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银狼
作者: 年少
字体: 特大
颜色:          

  

  “喂,别抄了,班主任都下班啦。”

  我甩甩抄得疲软的右手,感激地向说话的小芹笑笑,盖上被罚抄乐已经100多遍的作业。

  小芹无奈的帮着笨手笨脚的我收拾书包,暗叹,自己怎么会在意这个傻瓜呢?从去年九月第一次看见他就不知不觉对他在意起来。那时他刚转学过来,傻傻地连广播体操都不会做。最糟糕的是动作慢得像老头,收拾个书包竟然要半个小时。

  小芹想着,埋怨地看了我这个毫无知觉的笨蛋一眼。

  我正感到万二分无辜,怎么每天都是我被罚抄?呜,难道不按时交作业要被歧视?(笨蛋,当然了。)

  虽然我很蠢,但是我还是知道身为体育委员兼副班长再兼英语课代的小芹对我很好。不过我当时还小,情窦未开,虽然曾经被几个小姐姐诱骗过作她们男朋友,不过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全班倒数第三,慢世磨王,省重点小学重点班的耻辱,班主任的眼中钉等等等等,都是我的“光荣称号”。

  说起这个班也确实很牛X,由一年级开始,全省广播体操六连冠,每次考试包揽全年级前40名(注意,全班只有43人),而且包揽全年级倒数前二名,我来之后是前三名。

  之所以成为班主任的眼中钉,不光是因为我差,而是因为比我差的两位一个是本市某大富豪的侄子,另一个的老爹则是市里的领导。而我之所以进重点班则是因为我老子跟省某领导是朋友。该领导的朋友多如牛毛,而且并无人知道他跟我老子关系很铁的情况下,我就理所当然不被重视了。

  走到车站送小芹上车后,猛地被人一拍肩膀。

  “嘿嘿,小子,过来说个事。”

  声音咋有点熟?压住尖叫的冲动,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没厚望”。

  忙赔笑道:“猴哥有什么吩咐?”

  “没厚望”看着我毕恭毕敬的讨好样子,似乎虚荣感受到满足,满意的笑笑。

  “你小子,今天帮里半个小时后开会。你,跟我去。”

  所谓的开会,不过是几个人在说话罢了,这所谓黑龙帮的规模就是一帮主俩护法四堂主,每个堂下面就那十来个小弟。

  这种小帮会存在有它的哲学:吃软避硬。

  软的就吃掉,硬的不光怕,还躲得远远的。

  “没厚望”跟右护法“豪气冲天”梅友勇向帮主汇报着工作,时不时还趁帮主不察互瞪一眼,看来这两人底下有些牙痕啊。

  一个“没厚望”,一个“没有用”,这个黑龙帮看来真是没前途了。

  忽然感觉到有人盯着我,用一种没有恶意的眼神。我扭头过去一看,是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子,长的却帅,帅到走在街上会有欧巴桑问你多少钱一晚那种,带点邪气,当男公关的绝世好料,要干的话保准是牛郎界一大红牌。

  见我看去,他微微扯一下嘴角对我报以友好的一笑。

  就在我俩“眉来眼去”之际,帮主黑龙宣布散会。

  一出门口,左右护法就相视冷哼一声,各率两堂主拂袖而去,留下几个小弟不管了。

  我看看那位帅男,他又看看我。然后他伸出一只手。

  “初次见面,我叫梁尚君。”

  “哦哦,你好,我叫刘逸南。”我慌张地握住他的手。

  或许这是命运中注定的见面,也或许不是,如果我没有与尚君认识,该发生的,是否还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