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老道长突然拜访赵老太爷之后的第三天,赵家进山狩猎的队伍回来了。

  不过,去的时候是五个人,回来却只有四个人;其中一个人的脚还崴了,是被其他人轮流背回来的;而带队前往的赵岳武不知什么原因没有一起回来。

  传出来的消息是赵岳武一行人在进山狩猎时,遭遇了野兽袭击;赵岳武为了引开追袭的野兽独自冲了出去,和队伍失散了;余下的四人在等待两天之后无果,只好回镇子求救。

  老太爷得知这个消息后,当场昏倒;醒来之后大发雷霆,将这四个人也关了禁闭。

  不过老太爷醒来之后便下不了床,精气神也都不济了;整天浑浑噩噩的似乎脑子都不太清楚了;身体状况那是每况愈下,一天比一天差。

  道观的陈道长倒是每天过去探视老太爷,出门的时候也总是眉头紧锁,忧虑之色甚重,可见,老太爷这次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了。

  四个长老临时挑起了族务的担子,下命令要求赵氏族人赶制绳索。

  赵岳武的妻子——三婶在老太爷召见之后,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只是要么整天躲在家里不见人,要么就在老太爷的居处伺候老太爷,整天一言不发心事重重的样子。

  同时,前段时间挺出风头的,赵家那个十岁大的孩子赵毅,也好久没有出现过了,据说老太爷余怒未消,还在关着禁闭。

  这一切落在有心人耳里,也没太多的反应,只不过几声冷笑后加了一声叹息。

  ……

  但是没有人知道,在狩猎队回来的第三天,天还没亮,被关了禁闭的四叔,从老太爷居处的后边悄悄摸进了山;绕了一圈之后又踏上了原先进山的那条道。

  午饭后,道长和云瑶去了赵老太爷家。

  申时刚到,三叔回来了!

  三叔一进镇子,众人都以为三叔会直接回家或者去老太爷那里报个平安。

  谁知道,三叔进了镇子却直接向王氏家族居住的区域走去,谁打招呼都不理,黑了个脸,很是不善样子,分明是要去找什么人的晦气。

  很快,便有一群闲汉和孩子跟在三叔的后面去看热闹。

  果不其然,三叔直接便来到了王豹家门口,一言不发,“咣”地一脚踹开了门,大喝道:“王豹,滚出来!”

  王家俊王家豪两兄弟不在家,王豹的婆娘倒是应声出来了,怯怯的问道:“赵家叔叔,你这是要干啥?”

  三叔一看是王豹的老婆,喝道:“王豹呢?让王豹死出来,老子要砍死他!”

  那婆娘怯怯的说道:“王豹月初就出去了,一直没回过家。”

  三叔往地上啐了一口,说道:“不关你这女人的事,我就是找王豹。他~奶奶~的!躲起来就有用了?我看他能躲到几时。”

  说完,转过身骂骂咧咧的走了,看着三叔蛮不讲理,一副不要惹我的样子,跟在后面的人纷纷让路。

  三叔找王豹麻烦的事很快便传到了王老太爷的耳朵里,王老太爷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骂了一句:“白痴!”便置之不理了。

  没有人知道,就在三叔去王豹家闹事的同时,有三个人悄悄的从老太爷居处的后山下来,进了宅子。

  这三个人自然便是四叔、赵耀武和赵毅父子。

  赵耀武一进宅子,高超犀利的身手立马便展现了出来,三两步便窜到了前一进宅子的后门处;脚尖轻点,便过了门来到后一进宅子中。

  这会儿,赵毅后脚才刚刚从大门门槛上迈过来呢,看老爹此刻施展的风一般的身手,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四叔看了,忍不住笑了笑,转身关上大门。

  柳氏荆钗布裙,娥眉淡扫,头上挽一个清爽简单的发髻,一绺青丝自左耳处绕肩而下,顺服的贴于胸前,一只手指正不停地绕着发稍;正站在后进宅子的中堂之前,美丽秀气的眼睛望着前进宅子的后门,满脸是焦急期盼的神色。

  见有人从前面进来,柳氏一看,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泪水,滴溜溜直打滚。

  赵耀武一进后院,一眼便看见了站在台阶下的柳氏,顿时止住了脚步,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只是定定的看着柳氏,再也错不开眼了。

  “耀武哥……”柳氏轻声唤道;眨了眨眼,有泪水自眼眶内滑落而下,如珍如珠,晶莹剔透。

  听着这一身呼唤,赵耀武恍若五雷轰顶,全身都麻了。

  恍惚间便似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清晨,柳氏也是这样一身荆钗布裙,随意的居家发髻;站在自家柴门之下,一手牵着孩子,一手对着频频回头的他挥手唤道:“耀武哥,自己要小心些,早点回来,眉儿在家等着你……”

  ……

  赵耀武的眼里瞬间布满泪水,对着模糊的人影轻声应道:“哎……”

  张开双手,向柳氏跑去,一边跑一边轻声唤道:“眉儿,我的眉儿……”

  柳氏也是往前跑了两步,忘情地扑入赵耀武的怀里,将头埋在赵耀武的胸前,不停地抽泣。

  赵耀武紧拥着柳氏,轻抚着柳氏顺滑的秀发,嗅着秀发的清香,虎泪颗颗落下,喃喃地说道:“眉儿,可苦了你了。”

  老太爷和道长坐在后宅的中堂之内,看着这一幕,只是捋着胡子轻轻叹气,脸上是欣慰的笑容。

  云瑶和思雨也在堂上;思雨很是不明白,为什么小毅妈妈和那个男的抱在一起哭,自己的娘也是眼睛红红的好像要哭的样子。

  三婶站在堂上,也是脸上挂着笑,只是时不时的伸手抹下眼泪。

  过了好长时间,站在后面的四叔觉得应该提醒二哥一下,该拜见老太爷了,可是看二哥二婶这么忘情的样子,觉着自己提醒不太合适。

  看堂内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打扰这一对久别重逢的小夫妻的意思,于是便用手捅捅赵毅。

  四叔看赵毅疑惑的看向他,便对赵毅使了个眼神。

  赵毅看懂了四叔的意思之后,脖子一梗,仰头望天,不再搭理他了。

  ……

  忘情相拥许久,柳氏首先清醒过来,轻轻推了丈夫一把;赵耀武也清醒过来,抬眼看看堂上诸人,咧着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柳氏看见丈夫的衣服前襟几乎都被自己的眼泪打湿了,羞得满脸绯红,贝齿紧咬着嘴唇,低着头,走到三婶身后去了。

  三婶笑着牵住了柳氏的手,轻轻地拍了拍。

  赵耀武大步上堂,在老太爷面前推金山倒玉柱,轰然下拜。

  老太爷欣慰地看着自己这个失踪五年的孙子,连声说道:“快起来!快起来!这些年,你可是受苦啦!”说着,便站起身来要扶。

  赵耀武哪里肯,“嘭!嘭!嘭!”连磕三个响头,嘴里大声道:“不孝孙子让爷爷担心了!”

  这三个头一磕,再一听赵耀武的话,老太爷那也是老泪横流啊。

  招呼着四叔过来一起将赵耀武扶起来,老太爷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一边点头一边说道:“比当年壮实多了,也沉稳多了啊。”

  当下赵耀武又谢过道长和云瑶,然后方才落座。

  此时,三叔也进来了。

  老太爷问三叔道:“怎么样?”

  三叔咧着嘴嘿嘿一笑,说道:“这耍横还是蛮有意思的。”

  说的大家都是一笑。

  老太爷又看向赵耀武道:“我和道长的安排,承志都已经和你说过了吧,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赵耀武点点头,说道:“孙子知道了,一切听从爷爷的安排。对了,孙子从那沟里带了些东西回来,孝敬爷爷和族里的长辈呢。”

  说着,从那个大包裹内将装着的湖珠、山参、灵芝的袋子,一袋一袋的提了出来,然后将空包裹往边上一丢。

  柳氏正难为情着呢,而且看那包裹挺结实,只是脏兮兮的,丢在一边挺难看,便提起那包裹,说道:“我拿后院去先浸浸水,这包裹洗洗还能用呢。”

  说着,提着包裹往后院去了,来到后院的水沟处,柳氏将包裹口朝下,抓着着两个袋角使劲的抖了抖;一些碎石、碎泥、碎叶什么的就纷纷往外掉。

  只听见“噗通”一声,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一团掉进了水沟,看样子像是一块黑泥。

  柳氏嗔了一声:“这爷俩真是不爱干净,连泥土都往包里装。”说着,自是将包裹浸入水中,准备待明日浸透之后再做清洗了。

  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掉入水沟之后,浮浮沉沉,被水带着往镇子中间的池塘流去,快要流入池塘的时候,这团东西忽然张开了翅膀,赫然便是那只小蝙蝠。

  随着翅膀一会儿张开,一会儿合拢,蝙蝠在水沟中翻翻滚滚,不一会儿便靠住了边,不再往下流了。靠了一会儿之后,又慢慢慢慢地爬上了岸,爬到岸边草丛之后,便不再动弹了。

  老太爷翻看着赵耀武从沟里带回来的东西,啧啧赞叹不已,这些玩意外面不是没有,难得的是这些东西的年份,几乎都是百年、几百年的呢。

  道长对这些东西倒是没什么兴趣,却指指赵耀武的脚边说道:“耀武啊,你把你那东西给我瞧瞧。”

  赵耀武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从沟里带上来的那根黑乎乎的三尺空心短棒,便将短棒双手递给了道长,赵毅也很是好奇,凑过去看。

  道长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递给云瑶,云瑶看了看说道:“灵性已失,你我无用。”道长点点头,说道:“我们虽然不合用,可是他父子二人却是合用的。”

  便对赵耀武说道:“耀武啊,你这根东西哪里来的?”

  赵耀武说道:“这根东西是在天沟里面拣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总之很坚硬,什么东西都砸不断它,我看着喜欢,就捡回来了。”

  道长点点头,问道:“你在捡到这东西的附近有没有发现还有类似的东西?”

  见道长问的郑重,赵耀武仔细地想了想,说道:“这根棒子是在狼窝里捡到的,边上没有见过相类似的东西。”又想了想,说道:“道长,这跟东西您是不是有用?有用的话就送于道长您了。”

  道长摇摇头说道:“这东西我没用,倒是你很快就能用到了。”

  赵耀武奇怪地问道:“我用?这东西实在太轻了,用起来一点不趁手呢。”

  道长看着赵耀武,呵呵笑道:“我看你只差一步,便入先天了吧?”

  此话一出,除了道长和云瑶之外,全都愣住了。

  先天,那是一个什么境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先天便是非人,拥有非人的能力。

  到了这个境界,寿命绵长不说,单论其武勇便是非常人所能力敌的了;举手投足间便有莫大威力,在各个国家均是国宝级的人物,或为供奉,或为王侯,或为国师,莫不地位尊崇、万人景仰。

  这是练武者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老太爷活了偌大岁数,还从未见过先天高手呢,即便放眼整个春江府,整个大周朝,又哪里有先天高手?

  如果赵耀武能够步入先天之境,这赵氏的兴盛还用愁吗?

  赵耀武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也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只差一步就到先天,我只知道我将族武四方神拳的其他三路的修习方法恢复之后,森林里的那些野兽就没有我的对手了。

  今年我也试过攀崖而出,只是关键时刻总差了那么一点;本来,我想着过个几年,将族武融会贯通,修炼到大成之后,便能从天沟里上来了。”

  这番话一说出来,更是震撼了。

  要说赵耀武一人入先天,那到底就只一个人而已,但是恢复四方神拳的修习方法,这就是给赵氏族人找到了一条可以通向先天的道路啊。

  而且赵耀武还这般年轻,今年才二十八呢,赵氏的前途,真的是无量了!

  还是道长打破了寂静,对赵耀武说道:“你现在内劲应该能透体了吧?”

  赵耀武点点头,道长说道:“呶,你像我这样,双手持着这根棒子,空心口朝上,向短棒内关注内劲看看。”

  赵耀武依言拿过短棒,一手下一手上,凝神静气,默默灌注内劲。

  随着内劲的灌注,棒子空心的一头,一道白光闪耀而出,长有三尺,便如一把光剑一般。

  赵毅一看这把光剑,心里头一突,便晃过四个字:星球大战!

  光剑成形的时间不长,显然是因为赵耀武还未能到达先天境界的缘故,不过这已经足够在众人心中引发滔天骇浪了。

  道长看光剑消失,笑着说道:“你若入了先天,内劲转化为真气,这个东西便能将你的真气转变成刚才这个摸样,修为越高,时间越长。”

  赵耀武咧着个嘴嘿嘿直乐,问道:“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啊?”

  道长说道:“你不要管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只要知道,这东西在你入先天之后,便可作为你随身灵器便可。”

  赵耀武看道长不肯说,便知道或许其中有什么忌讳,便不再多问。

  这时,三婶进来说道:“可以吃晚饭了。”

  当下,大家各自入座,一时间晚宴之上欢声笑语不断,宾主尽欢。

  饭毕,道长和云瑶便要告辞;赵毅眼珠子转了转,便提出要跟道长到道观住几天;赵耀武和柳氏虽然不舍,但道长和老太爷却是同意了,便也不好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