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结了义,各自畅所欲言。

  坤庐不善言辞,躺回床上,把头转到里边道:“我今天真的很开心。”

  “都快不像是那个傲世不俗的坤了。”仙子逗道。

  坤庐闭了眼,咬牙道:“现在我累了,你们出去吧!”

  三人一愣,说变就变啊!不过也真该让坤休息了,三人悄悄出了门。

  坤咬着口唇:傻瓜,我们都是傻瓜。

  他竟然想流泪,如果被人看见他会感到羞耻。

  九剑——鸣声不止。

  ……

  三人出门,一路心情不快,但转一个弯,也就没事了,淑灵道:“我听上头有消息了,一个星期之后,奇袭部就要出发了,恐怕你们三个是没机会了。”

  仙子一笑:开玩笑,我会不参加。

  淑灵看通仙子心思:“我是不会批准你出院的。”

  仙子笑得开心——一纸文书,能拦住仙子吗?

  幽紫也是一笑。

  淑还想说什么——一个身影来到他们身后。

  三人回头,是——元天真人。

  “师父。”“父亲。”

  元老头看着仙子肩上的点滴架一乐,笑道:“你们俩个还能到处走啊!”

  淑灵一眨眼,道:“师父,他们俩个可能上不了战场。”

  元大笑道:“怎么会?我特意配制了特效药啊!看。”说着拿出一大瓶装着黑乎乎的液体的瓶子。

  淑灵晕死——一点都不配合。

  仙子抢来就喝了一大口。

  元笑眯眯的看着他喝下,点点头道:“好好休息,二个星期后就要出发了。”

  仙子也点头回应。

  “知道我们会乘什么吗?”

  仙子摇摇头。

  “一艘超大的浮石船哦。”

  仙子想想,认真问道:“具体战略是什么?”

  元像孩子一般的笑得没有心机,道:“猜猜。”

  仙子微微皱眉道:“不会是和我的战略一样吧!”

  “真的是和你的战略方案一样啊!哇哈哈哈哈,好神奇啊!”元天真人仰天大笑起来,道:“你小子还挺有战略眼光的嘛。不错不错。”

  仙子一惊。心中低语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啊!我所提出这种战略的前提是。———在最后关头不得不铤而走险的时刻。还有,师父你用笑声来掩盖自己不安的意图不免也太明显了吧!

  幽道:“那仙子现在可是天大的情报库啊!”

  众人一笑。

  元把瓶子递给幽紫,关心道:“来,幽。你也喝点。”

  幽乖乖的张开嘴。

  仙子一把夺下药瓶道:“这药太凉了,我拿去热一热。”

  元点头同意。

  仙子道:“师父,那件事怎么样了?”

  淑灵问:“什么事啊?”

  元笑着提示道:“虽然连天森林小妖成群,却不为世人的所知,为什么?”

  “进去就死了罢!”

  “那巡逻队呢?三卫可没死,但他们也不知道。”

  这下淑可不明白了。

  “我问过三卫了,他们一次也没去过连天森林。”

  淑、幽都万分不解,执行巡逻任务的三卫不可能有一部份领域一次也不去吧!

  “答案是——三卫接到过长老的通知:绝不可对连天森林进行巡逻,该任务交负其他神众,不得有议。”

  幽一惊,淑灵的样子却像吞了一只死苍蝇,然后很小心的问道:“不会是长老中有内奸吧!”

  “回答正确。”

  “完了。”淑灵一手捂面,无助道:“长老中都会有内奸,末日。”

  “不过已经捉到他了。”元道。

  “什么?这太夸张了吧!”

  元拍拍仙子的肩膀,笑道:“这就要多亏仙子了。”

  其实这份通知是“圣贤”发出,但并非是长老的决议,而是多年前一位有特殊眼神的神众启动了圣贤的隐藏程序,就这么简单。

  不过不是仙子当年那一闹,谁能想到世上竟有这种事。

  (可惜,事后华云都民众得知事情原委后,不由感慨敌人无所不入,却没有一个人想到应感谢仙子)

  仙子一笑,忽又担忧起来道:“圣贤不会怎么样吧!”

  元一乐,摇头笑道:“你的感情面也太广了,放心,它必定是神脏中枢,渎月长老说大检几次可以除去隐藏程序。”

  仙子这回安心了,拉着幽向食堂走去:“走,热药去。”

  淑灵欲言又止。

  ……

  当仙子与幽消失在拐角后。

  淑灵忍不住开口:“师父,我记得是一星期后出发。”

  元老头的笑意顿时收敛了,眉宇露一丝忧愁。低声道:“抱歉,我不能让他们三个去,这是死路。”

  淑灵吞吞口水,轻声问道:“师父,你能全身而退吗?”

  “不能保证。”

  “那药是。”

  “让人睡上一个月的安眠药。”

  “师父……。”

  “嗯?”

  “你无论如何都要活着回来。”淑灵眼中有着闪光。

  “呵呵,说得我好像必死一样。哈哈……记得别告诉其他人。”淑灵这下犯难了,好半天才嘀嘀咕咕对元老头道:“那个……。师父,其实我已经告诉师兄他们准确的出发时间了。”啥?元老头顿时头大了:这两小家伙刚刚配合我演戏啊!

  ……

  仙子拐过墙角,顺手将药瓶扔了。

  幽紫毫不奇怪。

  元这种直性子,哪是骗人的料。

  仙子道:“帮我一把。”说着翻身侧立,单手支地,幽帮他提住脚。

  仙子活动一下肠胃,将药水吐个一干二净。

  幽道:“仙子,现在怎么办?”

  仙子翻身而起道:“那还用说。当然装着不知道,白天大睡特睡,晚上起来恢复体质,出发时随着部队上船罗!”

  幽还有疑问,道:“坤呢?要告诉他,我父亲要阻止我们吗?”

  仙子想了一想,一时拿不定主意。

  一阵风疾云动的挥剑声却告诉了他答案——坤已在楼顶练习了。

  ……

  医院这所建筑到底与居民房不大一样啊!除了上下三层外,屋顶也无檐脊,而是一块空坝。

  仙子与幽来到屋顶时,坤正吃力的挥出一剑。

  仙子拍手称赞道:“你还真不要命啊!”

  坤道:“我的命——不值什么?”

  幽道:“坤,是你自己取下了那些仪器的线吗?”

  坤庐又是一剑,吃力道:“嗯,那些东西搞得我太不舒服了。”

  仙子一笑,伸手拨出扎在手腕上的针头道:“我陪你。”

  幽紫一皱眉,有些生气道:“太乱来了,现在你们还是回到床上躺着……。”

  坤一笑,打断了她的话道:“什么也不做吗?那样只会更累。”说时,仙子也在正对坤的地方复习起拳法。

  幽看了不由一忧一热,心头的热血奔流不止,阳光散落四野。

  挥出第八剑,坤已经全身酸软,五脏六腑都开始颤抖了。

  仙子也加重了伤口的伤势。

  幽静静的看着,既不上前也不阻止。在这片楼顶十余见方的空地上,她如同在欣赏沉睡在骨子里那种意志暴发出来的狂野。

  坤单剑支地,已经不行了,沉声喝道:“……可……可恶……。”气喘不止。

  “还要继续吗?”幽做了该做的事——递给坤手帕。

  “呵,呵呵……我不会对剑说‘不’。”

  看清楚了,幽终于看清楚了——坤的眼珠子里,有与仙子雷同的闪光。

  仙子扑的倒地。

  “可恶,这样根本没法在一星期内恢复嘛!”

  幽一叹,低声心语道:这就是我无法超越的武者的本质吗?一咬牙、一狠心,幽道:“要赌一把吗?我有快速恢复的方法。”

  仙子、坤一惊。

  ……

  离军营不远的“绝器阁”,是一所军用炼兵场,成千上万的上等兵器由这产出,直接供应前线需要。并且,这里聚了各神域送来的顶尖级兵器,专供“奇袭部队”队员使用。

  虽然仙子自认为自己的双手就是最适合自己的兵器,坤和幽还把他硬拉了来,动动脑筋就知道:多一把大刀总比空手好。

  坤等人亮出了自己的“奇袭微章”。一个石人检阅之后,另一个石人将三人引到“绝器阁”的一间密室,一个精瘦老头接待了他们。那老头一脸灰黄,打扇着手中的汗巾。满是鱼尾纹的眼角傲气的打量着三人。

  “挑兵器吗?我记得上午已送了一大批去了奇袭部,没有中意的吗?”布满老茧的右手摇晃着手中的茶杯,老头沉声问道。

  坤行个礼,平静道:“我们三个错过了时间,队长让我们来这挑。”

  老头仔细看过三人微章后,点头道:“随便挑吧!有中意的只管拿,不用告诉我拿了什么?这叫特权。切。”老头一脸的愤世表情。

  坤补充道:“另外还请老伯挑三件战甲给我,还有全套的装配物品。”

  老头记住三人身材,对坤道:“你是坤庐吧!九剑一气馆的独徒。”

  坤一愣。

  老头解释道:“你背上的剑有几把是渡霜天让我打造的。”

  “哦?”坤,幽一点就知道了,失声问道:“您是被称为‘古怪名匠’的隆·贝奇。”

  “随便吧你们怎么叫吧!”老头用汗巾抽了抽裤脚,转身出门了。

  不理这个怪老头。幽面对数不清的兵器仔细挑选起来。

  仙子一面想着隆·贝奇的硬话,一面欣赏着挂满四壁的兵器——这些兵器还真是精致绝伦啊!

  当然,坤是不挑的————对九剑有感情的啊!

  不多时,幽已选定一把小巧的匕首,青紫雕花,和她还真是配啊!然后是一排飞镖:与魏成沦交手后她有练过飞镖投技。

  仙子却拿起一枪一刀自己和自己打着玩,玩的不亦乐乎。

  坤不由摇头,拍拍仙子的肩头道:“需要我给你一个建议吗?”

  仙子一愣,幽也停了下来。

  坤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后确定一次———————————好美妙的感觉啊!那种浑厚深沉的剑意。

  坤猛的睁眼,坚定的指向一面墙壁道:“我感到墙内有很强的剑气。”

  以坤对剑气的熟悉,是不会错的,仙子走去往墙上砸了一拳——果然有个暗格。

  又有十来拳,暗格全显,三人一惊。

  隆听到声音来到密室,惊得手中的战甲差点落地。生气道:“你们怎么动我的宝贝啊!”

  暗格内——平放着一把长1米6有余,宽30厘米,浑身黯黑的巨剑。

  仙子认真看着巨剑,不由出神。

  幽一惊,低声道:“好粗糙。”

  的确,剑身如沙布一般粗糙难看,没有半点雕饰。

  “你们懂什么。”隆·贝奇把战甲往桌上一搁,大步走来:“剑是什么?剑不过是杀生的工具,弄那些雕花刻龙的干什么?”说着一把抛开仙子,轻轻抚摸剑身。

  仙子好奇道:“隆老,你很爱惜这把剑啊!”

  隆不屑的一哼,大声道:“你不懂的,这是我的精神寄托。”

  坤道:“坚定、锋利。不屑于世俗观点就是隆老先生的精神样貌?!”

  隆一愣,继而点点头:“这把巨剑的材料和‘十六黄金剑’同出一物,不过十六黄金剑是取陨铁的核心部位为材料,外层的一大圈全数被舍弃了,我在废铁库找到了它们,受极热极冷最直接的部份,其实就是它们,它们的质地,简直就是我思想的实体。”

  隆越说越激动,浑身不住发抖。

  幽一阵感动,接而又是一叹:“材大莫用,如此巨大的尺寸。恐怕没有谁能使上手吧。”

  隆一叹,冷静下来。

  “真实我用尽心机来铸成这把巨剑,也并不认为有谁能用上它,我也只是把它当成了反抗世俗观点的精神武器。”

  仙子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道:“隆先生,你可真是有意思,花了心血却不让它派上用场。”

  隆一叹:“你还是不明白。”——————————

  “也许吧!”

  仙子伸出右手。

  “不过这把剑———————————————————————我选了。”

  捉起剑柄,仙子眼神一热,嘴角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一发劲,剑身抬起。

  隆一惊,失声道:“这柄剑可有八十二斤啊!”

  仙子一笑,双手握住剑柄,一挥臂,巨剑呼啸而出,————风声乍起,剑锋无可抵挡。

  幽、隆咋舌,坤也嘘了一口气,暗暗流汗道:“你的蛮力还真不小。”

  巨剑身宽无剑翼,声响浑厚,似乎也为寻得明主而心喜。

  降愣了半天,忽然做个拥抱上天的姿势:“孩子,我的孩子………………。”

  幽问:“这剑有名字吗?”隆答:“还没定。”

  仙一笑:“古之巨兽,名龙。百刃莫伤。今天这把剑将和我一起去挑战世俗的观念,就叫它‘斩龙’————————————斩龙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