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亲,看着顺眼就收了吧。)

  杨峰面前是一整块一人多高的石头,他用一只手不停的摸着石头,不时变换方向,仿佛要找什么地方。

  “怎么了?”十阿哥走过了,举着火把帮他照明,对他的举动十分不理解。

  “十爷,奴才适才下来时这里明明有个石门的,怎么没有了呢?”杨峰抹了把头上的汗,回头望着筱白,等着下一步的指示。

  想来这就是杨峰说的封墓石了,可刚才他说挪开了啊,是不是有什么机关又给挪回去了呢。既然可以挪来一次,难道不能再挪一次吗,傻看着我干嘛。

  胤誐把火把交给后面的侍卫,自己研究起那石头来,看了半天,沉声道,“我好想明白皇阿玛为何让我来开路了,来人,顺着石头中间的缝隙把它分开。”

  后面的侍卫马上冲上来四个人,洞里立刻变得拥挤不堪,筱白和杨峰只得站到后面去了。听胤誐的意思,他好想明白了什么,筱白耐不住性子,凑过去打听。

  “十哥,你明白什么了?”装着什么都不懂的好学生样子求教。

  “筱白,你先回去吧,这是个墓。”

  “啊!”继续装做吃惊的样子,然后‘好奇’的看着封墓石的方向,“十哥,既然我梦里那道士示意我来到这里,就这么回去恐怕依然不能明白他的意思,你就让我跟着你吧,我保证听你吩咐。”

  胤誐佯装镇定的样子骗筱白都骗不过,更别说猴精的杨峰了,他站在队伍的最后边,从胤誐面部的细微表情里已经看出他的恐惧,只是还不明白为何他看了一会儿那封墓石就知道这是个墓呢,这个墓的奇怪之处就是封墓石做的很简单,除了几道简单的花纹外再无其他,而这些小痕迹已经被自己小心的抹去了,还有什么疏忽的地方呢。

  这次跟着筱白下来的侍卫里有三个是十阿哥的近侍,另一个就是王超,王超一路上都盯着杨峰,总觉得他不是表面那般简单。

  那石头看着唬人,被四个大汉用力一推竟然挪开了一些,又用了几次力,就推出个一人宽的石门。

  杨峰老实的呆在后面,没有上前领路的意思,胤誐的一个侍卫就举着火把,第一个踏入了墓道。杨峰本想走在最后,但被王超用刀柄捅了一下,示意他快走,也就跟在了筱白后面。

  墓道里没有火把,光线暗了不少,他们的心里压力也骤增。

  “杨峰,之前那些挖土的侍卫呢?”筱白突然想起来,墓道里不该这么安静啊,这土包并不大,按理说杨峰能轻松的走完一圈,那些人的动静就该听得到。

  胤誐回身,一把抓过杨峰,把他丢到前面。

  被两个侍卫用刀顶着脖子对杨峰而言不是件好玩的事情,几乎屁滚尿流的样子很让人不耻,“十爷,我出去前他们就在前面,咱们再往前走走,就能看到了。”

  胤誐的头上也冒出了汗滴,这开路工瞬间变成了盗墓贼不说,还貌似有些蹊跷。

  想了一会儿,胤誐决定先行回去,等派人把这墓道里插上火把再进来,反正自己的工作就那么一下子,这探路的危险活儿犯不着亲自做。

  筱白早就吓得两腿打颤了,以前看书都是被人描述出来的,还自以为是的想象出墓道的形状,可那时候失策啊,没有在脑子里把想象中的画面光线调暗些,真正进来了才知道四周一片黑,光站在那儿就能活活吓死。

  一听胤誐说先出去,她头点的跟捣蒜似的,第一个就往后撤。刚走了两步,筱白大叫一声,站在那里不动了。

  胤誐被她吓得连退了好几步,被侍卫扶住才站稳,王超本来就挨着筱白近,虽然也害怕,但他还是一步一步小心的朝着筱白靠了过去。

  “门关上了。”筱白绝望的声音传出来,胤誐却放下心来,不是鬼就好,他自小就怕鬼。

  筱白的性格十分有弹性,就是她所能承受的极限虽然不高,但是一旦越过了这个线反而会放松起来。显然,封墓石的合拢超过了她的极限,她呆呆的看着那重新合为一体的石头,脑子里闪现出无数个画面来解释这是什么原理,反而成了最为镇定的一个。

  “先推开石头再说。”筱白摆手示意王超他们上去推石头,关上就关上吧,反正还能推开。

  诡异就诡异在,这次四个人用尽全力也未曾挪动那石头半分,这时胤誐已经有些崩溃的前兆,自小生活无忧,别说看了,就是听也没听过《盗墓笔记》这东西啊,此时的情景虽未有书里那般恐怖,也十分挑战人的神经了。

  筱白也慌了,可作为一颗稻米,怎么也不能在这些菜鸟面前失了面子,何况,自己若被杨峰看出就这点底子,这小子在这里反水就坏事了。

  “你上次进来可曾发现这石门有卡槽之类的异常?”看着杨峰凝重的脸,胤誐已经不能主持局面,那么筱白只好顶替了他。

  “没有,说实话,我出去时这门开的缝好似小了些,当时顾着往外走,不曾细想,看来这门确实有合拢的迹象。我看先去前面找到那些挖土的侍卫,实在不行就直接挖一条路出去。”杨峰若有所思的模样引起了筱白的怀疑,也许是这么光线暗,他不必伪装什么了吗?

  现在筱白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了,这地下的事情祸福难料,怎么说也得找个自己信任的人,可现在除了有些脚软的胤誐意外,她竟然找不到相信的人,就算是胤誐,他刚才那突然明白的意思来看,也有些东西瞒着自己。

  跟胤誐粗粗一商量就觉得杨峰的主意可行性最大,胤誐的情绪也逐渐平静下来,可能是慢慢的适应了这有些压抑的气氛,反正自己失踪了总会有人来找,不行就等呗。

  一行人小心的往前走,筱白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实在是经验匮乏,找不出症结在哪里。走了约么两刻钟的功夫,前面有些闪烁的亮光,可一看那亮度就不可能是火把,火把的光比它强很多。

  “坏了!”杨峰一下就蹲了下去,回头看胤誐与筱白他们还傻站着赶紧低声提醒让他们蹲下。

  “蹲下有个屁用。你随我过去看看。”王超拎起杨峰,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逼着他过去查看。

  筱白知道事情已经完全不在她的掌握之内了,仿佛是她走入了别人的陷阱一样。

  “十爷,格格,那些人失踪了,过来吧,这里是个墓室了。”王超的声音响亮的传回来。

  胤誐把筱白护在身后,慢慢的走了过去,“我们得想别的办法出去了。”

  “十哥,你有没有觉得,咱们中计了。”筱白粗略的回忆了一下事件的整个过程,就挖出好几个漏洞,看来这次真的是有人暗算了,只是,这人是太过高明把自己也骗了进来,还是,自己倒霉闯进了这个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