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哟,我怎么敢要‘灵鹫堂’的当家亲自赔罪啊。”苗佛苓阴阳怪气地说道,“是我家鱼鱼运气不好,活该被人当靶子打。”

  “大当家言重了,”慕容谨赔着笑脸说道,“是我那不懂事的儿子犯了事,应当受到责罚。”

  说到这里,慕容谨瞪向了跪在地上的男子,训斥道:“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向你非鱼妹妹道歉!”

  “哦。”慕容澈呆滞地点了点头,膝盖着地,朝前跪行了几步,“走”到冷非鱼面前,“非鱼,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了?”一直没有发话的君不诈唧唧歪歪地哼了一声,“鱼鱼是我儿媳妇,现在受了伤,你一句‘对不起’就想完事?‘灵鹫堂’什么时候这么有能耐了?”

  慕容谨还未想好怎么答话,一边的百里锁便抿嘴轻笑,端起面前的茶杯,吹了两下上面浮着的茶叶,语气幽幽地说道:“十三啊,我们都老了,你们年轻人便觉得我们握不住手里的东西了,嫌我们老古董,占着位置,挡住了你们发财的路。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可是啊,你们也别忘了,我们现在的权利和财富,是当年一刀刀豁出去砍回来的,人老了,身边什么都没有,便会把这些东西看得极重,拼了命地抓住自己仅有的东西。所以,别以为我们老了,等着下棺材就没了当年的煞气,我们拿刀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百里锁阴阳怪气地说着莫名其妙,又似有所指的话,听得慕容谨心里一惊一乍,眼角瞟到慕容澈苦巴巴地看着自己,心里憋屈的火立刻蹿了上来,一脚蹬向慕容澈,嘴里骂道:“你这个孽障,终于闯祸了吧,不把你老子气死,你心里很不舒服是不是?”

  慕容澈吃痛地抽了几口气,跪在地上任凭慕容谨踢在自己身上,咬着牙不敢吭声。他知道不给这几人一个交代,不仅他无法脱身,他父亲也会被带下水。三大门派虽然彼此之间有化解不了的矛盾,但在对付外敌上,他们却出奇地团结。

  冷非鱼看不下去了,任着这几个无事瞎折腾的老家伙继续下去,事情将被带离原本的轨道,谁知道他们会弄出什么事端。

  想了想,她怯生生地拉了拉君无瑕的衣袖,不明所以地问道:“无瑕,他们不是要问幕后主使吗?”

  君无瑕笑着点了点头,回答道:“他们很久没有威胁别人了,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废话是多了点。”

  见冷非鱼额角抽搐的模样,君无瑕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子,然后才对冷辰旭说道:“爸,还有一个……”

  冷辰旭几声戏谑的冷哼让慕容谨哭笑不得,只得将矛头再次转向自己的儿子,恶狠狠地对慕容澈说道:“最好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否则……”

  慕容澈忙不迭地点头,将赵铃如何怂恿自己,两人如何配合,想制造一场意外置冷非鱼于死地。最后一再强调,他并不知道赵铃要对付的是三大帮派,自己只是无辜的受害者,并信誓旦旦地说以后绝对不会再与赵铃同流合污。

  他越往下说,慕容谨的心越沉,好不容易等他期期艾艾地哭诉完,慕容谨睨着眼角,偷偷瞅着那几人的脸色,等着他们发话。

  却不想苗佛苓一把抓过冷非鱼,端着她的小脸看了又看,“鱼鱼,无瑕帮你上了药吧,疼不疼。”

  冷非鱼还没来得及摇头,苗佛苓就继续说道:“女孩子这张脸是最重要的,关系着她大半生的幸福。男人就是这样,总喜欢看漂亮的,要是留下疤痕什么的……”

  君无瑕还未坚定地表明自己的决心,苗佛苓便转过目光,有意无意地瞟向慕容谨。

  慕容谨大悟,慌忙说道:“这事是犬子的错,我一定负责,鱼鱼的药费、调理费、营养费,总之所有的费用我出。”

  慕容谨边说边掏出支票本,想了想,在写下了第一个数字后,在后面画了六个零,笑眯眯地递到冷非鱼手里,“鱼鱼,这是伯伯给你的,你先花着,不够说一声。”

  冷非鱼没有丝毫迟疑地接了过去。

  这群老家伙果然坑、蒙、拐、骗连带偷,一点也不手软。

  讹了慕容谨一笔之后,众人也不再为难慕容澈,两人走远之后,姜羽艳轻轻关上了房门。

  “鱼鱼,还痛不痛?”

  没想到这个时候关心冷非鱼的竟然是先前一直缩在墙角的申洪珊。

  冷非鱼面无表情地了她一眼,没打算回答。

  申亦打着圆场走了过来,对冷辰旭说道:“大当家,你的意思……”

  “我记得赵拓好像在五花银行开了保险柜来着?”冷辰旭答非所问,看着百里锁。

  “是有一个,他的珍藏都在里面。”百里锁晃了晃手里的茶杯,吸着淡淡的茶清香,轻飘飘地说道。

  苗佛苓意味不明白地哼了一声,“这件事我们自己动手。”

  论“盗”,“千手佛”的能力远不及“双子门”,更何况是要对付C市安保系统最高级的五花银行。不过苗佛苓心里因为对百里锁有气,不愿在这件事上求人,即使是上刀山下火海,她也准备硬闯。

  “那到是,”百里锁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笑眯眯地看着她,“我‘双子门’那点伎俩怎么会入苗当家的眼,这点小事难不倒‘千手佛’的人,那180个罗汉可不是吃素的。”

  苗佛苓愤恨地咬牙,180罗汉名声响亮,那是因为他们制假的能力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与偷盗无关,百里锁的这番话不过是在看她的笑话,打她的脸。

  “百里锁,你……”

  “苓苓,”冷辰旭叫住了正欲发飙的苗佛苓,回头对君无瑕说道,“无瑕,你带鱼鱼回房间,晚饭自己叫客房服务,早点休息。还有,记得,鱼鱼脸上的伤口不能沾水。”

  君无瑕点头应下,带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冷非鱼回到房间,叫了客房服务,点了几道冷非鱼喜欢的菜。

  没想到冷非鱼吃过之后竟然吐了,吓得君无瑕手忙脚乱,扶着她躺在床上,打电话叫来了酒店的医生,又叫花秋把苗佛苓请了过来。

  “鱼鱼,”苗佛苓一进房间就直奔床边,用手探了探冷非鱼的额头,指尖灼热的温度让她心里一紧,对君无瑕说道,“医生什么时候过来?”

  “已经叫了,正在路上。”

  苗佛苓点头,神色凝重地看着冷非鱼,“都叫你中午别吃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了,你偏不听,一定要把我急死,你才罢休!”

  苗佛苓嗔怪的语气让她整个人显得异常犀利,冷非鱼朝被子里缩了缩,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见状,苗佛苓无奈地叹了口气,对姜羽艳说道:“你和姜光梓去雨林把我们的帐篷都收起来吧,看现在这个情况,我们还是住酒店好了。”

  “不行。”

  冷非鱼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先前因为猎场发生的事,众人押着慕容澈临时住进了这家酒店,如果现在因为她身体的原因未来7天都混在这里的话,那不是白来一趟?

  她好不容易才有机会“露营”,回味当初任务时的那种感觉,连帐篷都搭好了,不进去住几晚,她怎能甘心?

  不过一向疼爱她的苗佛苓这次却没有让步,两人僵持间,酒店的医生提着药箱进来了。

  仔细做了一番检查之后,他对众人说道:“有点发烧,吃了退烧药就没事了。”

  放下温度计,他对冷非鱼说道:“你对药物过敏吗?”

  见冷非鱼摇头,医生接着说道:“我先给你开几副退烧的药,过了今晚就没事了。虽然最近天气不错,但还是尽量少下海,我看你舌苔白苔很重,说明你体内有寒气,注意保暖,凉水也别喝。”

  他一边嘱咐冷非鱼,一边利索地从药箱里拿出几种药,按照剂量分别包好。

  送走医生,苗佛苓对花秋说道:“去把我们的东西拿来,里面有药。”

  说完,她面无表情地环视了众人一眼,阴鸷的目光轻飘飘地扫过申洪珊,最后看着冷非鱼说道:“无瑕,你叫人到租赁店那里多租几床毛毯,如果有取暖器,把取暖器也租上,晚上别让鱼鱼冻着。”

  君无瑕忙不迭地应下,冲莫曹使了个眼色,走到床边将冷非鱼揽在怀里。

  因为发烧的缘故,冷非鱼白皙的小脸红扑扑的,像晕染出来的水粉,只是那带着灼热的气息拂在他的手背上,如同炙烤在他心里。

  紧了紧揽着冷非鱼的手,君无瑕漆黑眸子一片清澈,微微曲起手指,嘴角邪恶上扬。

  众人回到雨林,冷非鱼吃了药后就睡下了,几个当家聚在一起神色凝重地说着什么。君无瑕在她身边守了一会,见她睡地安稳,起身,走出了帐篷。

  朝几个当家那边瞅了一眼,他冲欲跟上来的莫曹摇了摇头,自己一个人慢悠悠地朝雨林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