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那一晚唐皖断断续续的做了好多的梦,所有梦都与沈野逸有关。唐皖记得最清晰的梦境是,她自己一头白色的长发,发丝在空中肆意地飞舞着,身穿一条紫色的古代样式复杂的长裙,手持一张灵符,嘴里振振有词地念叨着什么,然后就见天际的一团黑雾突然间猛地破碎了,但是黑雾破碎之后,立刻重组成一个人形模样的巨型怪物。那个怪物不停地对着唐皖狂笑着,然后就见怪物的手中突然出现一个躺着的少年。唐皖无论怎样都看不清那个少年的模样,唐皖越是拼命的想要看清楚少年的模样,唐皖就越是感觉有人在拽她的衣服,然后唐皖就醒了。

  醒来之后,唐皖就看见唐妈一手拿着个锅铲,一只手正拽着唐皖的睡衣。唐皖松了口气,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就起床了。唐皖抬头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才07:02啊,啊!!07:02了,唐皖一下子精神了,因为在不精神等下就要迟到了,唐皖匆忙的冲进卫生间,就开始了洗漱,然后换衣服。背着书包,叼着个面包片就匆忙出门了。

  走在小区人行道上的唐皖,一般嚼着面包片,一边在心思她记得最清晰的那个梦,唐皖越回忆那个梦,越感觉那个梦越发的真实。

  “嘀嘀.....皖儿,需要搭顺风车吗?”张淼峰从早上六点五十分就一直守在唐皖家的楼下,要不是一直等到了七点十分,唐皖才慢慢悠悠的从楼上下来,他还以为自己错过了送唐皖上学的时间呢。一想到昨天他自己耽误了一上午的办公时间,回到公司一直忙到深夜,当石英钟的时间显示六点四十的时候,他一身的疲劳一下子一扫而光了,因为他想要去送唐皖去上学,借机接近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孩。而且一想到今晚的公司酒会,自己邀请皖儿出席,他就很担心万一皖儿没有适合的礼服去参加酒会该怎么办,小女孩一般都比较爱面子,她万一在酒会上失了面子,肯定会记恨自己的。张淼峰一边想着,一边就打算在今天下午去接妹妹之前,一定要帮皖儿选一套合适她的礼服。

  “额,怎么又是你,张淼峰你怎么这么闲啊。”唐皖被突然出现的张淼峰和他的宝马X5吓了一跳。她心想道,张淼峰这货怎么阴魂不散的啊,真要命。

  “因为我感应到皖儿你需要搭顺风车,所以我就出现了啊。”张淼峰一边用夸张的声音说着,一边还做出让唐皖无比汗颜的动作。‘感应?’唐皖感觉此时的张淼峰特别像自己第一次见到的他一样,那么的有趣。但就是有趣的有点让唐皖接受不了。

  “皖儿,现在是七点十分了。”张淼峰晃了晃胳膊上的手表对一脸不情愿搭理自己的唐皖说道。

  “哦。”唐皖瞥了一眼手表。哎,真的是七点十分了。然后她慢吞吞的打开了张淼峰的车门,一边心里不住的祈祷着,上帝啊,时间倒流吧!如果时间倒流,我肯定昨晚早点睡。哎,到学校张淼玲肯定又得审问自己了,那滋味真别扭。

  “皖儿,听点音乐不?放轻松点,干嘛那么紧张啊,我又不是大灰狼,要吃了你这小红帽。”张淼峰再打开了音乐之后,看着身着红色帽衫的唐皖,突然想调解下气氛,就对唐皖打趣地说道。

  “你才小红帽呢,你全家都是小红帽,哼。”唐皖撇着嘴答道。“呵呵,行行,我是小红帽,我全家都是小红帽。那我是小红帽,你是什么呢?小灰狼??”张淼峰一脸严肃地认真问道。

  “小灰狼你妹啊。”唐皖一不留神就说出了2012年才有的‘你妹啊’。庆幸的是刚刚正好车在十字路口,有一辆大卡车在鸣笛,张淼峰并没有听清楚唐皖说的什么。不然唐皖可解释不清楚,‘你妹啊’到底是什么意思。

  “皖儿,你刚说什么来着?”张淼峰迷茫的问道。“没,没什么。哎呀,你专心开车。”唐皖嘟着嘴巴答道。

  “真没什么?”张淼峰看唐皖的样子,不像什么都没说的样子,难道自己错过了什么精彩了吗?

  “真的啦,你专心开车吧。”唐皖一个字一个字的用力往外咬着。

  “呵呵,皖儿,你真有趣。”张淼峰刚想伸出手去捏捏唐皖的脸颊的时候,一辆突然从小胡同里冲出来的出租车,差点就撞上了张淼峰驾驶的宝马X5。幸亏张淼峰及时的紧急变道才躲了这场车祸。

  坐在副驾驶位的唐皖,刚刚以为那辆出租车真的要和自己坐的车撞上了,吓得紧紧地拽住了系在身上的安全带,不过幸好是虚惊一场。唐皖用极其愤恨的眼神瞥了一眼张淼峰,然后她就在心里暗自发誓,以后再也不搭张淼峰的顺风车了,妈妈咪的,小车是挺拉风,可是拉的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给拉没了。

  “皖儿,你还好吗?”已经行驶到下一条街的张淼峰,看着坐在身边的唐皖,皱着眉头深思的样子,以为她刚刚被吓到了呢。

  “我好的很!你给我专心开车!!!”唐皖幽怨的眼神直视着张淼峰,看的张淼峰直不好意思。其实刚刚的事情也不能全怪张淼峰一人,那辆突然冒出来的出租车才是罪魁祸首,可惜此时的唐皖貌似已经认定了之所以差点发生车祸,就是张淼峰的开车技术不靠谱,才导致的。

  “好好,我专心开车。对了,下午放学的时候,我会来接玲玲去化妆打扮,你替我告诉她一声。”此时的张淼峰可不敢提下午的时候,他有打算也接唐皖的,他可怕唐皖到时直接说不去参加酒会了。打定主意的张淼峰专心的开着车,不一会儿就把车平安地开到了德安中学高中部的偏门处,这个门是他昨天转了一上午,转出来的捷径。他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要是从这个偏门进去,到皖儿她们班级,用不了三分钟的路程。看唐皖的样子,显然是来德安中学上学这么久都不清楚有这个偏门的存在,自己今天告诉了她偏门的存在,她会不会对自己的态度好一点呢?

  “你怎么把车开到这里了?”唐皖一脸迷茫的问道。这里是哪儿啊?自己貌似见过自己地方,但是却一时间记不清这里是哪儿了。真是的,自己马上就要迟到了,张淼峰还有闲心带自己闲逛,这货果然和他的车技一样,不靠谱!“这里是你学校的偏门。怎么没来过?”张淼峰对着偏门的门卫室鸣了下笛,门卫一看是张淼峰这个德安中学的大股东,立马打开了偏门放行。

  “额,这门怎么开了?”这时唐皖才想起来,这里自己曾经来过,可是这个门,几乎都不开,因为这个偏门靠近学校职工的停车棚,学校担心教工的车辆丢失,所以只有早上和晚上定点才开偏门。

  “呵呵。”张淼峰笑而不语。当车子开到教学楼附近的时候,唐皖下了车,看着还想和她说些什么的张淼峰,唐皖果断决定闪人,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毕竟马上就要迟到了嘛,而且这人来人往的都是同学,被人传闲话就不好了。

  “呼。”唐皖进到班级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上课铃响。班主任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唐皖,唐皖只得装作没有看见一样,低着头,把上课应该用的书准备了出来。

  “怎么才来?”张淼玲见唐皖气喘吁吁、毫无淑女形象的样子,很是反感。但是当她闻到唐皖身上的香水味的时候,她立刻坐直了身子,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唐皖。因为张淼玲在唐皖的身上闻道了,自家哥哥身上香水味道。自家偏爱古龙水的香味,所以特意从意大利定制了香水(香水里面加了特殊香料,闻起来很像普通的古龙水的味道但是却不似),而自家哥哥定制的香水,正是此时唐皖身上的香水味道。

  “早上怎么来的?打车来的?”唐皖你最好不要骗我。张淼玲在心里暗自的补上了这句。她很不希望唐皖如她心想的那样,接近她就是为了勾引自家哥哥。

  “额,搭你哥哥的顺风车来的。”唐皖因为正在低着头整理书包,并没有注意到张淼玲的表情。如果她刚刚注意到张淼玲的表情,那么她今天下午就肯定不会和张淼玲一起去参加公司的酒会的。

  “又在路上遇到了我哥哥?”张淼玲问道。

  “额,你怎么知道的?早上一出门就见到你哥哥了,当时还吓了我一跳呢。@#¥%……&*……”唐皖并没有想太多,就告诉了张淼玲今早差点发生的车祸,还有和张淼峰开玩笑说的话。张淼玲听完唐皖的讲述之后,心里开始了质疑,难道说是自家哥哥看上了唐皖?不能啊,唐皖这妮子长得也不算好看啊,要说好看世家里的千金哪个不比唐皖好看?难道说唐皖说这番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