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德昭走在人群中,突然的火起,也是让他有点错愕,这个山寨就这么烧了,他们还真是舍得啊。他也看到了混在人群里的秦玉莲向演艺大堂外面走去,他也不去拦截她,任由她出去了,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赵德昭也有很多时间去进行观察了,他发现秦玉莲也是真心对赵雅萱好的,既然自己已经认了赵雅萱作为干妹妹了,那么也就不能对她的干娘做得太绝了。所以当秦玉莲在他身边走过,他也装作不认识,让她能够有离开的机会。

  至于高森,那可是这次的重要人物,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做得了主的,如果没有孙斌在场的话,他或许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现在,想都不用想。

  准备了这么久的时间,任务终于还是在预料当中,这让赵德昭心中充满了兴奋,当初他向父皇领这个捣毁梁山山寨的阴谋时可是信誓旦旦的,这两个月来,他表面上是和周妙音谈情说爱,暗地里不知找了山寨中的多少了用了多少的手段才探听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来,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找不到突破口。

  直到听闻赵雅萱说山寨要表演一个新的节目,经过多次的计划的改变,这才在今晚找来山东太守孙斌,以故意找碴的方式引得山寨寨主高森过来,才一举擒住贼首。

  在演艺大堂里的一些官兵见火势渐猛,也不再阻拦一些无辜观众的离开,还自发的组成疏散组,帮助那些惊惶失措的人们。

  孙斌在他的手下将高森给绑了之后,立即下令,对于普通的观众不得随便伤害,而原先山寨的所属,只要弃械投降就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一旦反抗就格杀勿论。并让人分散开来,在赵德昭的指引下,开始了对山寨存放金银财宝的仓库的救火工作。

  在演艺大堂的火就很快被人给救灭了,因为这里的人比较多,众人拾柴火焰高,众人泼水火也易灭嘛。

  赵德昭在人群中和周妙音相遇了,周妙音在众人的慌乱中显得是那么的从容。一点也没有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这让赵德昭很是欣慰,她很是放心自己不会丢下她嘛。

  周妙音看到在人群中四处寻找自己的赵德昭,心中也是一喜,这个男人对自己还算有点良心。没有忘记了自己,即使在这么乱的情况下。

  周妙音对于赵德昭的计划那是很早就知道了,她已经将心都给了他了,对于他的决定当然是无限支持了,所以也是在赵德昭进行调查时,尽量去满足他的要求,对于山寨的情况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她之所以会帮赵德昭,一个原因是为了她心中的这个男人外,还有就是寨主的目的实在是太惊人了。之前赵德昭向她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不大相信的。等到赵德昭拿出了足够的证据后,她才完全相信了他说的内容。

  当时,赵德昭只问了周妙音一句,你是想山寨被灭后,和整个山寨共存亡,还是跟着他无论到哪里都相依相随,一直到永远。周妙音想都不想,选择了后者。

  这时,赵德昭和周妙音来到了还不知事情的全部真相的赵雅萱身边。那些奉命保护赵雅萱的官兵见到赵德昭过来都是躬身行礼。

  赵雅萱看着乱成一团的演艺大堂,看到赵德昭和周妙音过来了,奇怪的问道:“昭哥哥,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义父?”

  赵德昭看着那一身不像是十五岁少女的打扮的赵雅萱,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头发,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对她说道:“萱妹妹,等一下你就知道了。你千万不要向我求情,我也做不了主。”

  一句话,就堵住了赵雅萱即将张开的嘴巴。

  这时候,孙斌带头从二楼之上走了起来了,他的两个手下押着高森寨主,跟在他的身后,其他的官兵则是押住了高森的手下。

  高森的嘴巴已经被塞了一块破布在里面,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当他们来到赵德昭他们所在的位置,高森寨主看着赵德昭是充满了怨恨,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家伙,这两个月来在山寨的一举一动都是装出来了。直到刚才,赵德昭向自己的手下出手,自己才能发现他早有预谋啊,这个家伙!

  赵德昭面对高森那快要可以直接杀死人的眼光,满脸无辜的说道:“高寨主,我是被逼的,这一切都不关我的事啊。”

  那副可怜样,骗三岁小孩子那是轻而易举,但是看在在场的每个人的眼里,都明白赵德昭这简直就是在装蒜。

  赵雅萱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对赵德昭说道:“昭哥哥,你怎么这样啊,他毕竟还是我的义父,你就放过他这一次吧。我求你了。”

  “萱妹妹,他们男人的事,我们女人还是少理点的好。”一旁的周妙音代替赵德昭向赵雅萱说道。

  “哼,义父他们平时对你那么好,现在到了关键时候,终于看清你的真面目了,你还真是吃里扒外啊。”赵雅萱对于周妙音的话那是又气又急。

  “我……我招你个什么劲啊,算了,德昭。我也帮你劝了萱妹妹了。”不过还没有成功。“她听不进去,你看着办吧。”

  赵德昭表现出一脸的苦笑。他对赵雅萱说道:“萱儿,你知道吗,我是奉父皇之命潜入这个山寨来的,如果你的义父做的是天人共愤的事,你还帮不帮他呢。”

  “天人共愤?有什么事会有这么大的效果啊。”

  “就是……这个事啊,等一下你就会知道的。你先回答我,你是帮理还是帮亲?”赵德昭直勾勾的看着赵雅萱,如果不是周妙音已经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是干兄妹,那可能就要打翻心中的七八瓶醋了。

  “法律不外人情,如果我义父真的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还是会帮他的,毕竟他在我最需要的时刻给了我能够好好活下去的资格。”

  “那么他要是干的是有可能连你也被连累,到时要和他一起走上断头台的事呢?”

  “不会吧,这么严重?”

  “就是这么严重。”

  高森在一旁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他却插不了口,愤恨得他也学起女人的跺脚大法了。

  赵雅萱看他那么难受,就要伸手帮他将塞住嘴巴的东西给拿出来,却被赵德昭眼疾手快的拦住了,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萱妹妹,你可不能将他的口给松开,一松开就不知从里面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了。还是这样子好一点。”

  “是啊,赵小姐,你就不要给我们添麻烦了。”说话的是那个让高森在他脸上留下几拳变得鼻青脸肿的孙斌。

  赵雅萱看到是抓住义父的罪魁祸首,鸟都不鸟他,留给他的只是一个哼字。

  孙斌见讨了一个没趣,如果不是已经得知赵雅萱的身份现在是堂堂当今二皇子的干妹妹,或许就要当场发作了。但是如今只能怏怏的停止了开口。然后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赵德昭。希望他能够为他美言几句。

  赵德昭给了对方一个你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的眼神。

  “昭哥哥,这个死胖子是谁啊,整个猪八戒似的。”话一出口,这才发现除了她自己,根本就没有人知道猪八戒是哪根葱啊。

  赵德昭也是给赵雅萱的话给说得发蒙,当下问道:“萱妹妹,猪八戒是什么东东啊。”

  周妙音也是莫名其妙,将奇怪的目光望向赵雅萱等着在她的下一句话里找个答案。

  而那个当事的胖子则是满脸的怒气。赵雅萱口中的猪八戒他是不知道那是什么东东,但是他知道凡是带个猪字的那十有八九是骂人的。他决定,如果赵雅萱给不出一个好的解释的话,他可就要翻脸了。

  赵雅萱看着他们三人或是迷惘或是愤怒的神色,心中暗叹,自己也真是的好说不说,说一个猪八戒出来,难道跟他们说,这个猪八戒是在宋朝以后那个明朝在一个叫什么吴承恩的小说家中的第三男主角么。这话要说出来,眼前的人都不懂,如果真懂的话,他们要让自己拿出证据来的话那她就麻烦了啊,她可没有将一本书全部记住的那个超能力。

  好在,赵雅萱的脑袋转得快,她眼睛滴溜一转,就想出了应对的话来了。

  “这个猪八戒啊,在我们的乡下可是很受欢迎的呢。”

  一句话就吸引了每个人的注意力。个个都望向赵雅萱。没有开口打扰她继续说下去。

  “话说,在我们乡下,有一家养猪高人,养了一条可爱的小猪,这条小猪会说话。”

  “什么,小猪会说话?”三个人都被赵雅萱口中的话给震惊了。异口同声地询问起来。

  赵雅萱微微一笑。接着说:“是啊,但是它的智力就只有三岁小孩子那么高。但是在那个小乡村里出了这样一只小猪,就吸引了很多同乡的人家来看猪,有的还直接借回去给自家的小孩子作伴呢。开始的时候,这只猪的主人还是很友好地满足每个来借猪者的要求,但是借久了他也烦了,所以,就不肯再向外借人家猪了。”说到这里,赵雅萱也就不再说下去了。她留下了点想象的空间给她的这几个听众。

  周妙音第一个提问:“这猪不能借了,那猪本身是不是很无聊啊,所以才巴不得人家来借自己。是不是这样啊,所以才叫它为猪巴借。”

  赵德昭赞道:“我的妙音真是太聪明了。”

  孙斌胖子问道:“真有这么聪明的猪吗?”

  赵雅萱赵德昭周妙音三人相视而笑,然后异口同声地说道:“有啊,就是你,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