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是怎么了?”

  被两个美女这么看着,李智有些不好意思。

  “你,你的眼球怎么突然没有了光彩?看你那样,我还以为你灵魂出窍了呢?”

  吴艳晴指着李智,心有余悸的问道。

  “嗯?”

  听到这话,李智顿时警觉起来。难道意念进入雷电芯核空间,自己的眼神会有变化?

  “我集中精力思考问题就那样,不用大惊小怪。”

  带着深深的后怕,李智赶忙的找理由搪塞过去。

  听到李智的回答,吴艳晴和辛凌对视了一眼,神色中却是化不开的忧虑。

  见两人生了疑心,李智再不敢久留,忙不迭的说道:“辛小姐,那病人的事情,在现阶段我没有办法解决。不过,到明年的五六月份应该会有解决之道。至于他们,可以暂时的推脱,或者建议他们服用生命能。”

  辛凌忧虑的点点头,应道:“想来他们也是投医无门,这才寄希望我们医馆的。怎么解决,李先生不用挂怀。倒是,你的情况,还请慎重对待,切莫延误了病情,造成不可挽救的局面。”

  辛凌的话里话外,还是对李智的深深怀疑。

  “放心,早些休息吧。傻妞,明天上午我有事要出去,诊治下午进行吧。”

  在迫不及待准备离开的时候,李智转身对吴艳晴交代。

  “嗯,懒虫,早点起哟。”

  吴艳晴柔声开着玩笑应了一声。

  最后道个别,李智疾步离开。

  看着李智匆忙离去的背影,吴艳晴看着辛凌,忧心忡忡的问道:“他没事吧?看他刚才的样子好吓人啊,真像是僵尸转世。”

  “呵呵”

  辛凌听到这话,轻笑着刮了刮吴艳晴的琼鼻,笑言道:“想什么呢,哪有什么僵尸。他应该是想问题太投入了,不用担心的。”

  李智回到自己的房间,风风火火的站到了镜子面前,意念直接进入了雷电芯核空间。这时,李智才注意到,自己的眼中果然没有了光彩,黑洞洞的像是行将就木的尸体。

  “小家伙,怎么会这样啊,我以前咋没有注意到?”

  看着自己恐怖的眼眶,李智后怕不已的问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不就是精神移位吗?意念是什么,是精神高度集中时的强烈念想。你的精力全部进入雷电芯核空间了,外界看起来自然是毫无精神了。这种原理都都要问,真是服了你了。”

  对于李智的问题,小音音根本就不当回事。它翻着白眼,强烈的鄙视李智少见多怪。

  “这样啊,他妹的,吓我一跳。”

  原理居然这么简单,李智总算是放下了心。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不等吴艳晴来催床,李智老早的就爬了起来。一番洗漱后,李智把被褥收拾了一下晾晒了起来。

  早饭由李智亲自执手,他切实的履行了一位‘佣人’的职责。

  在七点半与医护人员完成交接后,李智直接赶往了学校。昨天收到那么多的未接电话,李智于情于理都要去解决一下。

  李智还没有走进校园,就被人堵住了。

  看到眼前的两位,李智心中一乐,暗暗叫爽。大鱼终于上钩了,傻瓜来送钱了。李智眼前的人,不是旁人,正是龙啸羽的保镖,曾经被李智热情的赠送了‘烂心腐骨手’的林大成和孙兄。

  看两位现在的情况,明显的不是很好。眼皮浮肿,成灰黑色,像是经常性的熬夜。兴许是睡眠不好,导致两位也懒得照顾仪容了,头发像是鸡窝般杂乱不堪。胡子像是野草,邋遢的贴在脸上。

  “两位好啊,多日不见更加的风流倜傥,风度翩翩啊。”

  看着眼前的两人,李智抱着拳,打着哈哈,热情的招呼起来。

  在看到李智时,林大成就咬紧了牙关,愣愣的将怒火压了下去。他真想上前掐死李智,但这两天受的罪,让他不敢造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智在眼前嬉皮笑脸。

  “李先生,龙少爷请你到‘天之骄子咖啡馆’一叙。”

  长相个性的保镖孙斌阴沉着一张脸,压抑着满腔怒火冷声说道。

  “哟,喝咖啡啊?龙啸羽还真是有雅兴啊,两位,有这么一位有钱的主子,有眼光。”

  一听咖啡馆名,李智心中有数了,阴阳怪气的竖起大拇指,不住的夸赞着林大成两位。

  听着李智话语中的尖刺,林大成和孙斌的脸色更黑了,几乎直追黑炭头。两人若不是顾及着李智能治病,这会估计已经将李智毙于掌下了。

  ‘天之骄子咖啡馆’在龙凤呈祥校园内,是一栋三层的小楼。外表看去,很雅致,很有格调。里面出售的咖啡很纯正,价格也适中,李智曾经到此打过工。

  李智走上三楼时,跟在身后的林大成和孙斌赶忙的越过李智,在前面带路。将李智领到一处包间后,两人杵在了门口,当起了门神。

  李智走进包间后,正好看到龙啸羽轻端着咖啡杯,动作优雅,神情忧郁的注视着窗外。看他的样子,像是有满腹的惆怅无法排解,正闷闷不悦呢。龙啸羽表现出来的动作,让李智不由得心中一叹。他真不愧是大家族出身啊,连喝个咖啡也那么的爱摆架子,装逼到了极点。

  感慨着,李智默不作声快步的走到龙啸羽的对面坐下,旁若无人的拿起身边的瓜子磕了起来。

  好像是突然意识到身边多了一人,龙啸羽略带惊诧表情,从窗外收回了视线。

  在看到是李智时,龙啸羽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淡淡的笑容,亲切的说道:“原来是李兄到了,未曾原迎,多多恕罪。少时前,注意到了一只鸟雀挑衅一只肥猫,被无情的虐杀,有些走神。些许怠慢,见谅。”

  看着龙啸羽这装逼的神情,耳中听着暗含机锋的话语,李智狠狠的把瓜子壳吐在了地上,吧唧着嘴说道:“龙大少请喝咖啡,真是荣幸之至。可是,你看。”

  说着话,李智拍了拍面前空空无物的桌面。

  “呵,你看我真是怠慢了。大成,送杯咖啡进来。”

  看着李智不接自己的话茬,满脸的匪气,龙啸羽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在皮笑肉不笑的歉意后,龙啸羽冲着门外吩咐了一声。

  少时,林大成端着咖啡,不卑不亢的走了进来。

  在林大成再次转身,想要走出去时,李智看着龙啸羽说道:“龙大少,既然事关林先生二位,就让他们呆在这吧。”

  一听这话,龙啸羽脑筋一转,寻思这话是啥意思。可脑筋转了两圈,也没整出个话外之意。

  “大成,叫一下孙斌,在这等着吧。”

  想不出李智的用意,龙啸羽只得按照李智说的办。

  孙斌直接走了进来,和林大成并肩站在了龙啸羽的身后。

  “龙大少,你让我到这来是啥意思,我很明白。咱们呢,明人不说暗话。事情的起因,你也应该清楚。他们无礼在前,我正当防卫在后。今天呢,他们要解除病痛很简单,一人十万,我马上动手。”

  见当事人都到了,李智开门见山,慢条斯理的把话挑明了。说完后,李智神色平静的打量起三人的反应。

  “嗯?”

  李智这话一出,龙啸羽三人立刻动容。一人十万?坑人也不能这样坑啊,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在稍稍的惊讶后,林大成和孙斌满脸期待的看向龙啸羽。在往日,两人出生入死保护在龙啸羽的左右,今天,在巨额金钱面前,终究能检验出一个人的本性。

  龙啸羽的短暂犹豫,让林大成两人有些失望了,两人终于在此刻认清了自己在这些公子哥心中的位置。二十万,钱不多,两人五个月的工资。但这些钱是额外的花销,能真正的检验出主家对自己的态度,是半真诚还是完全的利用。

  “区区小钱,怎能和两位兄长相提并论。我同意,现在开始吧。”

  近一分钟的考虑后,龙啸羽抬头看了李智一眼,展颜一笑,从口袋里拿出支票本,刷刷开好了单子。把支票展示在李智的面前后,龙啸羽满不在乎的要求道。

  其实,龙啸羽这次来找李智也是迫于无奈。他请龙霸天查找的‘烂心腐骨手’所属的门派,在地下世界中根本就不存在。就算是有类似的招式,也不敢叫这么恶毒阴损的名字。眼看着林大成俩人,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生不如死,龙啸羽为了收买人心,只能大度的前来了。

  看着龙啸羽如此大方,李智点头赞许。而方才三人的表情,却也是被李智尽收眼底。

  看了一眼支票,李智不客气的折叠起来,放在了口袋里,但却是没有起身,端起咖啡一阵牛饮。

  “你?”

  看着李智的动作,龙啸羽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怒容,眼中闪起寒光。李智这狗东西是越来越狡猾了,居然玩了这么一手。老子不拿钱,岂不是寒了保镖的心?现在拿了我的钱,居然不麻利的动手,玩起了深沉。这小子贼胆越来越肥了,以后定是祸端,看来得及早的处理了。

  “呵呵,别着恼,有点事想跟林先生两位谈谈。两位,今年有三十多岁了吧,应该经历过血的洗礼吧?”

  看着龙啸羽的怒色,李智毫不在意的解释一句,好整以暇的看向林大成问道。

  “是,当过兵,受过罪,吃过苦,熬过来了,居然在你手上倒了血霉。”

  虽然不知道李智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林大成还是义愤填膺的作了回答。

  “嗯。想来也是,你们能锻炼出这幅身板,定然是经受了严格、苛刻的训练。两位在我之前,就没有感觉身上哪里不舒服啊,有疼痛感,或者酸麻的情况?”

  对于林大成的回答,李智颔首赞成,随之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这话一出,林大成和孙斌的脸色骤变,心中纷纷的猜测起来,他怎么知道这情况的?凡是榨取过身上潜力的人都清楚,虽然当初身上没感觉,但年龄一涨,身上的毛病就展露出来了。当初榨取的越苛刻,多年后的反弹越强烈。收获越多,本钱越大,就是这道理。

  “李智,你什么意思?你是来打听底细,还是要动摇军心的。告诉你,两位兄长都有钢铁般的意志,身体素质比你想象的要好。”

  龙啸羽听着李智问的两个问题,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不等林大成他们回答,赶忙的插话。

  “哈哈,龙大少,我不得不说句公道话。你的这两位兄长,剩余价值不多了。不是吓唬你们,你们两个能活到四十五岁就已经是天数。人的身体潜力,原本就是有数的。消耗的越多,剩余的越少,英年早逝,你们该知道吧?你们扪心自问,这些年可曾停下来,养精蓄锐,固本培元?”

  见龙啸羽极力的跳出来辩解,李智干脆的把最坏的后果爆了出来。

  “那个,那个,李先生,可有挽救的办法?”

  林大成和孙斌原本对李智的话语还不屑一顾的,但两人一回想自己这些年的过往,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赶忙的恭敬询问。

  两人之所以从部队离开,委身当保镖,正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在强者为尊的部队中,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两人也是拼了老命的操练。话语权有了,身体不行了。进入社会同样的如此,长江后浪推前浪,依靠武力吃饭的林大成两人,为了不被淘汰,哪敢停下操练的步伐。在欲望和诱惑的指引下,两人越行越远。

  现在,两人虽然没有过大的身体不适,但是时不时出现的腿脚酸麻,骨节异响,却是露出了苗头。

  “办法是有的,算了,我给两位拔除‘烂心腐骨手’吧。”

  李智刚想回答,但神色一变,赶忙的岔开话题,像是心有莫大的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