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加油。”一直没有说话的冷翎突然从羽墨的身后露出了个小脑袋,一直有些红扑扑的小脸由于担心而更加的红润了。

  羽墨拍了拍冷翎的小脑袋,含笑的点了点头。

  “不需要担心,以羽墨的实力这种测试已经对他无效了。”一边一直偷偷的观察者冷翎的残风见冷翎一直不理会自己,却对羽墨那么的关心,心里头不由得掠过一丝嫉妒。虽然他对跟自己并肩作战过的羽墨有些敬重,但却也不妨碍他对羽墨的嫉妒,不过这嫉妒不跟其他人一样,这只是当当一名男子对女子的爱慕,然后女子却爱着别的男子的嫉妒。而不像别人,直接跟自己的同伴反目成仇。

  一路上,羽墨自然看的出残风对冷翎的爱慕,这次见残风眼神中露出的嫉妒,他不由得苦笑了下,偷偷的扫视了下四周,原来四周的一些人早就注意到羽墨身边的女孩,现在见那名女孩跟羽墨那么亲密,顿时众人那嫉妒的目光差点就要喷出火来。扫视过后,羽墨不由的感喟,有时候成为女人喜欢的人也是件令人烦恼的事啊。

  “这家伙是什么人啊?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居然跟了这样的一名废物。”一名看不惯羽墨和冷翎只见的亲密的人在阵阵的讨论中声音故意提高了几分。羽墨身体或许是由于长年无所事事,到处游戏的原因导致他比起一些同龄人瘦弱了一些,再加上羽墨的本来就不大的年龄,俊逸的脸孔,在众人的眼中,羽墨俨然成了一名靠脸混饭吃的小白脸。

  闻言,残风、极罗修等人脸色一变,有所嫉妒羽墨,所以羞辱身为同伴的羽墨,他或许可以忍忍,可恨的是这些人的这一句话赫然也把冷翎给拉下水,他的脸色自然就不会太好,后者早已经被羽墨等人列入了自己同伴的行列了,所以一见别人羞辱羽墨,他们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看他身材,要骨头没骨头,要肉没肉,长相倒不赖,有做小白脸的天赋,莫非现在女孩们都好这口,哈哈……”

  众人闻言,也纷纷跟着笑了起来。

  羽墨也笑了,不过他也只是淡淡的笑,对于一些无聊的人,修炼了18年的羽墨自然不会对他们一般见识,笑完,羽墨就迈步向测试镜走去了。

  “嘘……他好像要开始,让我们看看这个小白脸能得到什么成绩。”一名好事者吹了口口哨,嘴边挂着笑意。

  众人闻言,纷纷附和!“好!”“好!”“小子快展示你的能耐,让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看看”“哈哈……”得意的大笑传入羽墨的耳中,不亚于一名名小丑在眼前跳舞。

  羽墨无奈的苦笑了下,美人虽美,但害人不浅啊。

  “没想到你的运气这么好,希望你能通过这次的考验吧,哈哈。”一声刻薄的又带着极度的怨恨的轻声,从羽墨的耳边响起。

  头一抬,原来是站在一边的朱洛霸,此刻他的脸色有些狰狞的盯着羽墨,好像恨不得要把羽墨给生吞了,从出生到现在,他一直都无往不利,一路走来,极少遇到令他尴尬的事,而羽墨就是其中一件,而且他还杀害了朱家的一名长老,那名长老可是族里的名誉长老啊,不知多受爷爷重视,现在这么一来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跟爷爷交代,要是追究起来的话,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机会见到第二天的日出!这一切都怪眼前的这个人!如果现在能生吞了他,看朱洛霸的样子,显然他是绝对不会反对的!

  “号码牌。”一名守卫测试镜的水月峰弟子望了下羽墨冷声道。

  羽墨一愣,这人对自己有意见?别人有意见很正常,毕竟自己是他们的嫉妒对象,而这名水月弟子也这样,莫非,羽墨微眯了下眼睛,看来修真之人也不能免俗啊!

  想着,羽墨手一动,把独罗宗分发给自己的牌子交给了他。

  那人看了一会,突然冷冷一笑道:“你可以进去了。”

  见到这人的表情,羽墨疑惑了下,接过牌子,向镜子走去。

  而在众人的目光都盯着镜子的时候,那名水月峰弟子偷偷的向镜子射出了一道水蓝色的光,这动作做的极其隐秘,四周人的几乎无一个察觉,不过就算再高超隐秘技术在高手面前也只是小孩过家家一般,不入眼。

  杏眼扫过略有些波动的镜面,飘渺微微皱了皱柳眉。

  水月道人握了握手中的拂子,眼睛微微睁开,原本他坐在那边就如同一滩平静的秋水,而此刻这趟秋水却不在平静了,居然有人在自己眼前作弊,而且还是自己的弟子!

  “哟,居然开启了第三层,那可是测试金丹期灵识强弱的级别呀,水月,你的好弟子,做得不错呀。”天火见状,嘴角却勾起了一个极大的幅度,这次看来水月要吃瘪了,想想天火的心里就那个爽呀。

  “哼!”一声阴沉的轻哼声响起,就算水月道人的修养何其之好,也无法在自己老对头面前丢脸还都镇定的下来,霎那间,水月的脸顿时冷冰下来了。

  天火微愣了下,这几百年里,他还是第一次见水月发这么大的脾气,不由的也收起了调戏之心,眼睛也紧盯向了会场。

  “水月,考核结束后,那名弟子就交给你处理,至于那名参加试炼的弟子就看他的造化了”掌门发话,水月等人也不敢不从,纷纷点了点头应道:“是!”

  眼前一暗,羽墨习惯性的微眯了下眼睛,过了一会,眼前才慢慢的有了亮光,这是一条笔直的甬道,甬道的四周布满了萤石,淡淡的荧光覆盖了整个甬道,甬道的尽头有一道白光,看着样子仿佛非常近,但羽墨知道望山跑死马这一说,所以也就不会单纯的认为这出口的距离会很近了。

  除了那看似很近的出口外,甬道的墙壁上也布满了奇怪的纹络,见到这纹络,羽墨微微一笑,果然是阵法。

  现在羽墨的阵法还只是入门状态,所以对个阵法也不太熟悉,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看有没有机会领悟吧,虽然几率小的可怜。

  想着,羽墨踏出了一步,步伐一迈出,羽墨便感觉到了压力,不过这压力小的可怜,以羽墨的灵识强度自然不会把这点灵压放在心里,继续往前,一步步的踏出,灵压的强度却是越来越大!

  开始时遇到倒是一点感觉也没,但越是往里羽墨就感觉越是不对劲了,现在他感觉这灵压的强度最少也得是胎动,可现在只是走了三分之一的路而已,那如果到了出口那边的话,那会是什么强度的灵压,金丹期?金丹高阶?难道测试一个初学者需要金丹期的灵压么?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客栈老板曾经说过,朱家跟独罗宗有来往,再联想到朱洛霸跟那名水月峰弟子聊到很尽兴的样子,羽墨转念一想,他懂了,独罗宗里边已经有朱家的人了!那名独罗宗弟子应该就是朱家在独罗宗的内部人员,否则一般的弟子是绝不会有胆量在众长老和掌门的眼皮底下做文章的,由于长老们和掌门在半山腰里会场略有些远,而在独罗宗的历史也很少有人被发现有作弊的,所以那名水月弟子才敢有恃无恐的以为他们看不见,其实不是原来弟子作弊没人发现,而是在这名水月弟子作弊前,压根就没人敢作弊!

  现在看来自己还是被阴了,羽墨冷冷一笑,想来在独罗宗作弊,那名弟子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别人不知道,但羽墨对丹级可是非常熟悉的,怎么说他现在也算是一名金丹期的修真者了,在半山腰看这边的话,就算是一点轻微的动作,羽墨都坚信自己能用灵识察觉到,更别说那么长老掌门之类的怪物了!

  想着,羽墨现在也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首先还是先通知这个试炼再说吧。

  脚下缓缓的迈出。

  在外边,天火略微有些惊讶的望着略有些淡黄色出现的镜子:“这小家伙居然在第三层强度的灵压下坚持了这么久”在他看来普通人在这灵压下能坚持几秒钟就算不错了,而那名新人进去之后非但坚持了这么久,还让灵压镜的镜面变成了浅黄色,虽然颜色极浅,但对于天天跟器物打交道的天火,一眼就能发现镜子的颜色变化。

  水月道人也略带了些疑惑,刚刚他们在争吵根本就没时间去注意底下的新人们的实力,看现在这样子,那名新人或许真有一点不错的实力。

  宗主突然勾起了嘴角,他在羽墨进入会场的时候就发现了羽墨的气息的不同了,丹级的实力,也不知道他是否有了师傅对象。能在这点年纪进入丹级,自然会引起他的关注,貌似已经有几千年没收徒了,掌宗主抚了抚自己的苍白的胡须,那严厉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慈爱,这是他的惜才之心引起的慈爱。

  傍边的飘渺正好瞥见了宗主的那一丝笑意,不由的一愣,这几千年来,这还是她第二次见到宗主对着一名新人笑,莫非,这又是一名天才?

  “啊!紫色!不可能!这可是九级天赋才有的颜色!”

  此时一眼望去,众人的心里已经冰冷起来了,那面原来不被人看好的镜子,此刻居然由原来的蓝色变成了黄色,而此刻那黄色居然又向紫色变化的倾向!

  众人纷纷心惊,难怪在他们的调戏下能做的坦然自若,原来,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来蔑视他们,他们那些说的那些话,根本就是给自己扇巴掌,拿石头砸自己的脚而已。想到这,众人的脸色不由的通红,有些人是愤怒,有些人则是羞愧!

  “不可能,不可能!”朱洛霸愣愣的望着镜面,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决对不可能,这可是第三层灵压,就连一些丹期的怪物都无法过的灵压,这怎么可能!其实,如果当时朱洛霸不使用狂化的话,他可能就会知道羽墨的真正实力,也就不会因为这点事而被刺激成这样了。“九级天赋。”天火道人瞄了一眼镜面,心里已经翻起了滔天巨浪了,他的徒弟中能在第三层灵压测试中获得九级天赋的也只有那些修炼的接近几百年的老生,看这名新人身上根本就没有一些正派的修真心法却能得到这种成就,他的天赋恐怖比上次的那名小妖精还要恐怖!这种人才,绝对不能放过!没想到这几百年来第一次出山,居然就遇到了这么一个小怪物,天火露出了怪异的微笑,莫非是天意?

  当然除了天火道人有了这心思外,水月道人等人自然也有,当然除了一边观看的飘渺,飘渺不是实力不够,不能收其为徒,而是第一神秘的主峰飘渺峰里几乎都是女性弟子,所以就算有这么个突出的人,飘渺她还是得看看人家的人品的,否则决不可能收其为徒!这是飘渺峰的原则。

  可惜此刻的羽墨可不知道自己被这名宗主级别的人物给惦记上了,他还抵着四周传来的灵压向前迈步呢!

  “哼。”低哼一声,羽墨咬了咬牙,现在他已经离出口已经不远了,不过这四周的灵压却也比原来更好暴虐了!丹级的灵压果然恐怖,羽墨心想道,现在他已经开始用灵力来抵挡四周的灵压,不过四周的灵压却是和他的灵压相互抵消,可惜抵消后,还是有一部分的灵压落在他的身上。

  就在众人思绪纷飞的时候,一个巨响从试炼镜里传出!

  众人一惊,纷纷往后退了几步。

  试炼镜变的格外的亮,刺眼的黄光把整个水月峰给照亮了大半!

  突然那刺眼的黄光渐渐的变成了紫色!

  一面紫的发黑的镜子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突然一道白光从镜子后边射出!、

  “啊!他出来了!”

  白光才出来后,光芒慢慢的减弱。

  一个俊逸的脸孔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冷翎望着那张脸,尖叫一声:“羽墨!”

  羽墨怔了怔,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见到冷翎那笑成月牙的大眼睛,不由的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