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

  胤禩看着筱白的模样,心疼的厉害,大阿哥还没有出手的情况下太子如此强硬的态度,康熙是否也会考虑呢。

  看着胤禩紧皱的眉头,与充满怒气的凌厉眼神,筱白知道,此时他能做的也无多,毕竟,对手是太子,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人。

  “筱白”轻叫筱白的名字,语气里含着安慰,“如果无法,那么,回蒙古吧,不要再回来了。”筱白竟然听出了这话里的不舍与心痛。

  “可是,八哥,我能活着回去吗?”也许绝望的人看的更开,心胸更广,筱白已经逐渐冷静下来,心里也在默默的衡量以死相逼的几率。

  胤禩看着筱白,第一次毫不遮掩的流露出不舍,“我会设法保你性命。”

  将自己送回蒙古吗?为了保住自己的势力吗?还是等太子被废之后再来想起自己呢?筱白的心里乱了,刚刚憧憬的美好瞬间轰然坍塌,被现实击的粉碎。

  “儿臣恳请皇阿玛给儿臣与筱白指婚。”太子字字清晰的把短短十几个字隆重推出。

  康熙脸上的笑容凝住,谨慎的考虑着太子的这个提议,眼神几次掠过十五阿哥与四阿哥的方向,看到十五阿哥的不甘,四阿哥的愤怒,这些他都不着痕迹的收入心底。当看到筱白时,那不曾掩饰的决绝让康熙的表情一僵。虽然很快就恢复如常,可还是被几个眼尖胆大的内阁大臣捕捉到了,他们看向筱白的眼神中冷意渐浓。

  “胤礽,你该知道筱白是蒙古大汗的公主,你已有了嫡福晋,这事恐怕不合礼法。”康熙的语气里听不出态度,并没有同意胤礽的话,也没有生气的意味,似乎是在给查鲁王子面子,毕竟让蒙古大汗的小女儿,他的亲妹妹嫁给别人做侧福晋,不是个令人满意的安排。

  查鲁的脸色如常,从他眼中看不出一丝波澜,由如古井无波。

  “儿臣知道,儿臣深知侧福晋的位子委屈了格格,待儿臣登基之后愿封筱白为皇后。”

  嘶~

  听到一道道的倒吸气声音,这太子是抱着必夺的信心吗?那嫡福晋怎么办?封个贵妃吗?这般不合祖宗礼法的话胤礽竟然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甚至有些慷慨激昂的味道,看来他对蒙古这方势力看的很重。

  “胤礽,这话是随便能说的吗!”康熙怒斥太子,原来他连自己百年之后的事都计划好了,太子把自己与蒙古牢牢的绑在一起,那如果真的将筱白嫁与他,如果,他想提前登位呢?最近几年对太子的传言愈演愈烈,康熙心里也不再是对他抱着十分的信任。

  “儿臣不敢!只是儿臣真的很喜欢筱白,求皇阿玛开恩。”

  私底下对太子不满的大臣也是不少,尤其是最近,太子连那副知书达理的样子都懒得在他们面前装了,骄奢放纵的性格逐渐显露,这对一心为朝庭的那些人来说早就参了无数的本子,可康熙一直未曾回复,只能把火憋在心里。此时看到太子竟公然要硬娶筱白,司马昭之心都这番了,还舔着脸说什么喜欢。

  “太子这真是太不合礼法了。”

  “就是啊,太子将嫡福晋至于何处了啊。”

  “太子真是太任性了,筱白怎能当皇后呢,那查鲁王子可是筱白格格的亲兄长,如果,到时候要在朝廷结党的话,可怎么办呢?”

  ……

  下面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已经传到康熙的耳朵里,虽然对面的几个内阁大臣没有发话,可脸上的表情,与彼此间交换的眼神表明,他们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对太子这番举动,也觉得欠妥。

  见康熙压根没有问自己的意思,再看周遭群臣大有群起而反之的形式,筱白竟乐得看起了戏,还不忘给四阿哥投去一个安慰的微笑。

  八阿哥见竟然有如此多的人反对这桩亲事,立刻给几个近臣使了个眼色,那几个人的说话声也渐渐大了起来,话语间还带着些煽动色彩。

  “八哥,不会招太子记恨吗?”筱白离得胤禩最近,环顾中也将胤禩的眼神收入心底。

  不着痕迹的略微一惊,然后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记恨就记恨吧,我不在乎。”

  筱白也回给他一个真诚的微笑,“原来八哥也乐于做坏人好事的之人啊。”能在关乎自己下半生幸福的时刻还不忘开玩笑的,恐怕天下不出五指之数,而筱白,明显就算一个。

  “岂止坏人好事,横刀夺爱也不是办不到的。”

  筱白感到八阿哥不仅话语间变了味道,连语气里也搀着些暧昧。一时分不清他这般是因为自己有个蒙古大汗的父亲和一个查鲁王子的亲哥哥,还是因为真的有些喜欢自己。筱白本就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平时可以调戏帅哥,可真遇到表白这种事,下意识就能逃的很远,即使自己喜欢,也本能的躲闪。

  筱白讪笑一下,再次把心思聚集到跪在康熙面前的太子身上。

  “太子,此事不可再议。”康熙衡量再三,决定把筱白嫁给十五阿哥或十七阿哥,一则继续保持与蒙古的盟友关系,二则不会使太子的势力过于庞大。他已经意识到太子在结党这一块似乎超出了自己的忍受范围。

  “求皇阿玛开恩!”随着太子的长跪不起,事情似乎陷入了僵局。

  “大胆!你是想忤逆吗?”龙威天怒,吓得众人也是弃座跪地,高呼“皇上息怒。”

  皇子们倒是没有动作,这时十阿哥与十四阿哥问询的目光齐齐的望着八阿哥,四阿哥犹豫的表情摆满了面庞。

  “儿臣只求皇阿玛开恩!”

  这个胤礽就这么想把自己拉下水吗?康熙都怒成什么样了,还开恩,开你妈个屁!在开恩你就离着被废不远了。筱白一脸怒容,对太子的执意愤恨非常。

  “太子,贪多必失。”康熙说完最后一句拂袖而去,留下表情各异的众人。

  看到大势已去,太子也不得已放弃,那几个内阁大臣舔着大肚子赶紧跑过去将他扶起,一个个都表情严肃,太子苦笑,眉宇间尽显遗憾。

  “散场了。”对着身后早就抖成筛子的间儿说一句散场,没有再看任何人,自顾自的扶着间儿回了营帐。

  筱白不知道此刻有多少双目光注视着自己的背影,太子的不甘与恼怒,四阿哥的担忧,八阿哥的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