻功而打造的千年寒铁做成的长链,锁于山谷两边的山崖上,而今——即是混VS秩的决斗场所。

  魔宗与天地老落在铁链的同一环上,粗大的铁环对他们来说,大得近乎一个擂台。

  宗活动双肩,天地也把长袍脱了。两人同时道:“那么,客套话就不说了——开始!”

  “我先来了!”天地老右手忽然化为一个光球,过千粗大的光线呈弧状攻向宗。

  魔宗冷笑:“看来你真的是太老了。”左手化为一个暗球,近千黑束直线射出。

  光线、黑束相交,立即雷鸣炸响一片。

  “破”魔宗右手集起大量气团,推手出掌,气浪以爆射般的速度推出,天地老双臂来接,却抵不住气浪的冲击,一退再退至百米(缩小比例计算,以后均是)之外。

  “天地,千年之战,不要令我失望啊!混沌!”不等天地止住退势,魔宗已打出恐怖的混沌。看似一切全无变化,天地老却震惊得无以复加:“这,便是混沌?!”

  惊呼之间,气浪竟然化为无数刀剑,攻向天地周身各大死穴。

  一咬牙:“——凤凰接法,显身!”

  一只火红凤凰忽地出现,围绕天地老飞旋一周,将刀剑全数打飞。

  魔宗双手交叉:“混沌!”刀剑飞回,集合在一处,渐渐形成一只银甲巨兽,扑向天地老。天地不屑地一哼:“凤凰护体,天地唯防。”凤凰双翅一挥,产生强大风力,将巨兽的两只前爪分开。天地老又释放一道力量:“麒麟破敌,天地唯攻。”火麒麟化为火柱向巨兽奔去,立时在巨兽露出的胸口上开了个洞,去势不止,攻向魔宗,魔宗一声冷笑:“你上当了,混沌!”一个异次元门被打开,来不及收势,火麒麟冲了进去,次元门关闭。

  元巨人般地飘到千年寒铁链边,这一战,他不睹不快。

  魔宗笑道:“老哥你纵操凤凰灵像与麒麟灵像的本领真是越来越高了。”

  天地老让凤凰抱翅护住自己:“呵呵,还不是着了你的道!”

  魔宗一怪笑:“混沌!”次元门再次打开,一只浑身墨黑的异麒麟冲出,攻向天地老。

  “异化。”元一惊。

  “凤凰护体,天地唯防。”天地老运起无上精神力,凤凰猛地震翅,两道起火风刃挥出,将异麒麟斩为四份,一呵:“老弟不要执迷不悟了,邪不胜正,你还不明白吗?”

  魔宗露出怪笑:“请叫我的名字——魔宗。混沌、混沌、混沌、混沌!”

  “什么?”天地一惊,异麒麟的四残体各化为一只异麒麟,飞翔于天地四方。

  天地老一咬牙:“天地唯防。”

  原来展翅十余米的凤凰猛地增为翼展三十余米,双翅挥动,无数风刃飞出,四只异麒麟快速闪避。

  “有破绽,混沌!”巨大黑球由魔宗双手打出,擦掉铁链一层铁皮,射向天地。

  “天地唯防,”凤凰一抽翅,将黑球打向空中。同时,四只异麒麟化为四根黑色火柱绕过凤凰攻向天地老。

  天地老暗道:“有够麻烦。”双掌一推化为四招打向四火柱,一个可怕的字眼传入他的耳朵:“混沌!”

  轰,火柱竟然大爆裂,引起十余米内一片火云。千年寒铁链猛裂晃动,魔宗受到热浪波及毫不在意,随铁链自由大幅度晃动。

  火焰尽,天地老完好如初地出现,身上多出一身凤甲,道:“还原!”凤甲灵动,还原为凤凰。呵道:“凤凰护体,天地唯防,你伤不了我。”

  “佩服,佩服!不过我可以问一问吗?————你用了几成实力?”

  “什么?”

  “我的回答是:我——五成,那么,请看吧!九成——真魔混沌姿态。”

  气势泻出,五里之内皆有触动,元现在无形无体,心头也是大震。

  整个山谷的巨兽由于本能感应,纷纷逃走。再看魔宗,已完全没了人样,额生三支犄角,全身肿大,如同一个超级大胖,皮肤不自觉地自行扭动,更诡异的是他双瞳消失,眼球似只有一浑浊胶液充斥。

  而上天似乎为他的力量所动容,无端由晴转阴,接着整个天空都电光闪动。

  天地一惊:“上古之书有:暗天变色,天地不容。难道你的力量已经达到天地不容的境界?”魔宗诡异一笑:“‘天地不容’这似乎正是你的结束语。”一抬手,一道暗光射向天地老面部。

  “凤凰护体,天地唯防。”凤凰抱翅护主,天地老同时举臂抵挡,作好双重防御。

  呼————天地老腹部被开了个洞。

  天地汗出:怎么回事?明明是攻向我面部的!

  又是一道暗光射来,奔向天地心脏。天地老小心应对。

  轰——右手被炸断。

  剧痛传来,天地心神一乱,凤凰灵像开始模糊。

  “这一招给你送终最好不过,大混沌!”一千道暗光射出。

  什么?一道暗光也令天地老断臂,现在居然是一千道。但,天地老不会放弃。

  “凤甲披身,万攻不破!”

  闪光,夺目的暗光,冲天而起,暗淡绝世谷已是轻而易举,整个3号神域也由这铁链上发出的——暗灰之光披上暗淡之色。

  ……

  神脏内,白目长老垂头丧气道:“在本神域发现强大力量,已经可以确定是混沌之力。”

  渎月道:“看来我们的运气实在不怎么样,那也没办法了,储能室能量加到最大,防护罩开到最小,通知附近的神域尽量撤离,通知所有有无程攻击系统的神域,七分钟后——全球轰炸3号神域!”

  ……

  暗光散尽,天地老无声地倒在地上,凤甲已经荡然无存。

  “天地师祖,天地祖。”元焦急地大喊,却无能为力。魔宗体形肿大,却是快绝的速度,一闪身,已来到百米之外天地老身边,抬起右脚:“这是最后一击了!”轰地踩下,天地老头骨全碎。

  魔宗摇摇头:“真是,为何这么不经打。”又看看天:“无趣,无趣。想起来我还期待了一千年呢!这一千年我都生活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不能听,不能看,也不能动,意志却又清晰无比!一千年啦,一千年都在忍受这种痛苦,差一点就把我逼疯了。”叹口气:“真是可怜啊!”

  元发出一丝冷笑:“哼,自作自受,真是活该!”魔宗手中燃起一团黑焰:“我不喜欢滥杀,因为我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无意义的生命不值得我出手,但,今次是特例!”一挥手,魔宗手中的黑焰化为无一般大小,将元全身点燃。

  “怎会?……灵魂不是……哇啊!”元惨叫,理飞来相救。

  魔宗道:“这火,也是特例。”然后看着元的灵魂痛苦地扭曲,心中暗想:在下一个超强强者出现前,自己恐怕只有折磨别人来打发时间了。

  一阵寒风掠过,黑焰消失无踪。

  魔宗一看:头骨碎裂,只余左手,腹部重伤的天地老站起来了。

  一笑:“我就知道一切不会这么无趣的。”一抬手,一道暗光打去。不过,这回轮到魔宗惊讶了——暗光透过天地老身体却全无影响。

  “搞什么啊!”纵横千作道暗光射去,全数透过天地老的身体,又全数无效。

  “怎么回事?”元惊问。

  天地老一笑。

  魔宗也一笑:“已经看破了吗?”

  天地老:“你——扭曲了光线。”

  “什么?有这种事,光线也可以扭曲?”元道。

  天地一点头:“暗光发出的光线是曲线传播,所以肉眼看到的位置——全部错误。”

  魔宗诡异笑道:“那你呢?看不到你又如何应付这些无声、快绝的光呢?”

  “心眼,现在,也只能靠它了。”

  (貌似很多天没更新了,有点对不起大家的说。没办法,被事情困着了。

  不过这么多天没更新都没人留言说下我啊!难道我写的东西真的这么可有可无吗?

  失望中——————————)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