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六章顿开茅塞

  妹妹输了钱已几天几夜没吃没睡,往家走时,妹妹饿得发慌再也支持不住,她拉住哥哥找饭店,哥哥扬了扬钱包说:“钱不多了。”他们进了一家点心店,哥哥要了三碗阳春面,妹妹执意要一笼小笼馍头,老张也依了她。妹妹狼吞虎咽吃着面,吃了一碗又一碗,如抢庚饭。哥哥睃睁,懵然,心想,这吃相比乞丐还低下,一赌什么都变了。吃着,妹妹一个喷嚏,嘴中的也喷了出来,喷到哥哥身上,她的筷子也掉到地上……哥哥忙拾起筷子,妹妹拿过餐巾纸为哥哥擦着,擦好后,妹妹吃小笼包子时,一口咬下去,她没有吸尽计,小笼包子中的卤汁溅在自己胸脯衣服上,老张暗好笑,忙打破僵局边吃边语重心长说:“赌博是毁自己挑别人害亲人,你自己毁了难道还要我跟在你屁股后面转。”话实笃笃,一针见血,妹妹有所触动,她想,我不能被妖魔吞噬了良心啊!哥哥给我还赌债,这是爱的呼唤!这是亲人的一腔热血!这是惊我的魂!她望着满腔热情,诚心诚意如一尊菩萨的哥哥心中隐隐作痛。她自己嘱咐自己,不能再明知明犯,干傻事害亲哥哥!

  吃好后老张用一角一角的零钱付着帐,几十双眼睛刷地射向他,讽刺挖苦:“这一定是乞讨来的钱。”他有些不自在,一点还差六角,袋底摸穿也没有,射向她的目光如针扎着心,他涨红了脸,如被逮住的小偷,这没钱的滋味?他差点要哭出来。他打了招呼又招呼,老板挖苦顶撞:“屎壳螂爬上铁轨,冒充大铆钉,老不死,行乞来的钱也要请客吃小笼包子,取悦女人,调情,为什么不多跑几家,多讨乞些再讨好女人?”又说:“一分不能少,快到顾客中去乞讨。”老张再也忍受不了,他生平从没遭过这种辱,他想辩驳,反击,可自己毕竟理亏,只能忍受;他想开溜,可没这个胆量。四下瞧瞧没有熟人借钱,他灵机一动,忙摘下手上的上海牌手表,说:“男子汉大丈夫,我是一时不便,我不会少你一分钱,这手表市面上已买不到,已属于古董,我把这手表押在你这里,明天拿十元钱(加上高利息)来赎。”老板见宝颜开,一喜忙接过,连声说,好,好。老张这才拉着妹妹,大大方方,理实气壮往外走。妹妹一阵凄惨,哥呀,为了给我还赌债受这罪,遭这辱,她更难堪,她用手腻着眼泪遮着脸随着哥哥跨出了门。

  太阳露着笑脸,微风轻拂,金秋十月,天气特别宜人。俩人不紧不慢地走着,

  路上见到一个中年男人被人围着打,惨不忍睹。俩人也去看热闹。老张问旁边的一个人:“光天化日打人,为什么没人劝,没人报警?”旁边的人告诉他,“被打的是一个叫`活受罪'的赌徒,亲戚乡邻或多或少借给他钱,可他只借不还,还生三只手,拿了乡邻亲戚的好东西去变钱赌,人们已对他恨之入骨;家中只有一个已退休的老娘,也给他一次一次还赌债,他还偷了家中的东西去变钱赌,更是对他恨之入骨,也无能力再去管他;更可恨的是自己没钱赌,他还在赌场中借了`水钱'(高利贷)赌……人们对赌徒深恶痛疾,嫉恶如仇,谁还肯去劝啊,更不会报警。”旁边还有人附和:“真是摘了帽子没了脑子,该揍!让他尝尝借高利贷赌的滋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嗜赌就成鬼,赌鬼,挨打也活该!”有了舆论支持那帮打手越打越狠,竟打得那赌徒遍身鳞伤,鲜血淋淋。赌徒活受罪服服帖帖忍受,对打手磕头作揖,低声下气求:“求求你们手下留情,再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还,一定还!”领头的厉声责问:“还不出怎么办?……”赌徒活受罪唯唯诺诺:“三天后还不出我就给老板做牛作马,以身抵债,抵高利盘剥,下矿井挖煤,当老板的奴隶,或摘我的人体器官……”

  “赌徒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赌徒是破鼓任人敲;一赌就失去了人格尊严,一赌就众叛亲离,一赌就失去了法律的保护,一赌就混淆视线,是非不清,一赌就成了下三烂……”哥哥提高了嗓门,是故意说给妹妹听。妹妹已站立不稳,脸如白灰,浑身痉孪,她蹲到在地上,掩面而泣。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前车之鉴妹妹已尽收眼底,是人总会洗心革面了吧?天助我矣。老张这样想。哥哥本想发大火,本想一顿训斥,本想循循善诱,有了这活生生的反面教材,不需再说什么,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要成人就迷途知返,戒赌!”

  妹妹的心如被人揪住了一样,她顿开茅塞:戒赌!跳出火坑才是理!老张要急着赶回菜场,俩人也就分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