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射入一间有些朴素的房间里,房间里有一张大床,床上有两个人,是一对男女,男的轻轻的搂着女孩,手自己的环着女子的小蛮腰,而那女的皮肤雪白如玉,芊芊玉手也搁在男子的腰间,出尘的外貌如果是长在强者的身上,那就是可有可无的事,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就只有四个字‘红颜祸水’,原因很简单,在普通人的家庭里如果出现这种美女的话最终的结果是被某个家族的公子看上,然后被强行带走,也有可能被光明正大的娶走,但这个概率小的可怜,几乎可以忽略,大多的美女都是在晚上被人悄悄的带走。

  第二天可能他们会在某个家族里发现他们女儿的身影,但是他们也只有无奈的叹气,而无力回天了,只能任由自己的女儿自生自灭了,当然也有些父母去告宫之类的方法,不过最终的结果却是引火**,去告过官的人反而被处于极刑!而肇事者却在自己的家里逍遥快活。就是这个原因使得百姓本敢怒不敢言,最终他们只有希望自己的女儿长的别太出众了。

  躺在这个女孩身边的男生想来是不会放过这么美丽的女子,不过奇怪的是,这个女的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不堪,她的衣服穿的好好的,睡梦中的她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显然她没有被那个男的欺负过,会有谁美人坐怀而不乱的呢?

  “嗯……”一声低低的娇吟声传出,女子扭了扭身子,好软,好香,女子抚了抚身下的床,床上传来的柔软感和舒适感让她忍不住呻吟起来,她从小到大睡过这么软的床,睡过这个舒服的觉呢,突然女孩皱了下眉头,她另一只手动了动,身边好像还有人!

  谁!冷翎猛的惊醒,刚一醒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带有些俊俏的脸,此刻这张脸的主人是的手正环着她的小蛮腰把她的身子紧紧的拢在怀中呢。冷翎捂住了想尖叫的小嘴,脸上带着惊恐,她不敢尖叫,如果尖叫的话他就醒了,一醒自己就连逃都逃不掉了。

  冷翎低下了头,当见到自己的衣服还是整齐的穿在身上时她微微的送了口气,看来这个人没有趁自己昏迷的时候对自己做什么,想到自己错怪别人,而且还想到那里,冷翎的耳根都羞的发红了。

  扭了扭身子,她想从男子的怀中离开,男子拢得太紧,冷翎无奈的发现自己出不了,这样一来自己也只有等他醒来了。

  过了一会儿,男人还是没醒来,冷翎皱了皱小琼鼻,大大的眼睛盯着那张英俊的脸,本来想趁他睡觉骂骂他的,但一见到这张脸后冷翎却发起了呆了,这个人在千钧一发中出现并且从那两个坏蛋的手里救下自己,他可以趁着自己昏迷的时候对自己那个……但他没有做,可以看出这人很厉害,也是个正人君子,家已经没了,如果我出去外边的话,可能……想到这冷翎打了个冷战,如果她出去几乎可以肯定绝对会被人强行掳走,或者成为山里的盗贼的山寨夫人,不过如果留下来的话,冷翎望着这个男子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嘴角也微微的勾起了。

  “醒了?”就在冷翎呆呆的想事情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耳边传来,冷翎顿时抬头,只见那张脸的主人正温柔的望着自己,他的嘴角微勾着,很自然的抚了抚女孩的柔发。

  愣愣的感觉大手拂过自己的长发,冷翎有些呆,自己跟他什么时候那么熟了?不过这样也好,冷翎微笑:“大哥哥,冷翎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听到这犹如撒娇般的声音羽墨愣了下,回过神,微微一笑:“羽墨。”

  “羽墨!”听到这个‘传奇’般的名字,冷翎的眼神发生的剧变,身体猛然挣开羽墨的手,快速的躲在一边,羽墨这个名字如同叶邪的名号一样在方圆百里没有人不认识他,因为他是好色出了名的,被他看上的女孩几乎没有一个好下场,而自己居然被这样的人抱了一个晚上,想想冷翎的身上就起鸡皮疙瘩。

  看着冷翎的反应,令羽墨略有微不舒服,不过他也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以前在这个小国家留下的‘美名’,所以他倒也没怎么想怪罪这女子,但他还是不喜欢冷翎的这种反应,跳下床,羽墨没再理会床上的女的,径直走出了门口,救了她,并且在她睡觉的时候还害怕她睡不好,千里迢迢的回到自己的门派,顶着被自己父亲骂的危险回到门派,她居然给他这种脸色看,出了门口的羽墨苦笑一下,以前的羽墨流下来的‘威名’还真是让他无奈呀,摇了摇头,仿佛想把混乱摇走,过了一会儿,重新抬头,眼睛望着刚从东方升起的太阳,良久!他终于轻轻的一叹,转身离去了。

  在屋里的冷翎刚见到羽墨皱着眉头出去的时候,她的心理也猛然抽蓄了下,想到他救她的时候,想到他搂着她,但坚持一夜没越界的时候,冷翎心乱了,他真的是羽墨吗?怎么跟传说中的差那么多,传说中羽墨的实力没有那么强,在冷翎的脑中,羽墨再强也强不过抓他的大坏蛋,因为那个大坏蛋是她见过的最厉害的人了,而那个不怎么强的羽墨却打过了他!想到这里,冷翎的心里猛的一颤,也不顾自己的衣服还没整理了,她猛的冲了出去,想找回羽墨,但当她出去时哪里还有羽墨的影子。

  “冷翎小姐,这是公子交代我给你做的早餐。”突然的在冷翎的耳中多了一个声音,冷翎回头,只见一个侍女站在一旁手上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面尽是一些可口的水果和早餐。

  看着这些早餐,冷翎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冰凉,小脸不留痕迹的抹去自己的泪痕,她强装笑脸道:“那位公子呢?”

  侍女抬头望了下冷翎,然后道:“公子今天被门主匆匆忙忙的叫过去了,不知道所为何事……”

  冷翎点了下头:“我能去吗?”

  摇头,侍女道:“不能。”

  无奈的苦笑一笑,这个结果冷翎早就猜到了,哪个门主会接见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她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甩了出去,然后问:“他还会回来吗?”

  “如果是以前的公子可能会,不过现在的公子好像变了不少……”说到这,侍女的小脸升起了两朵红晕,样子格外的美丽动人,突然感觉有人在旁,她顿时压制自己的心跳的速度,然后轻轻的道:“公子的绝定奴婢不知道。”

  变了不少?看着眼前这个侍女的眼神,冷翎心里有些疑惑,他真的是羽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