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想到这里,赵雅萱忍不住骂了自己:“赵雅萱啊赵雅萱,你以为你是哪个侠女啊,可以在这个世界劫富济贫,留赫赫声名让后世里景仰。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挖这具身体本来主人的过去为妙。”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赵宇老人已经背着她进入了村子当中一个比较宽大的屋子里了。这个屋子也和村中大多数房屋一样残破不堪,推开破烂的大门,进到了屋子中。屋里头空荡荡的,除了四面墙壁还算竖得很直,摆在屋子当中的桌子凳子都是东倒西歪,看来这间屋子里久已无人收拾了,破桶,破瓢,破衣,破鞋等等,胡乱的散了一地。

  赵雅萱被赵宇放下来了,她此刻坐在屋中还算干净的床板上,眼睛骨碌碌的四处张望,口中却说道:“这……这……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黑?我好像看到有鬼!啊!有鬼!看,它在飘啊飘啊。不要过来,不要抓我!啊!”

  刚刚放下赵雅萱想到院子的井边去打水的赵宇听到这句话赶紧停下了脚步,赶回她的身边,按住其双肩,说道:“丫头,你醒醒,别再吓唬爷爷了好不好。”

  “你真的是我的爷爷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不过你在我的身边,我就不害怕了,我想想,真的想不起来了啊!头痛啊!”

  “真的,真的。我真是你的爷爷,你是我的孙女啊。”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好不好?”

  不会吧,她连自己的爷爷的名字也不知道了?心中暗自吃惊,赵宇不禁愈加着急了,看样子他这孙女确实是得了失忆症了啊。

  当下他心疼地对她说:“丫头,你不要再想了,不知道的就直接问爷爷。你听好了,我叫赵宇,赵是赵钱孙李的赵,宇是宇宙洪荒的宇。”

  “赵宇,我记住了。那我奶奶呢?”

  “她姓马,名叫赛花。去世二十年了。”说起老伴,赵宇的双眼隐隐发红,毕竟那是陪伴自己大半辈子的人啊。

  “爷爷,您别难过,没有奶奶陪你,还有我啊。”赵雅萱心中默默说道,表面还是装作失忆的样子。继续向赵宇发问。

  “我爹娘叫什么名字呢?他们为什么不在家里啊?”

  “你爹叫赵勇,你娘叫周馨。你爹是在战场上战死的,你娘是因为你难产死的。”说起伤心的往事,赵宇老人又呈现了那痛心的神情来。

  赵雅萱把今生爹娘的两个名字在脑中重复了数遍,确定已经牢牢记住以后,才又问道:“我呢,我叫什么名字?”

  赵宇回答道:“你的名字就叫赵雅萱。”

  听得自己所寄居的身体原来的名字也叫作赵雅萱,赵雅萱真的呆住了,这也太过巧合吧?名字和自己一样,刚刚听到这位爷爷说的她的过去,那个女孩的性格也和自己很是想像啊。哈哈,这样一来学起她来应该是轻而易举啊。

  看着渐渐失神的赵雅萱,老人赵宇又开始着急了。他哪里知道,眼前他的这位孙女正在为她的未来好好地作着计划呢。

  “丫头,你就好好地休息吧。来,快躺下。爷爷去打水给你洗一下脸。”

  他正想去做刚才还没有做完的打水这件事,却被一只小手拖住了衣角,只得停下来。

  “爷爷,您不要离开我,萱儿好害怕,这屋子里好黑。我怕,我好怕。”说完她那小身子还配合地颤抖起来。

  抬头看着透过破烂屋顶射进来的缕缕日光,赵宇的眉头皱了,这屋子里这么光亮,她还说黑?这说明了她如果还在这屋子里呆下去,她的病情就可能会加重了。当务之急就是带她离开这里,但是带她去哪里呢,这又使得赵宇老人发愁了。

  他想啊,想啊,想,终于想到把赵雅萱交给谁最合适了,那个人就住在离现在这间屋子不远的地方,她就是刚才还见过面的豆腐西施,她以前就对赵雅萱很是关心的,这次看到赵雅萱这样子她必定不会置之不理。

  打定主意,赵宇立刻收拾了几件赵雅萱所穿的旧衣服,牵着她来到了豆腐西施的屋子。拍拍她的门,里面就传出了豆腐西施特有的沙哑声音:“谁啊?来了,来了。”

  “秦嫂,是我,赵伯。”

  吱呀一声,门开了,豆腐西施秦嫂走了出来,当她看到赵宇带着赵雅萱一起过来时,明显一愣,问道:“赵老伯,你这是?”

  “秦嫂,是这样的,刚才在村口,小萱她吃过我化来的饭之后呢,竟然出现了失忆的现象,连我她都不认识了,更甚者,她连父母的名字,她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回到家里,她居然害怕独自一人睡觉。所以,呃,只能过来麻烦秦嫂你帮忙照顾一下她了。”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没有问题,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只是……”说到这里,秦嫂不好意思地挠了一下后脑。

  “不过什么?有什么问题你就直接说出来啊。”赵宇急急地说道。

  “不过,我家里刚死了丈夫孩子不久,恐怕小萱住在这里,会不吉利。”她眼中已经充满了黯然。当中也带着一丝希望,因为她一个人住的也太寂寞了。如果赵雅萱能够过来陪她的话,就能让她少了一些孤单了。

  赵宇听了,眼中也流露出一丝犹豫,片刻后就摇摇头:“这个倒不用担心,小孩子百无禁忌才能长得快。她现在的情况并不稳定,所以就要请秦嫂多费点心了。”

  “赵老伯这样说就见外了。邻里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就在赵宇和豆腐西施二人交谈的时间里,赵雅萱的口中时不时的传出几句胡言乱语。

  “那就这样说定了,小萱就请你照顾了。”赵宇老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由豆腐西施来照顾赵雅萱他是一万个放心的。

  “赵老伯,依我看,您还是到城里去请一位大夫来给小萱瞧瞧吧,如果照这样继续下去,我担心她的病情会恶化啊。”

  “嗯,这的确是个好建议,只是,我现在的境况,凑不齐那个钱啊。现在只能指望她自己可以回忆起过去的一切,恢复正常了。”赵宇老人仿佛一下子再度苍老了许多,摇摇头,脸上露出的有浓浓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