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虽然静有点心疼他了。但是,过了一会静却又故意说:“微微生日怎么没请你啊?”轩装作有点难过地说:“她怎么会请我呢?她要能想到我就好了!”轩低着头却在偷笑。静看到了就说:“你还笑!”“不能笑,难道哭啊?”轩反驳了一句,看着静。当时正放着“爱得那么深,爱得那么认真,最后还是听你说不可能······”静装作生气地说:“听这首歌,听得我心情都不好了!”轩看了静一下,又笑了。然后轩就把歌调成别的了,静得意地问:“你怎么那么听话啊?”这回轮到静笑了。轩不太高兴的样子,说:“我无聊。行了吧?”这时放着的是李圣杰的《你那么爱她》,静又故意说:“你知道这首歌唱的是什么吗?”歌词里说的是一个人爱上两个她,最后失去深爱的她了。静的意思是在讽刺轩。轩无辜的说:“我哪里得罪你了?”“我就看你不顺眼!”静不知自己怎么说出口的,反正她就是故意的。她的目的就是想让他讨厌她。让他不要再对她那么好了,因为她怕不能回报他什么。

  轩低着头很难过的样子,还在放着伤心情歌。他眼里强忍着泪水,嘴里还唱着:“原来爱情不是真心就可以。”静觉得心很痛,就因看到他眼里那强忍的泪水。记得轩跟她说过,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当时她认为自己跟他就是一个不可能。轩沉默了,不再理静。静看他难过的样子很想挽回点什么,就说:“你生气啦?”轩没理她。静觉得自己实在很过份。低着头,眼泪也都快流出来了,她用盒子挡住自己的脸不要让轩知道她其实很难过。这一切扬都看在眼里。

  轩离开了一下回来,把歌调成了又难听又很吵的。此刻他们的心情是那样的纷乱。静还刻意勉强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旁边工作的人听到音量开那么大又那么吵觉得很不舒服,可又敢怒不敢言。静开口了:“吵死人啦!关掉!”轩自然不可能再听静的。刚刚感觉被她戏弄了一样。也不管她继续开得更响。厂里的领导刚好听到那么吵就过来说了:“小弟,你能不能听点抒情的,这么吵。”轩只好换别的歌。静说:“你看,不只我说难听吧!”轩看了静一下没说什么。领导平时很搞笑,所以他一过来气氛也变轻松了。

  轩用家乡话跟扬不知在说静什么,静听懂了几句。轩跟扬说:“你说,这说的是人话吗?”其它的静也听不太清楚。静就把这句学着说出来了,轩跟扬都很惊讶她听得懂。两人都笑了。旁边的人都不太清楚怎么回事。

  此时静心里藏着个秘密。没有任何人知道的秘密。轩把音响调小了,静带上耳机在听自己的歌。静正听着《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为爱放弃天长地久,我的离去若让你拥有所有让真爱带我走。为了你,失去你,狠心扮演伤害你。为了你,离开你,永远不分的离去······”

  下班了,轩找了晓叶说她:“都是你啦!乱说话,她找我麻烦了!”你以后再乱说话小心我打你!”后面不知发生什么,接下来就各自下班了。

  这天,静整整一夜睡不着。这回,轩真的没有再跟静说话了。静目的是达到了,可她却一点也不开心。轩好像变得比往常忧郁多了,也没整天嘻嘻哈哈的了。他也沉默寡言起来。那段时间,微微跟他说话,他也爱搭理不搭理的。静发现他经常偷偷看着她,其实静也一样关注着他。轩在静面前更表现得跟微微很好,下班打卡的时候会总问她来不来上班。静都看在眼里,那时静想,微微要是喜欢他,跟他在一起,她也是会祝福他们的。

  静一天天的忧郁下去,这是一种病,别人发觉不出来。可她的心不知怎么很痛很痛,每天都很难过,她只想逃离这一切的一切。

  她从来都不知轩是怎么想的。也许他爱她,也许他不爱她。如果那天她问他为什么那么听话,他的回答若是希望她开心的话,她不会狠心下去吧。每天面对轩对静来说是一种煎熬。轩刚开始是有些难过,可日子久了又恢复得跟以前差不多。只是他越来越喜欢听伤心情歌。

  而静能说话的人只有文清了。当轩在静面前表现得跟微微很好的时候,静只能装作跟文清也挺好的,不去在意。那段时间微微也疏远了静。

  文清看静不开心特意送件小礼物给她,当时轩正看着静,静就装作很开心的样子。没想到,有人以为礼物是轩送的,静才那么高兴。可静说不是,是文清。没想到流言又起,说文清喜欢静,静也喜欢他,所以收到礼物很高兴。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把一切都跟文清说了。静跟文清说:“他们说你喜欢我?”文清说:“我没有,肯定又是哪个不懂事的小妹在多嘴了。”静说:“我也没有哦。”两人轻松的笑了。这些人真是太无聊了,可无聊的工作造就一群无聊的人,这样他们才能从中找到一点乐趣。可能那些人不知道,这样很容易伤害别人的感情。所以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文清家乡的一个大姐说静:“小妹很高兴啊!”静说:“没有啊。”她又说:“那他送你礼物,你是不高兴了。”静又说:“也没有。”静的心里想着的是轩。

  慢慢地,轩跟微微好像关系也变得没那么好了。这一切静都不知道。微微叫人跟轩借小音响放歌,可是轩不知怎么不肯借给她。静无精打采的,也有几个跟她较好的同事关心她。也会问问她,我好像看你很不开心,静只是说没事,内心却充满煎熬。

  不知爱一个人是否真的能够不介意他的一切呢?距离和阻碍是静想要放开的原因。可是现在的她似乎放不下,伤害他等于伤害她自己,她的心已承认自己喜欢他了,就在他跟她说要开心点的那一刻,她被感动了,无可救药地陷进去了。她多么想主动跟他说句话,跟他和好。可是他又怕他还在生气。她想:要是他真的在乎我的话,他总有一天会跟我说话的。她还记得他问过她“明年还来不来这上班”。证明他是在意她的存在的。她既想离开这里,因为面对他实在太难了,可又想留下来,至少可以看看他。

  有时,等待也是一种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