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每想起七夕那夜,沐宛初总不免苦笑一番,久久才扯出一抹真心的释然,“我又何必凑上去自讨苦吃?”

  玉苏捧着一盆怒放的大立金菊从外面走来,几个眼尖的小丫头登时围上去纷纷赞花儿美,哄闹打趣:“姐姐不过随口赞了句园子里花儿真漂亮,不想今日就有人巴巴送来这好大一株,叶小哥真会疼姐姐。”玉苏小脸绯红,作势要抓那个小丫头,啐道:“可不行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一抬头却见沐宛初正笑意盈盈看着这一幕,立时停下低着头。

  沐宛初打量了花儿一眼,笑道:“真真人比花儿美!”

  玉苏不敢置信地看着主子,良久才反应过来,脸蛋早已红的欲滴出血来,仍急急辩解道:“夫人不要听她们乱说。奴婢刚刚经过园子,看见小厮们正用菊花装饰山石水榭,想着夫人可能喜欢,就讨了一株回来。”

  沐宛初笑意盎然地点点头。紫瑛望着玉苏咯咯笑起来,半晌才断断续续道:“你……你也太,太此地无银、欲盖弥彰了!”

  玉苏焦急欲辩,却越发无话可辩,只是窘的面色发紫。沐宛初低低笑了几声,“谁送的哪有什么要紧。”她忽然兴趣大起,“不如咱们索性去园子里赏赏菊花。”一言引来众丫头欢呼雀跃,沐宛初也十分高兴,其实人很容易满足!

  虽已近深秋,王府中却丝毫无秋意萧萧,放眼望去,依旧是蓊蓊郁郁的绿。沐宛初本想仍旧去比翼亭子,不料刚转过一座假山,遥遥便见三两个豆蔻女儿游戏于花间,直如坠落人间的九天仙子。

  不想搅了她们兴致,沐宛初与一众人转向西南,走过水曲汉白玉石桥。桥的尽头,满眼满眼尽是花儿,白得像雪,红的似霞,黄的若金……各色花朵错落不一,又以金黄色居多,在阳光下越发金灿灿的,直晃眼睛;间中夹杂些许白,似绽非绽,风一吹过,一朵朵儿袅袅婷婷,纤尘不染,如轻掠栖息于水中的白鹭,似乎你一惊,它就会扑腾着飞远了。

  置身花的海洋,小丫头们顿如脱出樊笼的鸟,破茧的蝶,嬉闹于花丛中。沐宛初也走近花,闭了眼,使劲嗅嗅,满心的天然淡雅!良久,她才笑笑睁开眼睛。

  “哎,别光顾着玩闹,小心脚底下,别踩折了枝叶。”沐宛初循声望去,只见宣如影携了几个丫头婆子款款走来。娇俏的身段,清丽的年轻脸庞,眉眼间一扫往日的淡淡忧愁蓄满了温暖灿烂的笑……

  沐宛初迎着她的笑也微微笑起来。宣如影凝望着花朵,笑道:“不曾想,你也是个爱花之人。”

  “姐姐也对这花儿情有独钟?”

  宣如影回头淡淡扫视沐宛初一眼,眼有隐隐之情,却设么也不说,又别过头去赏花。半晌,似自言自语道:“不同的花儿有不同的赏法,不同的草木亦有不同的活法。如芝兰只宜种在雅室里才不负其幽香,如苍松就该生长在峭壁边缘才可显其风姿。而这菊花……”她忽停下,苦笑着摇摇头,再不言语。

  沐宛初望望只凝视着菊花发怔的宣夫人,心中不禁满是怜惜。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只得默默相陪。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未出阁前经常缠着父亲大人到田园里去走走。今儿快到中秋节,遂求父亲送些时令花草来,也是征的王爷点头准许的。”沐宛初听罢,会意地点点头。此处几个月的生活,让她明白,谨慎总是没有错。忽闻假山后传来一阵笑语,亭中二人俱会意站起身。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二位妹妹聊体己话儿呢。”正是轩辕凌最受宠的姬妾叶慎之巧笑嫣然道。

  沐宛初与宣如影相视一笑。叶姬身后三四个小丫头相互嬉笑着,手中随意采摘着几朵灿灿的菊花瓣儿,吹起来看着它们一片片飞舞而落,如羽如雪。

  回一轩的路上,沐宛初满怀心思。紫瑛道:“宣夫人说的真有意思,各花各法赏……啧啧,小姐,那菊花儿该怎么个赏法?”

  沐宛初想想宣如影的风姿,暗暗舒气,脱口而出:“她本不该在这里的。”

  “哦?谁不该在王府?”一声冷冷喝问。

  沐宛初闻声一怔,原来已到了一轩。她笑笑,深深呼吸跨进院内。轩辕凌兀自坐在小院内,虽没人一旁伺候,他却悠然自得,只定定看沐宛初,探究着。沐宛初坦然自若,一面忙吩咐身后丫头去准备茶点,一面迎上前笑道:“我们才刚去园子赏了会儿菊花,甚是好看啊!只是……我一时觉得,它不适合种在这里呢。”看着轩辕凌有几分询问的眼神,沐宛初接着道,“菊,花之隐逸者也。遥想,淙淙流水,悠悠南山,茅屋三两间,稀落竹篱缨络菊。日出理荒秽,无怪豆蔻稀;日落归来微雨露,浊酒一壶,儿女绕膝。”

  轩辕凌始终沉默不语,沐宛初不禁小心翼翼抬眼望去,他不再似先前那般淡然,似向往某物却总又有几分嫌恶。

  沐宛初不想再冲撞了眼前这位爷,正想着说些个打圆场的话,轩辕凌抬起头,盯着沐宛初。气氛骤冷,沐宛初心中打鼓,凉爽的秋日,她竟觉如置身冰火两重天里,一时冷一时热,冷冷热热。前面就是深渊、就是死潭,而自己一只脚已经迈进去,只需要有人轻轻一推,便万劫不复。

  “你明儿进趟宫,去给太后请个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