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平静的早晨,东方烨正要练功却无故被段冷凝拉起来要切磋。东方烨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不一会便亢奋地点点头:能够和段冷凝这样的高手过招,自己必然受益良多。想到这里,东方烨便应邀摆起了姿势迎战。

  段冷凝也摆起姿势起来,右手贴着后背,左手摊向东方烨。只见东方烨热血沸腾,先一鼓作气朝段冷凝攻来。“火蛇吐信!……”只见东方烨的手掌矫若游龙,宛如长蛇般灵活多变朝段冷凝攻来。段冷凝的右手依旧放置后背,左手四两拨千斤,卸掉东方烨的劲。东方烨见此,以手作刀,斜斩而去。段冷凝轻盈地向后拱了拱身子,左手正要拨去东方烨右手的劲时,他的左掌顿时也朝段冷凝中门攻来。只见段冷凝一把用膝盖撞向他的左掌,卸去他的内劲,然后伸腿踢向东方烨的小腹。所幸东方烨也早有准备,在段冷凝用膝盖卸掉他左掌的内劲之时,便凝聚更深厚的内劲于脚掌上。带段冷凝一脚向他踢来之时,东方烨早已经向后退了几步。

  “呵呵,不愧是段大哥……”东方烨冲着段冷凝笑了笑道。“你也不愧是东方堡的少堡主啊!……”段冷凝也赞叹道。“好了,看招!雄狮劲·火云盖顶!……”只见谈笑之间,东方烨已经一跃而起。背着阳光瞬身冲向段冷凝,仿佛猎鹰扑食一般。“嗯!就是这样!……”段冷凝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只见东方烨使出这招之时脸上又隐隐浮现紫气,那种诡异的紫气是让人心寒的。东方烨风驰电掣地冲向段冷凝,那凌厉的攻势仿佛要把他吞噬一般。段冷凝那闲置在背上的右手也不闲着,带东方烨攻下来之时,一把斫向他的右手腕卸掉他的气劲,然后左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丢向一旁。

  “呼!段大哥果然身手了得……”段冷凝竟然能够轻易接住自己方才的那招,东方烨对他的武功由衷佩服。“东方小兄弟,你方才使出的那招,是什么招式?……”从来没有人问起东方烨这个问题,因为受过这招的人都已经死了。东方烨如今被段冷凝这么一问,先是惊了一惊,然后回答道:“这是我通过狮王拳和烈阳掌组合起来的武功……”“啊?!狮王拳?……”段冷凝一惊,说道:“这是谁教你的武功?害人不浅啊!……”东方烨见段冷凝如此惊讶地问道,才恍然大悟:“这是柳泽次郎所授的武功……”“呃,难怪!……”段冷凝点点头,有所顿悟地接着问道:“你现在练到了第几重?”“第四重。”“好了,不要再练了!……”段冷凝斩钉截铁地说道:“狮王拳本是一门霸气的武功,就犹如崆峒派的七伤拳,但是威力比它大,同时伤害也比七伤拳深!再加上你本来就因练就烈阳掌形成的纯阳真经,若继续练狮王拳,假以时日,你必定会肝脏爆裂而死。”

  “啊!……”东方烨心中暗暗一惊,额头上也顿时冒起冷汗,并思忖着:难怪当日柳泽次郎掉下山崖之时会冲着我诡异地笑着……“段大哥,那现在有什么补救的方法吗?……”东方烨问道。“不用担心,我会帮你的……”说罢,段冷凝让东方烨盘起腿打坐,自己一把按住他的天灵盖输入真气,并说道:“以后可以使用狮王拳,但是绝对不可以再修炼。”“嗯……”“我的内劲属阴柔,能够卸去狮王拳郁结在你体内的刚阳气劲……”

  逍遥谷内,唐枫依旧百无聊赖地练功。经过这些日子,他的内功已经小有进步,挥舞起霸王枪来已经没那么吃力,飞虹六式也已经练了三式。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唐枫依旧在刻苦练功,突然逍遥谷一名小师弟带来唐枫的一封信给他。唐枫阅毕,了解到这是天机门所发的请函,目的是举办一场盛会,重排兵器排行榜。

  天机门,是江湖这平静一年来所建立的一个小门派。该门生不善拳掌,不善刀剑,对于搜集情报,也只是略知一二。然门主家财万贯,故建立此门派广邀武林同道聚集,常举办盛会让平静的江湖热闹起来。至于兵器排行榜,早在小李飞刀李寻欢之后便籍籍无名。李寻欢因厌倦江湖纷争,所谓兵器排行榜第一位的虚名感到厌恶,归隐大漠,其后人也终生不踏入中原一步。也正因为如此,兵器排行榜也不了了之。直至如今天机门门主举办重排兵器排行榜的盛会,才让武林人士们对兵器武功的热爱更加引起一番热潮。

  三月初三,天气已经相对温暖了一些。天空刚刚下完一阵蒙蒙细雨,富丽堂皇的天机门在雨水的浸透下显得更加金碧辉煌。天机门内院,一个百尺大的擂台灿烂夺目地跃入眼帘。擂台之上,也有相应大的大红毯铺在上面,非常豪华。擂台四周,有成百上千的座位布置一旁。“南宫庄主,期待你能在这个擂台上展现出你精致的刀法啊!……”“不不不,杜门主,我对兵器排行榜并不觊觎……”百丈大的擂台外,透过大门进来一班人,为首的两位正是天机门门主杜万千和牧野山庄庄主南宫牧野。尾随的除了天机门的弟子,还有各位受邀进天机门参加兵器排行榜争夺战的武林人士徐徐入场。“啊?南宫庄主不参加这次比试吗?太可惜了。以南宫庄主的武功,绝对能轻易夺魁……”杜万千惋惜地对南宫牧野说道。“呵呵……”南宫牧野只是淡然一笑,并不说话。他的笑容中夹带着无限的自信。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此次兵器排行榜之争要求只有两点:一,手中使用的是有名的武器,即使天机门没有发请柬,也可以凭此参加大会;二,年龄在三十岁以下。年轻一辈中,论武功,恐怕没人是南宫牧野的对手。

  片刻间,天机门内院人山人海。发放请柬的武林人士早已经由杜万千排好顺序进行淘汰赛,其他凭借神兵参加比赛的武林人士正由杜万千鉴定兵器,是否符合参赛资格。毕竟杜万千对神兵利器的见解只是略知一二,而且神兵常常易主,故杜万千也不能完全发放请柬于众人。

  粗略计算下来,参加兵器排行榜之争的武林人士共有百十人,这虽然超出了杜万千的预料之内,不过他还是满心欢喜。毕竟他举办如此盛会,就是喜欢热闹。值得一提的是,南宫牧野虽然没有参加此比试,但是新进弟子李承影带着他的承影剑过关斩将,已经轻松通过第一轮淘汰。东方堡的陆文渊,手中春秋笔在擂台之上舞文弄墨之际,亦是轻易通过第一轮淘汰。台下伴随陆文渊前来参加此盛会的洛笔生见此也是跃跃欲试。只可惜手中并无神兵利器,没有得到参赛资格。

  转眼间,天色已晚,杜万千留下一众武林人士于天机门做客,以待明日继续举行盛会。天机门之盛大,如同宫殿一般。一众武林人士有幸莅临天机门,自然是四处游览。洛笔生和陆文渊俩知音也是趁此阅尽天机门之美景,以及吟诗作对比拼文采。比斗之间,一旁武林人士的议论之声打断了他们的雅兴:“这次盛会,似乎不见霸王枪的传人前来啊……”“是啊是啊,想当年书生夺命剑在兵器排行榜上排行第二位,但是今日他的传人却轻易被打倒。兵器排行榜排行第三位的霸王枪传人,也不知道能否让我们耳目一新。只可惜至今不见霸王枪传人的影子……”“你可真是孤陋寡闻。霸王枪的传人可是逍遥谷大弟子唐枫。若他能参赛,必然夺魁有望。”“啧,逍遥谷的弟子吗?嗯,的确很有看头,只可惜不见他的身影。”“不急不急,兵器排行榜之争还没结束,期待明天他能赶来吧……”

  逍遥谷内,清风缭绕。唐枫在逍遥谷后山随意地挥洒着霸王枪,并没有舞动任何招式。“啊,枫儿还真是勤快呢……”忽然间,唐枫的背后传来一记熟悉的声音。唐枫闻声回头,正是东方未明。“嗯,师公早安。”“话说天机门举办兵器排行榜之争,枫儿的霸王枪亦是倍受瞩目。为何不前往参加此盛会,借机扬名立万?”唐枫摇摇头道:“唔,恐怕爹爹不喜欢。”听唐枫说完,东方未明才想起当日在唐府和徐子易如何才能苦口婆心地劝说唐伯虎让唐枫闯荡江湖之事。当年唐伯虎之父就是因为争名夺利,败在书生夺命剑下郁郁而终,因此唐伯虎弃武从文,并希望子孙后代亦能平静地生活,远离这种喧嚣的虚名争夺。“呃,天下第一之类的虚名,自然是不必争夺的。不过此次盛会高手云集,难道枫儿就不想见识一下吗?况且,枫儿已经在逍遥谷闭关一年多了,也应该好好接触世面了……”说罢,东方未明的嘴角露出一丝丝鬼魅的笑容。唐枫见此,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次日巳时,阳光明媚。插在擂台上的旗帜随风高高地飘扬着,就如同各位武林人士一般精神抖擞。“第十七场,破天锤朱鸣对霸王枪唐枫!……”一名主持人在台上洪亮地喊着两个名字,紧接着一虎背熊腰,燕额虎须,豹头环眼,手使双锤的大汉跳了上来。“霸王枪唐枫……霸王枪唐枫……”台上的主持人见唐枫迟迟未上台,紧接着急促地喊道。“哈哈!……看来他是怕了我的破天锤了!……”台上的朱鸣不自量力地嘲笑着,台下的武林同道也焦急起来:难道唐枫弃权,不战而退吗?……

  正当众人在焦虑不安之时,大门外传来一阵嘹亮的声响:“霸王枪唐枫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