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待萧语心离开后,周言询问了骆方伤势,接着又讲了昨夜现场的处理情况。

  “昨晚,我们的巡逻队还是让那嗜血狂魔给跑了。他的速度太快,就算受伤也不是我们能比得了的,连警犬都跑不过受伤后的他!唉,主要是我们的队员追不上,如追上了,手中的枪都往他身上招呼,他又是受伤在先,铁定一个‘死’字。”周言沉声道。

  “现在第二教学楼那边已经封锁了,不管老师学生,全部被隔离在外。”周言摇摇头,叹了口气,“市警局已经和教育局以及学校都商量过,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我们准备就在这两天,把学校关闭,直到找出凶手为止。”

  骆方看着周言,没有说话。其实,现在也只有关闭学校是最好的办法,经过昨晚那一战,警方死伤严重,也知道了那嗜血狂魔的底细,根本不能分出更多的余力来保护那么多学生和老师。

  这时,周言换做一副诡异表情,低声道:“你说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啊?疯狂的喝血,可听他说话,却不是怪物,而是个人!嗯,以前想都没想过有这种东西。”

  骆方也直摇头:“第一次在图书馆遇见那怪物,我都以为一定是什么吸血僵尸之类的,想不到昨天才发现,那竟然是个速度飞快,视血如命的怪人。嗯,不会真是僵尸吧!”

  说完,两人又是一阵唏嘘。

  接着,周言一脸惭愧表情道:“昨晚,我们没有保护好你,是我们的失职,我在这里给你郑重道歉!”

  骆方摆摆手:“那是同学和我的私人恩怨,和那嗜血狂魔无关,也和你们警察无关,相反我还要感谢你们,若不是卫小侯和贺长平在场,我可还要倒霉。”

  “这你不知道。”周言闻言,神色郑重起来,“我们昨晚连夜突审了林耀,问他为什么那么晚去你那儿,他说是他校外一个叫文斌的哥们跟他讲的,你认不认识此人?”

  “不认识。”骆方摇头。

  “那就怪了,林耀交待,那个叫文斌的人知道他想报复你,就跟他说,你和警察晚上在学校一起巡逻,而且晚上会有情况发生,叫他趁此机会就可以报复你,把你杀了。”

  “哦!”骆方听得越来越惊讶。

  “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到处追捕这个叫文斌的人,抓住他,应该就会有那嗜血狂魔的线索了。不然,他怎么会知道昨天晚上有事情发生。”周言沉声道。

  接着,周言又变得一脸和蔼的表情:“骆方,和你商量个事。”

  “又来了。”骆方顿时头痛。

  “什么事?周警官,你就直说吧。”

  “是这样的,因为你那特殊能力,的确给我们帮了不少忙,所以我想你是不是继续帮我们抓住那嗜血狂魔,我相信他虽然受伤了,但一定还会出现。当然,我们不会白让你这么做,我已经替你申请了荣誉市民奖,因为这是轰动全市,乃至全国的大案,只要这案子在你的参与下破案,我敢保证,给你的奖金绝对有500万元。如果没有,我倒贴给你都行。”周言抛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500万!”骆方一听这个数字,顿时感到心神开始恍惚。

  怪只怪家里太穷,骆方从小到大没看过500万什么样,而且老爸守着那个要死不活的小摊,还要每月还房贷,供自己和妹妹读书,将来又要上大学,一想到这些,父母的眉头似乎又皱的更紧了。如果有了这500万,什么苦恼都可以抛到脑后,起码以后一家人生活和兄妹读书方面再也不用愁了。

  “而且,等案子结束,你立功以后,我们会为你上大学提供保送,就看你抓不抓得住这次机会了。”周言又是一记重磅炸弹。

  “行!”如此的诱惑,饶是骆方再坚定也动摇了,虽然被昨晚的场景吓的一宿没睡好觉,但是一想到家人以后的幸福和自己那半斤八两的成绩,怎么也得搏一把。

  “好!”周言一拍手笑了起来,接着道:“这案子,省里边都高度重视,昨晚连夜向上边要人,帮我们请来了两个高手,当然也是警察,而且是上届全国警察搏击赛的冠军和亚军,好像亚军的那个叫邹矩,另一个冠军,是叫金璇流芳。”

  “金璇流芳?男的,女的?怎么取了这么个怪名字?”骆方问道。

  “邹矩是男的,金璇流芳是女的。”周言答道,“为什么这名字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金璇流芳她家里人想让她流芳百世吧!这样的成绩,也的确可以流芳百世了,呵呵!”

  “那警察搏击赛的冠军是女的!”骆方一脸惊讶表情,不再管那名字。

  周言见状笑道:“怎么了,女的就不能拿冠军了?人家拿的还是全国冠军。”

  说到这,周言看了看门外,随即低声对骆方道:“不瞒你说,据我所知,这金璇流芳打司马狂徒那样的,一个打他十个不是问题!”

  骆方咋咋舌头,一脸的不可思议,随后像是想起什么来,关切问道:“那司马狂徒怎么样了,救活没有,不会死吧!”

  周言摇摇头:“还没死,但他全身被那血人捅了七十多刀,可以说已经像古代被凌迟一般,但幸亏那飞刀的刀刃小,加上狂徒他浑身皮粗肉厚,肌肉结实,脑部没有受伤,不过失血过多,到现在也还没度过危险期,正在市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唉!那嗜血狂魔太狠了,纯粹就是在拿他练刀。”说着,周言叹口气,脸上也浮现出担心之色。

  “希望狂徒撑过去!”骆方心里也为司马狂徒祈祷,准备等伤好了后,去医院看看他,他对这个魁梧大个子还是很有好感的。

  周言走后,骆方也输完了液,静静地躺在床上。

  此时已是下午,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不时还能听见窗外人行道上老师同学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躺了片刻后,骆方盘腿坐了起来,脑子里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特别是昨晚被林耀刺杀时的情景。锋利的尖刀戳在自己胸口上的一幕,在头脑里一遍遍重演着,感受着当时那股力量的来源,回味着皮肤、肌肉瞬间凝结成岩石一般坚硬的奇妙感觉。

  想到这,骆方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

  “不会与这个小玩意有关吧!”骆方自言自语,同时手里玩弄着胸前红绳系着的黑色晶体。这黑色晶体听母亲说,是自己一出生就带来的,现在一直戴着,权当是自己的护身符而已,只是当时奇异力量出现的时候,骆方根本没有感觉到那黑色晶体有什么变化。

  接着,骆方又回想起了那天400米竞赛时的情景,在要冲过终点的最后关头,寒气突然从脚底出现,双腿瞬间被一股气息环绕,力量爆发,快如闪电,一举超过了林辉。

  突然,骆方心头涌起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嗜血狂魔双腿力量爆发,行动也是快如闪电,而自己那天也是完全超出常理,疾跑如飞,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只是骆方皮肤肌肉能瞬间变得坚硬,连林耀双手握刀都无法刺进分毫,倒是那嗜血狂魔反而抵不过枪弹,要靠着速度躲闪,最后也还是因为被射中受伤才落荒而逃。

  想到这,骆方又摇摇头,完全没有半点头绪。

  想不通就别想,骆方再也坐不住,随即再起身来,穿好外套向病房门口走去。

  这时,病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开启,一个瘦小光头一闪身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班主任李元。

  “校长!”骆方惊讶道。

  光头校长赵邓树上下打量了骆方一眼,微笑道:“你就是骆方?”

  “对,他就是我们班的学生,骆方。”李元抢着道。

  “校长好,李老师好。”骆方显得毕恭毕敬。

  “嗯,听说你昨晚受伤了,伤势怎么样?”赵邓树一双鼠眼眯着,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哦,没有大碍,现在输完了液,我正准备出去走走。”

  “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几天身体活动不要太大,注意点。”赵邓树点点头,接着道:“那林耀的事,我们已经从周警官那儿了解清楚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们学校决不会姑息。你现在就好好养伤,安心读书,其他事就不要那么费心了,啊,你现在是学业要紧,其他都不重要。”

  骆方点头:“是,校长,我知道。不过,刚刚周警官要求我再帮他们一次,我已经答应了。”

  “什么,你又答应了。”赵邓树和李元一脸吃惊的看着骆方。

  “胡闹。”赵邓树喵咪咪的面容忽地一换,变得满脸怒容,看着骆方,“你怎么就私自答应了,没经过学校同意,哼,不作数,我一会儿亲自去跟周警官说,你知不知道那样很危险。胡闹,真是胡闹!”

  李元什么也没说,只是站在旁边看着两人,一脸复杂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