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轻风抚柳绿如丝,暖雨点花红如织,山清水秀描不就,鸟语花香画不成。

  暮春三月,草长蝶飞。白羽般的浮云在湛蓝的天空中朵朵绽放。苍穹下依山傍水的云霄城处处张灯结彩,洋溢着欢声笑语。

  盛装下了叶明珠美丽的犹如世间最高贵的王妃,魅力四射。绰约的风姿,动人的神韵如烟花般炫目,足以照花所有人的眼,只是容颜已不复往日的神采,眉宇间隐隐有几许忧郁之色是脂粉掩不住抹不去的,看的人不免生出一丝疼惜。此时由新郎燕归来扶上红毯。

  新郎面容冷峻,体段峥嵘,蜂腰阔背,着一件玉罗喜袍,广袖飘迎,衣袂翻飞,透着凛凛剑意。今日虽是他大喜之日,但在他脸上一样找不到一丝欢喜之色。神情冷漠,显出一丝无情冷酷之意,直至身临威风凛凛的干岳丈身前,行大礼之时方才强挤出一丝干涩的笑意。

  龙吟山庄与慕容山庄两次盛大婚礼皆是血溅华堂,前车之鉴,任他雄霸天雄霸一方也不得不多加防范,是以说服叶明珠在云霄城举行婚礼,更何况她这个江湖名人再婚也不是件什么光彩的事儿,加之离开龙吟山庄他嫁的缘由更不光彩,雄霸天便封锁了消息,避免节外生枝,又引出祸端。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竟管他最好了一切防护措施,婚礼当天仍有不速之客到来。

  随着一阵美妙的乐声响起,苍穹骤然变色,一片彩云飘飘悠悠漂移过来,止于云霄城上空,和着婉转悦耳的乐声,分散开来,似是朵朵晶莹剔透的紫陀罗,洛蒂轻盈坠下,又被轻风带起,翻飞飘荡在天地之间,迷离众人眼。

  乐声戛然而止,紫云瞬间消失,湛蓝的天空空已无一丝杂色,也未遗下一丝紫云浮过的痕迹,若不是原本空旷的广场上多了一张铺着大红桌布长桌,必令人生疑方才的一幕只是幻觉。

  一阵娇笑之后,一身着百褶裙的妙龄少女轻盈飘落在红毯之上,虽是轻纱遮面,但见她体若风拂柳,声若鸟啭林便可想见其不俗的容颜。她虽看上去弱不经风,娇俏可人,但人不可貌相,这年头,看似柔弱不堪,实则智计武功不让须眉,心肠手段毒辣残忍之人越发多了,是以难免摸刀按剑,蓄势待发。

  婚礼闯入不速之客,在场之人都不禁变了颜色,就连头戴金冠高居王者之位的雄霸天也不由沉下脸来,利如刀锋的目光直视这她,怒道:“你是何人?竟敢私闯云霄城扰乱婚礼!”

  只见那女子飘飘然游走至雄霸天身前,甜甜一笑道:“我叫雪儿,久慕雄爷威名,只恨无缘拜见,今日令爱婚庆大喜,冒昧前来相贺,同时也一睹雄爷的绝世风采,还望望雄爷恕罪。”

  雄霸天闻言心中虽有怒气,但念她并无冒犯不敬之言,也不好发作,只皱眉道:“姑娘怎知小女今日婚典?”

  雪儿道:“这个么…”唯一迟疑,遂又娇笑道:“雪儿今日前来略被薄礼,要雄爷笑纳之后雪儿才肯说。”

  雄霸天冷哼一声道:“姑娘倒是有心!既是如此本座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稀罕物件!”

  雪儿神秘兮兮的一笑道:“此物可真称得上天上人间绝无仅有,且看……”话间纱袖轻挥,长桌之上的红布扬起,香气四溢的一席美味佳肴展现在众人眼前。

  此时在场数百双眼睛无一不是落在这桌美味之上,一心想瞧瞧这桌菜肴到底有何稀罕之处,竟被她夸得天上人间绝无仅有。

  雪儿目光四转,扫视一番众人,好奇的眼神不由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

  雄霸天冷声道:“姑娘所说的便是这桌菜肴么?”

  雪儿笑道:“不错!”

  雄霸天皱眉道:“可本座却看不出有何稀罕之处!”

  雪儿双击手掌,立时有一条淡紫人影一闪,自人群中现出身来,道:“小姐!”

  雪儿嫩白小手一伸,一双象牙短筷已递至手中。她轻移莲步至桌前,夹起几根黄橙橙的丝状食物道:“这牛筋不是交代要凉拌的么?谁让你自作主张改为油炸的?”语声娇脆如故,却暗含着慑人的杀气,令人闻之不觉心中一凛。

  那女子怯声道:“回小姐,只因…只因…”

  “说!”

  “只因冰凌考虑到此次食客年岁偏高,凉拌怕是不好咬,故而改为油炸,酥酥脆脆,口味颇佳,不信小姐试试?”

  雪儿了然一笑道:“倒是我冤枉了你!你办事我放心!”话间轻轻一使力,牛筋立时断为两截,发出轻微的脆响。

  “这醋溜贼眼改为冰冻又是为何?”雪儿指着一盘水灵灵的眼珠子问道。

  “回小姐,只因那群贼眉鼠眼的跟屁虫怎么也甩不掉,我们一不留神便把他们给弄断气了。小姐是知道的,眼珠醋溜需新鲜的才酸爽滑口,冰凌怕等不到叶小姐大喜就变了味,故而改为冰冻,还请小姐恕罪!”话间望了一眼叶明珠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

  雪儿轻笑道:“你一切都以食客为先,又无私心,何错之有?”话间用筷子一扎,一颗眼珠子“哧溜”一声,不偏不倚恰巧飞射入叶明珠的手中。

  叶明珠定睛一看,脸色瞬间转变一声尖叫扔出老远,回身投入燕归来的怀中,簌簌发抖的手指反指雪儿,颤声道:“你.这魔鬼,你简直不是人,原来干爹派出去的人都被你杀了,还抽了筋剥了皮,你好残忍!”

  雪儿娇笑道:“叶小姐又何须激动呢?前些日子,雪儿几个极少出门的姐妹乘天气大好出来散心却无故失踪,于是雪儿我便乘着出来溜达之际留意一番,却赶巧碰上她们回返,这才知道原来是好客的雄爷留她们小住了几日,还差人相送,雪儿自是感激不尽,本欲盛情款待以作答谢,奈何他们福浅命薄消受不起,竟一命归西,雪儿也只是想落叶归根,叶小姐若是不喜欢,雪儿移走便是。”

  “你……”雄霸天盛怒之下一拍桌子,却没了语言。本是他抓人在先又放人尾随跟踪,欲一网打尽却不想反被识破,全军覆没,如今更是反被嘲弄他还有什么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