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半路上血鸢的睡穴便自动解开了,只因她体质特殊,能比平常人减少一些解穴时间,而且以宁东篱的内力,也制不住血鸢多久。

  但是虽然穴是解开了,脑袋还是处于半浑沌状态。她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对面闭目养神的小女孩和身边和自己一样被捆着的宁东篱,再确认了这是他们的马车,还以为他们是遭到了打劫,想到以宁东篱那点狗屁功夫二人没被杀是幸运的,但是既然是打劫,留下他们的性命有什么用?就算要心慈留下他们的性命那也应该开始就把他们丢在原地,但是现在这样子,像是······被劫持了?!

  血鸢猛地一惊,随即又放下心来,不可能会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是因为宁东篱了?

  血鸢挣了挣手,没有反应,就在她想滑出缠在手腕上的匕首时,对面的小女孩猛地一睁眼,血鸢忙闭上眼不再动,要是他们真是被劫持的,那这小女孩应该就是看管他们的人了罢?

  小女孩像是闭目养神够了,开始无聊地打量对面两人,她看着血鸢那平凡的脸,想着这面具做得真精细,自己还是没发现破绽。连眼睛下的黑眼圈都看得一清二楚,那得是多薄的面具啊!不过这面具的长相也着实太平凡了,自己看了这么久还是一转眼就忘了他长什么样子。看完血鸢她又转头看宁东篱,心底暗暗称赞,这皮囊长得着实不错,阁主看了肯定相当高兴,想必以后就是最受宠的一位了。想到这里又看了看血鸢,怎么也想象不出倾国倾城的容颜。

  血鸢闭着眼睛,在没确定能一击必杀的情况下她不会出手,而且也无法知道外面有多少她们的人,要是被围攻的话,血鸢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带着昏迷的宁东篱全身而退。虽然她完全可以自己一人逃,但是想到走火入魔前那温暖的红色怀抱,她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抛下宁东篱的了,对于救了自己命的人,她只会以命相抵,就像对万青山一样······

  马车终于停下,驾车的小女孩走进,两人一手一个拖着血鸢和宁东篱下了车去。

  血鸢眯着眼大量了一下所在地,长长的阶梯通向一座高大的宫殿,匾额上书写着“莲花阁”三个大字。

  血鸢皱了皱眉,从没听说过有莲花阁这个组织,这么张扬的排场,不可能望雪楼没有关于它的消息。

  有人走过来,血鸢把眼闭上。听见一道女声:“把他们交给我吧,你们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去了。”然后就感觉自己被提着换到了另一人的手里。

  那人运起轻功,三下两下跳上阶梯,进到宫殿内,一撒手,就将血鸢二人丢在了地上。

  先前的那道女声再次响起:“禀告阁主,他将地图汇在了大腿上,我已经将其割下,请阁主过目。”

  远远飘来一道魅惑沙哑、难辨雌雄的声音:“呵呵,干的不错,好好休息罢。那两人是?”

  “禀告阁主,他二人躲在一边偷窥于我们,本应将其杀死,但二人都有绝色,便想着带回献给阁主。”

  “哈哈,难为你一心想着本宫了,想要什么赏赐?”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在下······想要明珠公子!”女声犹豫了一下,然后果断说出。

  “哦?想不到你还念着他,那便赏你了,自己去把他领回去罢。”沙哑声音似觉得无趣,淡淡说道。

  “是!谢谢阁主!在下就先告退了。”

  过了一会,那道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把他们带下去好生伺候着,晚上我再去看他们。”

  “是。”鱼贯而入四个丫鬟,将血鸢他们带了下去。

  睡穴终于自动解开,宁东篱幽幽醒转,看了看被架住的自己和血鸢,忙喊了一声:“柳言,柳言,醒醒!”

  血鸢这才睁开眼,和宁东篱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二人忽然想起自己现在还是被架住的状态,又赶忙挣开丫鬟的搀扶,自己向前走着。

  宁东篱等着血鸢问话,谁知血鸢根本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只好自己憋出了一句:“等下再跟你说,我们现在是要被带去哪里?”

  血鸢摇了摇头,一边的丫鬟笑了下,说道:“二位现在是要去藏娇屋呢,等下好生洗漱了,晚上我们阁主就要来见你们了!”

  藏娇屋么?宁东篱嘴角抽搐了下,这女人倒也霸气。

  本来想安慰一下血鸢,但宁东篱看到血鸢那平静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在自己家闲庭散步呢,便随即打消了这念头。

  转来转去终于是到了这藏娇屋,两人抬头看了看里面的设计,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应有尽有,还真不愧是藏娇的好地方。

  一进去,便看到一美貌男子远远看着他们,宁东篱有些纳闷地偏头问道:“你们阁主只藏了这一位娇么?”

  那丫鬟张了张嘴有些犹豫地道:“不是的,但是其他的······都死掉了。”

  宁东篱了然,争宠?呵呵,这女人也有趣,竟能让堂堂男子为了她使起了**女子的手段。

  二人被带入各自的房间,宁东篱犹豫地对血鸢道:“等下我去找你,跟你解释事情。”

  血鸢淡淡答了声“嗯”,便跟着丫鬟进了屋。

  进了屋,血鸢拒绝了丫鬟帮她沐浴的意图,丫鬟们虽然为难,但血鸢态度坚决,丫鬟们也没法,只得全部退去。

  血鸢将门窗栓好,这才将自己衣物褪去,快速地泡进了洒满玫瑰花瓣的热水中。

  那边的宁东篱倒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丫鬟的服侍,舒适地趴在浴桶上享受着丫鬟不轻不重的搓背按摩。

  等沐浴完毕,宁东篱去到血鸢房间,血鸢已经坐在那一边喝茶一边等他了。

  宁东篱详细地向血鸢说出了自己见到的事情,末了喃喃道:“这阁到底是什么阁?”

  “莲花阁。”血鸢淡淡说道。

  “什么?莲花阁?!就是那个退隐江湖几十年的莲花阁?原来还存在啊······”宁东篱惊讶道。

  “你知道莲花阁?”血鸢看了宁东篱一眼,道。

  “那是自然,本公子是谁啊?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血鸢一个眼神瞟过来,宁东篱马上闭嘴,思考了下再开口道:“这莲花阁原来是武林中的真正霸主,但是后来出现望雪楼、忘忧堂和无情谷,就把莲花阁慢慢挤下去了,以至于传出莲花阁已经解散的消息,没想到他们竟然待在了这里。”

  “哦?那他们擅长什么?刀?剑?还是暗杀?”血鸢开口问道。

  “都不是,是······毒。既擅长解毒,也擅长用毒。对了,上次你昏迷看起来像是中毒了,说不定这次来可以让莲花阁阁主把你的毒解了,如果是她的话,想必再罕见的毒都会解罢?反正我是完全没有头绪,连毒脉都没有把出。”说完宁东篱朝血鸢挑了挑眉,接着又凑到血鸢面前悄悄道:“抓我们的那女人说你戴了面具,你不会真的长得倾国倾城吧?嘿嘿,还是说,你就是女人?”说完眼睛不安分地扫了扫血鸢的胸部,只可惜没有看出任何蛛丝马迹。

  血鸢也不恼,抿了口茶道:“不戴面具会吓到别人。”

  宁东篱愣了一下,讪讪道:“那还是戴着吧,但是晚上那莲花阁主来的话,要是不满意你的长相怎么办?”

  “杀了她。”说完瞄了宁东篱一眼,见他呆呆的样子甚是好笑。

  “那我怎么办······”宁东篱可怜巴巴地对着血鸢道,“哥,你不能抛下我啊······”

  “带着啰。”血鸢继续漫不经心地说道,一转眼又加了一句:“不过······要是那阁主真的喜欢你的话,那我便不杀她,留下你陪伴她罢。”

  看着宁东篱开心起来的脸又耷拉下去,血鸢心情终于愉悦起来。

  夜幕就要降临,宁东篱也回到了自己房间,二人在房里各怀心事地等着那传说中的莲花阁主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