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白啸林进入了意达,又与楚柔相恋相爱,万经理又赏识他。可谓事业有望,情场得意!于是卯足了精神,每日满怀激情地工作。

  很快他就把意达公司产品的广告分析通透,洋洋洒洒地写了几万字的报告交给了万经理,得到了经理的表扬。公司分给广告部那部份网络广告,白啸林带着肖章下了一番苦功改善不少,林总看了都很满意。

  特别有创意的是,在白啸林的提议下,把意达大厦那两根通天大柱做了改善,把它们很好的利用起来,在上面做了很多灯箱广告和墙体广告,为公司省了不少空间和金钱。做出这么多不菲的成绩,万经理高兴,他跟白啸林说:高层会议第一次表扬了广告部,虽然只是说了两句,虽然他仍然坐在最后!但广告部初露锋芒啊!我们要再接再厉!

  可没过多久一盆冷水狠狠地泼到白啸林头上!由于广告部做出些成绩,公司把以前销售部管的网络广告移交给了广告部,还有公司的网站也交给了广告部维护。事情多了,部门理所当然要扩大。

  于是万经理兴冲冲地招了三名新员工,一个是青春靓丽的女大学生,做经理助理。另两个分到创作组,主要负责公司网站和网络广告。没有多少广告专业知识的肖莉却忽然被任命为广告部主管,万经理还说:小肖专业上虽说不是很强,但她在公司做了三年,做事稳重、踏实,这担子交给她放心。

  这任命一公布,给了白啸林当头一棒,人懵了,一下子神情也变得恍惚!小黄和小戴看了,那也是长吁短叹!望着白啸林眼里满是遗憾。老王瞧了一眼,笑了笑,晃着头哼起小调:你栽树来,我歇凉!你挖井来,我饮水!你开路来,我开车!你……

  “老王你阴阳怪气地唱什么呢?”万经理不知何时到了大厅,厉声呵斥着老王。老王虽说是技工,可也是公司老人,因文化较低,性格古怪,所以没有捞到一官半职!

  万经理平时也给他三分面。所以老王听到万经理的呵斥也不在乎,冷笑着回道:“我唱歌呀!不行吗?”

  “行、行!老祖宗!可你要下班唱啊,老王你是公司老人你可要带好头呀!你还有一笔很大的养老金了,你说是不是?”万经理见老王抬杠,语气放柔了点,可话里带着刺!老王见万经理给了台阶,他就不做声了,摇摇头回到自己座位上。

  万经理铁青着脸横扫了众人一眼!小戴和小黄也老老实实地坐到位置上,默不作声!白啸林黯然神伤、失魂落魄地坐着,手里胡乱地玩着圆珠笔。万经理看着他的眼神很不自然,明显有愧疚之色。他走到白啸林身旁,用手轻轻拍了拍白啸林的肩膀,也没言语,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进了自己办公室。

  当晚,老王请了小黄、小戴还有白啸林吃宵夜。说是他今天心情不好,要大伙陪陪他。

  老王要了箱啤酒,上了几个火锅。就跟大家喝起来,酒过三巡,老王开说了。“今天姓万的办的这事离谱,一个黄毛丫头做了我们的头,嘿!丢人!”老王啧着嘴,摇着头,一脸不服!

  “是,老王说的对,我们也觉得这事不公平。论资历她哪能跟你老比;论能力她哪里比得上白啸林啊!”心直口快的小黄立马附和。心机甚重的小戴嘿嘿笑了笑,没作声,他知道这些牢骚话说不定哪天就会传到万经理和肖主管耳朵里,不表态为妙。白啸林也没作声只是一个劲地喝着闷酒。

  老王看了看白啸林抿嘴嘴摇摇头,说:“这主管位置呢,我其实没兴趣,我就是为小白觉着不值啊!小戴、小黄我们是亲眼看到的,自从小白来到我们广告部,这两月做了多少事!再说啦,小白在傲发就是创意奇才,是有本事的人啦!可姓万的偏要一娘们来管我们,真是憋得慌!这个姓万的就一糊涂蛋,他呀,比我后来意达公司,这么多年了,我是没看到他做出什么事来,倒是意达各个部门都串了门。他要不是有背景,老早就被踢出意达了。最后没法安排才把他放到了广告部,又干得怎么样?要不是小白来了,说不定公司会撤掉这个部门,还想扩大?”

  老王揭着万经理老底。但他这话说的大了点,部门肯定不会撤,经理要换人倒是有可能的。

  “老王!我刚来公司时,万经理跟我谈过,他想着要大干一番!我听着觉得他是认真的,不应该会这么差劲吧?”小黄说道。白啸林听了这话停下喝酒,看老王怎么个说法。

  “嘿!就你呀,嫩点!你相信他,他那是忽悠你来着,想要你为他卖命。他忽悠人的本事我倒是佩服,你们这班毛头小伙肯定被他感动过。你们不要相信他,他姓万的要是有一点血性我都会服他。他这人好事就会往自己身上揽,坏事推得一干二净,哪里是个做事的。当真要有难事到他头上,他敢做!我老王拿脑袋给他垫屁股,他保准一个字躲!”

  “这不对吧,这次啸林提出在通天柱上做灯箱广告和墙体广告,他不是都做了吗?”一直不做声的小戴反驳道。

  “嘿!你小子我怎么说你好,你也不想想这是难事吗?这就是三根手指捏田螺十拿九稳的事,这事难就难在想不想得到。他行?不是啸林跟他提,他想得到?他跟上面肯定说是自己想到的,嗨!什么玩意!”老王不知哪里来的无名火,越说越气,拿了一瓶啤酒咕嘟咕嘟猛喝起来。

  白啸林听了老王的话,心里彻底凉透!这么说的话,万经理就是一高级混混,亏他还跟自己豪言壮语:要把广告部做大做强!功过不明,糊涂用人,心无大志,好耍嘴皮子。看来跟着姓万的也干不出什么事。想着想着,白啸林也端起一瓶啤酒猛灌下去。

  “嘿,嘿!老王,啸林喝慢点,范不着跟身体过不去。”小黄见他俩如此喝法急了,忙劝阻。

  老王放下啤酒,抹了抹嘴,瞪着血红的眼睛,带着醉意又说道:“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你们知道为何肖莉能做主管吗?”

  精明的小戴一听这话,竖起耳朵追问:“为什么?”

  “嘿,今天老子就把这天捅破!肖莉一来意达就分给姓万的做助理,他俩共事有三年了,姓万的调到哪,都要带着她,说肖莉能干?那肯定是瞎话,哪是为了什么?说好听点就是俩人关系暧昧,说破了他俩其实就是一对狗男女!”老王奸笑着说道。

  “嘿!老王你喝多了,这话不能乱说!无凭无据的!”小戴故意刺激着老王。

  “谁乱说话了?谁说没有凭据?他俩有一次在办公室偷情,被我撞了个正着,老子还是因为这事才调到广告部享清福了!”老王真的酔了。

  “也是喔,我也早就怀疑呢,一个未婚女孩,又没有男朋友,怎么就被整的像个妇女。看来万经理玩够了,就拿这主管给她做,这也算是青春损失费吧。哈,哈……”一向谨慎的小戴也轻狂地大笑。可能也是笑自己怀才不遇的原因吧。

  “现在世面上有句话说得好啊:二分能力,八分关系。一个人要想往上爬,跟上边没有关系再能干也很难上。国民党不是有个大官叫陈诚的吗?资历浅,能力也一般,不就是跟了蒋介石吗,是蒋的第一心腹。后来不是有了土木系正规军吗,那可是国军里最强的集团军,就归陈诚管。所以人啊要有关系。血亲、联姻、师生、同学、心腹、战友甚至牢友、情人只要能说得上的,都要攀一攀,捣鼓着说不定就上去了!”老王醉醺醺的,可话说的是一套套的。他又抿了口酒,继续说道:“其实说心里话,这姓万的也不是没想过要小白做主管,将官无能,手底下不能没强兵吗!要不然真的会熊一窝。但是他也没法,谁叫他欠了风流债,他得还啊!所以小白啊,你就委屈委屈吧!”他说完,还拍了拍白啸林的肩膀。打着酒饱嗝,瞪着血红的眼盯着白啸林。

  最后这句话,白啸林听了心里稍稍好受点。不管怎样自己努力做出了成绩,大伙还是认可的。

  于是他说道:“我说句话,先要感谢大伙对我的认可。再说肖莉做主管这事,我心里是不服,但是这是上面任命的,除了万经理,还要通过人事部,林总也得签字。所以啊我想劝劝大伙,要么就好好在这做,要么就另攀高枝,牢骚发发就行了。最后多谢老王盛情款待!我先告辞了。”白啸林说完就起身走了。

  “嘿,小白还没喝完了,俺们不说这破事,讲别的,行吗?”老王连忙拉住白啸林劝他不要走。

  “老王,我还有点事,下次再喝吧!”白啸林说完,挣开老王,急忙离开!他知道自己已经有点醉了,怕自己压不住火,管不住嘴,说出不该说的话。毕竟白啸林在职场上也呆了两年,有句话说的好叫言多必失!

  经验告诉白啸林下属们在背后说上司牢骚话,肯定会传到上司那。问题是老王他们说的再难听肖莉也不会计较,因为他们构成不了对肖莉的威胁,不是竞争对手吗,相反,白啸林哪怕说一丁点肖莉的怪话,她绝对会放在心上。刚刚说的那句真心话:不服肖莉。现在他都有点后悔。白啸林回到家,冲了个凉躺到床上。

  想着刚刚老王的话,有两点他印象很深。第一就是万经理和肖莉有染。第二就是老王说的二八开原则!想想是有一定道理的。肖莉不正和万经理有情人关系才做了主管吗?而万经理不是说在高层有背景吗?这不都是关系起了决定作用。到哪里去找这些关系?

  时间老人?此刻白啸林想到了这个神秘的老人,但这两月都没有给他联系,想来是一场梦。况且白啸林想靠自己爬上去,不过时间老人有句话倒是提醒了他:机会是靠自己创造的。对,没有关系,可以想办法建立关系。只要高层认可,视作心腹,不就会像陈诚一样扶摇直上吗!?想着想着他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