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就像时间停顿下来。无论心中如何渴望与意中人会面,一分一刻却像过得很慢很慢,度日如年。然而,孔慈如今也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是因为步惊云真的是她心中所恋?还是因为,与一动不动的死神结伴同行,任何人也会度日如年?其实,不单孔慈,秦霜也同样有种度日如年之感。在雄霸首允之下,秦霜终可携同身中同心蚕的孔慈,与步惊云结伴前赴破日峰会那个无道狂天。一来为救聂风,二来,秦霜亦为救在其眼中义重情浓的孔慈!然而,此行虽以救人为名,但,救得了吗?那个无道狂天深不可测,甚至连雄霸亦遭其暗算,单以秦霜及步惊云之力,真的可从其手上救回聂凤?甚至夺得另一条同心蚕救孔慈?秦霜不知道,只知道,这个无道狂天要约战其云师弟应不该如此简单……但无论如何,秦霜仍深信那个无道狂天即使如何利害,也仅是一个拥有血肉之躯的人而已,绝不能“一身二用”,他此次同去,但大可在无道狂天战其云师弟之际,乘隙救回凤师弟,与及夺取同心蚕!或许救回风师弟后,再其三师兄弟所习的“拳掌腿”三绝武学,合战无道狂天,亦非全无胜望!只是,无道狂天虽仍在秦霜意料之中,有一个人,却总是令秦霜猜不清,想不透!步惊云。与步惊云结伴同行了整整两日两夜,秦霜实在无法猜知,步惊云的脑里心中,到底在盘算着引进什么?纵是秦霜自己,他此行亦早有一个概略计划救人,但步惊云既应承红眉会应战其主人无道狂天,他,到底又有何战略取胜?不知道!死神向来的心,就像一个墨墨的深海,谁要知道这个海有多深,或海里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或秘密,便极有可能会沉身这片无涯深海而亡!正如孔慈……在过去无数寒暑中,孔慈本试图接近这个冰冷无情的不哭死神,可是到头来方始发觉,她仍在原地踏步,她始终对步惊云一无所知,更被死神拒之门外!就像过去两天,步惊云虽与秦霜及孔慈同乘一辆八骑马车,向破日峰的方向进发,然而,他总是坐于这辆巨型马车的最后方,与二人足有十尺之遥!不但如此,步惊云更在夜来休息之时,运掌一带,引动干柴结聚为卷,再引人燃点柴枝,以火圈将自己与秦霜孔慈分隔!孔慈见状,更感到无限歉咎,曾低声对秦霜道:“霜……少爷,也……许……,孔慈今次本就……不该来的,我……来了,反而有碍……你与云少爷齐心营救……风少爷……”孔慈虽然吃了同心蚕,但心里仍在惦念聂风。毕竟,聂凤曾清楚向其表明视她为妹子,聂风那种毫无阶级的胸怀,孔慈一生也不会忘记……秦霜却安慰她道:“孔慈,别要时常怪责自己,你,是因为要修补那条白练才会吞下同心蚕,云师弟绝对有责任为你解毒!更何况……”“我相信风师弟若知道你此刻的处境,他亦会义不容辞,宁可不救自己,亦要奋身救你!”孔慈闻言不由深深感动!她感动,除了因为她深信聂风向来舍己为人的作风,亦必会先救她才自救外,亦因为秦霜那颗包容的心!无论这段日子,她如何因步惊云冷待而伤叹自卑,秦霜总是不厌其烦地安慰她!若说步惊云像一个无法看清、深不见底的墨海,聂风像滚滚红尘里一阵和暖可人的清凤,那秦霜的有容乃大,便稳如一座渊岳,令孔慈不安的心,感到无限安定!然而,孔慈虽隐隐有此感觉,却并未再想下去。其实,她应该再想下去的……缘于若她再想下去,也许有一天总会想个清楚明白,在她薄命的一生中,真真正正视她为妻子、真真正正毕生只爱她一个的,说真的,其实也只得一个男人……一个虽然貌不惊人、亦不冷得精彩、更不飘逸如风、却又对她异常专一、无论她犯下什么惊天过错、亦会原谅她的好男人!可惜,世人都太痴迷,总是因为无法解释的“因”“缘”与“业”,而未能珍惜真正对自己好的人。就像步惊云。他,也是因为紧守对脑海中那条白衣倩影的残余记忆,而无法……珍惜眼前人!如是这样,三人便在如此死寂疏离的气氛下,一直向前进发。不知不觉又过了四天,算起来,已合并走了六日路程。按此情况推选,相信再过数天,便可抵达破日峰一带,较无道狂天原先约定的十日之期早到几步。可是,秦霜满以为着他们真的早到,便可利用多出的时间先观察决战场地,以求知已知彼,这个如意算盘地却算错了。他们,始终还是未能早到!缘于,在他们一直平静无波的行程中,终于发生了一件事。一件以血写成的事!就在他们那辆八骑马车正驰过一条唤作“心桥”的犬桥之际,一直在车厢暗角闭目养神的步惊云,摹地──双目一睁!本来,闭目之后总会张目,是一件寻常不过的事,但秦霜只见向来万变不动的步惊云,睁开的双目之间,竟隐然有一片凝重之色,不禁问道:“云师弟……,有何不妥?”这一问,秦霜原预期步惊云不会实时回答,谁知,步惊云却突然打破连日来的一贯沉默,道:“车外……”“有事!”车外……有事?秦霜及孔慈问言当场一愕!盖因他们所乘的八骑马车,本由两名天下会门众当车夫,在车厢外策马前进。因此,在车厢里的秦霜、孔慈及步惊云,本个该会知道车厢外的事情!步惊云却能在闭目养神之际,感到车外有事?这种“以心代目”的超凡修为,就连秦霜亦自愧无法达到,相信,也只有他们的师父,雄霸,方有这种本事,步惊云到底是从何处习来的?其实,秦霜当然不会知道,他的云师弟在机缘巧合下,体内已深藏着一股足可惊天动地的“摩河元量”,虽然暂不懂如何将之随意运用,但摩诃无量却赋予步惊云以心代目的“本能”!不单步惊云,甚至聂凤,亦同样有此等修为!风云,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远远超越了秦霜,甚至远远超过江湖人预期他俩可达至的境界!然而。无论步惊云到底以何方法得悉车外有事,向来不愿张口的死神突然破例出言警告,秦霜亦感列事态严重,不由分说,已第一时间掀开车厢前的布帘一看车外!谁和不看犹可,一看之下,秦霜陡地面色一变!只因为,他只看见……血!无数的血!血,是属于车外策马的两名天下门众,还有那八匹骏马!赫见两名天下门众及那八匹骏马的头颅,不知如何,不知何时,竟被人齐颈劈了下来!霎时间,鲜血如水住从人和马的脖子激喷而出,随倒流的风势向后飘洒,情景之惨烈,直如一幅以血画成的血腥地狱图!而将人和马斩首的人,更早已踪影杏然!“啊……!”“是谁有此功力,在无声无息间杀人杀马?”在秦霜向原来的孔慈骤见如此惨厉情景,亦不由无限震惊高呼!然而,孔慈未免震惊得太早了!因为,真正值得她和秦霜震惊的事,还陆续有来!就在一轮腥风血雨扑面过后,秦霜及孔慈终于发现,那八匹坐骑虽被齐颈斩首,但它们实在死得大快了,快到它们的马啼还示能感到马头已被砍下来……因此,八匹坐骑,三十二条马腿,仍在接着马车急速前冲,更正在横跨那道石造的“心桥”!而在心桥彼端,赫然正有……一道熊熊火墙在等待他们!天……!原来在心桥彼岸,不知何时,竟又被人堆满无数正在熊熊焚烧的巨树,交叠至数丈之高,俨如一道烈焰冲天的火墙!而秦霜、孔慈及步惊云三人所乘的马车,此刻更正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向心桥彼岸的火墙狂冲过去,俨如灯蛾扑火,自毁焚身!眼见危机一触即发,孔慈不由“啊”的一声高呼起来,秦霜亦是挥汗如雨!因为以其身伴,此刻若自行跳车还可及进脱身,便若抉着孔慈一起跳车,多添一人负累,身形便会稍慢?恐怕……但秦霜当然下会拋下孔慈!他,是男人!一个顶无立地的男人!就在此间不容发间,秦霜复地拦身在孔慈之前,似要待马车冲进火墙之时,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孔慈挡着迎面涌至的熊熊烈火!是的!只要秦霜以身为孔慈暂挡烈火,再在他未被烈火焚毙前,豁尽最后一分力将她推出火海,那未,孔慈便有一丝牛机!可是,届时秦霜自己亦势将火海难逃,极可能会被烈焰焚身至死……然而,一切已不容秦霜再考虑!他自己也有点意料不到,在此生死存亡关头,会以孔慈的性命为先,到底因何缘故?也许,除了因为一股男儿替保弱女的本能热血外,还因为在其心中,已不知不觉对孔慈……只是,即使秦霜已准备为孔慈孤注一掷,即使眼前的烈焰火海已难逃,秦霜却还是忘了一个人,一个他绝没想过会有能力扭转目前危机的人!就在这电光人石一刻,这个人终于……出手了!这个人正是──步!惊!云!赫听一声“轰”然巨响!所如九天之雷狂轰而下……步惊云竟以快如无影的身法掠出车厢,更闪电超越狂冲向前的马车,伸掌一挥,赫然已将那道石造的心桥一断为二,当场断了马车狂冲向彼岸火墙之路!可是这样一来,马车四轮之下再无凭借,“匡”的一声便向桥底河流急堕而下!同一时间,步惊云又沉沉吐出一字:“跳!”秦霜随即会意,当下挟着孔慈腾身而起,冲破车顶而出,一个翻身,但已安然掠回岸上!但令他和孔慈意外的是,步惊云赫然已如一尊从来移动的石像一样,在岸上等待他们!秦霜不由咋舌,盖因适才步惊云的断桥一击,秦霜心想自己的“天霜拳”亦能同样办到,问题只是,他根本就役有足够时间,亦来不及出手断桥!甚至若未得步惊云及时断桥阻遏马车冲势,他亦来不及破车逃生!但,一切在秦霜眼里来不及拯救的危机,竟悉数被步惊云那快如无形的身法一一解决!真是快得可怕!究竟是什么令他的云师弟身法快似雷霆?又是什么令其可“以心代目”?秦霜愈想下去,愈发觉眼前的云师弟,已经非他所能想象……而就在他思忖之间,惊魂甫定的孔慈,已连忙向步惊云趋近,一面还道:“云……少爷!你适才……有否受……”她本想问步惊云有否受伤,可是话未说完,步惊云已沉沉运劲将她震出十尺之外,冷冷的道:“我,早说过……”“任何人,也不得接近我!”“更──何况你?”其实,孔慈早知步惊云不喜欢自己接近他,适才只是一时情急才会忘形,如今但听死神又再旧事重提,方才惊觉自己原来已逾越本份,唯有无限失望、无限卑微地站到一旁。椎是,失望的人又岂止孔慈一个?还有一个秦霜……秦霜看着孔慈惊魂甫定后,第一个去慰问的人竟是步惊云,心中亦不期然泛起无限失望。适才在紧张关头,他还企图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她挡着熊熊烈火,谁知如今脱险之后,孔慈的心中,还只得一个步惊云……秦霜忽然发觉,自己真的很傻很傻!然而,他心里亦没有怪弄孔慈,更没有怪步惊云,缘于他也很明白,孔慈已跟随步惊云多年,二人间有些微妙牵连及感觉,实是第三者难以明白。但,纵然孔慈忽略了秦霜适才以身为其挡火的一番苦心,若再给他重新选择一次,他还是会……再干的!秦霜真的愈来愈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那样傻!只是,眼前亦非思忖这些问题的适当时候,秦霜摹然对步惊云道:“云……师弟,真……想不到,会有人在中途……向我们下手,你认为,这一切会是谁所为?”步惊云不语,似在沉恩。孔慈却蓦然道:“会不会是……那个无道狂天所为?”秦霜道:“应该不会。那个无道狂天既约云师弟于破日峰决战,当然希望云师弟能够如期血战,为何要布下这些险阻来阻我们的路?”孔慈闻言亦深表认同,道:“既然适才的险阻并非无道狂天所为,那……,究竟又是谁在暗中阻路?”这次,未待秦霜响应,一直沉沉不语的步惊云却突然道:“毋用再猜!”“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我的路!”步惊云说着,霍地挥掌朝眼前那道火焰一扫!但听“蓬”的一声,那道火墙竟连树带火,被其重劲扫过一旁!接着,他的人亦已徐步向前,冷然而去。如是这样,虽然没有了那辆八骑马车之助,秦霜与孔慈仍紧随在步惊云身后,一直向前进发!而于惊云适才那句“无论是谁都无法阻其去路的话,也始终未有再接受任何挑战,因为沿路所见,已再无其它险阻挡其去路!可是,这并非表示他的路可通行无碍!缘于,无人阻路,并不等如无人……断路!就在三人向前再走了半里之后,终于发现,他们眼前的去路,赫然已被断了!变为一条断了的“水路”!触目所见,眼前是一条水势滔滔的汹涌河流,按他们的原定行程,本来只要让那俩八骑马车赶至这里,便可以船渡河,待安然渡何之后,再继续在陆路前赴破日峰。可是如今,这条河上却出现了一幕奇景,令死神亦不禁眉头一皱,秦霜及孔慈更呆在当场!却原来,此刻在河面之上,竟有数十团烈火在熊熊燃烧。而这数十团熊熊烈火,正是船家用以供人渡河的————-船只!势难料到,平素往来这条河流的船只,竟被人以一把火烧个清光,那岂非表示,步惊云、孔慈及秦霜已无船渡河?他们,已被“断路”?“好心狠手辣的家伙!”秦霜见状不由从牙缝恨恨吐出一句话:“先以火墙阻挡我们,无法得逞下,使改以烧船彻底断绝我们去路!可是这把火一放一烧,却烧毁这数十船家多少条人命?仅为断我们的路便下此毒手,这个两番在我们背后下手的人,简直已至不择手段的地步,真不知有何目的?”步惊云看着河上数十条快要被烧为灰烬的船,蓦然沉沉的道:“此人目的……”“可能,是要阻止我战那个无道狂天。”“亦可能,是想诱我们改走──”“另一条他想我们走的路!”步惊云此言一出,秦霜及孔慈立被一言惊醒,秦霜更相当佩服步惊云在前无去路之下,仍能如斯冷静分析,不期然道:“对……了,我怎么……从没想过,这人两番阻挠我们由此路前进,极可能是想逼我们改走一条他要我们走的路……”未待秦霜说毕,步惊云已突然转身,掉头就走。秦霜下禁问道:“云师弟,你……要去哪?”步惊云冷面之上崭露一丝迷离之色,级缓答道:“我早说过————-”“任何人也无法阻止我战无道狂天!”“既有人想引我走别路,”“我就好好成全……”“他!”不错!死神向来不惧生死!不俱鬼神!不惧天地!不惧雄霸!又岂俱一个在暗里施放暗箭的人?既然此人如此处心积虑要他改走第二条路,他就仅管看看此人在故弄什么玄虚?可是,眼前三人唯一可以选择的路,使是掉头往回路走,再改走另一条山路。但这样一来,便需多费数天方能抵达破日峰,幸而,还未超逾无道狂天约定的十日期限!眼见步惊云已向回路走,秦霜与孔慈也唯有亦步亦趋。孔慈更一面走,一面从怀中取出一纸地图。这纸地图,是秦霜于出发前交给孔慈,以防他们在半途失散,她仍可借地图指引,回去天下。但见孔慈一边看着这纸地图,一面低声对秦霜道。“霜少爷,按目前我们向回路走的行程,若我们真的要准时抵达破日峰,便须先到一个地方,再在哪儿购马赶路,否则再有延误,恐怕云少爷便赶不及与那个无道狂天决战,而凤少爷亦势必……”是的!本来以步惊云及秦霜的身法,即使不用快骑亦可准时到达,可惜二人却与一个仅懂花拳绣腿、轻功不甚了得的孔慈同行,除了购马供她代步,己别无他法!秦霜不期然问孔慈:“那,我们该在哪儿驻脚购马?”孔慈道:“依地图标,方圆百里之内,只得一个地方会有人烟,亦是唯一一个可让我们驻足购马的地方,这个地方叫……”“苦!”“门!”人间千愁万苦,人人避之躲之,竟还有个地方名为“苦门”?好一个奇怪的名字!然而,仅管这个名字听来奇怪,秦霜乍闻之个地名,却连一点奇怪之色也没有,相反,面上却在崭露一丝迷惆惊诧之色,更冲口而出低呼:“什么?”“原来……我们距苦门已……不远?”“不……!我们绝不能到……苦门!”骤闻秦霜听见苦门这个地名时有如此强烈反应,一直走在前方的步惊云虽未有回过头来,但亦有少许顿足,似在等秦霜说下去。而孔慈更是无限诧异地看着秦霜,纳罕问:“霜……少爷,你好象知道苦门到底是什么地方,你曾到过那里?”“我们……为何不能到……苦门?”乍闻孔慈如此追问,秦霜方才从迷惘中惊觉过来,似亦知自己一时失言,忙道:“不……,没……什么,我……其实……从未到过苦门……”“我……只是感到……苦门这名字听来有点吓人,所以才说……可能不到哪里吧了!”是吗?真的吗?这真的是秦霜真正的原因,那他适才为何会如此惊诧、迷惘?抑或,他心中有一个关乎苦门的故事?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惟是不知是有意抑或无意,步惊云此时却突然道。“但一一一”“苦门已是我们必经之路!”“无论如何骇人,亦──”“非到不可!”秦霜闻言,似乎并无异议,事实上,他亦十分明白一经步惊云决定的事,任何人亦很难再有异议!只是,他的目光之中,此刻地泛漾着一抹灰舞……仿佛,他也无法看透,若真的有人在背后逼他们改走苦门的路,那这个人到底有何目的?缘于苦门绝不是一个他们该到的地方,尤其对于秦霜来说,更是不该。只因苦门其实是……正当步惊云、孔慈及秦霜掉头朝苦门的方向回走之时,在距他们百丈之外的一个山丘上,竟有一个人在暗中窥视。那是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说这个男人面目模糊,全因为在其面上,根本很难分出五官!他的头脸,赫然长满无数淌着血脓的毒疮,一时间毒肿难分,令他的五官险些便要挤在一起,更不论可让人看清他的脸!然而好端端的一个人,缘何会满脸毒疮?全因为──天遣!缘于他看透天机,却又无法扭转天机,最后唯有向世人尽泄天机,希望人们能各自造化,逃出天机!可惜天机泄露得多,他自己却触怒了天,惹来满脸脓疮血毒的天谴……更令其遗憾的是,直至目前为止,所有他曾想帮助的人,都未有一个能如其所愿,逃出天意播弄!当中,更包括一个外表冰冷无情、五内本有排山倒海苦衷待诉、却又倔强不屈的铁铸男人!还有一条为情、为义、为救苍生,以致红颤白发的可怜倩影!这双在他眼中本应同偕到老的壁人,最后仍逃不出命运作弄,有爱难圆……有缘无份……有劫难逃!不错!这个满脸毒疮的男人,正是当年于药山那场水灾之前,在一座破庙内为少年时的步惊云、聂风及断浪卜命的神秘庙祝!他,也是一个自身难保的泥造菩萨!一个极可能见过“无哭”、最后更因“天哭”而改变毕生命运的菩萨!而此刻的他,一面在山丘上看着步惊云、孔慈及秦霜朝苦门的方向而去;更已一面沉声叹道:“真……想不到,他们……真的被诱在……苦门。”“可是,步惊云啊步惊云,你,为何要一意孤行前往苦门,更与秦霜孔慈同去?你可知道,今次苦门之行,你将会发现一些什么?”你,将会发现一个最残酷的秘密!因为……”“因为”二字之后,他并没有再说下去,皆于一条人影,已霍地如神人般飘然落在他的身后,这条人影更嘿嘿地道:“但,步惊云今次苦门之行,亦是你一手造成!若非你对天哭之秘守口如瓶,本座亦不会诱他们三人前赴苦门!”啊,瞧真一点,这条突然落下的人影,赫然正是那条约战步惊云的血红人影──无道狂天!他与那个泥造的菩萨,竟然是认识的?是的!二人是认识的!缘于无道狂天落在他身后之时,他竟未有回头看其一眼,似对无道狂天的出现,一点也不感到突然、害怕,甚至还对无道狂天道:“不过,即使你用尽千方百计,不惜以逼步惊云前赴破日峰决战为名,却以诱他们三个踏进苦门为‘实’,你的目的,始终也不会如此轻易达到的!因为……”“天哭,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人间,也不应留在这个世上!它被世人见了三次,已经大多……?”什么?原来个无道狂天以聂风为协,逼步惊云前赴破日峰决战,也只是一个幌子?他真正的目的,原来只为诱步惊云等人到“苦门”?那适才步惊云三人被两番阻略断路,亦是这个无道狂天所为?到底天哭是些什么?会令无道狂天如此费尽心思,亦要将之弄到手?还有,若步惊云等人到达苦门便真的可助其得到天哭?”但听无道狂天又再发出一声野心无限的笑声,道:“呵呵,无论你如何认为天哭并不属于这个人间,更已被世人见了三次之多,但,本座已誓要成为看见天哭的————-‘第四人’!”“你该知道,本座为了天哭已密谋多时,直至今时今日,已绝没可能轻言放弃!”那个泥造菩萨闻育,不由又叹道:“可惜,你看见天哭之后又如何?你可知道,你的命运将像我一样,因天哭而有重大逆转?而这个逆转,更不知将会是好是坏,毕竟天意难测,更何况是……“天哭”逞着受莫能助的叹息声,这个泥造菩萨终于双足一点,便已飘然而去。而那个无道狂天亦未有阻其离开,只是突然翘首看天,道:“天!你以为那个老家伙绝口不谈关于天哭之秘,本座就绝不可能得到天哭?”“天!你错了!”“就让本座告诉你,由本座诞生于这个世间那刻开始,便从无一件本座无法办成的事!更从没一件本座想得到而最终无法得到的东西!”“天,本座会叫你知道,即使步惊云与我的关系非比寻常又如何?为了得到天哭,他,亦只是本座一只棋子而已!一切人和物,在本座眼中都不重要!只有本座的存在才最重要!因为……”“我,才是比真正的‘天’更为优胜的————-”“天!”“哈哈哈哈……?”势难料到,一个人的“心”可以疯狂至如此可怕,不但自尊为“天”,更不时向真正的“天”呼喝,视苍天为无物……然而,一个“强”至如此无法想象“狂”至如此无法想象的人,却为何自称与步惊云的关系非比寻常?难道,他也是神族的人?若他非源出神族,那,他到底又会是谁?死神向来六亲无靠,亲疏死绝,与步惊云关系非比寻常的人,实在不多!算起来,也只得已故父母,与及一个不是父亲的父亲“霍步天”……一个他不复记得、却又视他如已出的假娘亲“神母”……还有一个再会遥遥无期、永生永世都在思念他的最爱“雪缘”……苦门,原来并非真的“地如其名”。苦门,固然并非一度门。而居于苦门的人亦并不苦。事实上,当步惊云三人甫抵苦门之后,孔慈不禁目定口呆!因为,苦门这个地方,竟与她想象中的苦门截然不同!苦门不但不苦,还很──甜!孔慈做梦也没想过,也许连死神也没想过,苦门原来是个四处皆甜的地方!缘于这个苦门,其实是一个繁荣小镇。在这个方圆不及十里的小镇上,不但在路上街上满植果树,果香四滥,甚至在镇上的市集,也放着摆卖水果的摊子,不少络绎经过的镇民皆手拿桃李,放口大吃,一时之间,还以为这里似乎猴子聚居的乐土!三人一直走在苦门的市集上,步惊云虽未有为眼前“排山倒海”似的“果山桃海”而动容,孔慈却已看得睁着眼!至于秦霜,却在抵达苦门后一直不语,仿佛哭门令他记起了一些事,心事重重!孔慈终于忍不住低声道:“真……想不到,苦门……竟是一个这样的地方,这里的人看来……一点也不苦,且还在为果实丰收而开心!”“但,既然苦门不苦,又为何会叫苦门?再者,那个暗中断绝我们去路的人,逼我们到苦门这个看似寻常不过的地方,到底有何目的?”不错!走在孔慈秦霜身后的步惊云虽未有搭话,心中也在思量着同一疑问!只是,步惊云所想的问题显然较孔慈为多!他同时在想,适才秦霜为何乍听苦门这个名字,竟会冲口而出,叫他们不要前来?虽然秦霜最后总算能自圆其说,但死神认为,秦霜定必早已知道苦门这个地方,甚至更到过此地,他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不想向他及孔慈言明吧了。果然,不出死神所料,秦霜曾到过苦门这个地方!就在他们穿过市集,正要找个吃的地方休息之际,市集内某个角落,却突然传来一声高呼:“啊……?”“佑……喜?”“是……你?”高呼声带着无穷喜悦,更幻过市集黑压压的人群,直冲向……孔慈万料不到,这声本是冲向一个唤作“佑喜”的人高呼,如今所冲向的位置,竟是──冲着她的“霜少爷”而来!同一时间,一人排众而上,一把反抱着秦霜,欢欣大叫:“真的是……你!真……想不到,佑喜!真的是你!”“你……真的没有……”“死!”死?佑喜?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事出突然,孔慈与步惊云亦无法分辨是什么回事,只知道,眼前这个一把抱着秦霜的人,竟然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