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对,这个时候,应该要用手使劲压,用手指用力拉,用力!看角就出来了!”沈野逸实在是看不下去,决定上手教教这个笨徒儿。

  “啊!!终于叠出来了,天啊。我可以睡觉去了。”唐皖兴奋地欢呼着,但是她忘了1件事情,这被子可不是她自己独立叠好的,可是沈野逸伸手帮忙叠好的。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扫了一眼唐皖叠的被子,就挥了挥手,让唐皖去睡觉了。

  此时此刻,宿舍楼前就只剩下沈野逸和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了。沈野逸迈着正步向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走来。

  “编号X107,郑家威。”沈野逸用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郑家威)非常熟悉的声音喊道。郑家威听到沈野逸的声音先是一颤,然后很激动的抓住沈野逸的肩膀。

  “你,你是克劳塞维茨?!”郑家威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不经过大脑就说出的这句话,但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眼前原本清瘦的1米7左右的黑眼睛黄皮肤的沈野逸,突然变成1米8几的身高,金色的短发,碧色的双眸,双眸中有着一种叫做坚毅的光芒的克劳塞维茨!而且他身上穿的那身灰色笔直的军装,和挂在衣领上的铁十字勋章,正是自己第一次在德国第七装甲师,第66装甲营时见到克劳塞维茨的装扮。可是克劳塞维茨在指挥作战时为了掩护自己,被盟军狙击手渗透,击中肾脏导致当场死亡了啊,当时克劳塞维茨才42岁。他怎么可能是刚刚的那个小男孩呢?!郑家威诧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还不等他去问,沈野逸就开始解释了。

  “郑家威,你此时此刻的表现,让我很满意。其实可以说我是克劳塞维茨,也可以说我不是克劳塞维茨。怎么这么说呢,因为我的真实名字是李世民,唐朝第二位皇帝,你应该很熟悉我吧,我已经1000多岁了。而你现在看到的一切,只是我用仙术弄出来的小玩意而已。”沈野逸又将自己变成自己李世民的模样,身穿一身明黄色对襟、阔袖便服衫。他(唐太宗)捋了捋胡须,看着郑家威说道。

  “你,你到底是谁?”郑家威下意识的向后少了一步,但是出于军人的无畏鬼神精神,他又向前迈了一大步,站在沈野逸的面前问道。

  “我是唐太宗,也是克劳塞维茨,也是沈野逸。洞宫山灵隐观第9代玄安真人座下大弟子的夜勋,我是个修真者。”沈野逸又将自己变成自己实际的模样。银色的长发用一根血色玉质的发簪束起,额头上有个金色的火焰印记,冷俊的双眸,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嘴唇。身着黑色的华服,上面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飞龙图案。骑着帝皇腾空而起。郑家威看着此时沈野逸彻底惊叹了,沈野逸从克劳塞维茨变成了李世民,又从李世民变成了此时这个让他看不懂的神秘人夜勋。他到底是谁?!郑家威突然被沈野逸拽上了帝皇,当他穿梭在云层的时候,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又突然觉得身旁的沈野逸真的应该是个拥有神奇力量的人?不对,应该他是修真者。而这个修真者,肯定能让自己一展心中的宏图大志的。

  “你愿意帮我吗?”沈野逸问道。

  “帮你?帮你什么?”郑家威很奇怪的问道。他不懂,眼前的沈野逸已经拥有这么神奇的力量了,他还需要自己的帮忙吗?

  “我要你加入银河系联盟,帮我把联盟里外一些不和谐的声音都灭掉。”两束金色的光芒从沈野逸的眼睛里射出,照射在郑家威的额头上。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郑家威像着了魔一样机械的回答道。随后,沈野逸眼睛里的射出的的光芒,不断地聚集在郑家威的额头上,聚集着,聚集着。郑家威突然觉得自己的额头像是被植入了某种拥有精气力的东西一样,全身充满了力量。

  “我刚在你的额头上植入了我们银河系联盟独有的晶片,这张晶片可以让你拥有用不完的精力,并且拥有了这张晶片就等于你达到了修真的元婴期。而且这张晶片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只有银河系联盟里3个核心人物拥有。”这可是沈野逸在这1000多年的修行中研究出来的,最新科研成果啊。原本她也想给唐皖一枚来着,可是唐皖她......沈野逸一想到那个总是爱傻乎乎笑得唐皖,就有一种想要揉捏她肉呼呼小脸的想法。这么可爱的小不点还是让她在自己圈子里蹦跶吧。不过她倒是挺适合在银河系联盟的资金部点钞玩,沈野逸一想到唐皖看到钞票就喜欢乐滋滋的数着玩的拜金模样,就觉得特别有趣,有趣的连沈野逸他自己的嘴角什么时候上扬的,他都不知道。

  接下来的几天军训,唐皖觉得出奇了的顺利。在她觉得累的时候,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的就会像事先和自己商量好的一样,就宣布休息,然后在自己感觉休息的差不多的时候,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就会宣布集合开始训练。而且叠被的时候,自己明明叠的还是有些像泡的肿起来的豆腐块,可是回来休息的时候,自己的被子就会变得像个新鲜出炉的呈线平角直的豆腐块状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沈野逸在帮自己吗?不对啊,沈野逸也没有时间去叠啊。这到底是谁在帮自己啊?唐皖迷茫了。

  军训终于结束了,坐在离开部队的客车上的时候,唐皖打开车窗,看着逐渐向后撤退的部队驻扎区,她觉得在部队生活的这10天,虽然很辛苦,但是却很开心。教官,也就是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对A班学生要求虽然严格到了变态的程度,但是就是因为这次严格的军训,她觉得班级体的集体责任感以及班级凝聚力更加的强了。

  “天啊,我都晒黑了,可恶的军训。”唐皖看着镜子中被太阳晒得面目全非的自己,一脸幽怨的对江妮娜抱怨道。唐皖又看了看依旧皮肤白皙滑嫩的江妮娜,她突然也想有个超级有钱的老妈,这样她就可以想不军训就不军训,随便拿出一张紫外线过敏的市级医院的病例,就可以在炎炎夏日别人都军训的时候,坐在休息厅了,喝着冷饮,吃了零食,看着杂志了。哎,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妞,你啥时变了品种了。”江妮娜刚想说话,就被刚好走过来的沈野逸抢了白。沈野逸坐在唐皖的旁边,从唐婉手里的水果袋里拿了一个大枣,扔到自己的嘴里,调侃的看着唐皖。

  “变品种?”唐皖刚刚还不怎么明白沈野逸在说什么呢,但是看到强忍着笑意的江妮娜和假装面无表情的沈野逸的时候,她突然明白了,原来沈野逸这货在嘲笑自己变黑了。

  “好啊,你俩,合起伙来欺负我。呜呜,这日子没办法过了。”唐皖用手指摩擦眼皮,假哭道。

  “给,皖皖,我这有一张妈妈在天华美容中心新办的年卡,妈妈还不知道已经办好了,寄到家里了呢,你先拿去用吧。”江妮娜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张紫色的卡,递给了唐皖。

  “啊,这,这不太好吧,这是江妈的东西,我怎么可以在江妈不知情的情况下用呢。”唐皖把江妮娜递过来的卡,又放到了江妮娜的小包里。

  “没事啦,等会大不了等会回家,我和妈妈说一声啊。要是妈妈知道,卡是借给你了。她肯定很乐意啊,妈妈疼你的程度,让我这个亲生女儿都很嫉妒呢。”江妮娜撇着小嘴说道。唐皖看江妮娜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就没有再推辞,接过江妮娜再次递过来的卡。唐皖看着自己手中的那张散发着紫色耀眼光芒的卡片,心里很是激动啊,上一世,她曾经幻想过千百次自己可以进天华美容中心做一次美容。可是看着价格表上一个有一个令唐皖咂舌的价格,她真想大喊一句,坑爹啊。

  客车开的很快,还没到中午,唐皖他们就到德安中学了。下了车,唐皖突然想到,等下唐爸唐妈还有姥姥要来接自己的事情,可是那两个大行李箱还是迷你状态呢。而且这里到处都是人,也没有办法让沈野逸当众施展仙术啊。

  “笨徒儿,都不知道帮为师一把吗?为师真的白疼你了。”就在唐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唐皖一回头就看见,沈野逸拎着两个让唐皖无比熟悉加激动的箱子,慢慢的从客车后备箱向唐皖走来。

  “沈野逸,这两箱子,你是啥时变出来的啊?”唐皖接过了一个箱子,打开箱子的滑杆,拉着行李箱。和沈野逸还有江妮娜一起向德安中学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