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晃就又到年底了,欧艺又要张罗年夜饭的事情了。她让助理去找酒店,预备多少桌,每桌多少钱,欧艺都根据各个主管报过来的摸底数据预算好了。欧艺提醒助理,酒店既要有档次又要实惠。助理经过选择后给欧艺推荐了几家酒店。欧艺经过对比后就定在S市的迎宾馆。这里以前是经常招待各级领导的地方,级别不会低,环境优雅,里面的装修豪华。对于欧艺来说,她今年想搞隆重一些,原因很多,今年士气低迷,甚至都考核下去了两个主管,需要在这样的一个氛围增加凝聚力,提振士气。另外自身的情况也特别,虽然同事都不知道,但搞点喜庆的气氛让自己兴奋起来也很重要。再者原来的经理已经提拔到总公司当领导了,新的经理就是原来经常到欧艺部门督导的导师提拔起来了的。所以不管哪个方面,欧艺都想搞隆重一些。

  她邀请每位同事的配偶和孩子来参加她们的年夜饭活动。当天,大家都是一双一对,拖儿挈女,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因为有了孩子们的参与,气氛就更加的活跃。大的小孩不喜欢来这样的场合,都是几岁的孩子,有绕着大人转的,有找伴玩的……欧艺已备好气球、适合男孩女孩的各种玩具、花花绿绿的文具……应有尽有,也足够使他们安静些了。菜式方面,欧艺在晨会里就听取了大家的意见,每桌都有一半的菜是根据孩子的喜好准备的,既好吃好看,还是健康营养的食品。孩子们一到来,就每人送一串气球,一袋子的糖果,先把小人的心收买了,大人也欢喜,大家一直都笑得合不拢嘴。气氛温馨热闹。

  欧艺看到同事汪霖带来的不到三岁的女儿,喜欢得不得了。小姑娘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一眨一眨好像会说话,头上扎两个小辫,系着粉色的蝴蝶结。更难得的是表情也萝莉,说话奶声奶气,大家都围着逗她玩,看到那么多人围着她,她就更加的表情丰富了。欧艺一看到她就抱起来亲了又亲,投缘得很哪。旁边就有人逗小姑娘:“认了阿姨当干妈吧,阿姨那么喜欢你。”欧艺也说:“好不好啊?”小姑娘不吭气,瞪着个大眼睛。她妈妈也在旁边说:“好不好?”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摇摇头很认真地说:“不好。”大家又笑个不停。欧艺就亲了一下她,说:“宝宝真懂事呢,妈妈只能有一个哪。”

  下午六点多了,新的经理才到来,他是下班后匆匆赶到的,一起来的还有现任的督导和几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欧艺都算是元老了,请了他们再忙也要来捧场。

  经理在晚宴开始前就发表了讲话。他首先感谢了欧艺置办了那么丰富的年夜饭,和感谢各位家属对大家的工作的支持。然后就从今年的情况说起,说到明年的发展。一句话就是跟着公司的步伐走就有钱途。还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就是明年公司会对我们销售队伍规范和提升行业影响力的这个问题,要求大家做好准备,在新的机会面前要迅速发展,和公司的政策步调一致,就能争取到更多的资源……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经理讲完话,就和大家告辞了,因为还有别的部门的邀请,也是要到一下的。欧艺和大家极力要求他们吃点喝点再走,他们也就应了一下景,动了一下筷子吃几口菜,然后几个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别处去应酬了。

  这时,欧艺的团队的人才真正放松起来,大家热热闹闹地吃年夜饭。有才艺的同事就上台表演,唱歌的,讲笑话的,跳舞的,一波又一波。因为每个小组都事先通知必须有节目,所以一个接一个,就没冷场过。甚至有人临场发挥,即兴表演。节目就更多了。还加上不停的抽奖,有手机、小家电、小孩子的文具……欢声笑语把气氛推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潮。欧艺是心满意足了的。五万元的预算买足了笑声和快乐,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的。她也在和大家的举杯之中微醺了。不过,没有人敢像当年那样拼命灌酒给她喝。是她自己想喝,一桌一桌地轮番敬酒,秘书跟在后面给她倒酒。经过这些年的历练,欧艺的酒量可是大有长进了。

  散场的时候,欧艺站在大厅送一家一家的人离开。没有人的手是空的。几乎每个小朋友,她都抱一下,或者亲一下。有的小孩不认生,还主动跑过来要抱抱欧阿姨呢!她和助理、秘书还有几个主管留下清理了东西结完帐后,就叫她们先走了。她喝酒了,不能开车。她拿出电话,习惯性地拨了袁木的电话,叫袁木来接她。冷风一吹,哆嗦了一下,滚烫的身子起了一层鸡皮。她把外套裹紧点。她忘记自己和袁木已经离婚了,快两个月来她从没打他电话。现在被风吹清醒了一些。不过,在S市,她还能叫谁来帮忙带自己回家呢?

  袁木很快就到。他把欧艺带到了他现在的住处,也就是他们一开始的家。欧艺靠在沙发上,醉眼朦胧地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一时百感交集,加上刚才的那个气氛的落差,一下子承受不住,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袁木在沙发旁跪下来,紧紧地搂着她,把脸贴在她的头发上,眼眶也湿润了。

  好欧艺,发泄了一会,很快就止住了眼泪,把袁木推开,不管不顾地自己走到袁木的衣柜拿衣服,到洗手间洗澡去了。出来时穿着袁木的长长的浴衣,像一袭袍子。因为怕冷,又裹上一条毛毯。袁木给她一杯蜂蜜水,爱怜地帮她把头发拢在耳朵后。

  袁木说:“我回过那边的家去找你,可是你搬家了。”欧艺听了又想掉泪,但她还是忍住了。

  袁木接着说:“为什么那么快把房子卖了呢?你现在住在哪里?S市又没有别的亲人,我担心你。但我想以你的脾气,未必肯告诉我,所以我就不问。”

  袁木看她喝水。她把头几乎埋到杯子里去,好像渴了一辈子。喝完了她把杯子递给袁木,也没看袁木,就把头埋进衣领,一声不吭。袁木只能怜爱地看着她。这模样,任谁也我见尤怜啊。两人就那样无声地坐着。还是袁木说到床上去睡吧,欧艺才乖乖地站起来,走向卧室。袁木安顿了她躺下,自己洗刷完就去柜子里找被子,要到另一个房间去睡,欧艺小声地说:“就在这里陪我吧。”袁木是巴不得,一下就开心起来。把被子再放回衣柜,上床睡觉去了。两人现在反而都有点不习惯不自在。袁木把她散在枕头上的头发拢到后脑勺,亲了她的额头,又亲她脖子,手就在她的身体漫游……欧艺静静地躺着,一下子又觉得好不习惯。袁木就尽量地慢,尽量地慢。他伸出腿,慢慢地分开欧艺的腿,然后翻身上去,趴在她身上。欧艺久违的感觉一下又回来了,就开始伸出自己的手,摸着袁木结实的胸肌。袁木一进去,欧艺就好像打针时的反应,全身肌肉紧了一下。袁木动了几下,就把欧艺的腿抬得更高……两人就那样悄无声息进行着……

  第二天,欧艺醒来时已是中午,袁木早就起来在电脑旁工作了。袁木发现她起床了,就说:“正等你吃中饭呢。”两人就坐饭桌那边去,袁木买了热菜,煮了汤和饭,真是刚刚好的热气腾腾。欧艺现在完全清醒,但没什么胃口,只喝了一点汤,坐旁边看袁木吃。

  袁木边吃边说:“以后不要喝太多的酒。对身体不好。”

  欧艺就嗯了一下。一时就只有碗筷的声音。

  袁木又说:“是我不好,先对不起你。”

  欧艺就赶紧说:“是我不好,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停了好一会,袁木又说:“欧艺,做我的情人好不?我还爱你。”

  欧艺心里一阵潮涌。她心想袁木你想得真够好的。她很坚决很傲慢很优雅地吐出了一个字:“不!”就不再说话。

  她站起来,走到茶几旁,找到自己的手机、手包、笔记本电脑,再回房间换上自己的衣服,就对袁木说要到迎宾馆那里拿车。袁木抱住她,好一会才松手。看着她说:“有事还打电话给我。”欧艺就笑了一下,摸摸他的脸,说:“会的。早点结婚,早点生个孩子。”两人又伸出手指拉钩上吊。不过,欧艺走到外面的时候,看看温暖的阳光,心里清楚地知道自己再不会麻烦袁木了。经过今天,袁木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

  到晚上的时候,赵一山打电话来,就说几天没见,欧艺有没想他的话,欧艺听他口气,又和原来一样笑嘻嘻的,也放松了,就说:“周五的时候才吃完年夜饭,忙死了。”赵一山一听就在电话那头嚷嚷起来:“欧艺你不够意思,吃饭不叫我,我可是也是你们的一员呢!”欧艺说:“你不是每个月月底忙,年底忙的吗?我以为你忙死了,就没通知。”赵一山说:“看来还要把你的小秘搞掂才好,你是不记得我的啦!”两人又说说笑笑了一番。欧艺就问他公司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他说还要趁年底和客户联络一下,还要忙一段时间。欧艺就说是必要的,以后要小心提防些。大家就挂了电话。这边电话刚挂,那边李木华的电话就打进来了:“欧艺,打你好久电话了,煲电话粥哪?”欧艺就说是客户。李木华说:“我到市内了,陪我吃宵夜。”欧艺说好啊。他又说:“我去接你吧,你不用开车。”

  不多久,李木华的电话就到了。欧艺穿了一件深紫色的羽绒服,黑色的高筒靴,头带驼色的翻毛帽子就下楼了。李木华一见到她就高兴说:“你看我从家乡带了什么给你?你一定喜欢。”他打开车尾箱搬出一个不大的纸箱。欧艺打开一看,是家乡的蜜橘,一个个模样周正的蜜橘,黄橙橙的,在路灯的映照下还能看出反着光……欧艺喜不自禁,拿起一个也不怕冷,就剥开了皮,拿起一瓣放进嘴里,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真甜啊!”李木华把手伸到面前,帮她把橘子皮接住,她剥一块,他就接一块。欧艺看着他的手,低着头,小声地说:“谢谢!”欧艺就站那贪婪地吃了一个还要再吃一个。李木华说:“不能再多吃了。上车我们先去游车河!我还是不那么熟悉S市呢。”

  欧艺好久没那么用心地欣赏环城大道的灯光美景了,快过年了,城市也在装扮,LED的显示屏、灯饰闪烁在街道的两旁,两旁路灯的灯柱上挂了大大的灯笼。远处射向天空的五颜六色的光柱,更是使夜空多了几分妖媚的色彩。欧艺就感叹,好久没好好看看风景了!光顾着忙,一点趣味都没有了。她一边看,还一边像小孩一样偶尔“哇”一下。李木华就说:“你看归看哪,我可是不熟悉道路的,记得指点啊。”欧艺说好啊。两人尽挑开阔的环市道路来走,因为天冷的原因,才十点多的道路车也不太多!

  慢慢开回到市中心,两人就找地方吃宵夜,李木华就说上次去的那个茶餐厅也不错,他喜欢广东菜。欧艺就说好,指点他车该开上哪条路,结果开了一段路后,才发现错了。两人就笑,欧艺抱歉的说:“我光顾着看风景了,害你多走路。”李木华就说:“没关系,反正我们就是乱逛,多走就熟悉了,以后不会错。”

  两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笑,欧艺觉得很快乐。一种久违了的单纯的快乐洋溢了她的心。李木华说他今晚刚到S市。欧艺故意夸张地头看他的鞋子,还真的干干净净。李木华意识到她在看鞋子,就说:“真笨死了,我要骗你我不会换鞋子才出来呀。”欧艺哈哈大笑,旁边的人侧目。她赶紧把声音收低了。

  两人吃完饭下来,走到停车的地方,欧艺说想上厕所,李木华问要不要陪?欧艺说不要。她就自己往停车场的厕所那边走。路灯昏暗,还是觉得有点害怕。她快进快出,当她一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李木华刚一转身,装作不是跟她过来的样子,正看远处。欧艺心里一暖乎,一颗心就温软了。还是在从小长大的伙伴面前自在哪。

  把欧艺送到楼下,李木华就要回那边的酒店。欧艺说:“太晚了,何不在附近找个酒店住一晚才走?”李木华就说不必,开一百多公里一小时就到。他对欧艺说:“我这次过来看工地,过两天就回去。下次来再看你。你要乖乖的照顾自己。”欧艺就说好。李木华开车走了,欧艺看到他走远了,才提起蜜橘走进电梯。不过心里就有点恋恋不舍的。

  晚上,欧艺还是做了那个梦,还是在那个温暖舒适的臂弯里,她一阵心悸,就醒了。醒来后,想到就因为李木华在同学聚会上的那么一拥,就已经在她的梦中出现了三次,难道是袁木结婚那么多年没让她有过那么安全和温暖的感觉吗?她想着想着就那样流出了眼泪,不一会,枕套上就湿了一片,摸上去冰凉……

  星期一,赵一山又来开会了,他刚好赶上大家分享年夜饭时拍下的照片,每一桌,每一个家庭……一张张洋溢着快乐的笑脸真的好有感染力啊!赵一山也被感染到了,笑得很灿烂,仿佛他也有参加似的。

  晨会后,他走到秘书台,对小秘笑嘻嘻地说:“小乔,以后有集体活动记得通知我,我请你吃饭。要不记得,我罚你请我吃饭。”秘书笑了一下,又看一眼站旁边还没走开的欧艺,欧艺轻轻点点头。秘书就说:“先请我吃了饭我才记得通知的,要不吃这一顿补一下脑子,我会比较健忘。”大家就笑了。欧艺吩咐秘书几句工作上的事,就走回办公室,赵一山也跟上,一到办公室就和欧艺说:“我真的现在对你是又爱又敬,我的公司也要搞这样的活动!你怎么就有那么多的想法?真是太好了!”欧艺就说:“气氛好很多。”赵一山说:“我的公司也要调整一下,欧艺,太谢谢你了,你给我灵感。”说完就告辞了,一边走还一边扭着头对欧艺说还要给那个开溜的员工去擦屁股呢!欧艺就哈哈大笑。欧艺就想,每次看到赵一山几没烦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