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睡过头了不说,还登录起点时候起点安全中心出现什么异常,之前我帐号登录过游戏?被盗了,还得修改密码~――――一夜后。“醒了吗?”项天云坐在两人身后,看不到聂风二人的眼睛,但却能准确的感知出他们的状态。在他三人的周围,还围了一大群海族人,他们并不放心他们的岛主。“你是?”聂风迷茫的晃了晃头,随即想到什么似的猛地站起转身,刚刚恢复的伤势,坐了一夜的腿,让他这下差点站不住跌倒在地,他赶紧先连忙运功调息起来。冷淡的看了一眼调息中的风神,

  项天云再看了看还晕倒在地的海族王,风神倒是无碍了,但这个水神受伤着实太重,只怕得躺个一年半载了。又过了一会,指着海族水神王,

  项天云淡然道:“你们把你们的族长带走吧。”眼巴巴的海族众人对望一眼,有些犹豫,人群中忽然传出一声吵闹,一位七八岁孩童乘着大人犹疑,脱了大人的管束,一把扑到了海族王身上,“爷爷!”“水儿!”一位中年妇女见了孩子危险,哪里还管什么自己,也径直跑出来紧紧抱住孩子,惊恐的看着

  项天云。本来吵闹一瞬的人群又是一瞬的窒息,良久,见了

  项天云还是无动作,一名男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看样子大概是孩童妇女的丈夫,他小心翼翼的盯着

  项天云挪动着步子,好不容易走到了妻儿身边,碰到了水神王身上,又犹犹豫豫的不敢进一步带走他。

  项天云好笑挥手道:“走吧!”那男子与妻子眼神交流了一会,试着抬动水神王,见了

  项天云果然没什么动作,此时周围诸人也是如蒙大赦,一群人簇拥着水神王急急忙忙逃也似的走了,密密麻麻蚂蚁一样的的人居然不到一分钟走了个干净!本来人多闷热的空间也渐渐温度降了下来。也正在此时,聂风调戏完毕睁开,眼中蓝光一闪,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诚恳的感谢

  项天云,“多谢……”“

  项天云!”天云也站起身来,白衣一尘不染。聂风一怔,这名字这时候还是很有新意的,“哦……多谢项兄救命之恩,却不知为何?”天云知道聂风想问什么,他双手背后,幽幽的看向外间,平淡的眼中忽然深邃起来,“你可以把我看作是雄霸的传人,此次来神龙岛也是为了屠龙。”聂风心中暗道一声果然,“项兄既是雄霸传人,那为何又饶我性命?不要为雄霸报仇吗?”

  项天云嗤笑一声:“帮雄霸报仇?……我也只是在他死之后才偶然得到三分秘籍,又无甚师徒情分,不管是雄霸这个枭雄或是你和步惊云两个所谓大侠我都看作是世俗中人,谁对谁错与我何干!”“项兄既不欲为雄霸报仇,那为何此番?……”“手痒罢了!”“呃。”聂风无言苦笑,自己重伤居然只是因为人家手痒切磋,不过他心中也着实松了口气,“……听项兄方才所言,似是不理世间纷争之人,为何此番前来屠龙?莫非也想要那龙元,长生不死?”从一开始,聂风就认定他不会是为了帮帝释天屠龙而来,他也说不上说不上为什么,或许是对方继承了三分归元气吧,雄霸那种霸气,作为他十几年徒弟的聂风深深刻在心里,让他下意识认为用三分归元气那种人定然也不可能被帝释天所降伏,当然,

  项天云飘然的气质也是他的判断标准之一。“对!就是为了龙元!”

  项天云毫不否认,“万年龙元至少能让我功力暴增十倍,寿元增加数万年!”聂风闻言一惊,他们都只是知道龙元能让人长生不死,却不能知道如此详细,这少年如此年轻就如此功力不说,为何连龙元之事都知道的清楚?压下心中疑惑,聂风如此说:“那项兄如何争夺得过那帝释天?……恕我直言,项兄虽功力强绝,但与帝释天相比怕是不如,况且帝释天还有天门走狗相助?”赵凌空回过头来看聂风,淡淡的道:“不错,我与徐福那千年怪物比差的老远,所以我才会救你!”聂风微一琢磨,忽地失声惊道:“……这,徐福先生?帝释天就是徐福?徐福就是帝释天?”这一刻,聂风心中很多解不开的迷都是瞬间开朗,对这话也是信了七八分,

  项天云在他心中更加神秘,这等隐秘都能知道,究竟是何人,真的只是运气得到的三分绝学的吗?

  项天云微微踱步,心中暗笑,‘没想到我的演技还不错!’,面上不动的缓缓说道:“帝释天的确就是那徐福,当年他偷吃凤血所制长生丹,东渡日……东瀛岛后,等秦始皇死后他敢才回了中原,当时正值天下大乱,他默默无闻的学了数百年武功,汉末那时,他虽说已是有了数百年功力,但还是不敢露面争霸,那汉末武圣关羽战神吕布等人何等强悍?……这就可以看出他的武学资质其实并不多么好,此后千年,他虽然享尽人间富贵权势,却也数度被人击败,从未当上过天下真正之主,只得玩所谓的江湖游戏,亦正亦邪,自视为神,却是真正好笑。……数十年前,他被十方武者打败,退隐不出,直到十方武者老死,查清江湖上那种高手死绝才敢出现,这才有了此前十数年天下会一统江湖的出现……至于已经长生为何要屠龙渴求龙元,却是因他当年所杀凤凰是只千年神兽,凤血所制长生丹至多可让人寿元多增数千年,并非真正的永生,帝释天只怕早早就感觉到了衰老,老早前就计算起了今天了吧!”骤闻这些隐秘,聂风还需消化一阵,默然着。

  项天云继续道:“所以我才想和你和步惊云联手,你们要的是阻止帝释天,我要的是龙元,相互不抵触吧?……服了龙元后,我还可助你们杀了帝释天……放心,他那所谓的不死之身不过后功力高到一定程度的金身罢了,等我服了龙元,一掌便可破了所谓金身,不过吞服龙元还需你的冰心诀,龙元狂暴,我若是草草服之,定然受之不住,爆体而亡!”‘现在就看你们是对龙元更动心,还是对所谓的江湖安稳更上心了!’

  项天云说完后,只看着聂风,静静的等他答话,他心中也有两套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