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今天,是我多维亚特斯王国派出科技人员出使英格兰科技交流会的日子。

  凉如水的秋晨,我站在实验室的研究成品展览柜前,认真地数看着历年来的研究成果。九岁单独完成胚胎分割实验,十岁开始研究蓝色蔷薇并变异出一大批花色极其漂亮的蔷薇,十三岁克隆出九条腿的猫,十五岁发明出人体组织滤毒器,十六岁发明出消音聚波器,十七岁开始研究波文探测仪,十七岁成功地将雪纳瑞犬与蔷薇结合,繁殖出蔷薇小狗埃斯莫克。其中消音聚波器已经应用在了手提电话等通讯器上,使用安装了消音聚波器的通讯器通话,另一个人即使站在你旁边也不能听到你讲话;而细胞杂交蔷薇狗已经远销海外,价格昂贵,颇受世界各地爱犬富人的喜爱,我多维亚特斯也由此获利巨大。最遗憾的是,我研究蓝色蔷薇有十一年之久,却毫无成果。

  正当我细细欣赏自己的研究成果时,墙上的微型话筒已传来了茜勒平和的声音:“米拉殿下,离飞机起飞还剩一个小时了,蓓丽丝·查理夫人刚才打电话过来嘱咐让殿下动作快些。”

  我恋恋不舍地关上了展览柜的玻璃门,应了一声:“知道了。”转身走出实验室。

  “小蕾,用了早餐再去吧。”在我步履匆匆地踏出王宫大门时,嫂嫂温和的声音适时地留住了我的脚步。我转过身,已由昔日少女蜕变成为一位成熟女性的嫂嫂正牵着我的小侄子——尚未满三周岁凯尔特立在前花园里的喷水池旁。生下凯尔特后,嫂嫂扮演了一位母亲的角色,成熟内敛的优雅笑容比以往更赏心悦目。而可爱的小凯尔特,真被我说中了,眉目神情与哥哥几乎一模一样,十足哥哥的缩小版。

  “凯尔特!”我笑眯眯地向凯尔特伸出了手,凯尔特立刻松开了嫂嫂的手,一颠一颠地扑进了我的怀里,还亲热地蹭了蹭我的胸口,十足一只小狗狗,和玛拉的蔷薇小狗埃斯莫克有得一拼。

  “咳咳。”凯尔特突然咳嗽了两声。我奇怪地看了看他,“小凯,感冒了吗?”

  凯尔特吸了吸鼻子,“可能是昨晚踢被子了,今天一早喉咙就有些痒。”顺便又打了两个喷嚏。

  “那赶快去看看医生吧,病从浅中医,不然难受的就是你自己了。”我板起了脸。

  “知道了,还是姑姑最疼凯尔特。”他亲热地继续往我胸口蹭。

  “小凯,我是你姑姑!还想揩我的油?”我一把拎起他。我说他像足了哥哥,不仅是外貌神情,还包括“花花公子”这一条!他才两岁多一点,想蹭我胸部?他还嫩着点!

  “我没有!”凯尔特可怜巴巴地盯着我看。

  “好可爱!”我看着凯尔特一脸委屈的小狗狗模样,忍不住啵了他的小脸两下。好——可——爱!

  “那小蕾就赶快和基斯结婚,然后生一个吧,我用美化设计师的名义担保,肯定比凯尔特要可爱。”嫂嫂笑着打趣我。果然,本性这种东西,是不能跟随着外表言谈的成熟而成熟的……

  “咳咳咳……”我被自己的口水狠狠地呛到了。生——孩子?我才二十一岁……还没想到这么长远的事……

  “难道不是吗?小蕾比我漂亮,基斯比撒尔帅了不知多少倍,按这个比例算下去……”

  “嫂嫂,查理夫人催我上飞机了,我先走了……”我落荒而逃。

  “小蕾不先用早餐吗?”远远的身后还传来了嫂嫂意犹未足的问话声。

  “不用了。”我丢下一句,钻上了停在王宫大门口的车。至于嫂嫂听不听得到我的答复,我就不得而知了……

  科技学术交流是现今全世界国家之间的例行公事,所谈涉及各个领域,以求全世界科技经济共同繁荣。以前,国家与国家之间为了所谓的实力与国际地位,发明了一个名叫“知识所有权”的可爱名词,争来争去争了几百年,如今,终于肯放下了。

  在飞机上我就听说了,这次在英格兰的交流会,英方给出的主题是困扰了人类上千年的艾滋病。所以,我当即明白了这次的出访查里夫人为什么指名道姓地要求我同往。

  科学家,永远是把全体人类的共同利益摆在首位的。

  “小蕾,到了。”查理夫人叫醒了正低头发呆、脑子一片空白的我。接着,我又听到了英格兰交流会接待处派出的司机恭恭敬敬的声音,“米拉公主殿下,查理部长夫人,到了。”然后,司机十分恭敬地帮我们打开了车门。其实在两天前我们已经到达伦敦了,在伦敦游玩了两天,今天才是交流会的开始。

  我慢慢地、尽量用最优雅的姿势跨出轿车。我们不仅仅是参与学术交流,还代表着多维亚特斯王国,言行举止必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交流会的地点是剑桥大学的生物学院。学院淳朴醇厚的气息,无一不彰显着其饱受知识浸润的高雅姿态。正当我赞叹学院学术的普陀之境时,多维亚特斯参与本次交流会的科技人员已陆续到来。

  接待我们的队伍,领首的是一位年迈的老太太和一个不过而立的男子。在相互介绍时,我了解到,这位老太太就是此次交流会英格兰的领头人米罗利亚·威斯撒其顿·温莎教授,而立男子则是英格兰外交部负责官员可瑞尔·汉姆也什亚·多比。好难记的名字!

  步入正厅,英格兰负责人在发表一番欢迎致辞之后,交流会推上了高潮。

  英格兰一方的研究是由温莎教授负责的一项重大研究——利用蛋白质工程研究出特异性水解HIV病毒蛋白质外壳的蛋白酶,此研究成果已进入了试验期。与此同时,我们多维亚特斯自然而然地奉上本国的科技研究成果。其他国家自然也不落下风。

  各国提供出来的科技研究成果各有千秋,但终是以那项关系到天下苍生的HIV蛋白质外壳水解酶的研究艳夺群芳。看着白发苍苍的温莎教授眉飞色舞地讲解该项研究的各个环节以及作用,一派狂喜之态,我忽然体味到查理夫人说的什么才是真正的科学成果——真正的科学成果,不在乎它运用的原理有多么丰富,不在乎它多么的高科技,而是在乎它的作用如何,能够让多少人受益。

  我——能称得上是一位科学家吗?我捏着超韧蔷薇纤维制成的裙子,苦笑。

  虽然我在物理、化学、生物各方面都有一定的研究,但我的老本仍然是机械和电子产品。这些完全生物化的研究不太能吸引我。

  我提前从交流会退出来了。从交流会所在的地方到我们暂住的地方中间有一段山路。我看着天已经黑了,而且车不是自己的,开着不习惯,于是只好央求送我们来的司机把我送回去。

  幸好,能混入接待处工作的司机是有一定素质的。他想也没想,就恭恭敬敬地答应了。

  我懒洋洋地靠在车子的后座上。这天也逐渐入冬了,加上还是晚上,即使我体质强悍,也冷得微微哆嗦。

  这段环山路路程不短,本来就有些想家了,现在有空,我从随身包里拿出手机,拨打了哥哥工作室的内线。我等了一会儿,居然没人接电话,哥哥没在工作室吗?平常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在办公的啊。思考了一下,我指头转了几转,又拨了基斯的电话。这次倒好,基斯的手机功能比座机强大,所以系统直接告诉我此台手机现在并不在主人的身边。

  我无奈了。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全都不听电话?想了两想,我又拨打了玛拉项链上的通讯器。这项链总该不离身的吧……这次成功了,玛拉接通了呼叫,声音有些焦急:“米拉姐姐?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都不接电话?哥哥是这……”我有些疑惑。玛拉?焦急?

  “米拉姐姐,凯尔特出事了!感染了甲型流感,现在发烧烧得很严重!”玛拉跟我讲着话,声音急促。同时我能听到通讯器那头有嫂嫂、医生心急火燎的嗓音,还有凯尔特迷迷糊糊不甚清楚的低哼声。

  “凯尔特现在怎么样了?烧的怎么样了?还有意识吗?医生怎么说?”我一哆嗦,感觉心尖都开始颤抖起来了。凯尔特……我的小凯……千万别有事,姑姑求你,别有事……

  “现在意识模糊,不过还能勉勉强强认得人。嘴里还拼命叫着爸爸、妈妈、姑姑……凯尔特?啊啊,是姑姑,姑姑说想和凯尔特说话呢……”

  凯尔特乌拉一团的声音靠近了通讯器,“姑姑,姑姑,小蕾姑姑……”

  “凯尔特,是姑姑啊,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下来,怕吓着了凯尔特。

  “姑姑,好热……凯尔特难受……”他的声音漂浮不定,一下子就揪紧了我的心。

  “凯尔特!”众人一声惊呼,过了一会儿玛拉才向我解释道:“米拉姐姐,凯尔特晕了过去,医生现在正在做着检查。医生说先前的感冒……”

  “啊——”玛拉乱七八糟的声音被司机的惊叫声截断了。我下意识地抬头,恰好看到后视镜中,一辆小型货车越过道路分隔线,朝着我们这边飞奔而来,离我们的车子不过几米远。我一惊,视线再抬高一点点,顿时心里一凉。我们的车正处于半山腰的一个山路大转弯处!开慢了,我们躲避不及;开快了,我们会被甩出公路……一句话,根本避不开!

  玛拉似乎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大声叫着什么。但情况危急,我现在不能理会她。

  我毕竟是接受过紧急情况特殊训练的,脑子下意识地一转,立即作出了决定:“开车门,跳下去!”

  这位司机也迅速反应过来,连忙按下了开启车门的按键。我用手在座位上一撑,身子飞跃出了车子,狠狠撞在地上,滚了两滚。小型货车已经势不可挡地冲了过来,一声巨响,路旁护栏被撞开,两辆车一起冲下了山崖。

  千钧一发!

  由于惯性,我在地上滚得翻了几个身,粗糙的地面割得皮肤生疼。滚动停了下来,我的意识开始回笼。我刚才好像看到,小型货车驾驶座上的那个人——毫无生机地趴在了方向盘上。

  那个人,难道在撞上护栏之前,已经死了?

  我一惊,未有空暇去理与我一起跳车的司机的生死,右手往地上一撑,意欲站起身。就在此时,一声尖锐划破静谧空气,直冲而来。

  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