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懒虫,快起床。不然又要迟到了。”萱萱的妈妈掀开她的被窝,拍拍她的小脸蛋,不停地呼唤着她。

  萱萱翻转身体,把后背给了她的妈妈,嘴中含含糊糊地说道:“不要吵我,帅哥正对我笑呢,哇塞,帅呆了。”

  她妈妈无奈的笑了,这个女儿真是的,老是睡懒觉,都上初中三年级了,还要大人督促,她每周迟到的次数总是在她那个年级排在第一名的。不过还好,她的成绩并没有因此而落下,时不时的挺进年级前五名。这让她与她的丈夫对这个女儿是又爱又恨。

  赵雅萱在妈妈的软磨硬泡之下,终于醒了,她抬头看了看闹钟,八点了,心下暗道:糟了,今天可是要期中考,八点半开考,如果再不出发,肯定就迟到了。

  当下匆匆忙忙套上自己的校服,背上书包,已经没有功夫仔细穿鞋子,出门了才发现,自己的脚上竟然两只鞋子各不相同。左边的脚上穿的是拖鞋,右边脚上穿的是球鞋。这个真的令她进退两难。好在她的妈妈及时发现,追了出来,递给她另一只球鞋,换下那只搭配不当的拖鞋。

  好不容易上了一部的士,把要去的地址告诉了司机,却在后视镜中看到司机那惊讶的目光,低头一瞧,她终于找到让司机惊讶的原因了,原来她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钮扣还扣错位置.抬头再看看镜子当中的形象,连自己都吓了一大跳,头发蓬松,比鸡窝还要乱,睡眼朦胧,在眼角还糊着眼屎,啊,自己居然连脸都没有洗就跑出来了.完了完了,这次又会被同学们大的笑话一番了.

  想起前几次的出丑,赵雅萱不禁脸也红了。

  的士在路上不断前进,两边的风景不断后退,不断超越前方的车辆,因为赵雅萱要司机开快点,她好不用迟到啊。

  这可能是天意吧,就在的士司机想要超越眼前的大巴时,那辆大巴竟然毫无预警的停了下来,措手不及之下,的士带着车上的两人撞向了大巴,刹那间的士着火,车身破烂,车上的人已然无法幸免。

  交警到来,封锁现场,调查之后,确定这是一场意外事故,的士上一名司机一名乘客全部遇难。

  赵雅萱醒了,她却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此刻她躺在地上,已经饿得爬也爬不动了。她抬起自己的双手,看到的是满手的污泥,手掌还是那个手掌,只是她无法忍受这种污垢。身上的衣服很是破烂,除了围在腰间的那条皮裙还算完整,其它的都无法遮挡完全自身。还好她没有镜子,看不到自己的脸庞,不然她就会抓狂了。

  她努力坐起来,心里还保留着的士与大巴相撞,自己被巨大的冲击力撞晕失去知觉前的情景,只是为什么自己醒来不在的士里,不在医院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外啊。

  此刻是中午时分,现在赵雅萱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荒野的一颗大树下。身上那套校服早已不翼而飞,就只有这身破烂衣服。看这衣服并不是现代的装扮,似乎在古装电视里面才能看到演员们穿着表演。

  努力睁开又将闭合的双眼,她发现在她所处的位置附近,总有人来来往往经过,每个人身上都穿着与现代服饰不同的装扮,她有点发晕,这难道在拍戏吗?我不是在做梦吧,我拧,想着想着,她就自己拧了自己一下。啊。好疼,好疼,我不是在做梦,那那那,我究竟在哪里啊?

  还好她现在的身体很是虚弱,叫出来的声音没有那么夸张,不然以她那唱得起女高音的声音,恐怕会就此为现在的这个世界制造多几个聋子。

  这时过往的路人都向她投来如同看疯子的眼光。这让她在一阵狂吼之后彻底冷静下来,她抬起手,拍拍自己的脸,想由此让自己清醒一点。只是当她见到自己的双手,又是一阵惊呼,原本修长白嫩的手指,现在是又短又粗糙。这似乎预示着,自己现在的灵魂还是自己的,但是灵魂所寄居的躯壳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人的。

  赵雅萱平时也很喜欢看幻想小说,也看过穿越类的,她此时心头一紧,难道,自己真的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吗。当自己在看小说的时候,总是羡慕书中主角的奇遇,还有那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总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也穿越了,亲身去享受一下穿越后的故事,那也一而无憾了。

  只是,为什么穿越后的自己没有出现在千金大小姐的闺房,没有一个富家公子作为未婚夫呢。自己的这身装扮,分明是古代社会最下等的普通民众,甚至有可能是乞丐。这让原本就衣食无忧的赵雅萱一阵难过,以后自己就要靠这副模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了。无论这副躯体是什么身分,未来要有什么的遭遇,不管是好的坏的,都必需由穿越过来的自己承担了。

  就在赵雅萱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的身边出现了一位白发苍苍,胡子一大把的老头,佝偻着身子,手托着两钵冷饭,紧挨着她身旁坐了下来。

  赵雅萱如同踩到老鼠般跳了进来,警惕地说道:“你,你,你是谁,我可不认识你。”

  那老头听到这话,真是气得眼冒火花,胡子翘起老高。他伸出枯瘦的手,指着赵雅萱就骂开了:“好啊,枉我养了你这丫头十五年,现在竟然不认我这爷爷了,你从小就没有了爹娘,如果不是我这把老骨头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现在你也不会活在这世上了。现在倒好,要翻脸不认人了。说,你和哪个野男人好上了,要撇下我这老头,好两人去双宿双栖啊?”

  赵雅萱这才反应过来,她现在可是不是以前那个身份了,眼前这个才老人看样子似乎是自己现在这个躯壳的爷爷。她在现代的时候,爷爷奶奶很早就去世,所以她见到同学们很多都有爷爷奶奶疼爱,都是十分的羡慕的,只是命运早已注定,她再怎么渴望,爷爷奶奶都不会来到她的身边陪伴她。

  现在呢,自己是有爷爷了,但是听他的话中所说的,这个躯壳的命运似乎很是坎坷啊。父母双亡,只有眼前这位老人相依为命。

  刚才自己的失态已经引起了这位老人对苦痛生活的回忆了,如果自己不及时安抚的话,他可能会没完没了的说下去,于是,赵雅萱向着老人扮了个鬼脸,对他说:“爷爷,刚才啊,是我跟你开玩笑的呢。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哦,你手上的饭是给我吃的吗?我肚子饿了。”

  “你这鬼丫头,就爱寻爷爷开心,爷爷如果不是经历事情多了,敢情刚才就要被你给气死了。拿去吧,这两钵饭可是我千辛万苦才化来的。”

  呃,化来的?赵雅萱心中暗叹,自己猜中了,现在居然真的是吃百家饭的——乞丐。这个身份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试想一下,一个本来生活在舒适环境,犹如公主般的女孩突然就变成了最受人看不起的乞丐,这样的转变她怎能一下子就接受呢。

  粗糙的饭粒艰难地顺着赵雅萱的喉咙咽下去,她不禁皱起眉头,但是她现在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她知道,如果没有食物吃下肚,她很可能就无法活过今天。当她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现在这个躯壳的本来主人很可能就是饿死的,所以才让自己入主于此。

  赵雅萱就这样和那位老人一起坐在地上,沉默着吞咽着手中的饭,这时,一把尖细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哟,赵宇老伯,您真有本事,化个饭都要走两天,好在您总算回来了,不然啊,您的宝贝孙女就……”

  抬起头,赵雅萱见到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她的身上穿着破破烂烂,上衣多处破裂,露出了几许春guang,包裹双脚的裙子已经分为几瓣,还好她里面还套着一条裤子,不然那条破裙也遮盖不了她的下体,一走动,裙子下的一切都会让人一览无遗。容貌上还算姣好,只是她的脸色呈菜青色,看样子是很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及腰和长发,披散开来,颜色枯黄,很明显就是营养不良造成的。

  “豆腐西施,你给我说清楚点。如果我不回来,我这孙女会怎么样?”赵宇面色不善地看着她,目光凌厉,似乎一言不和就要杀了她的样子。

  豆腐西施仿佛没有看到他的目光,自顾自地说:“还能怎么样,就是比你早一步去见阎王。”

  “此话怎讲?”

  “你走之后,小萱她就睡得不省人事,我们做邻居的当然很着急,四处寻找医生来为她看病,哪知医生也受不了我们这村子的艰苦生活,随流逃难去了,无奈之下,我们只能等待她自己醒过来,怎知她今早一醒过来就要去找你,我也是听进村的人说起她在这颗树下发疯乱喊乱叫,才赶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