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静静的护城河内,仙子泡了好久。岸边,是艰苦的攻坚战后“奇袭队”临时建成的营地。

  卫空在不远处让人擦洗机身,——他对付了上百的鸟人,到处都是污血。

  淑灵包扎好幽紫,让护士推她去病房——她已经无法应对下一场战斗了。护城河内,仙子靠在一个平缓的沙地上合身泡在水里,斩龙剑孤寂的插在了河岸边,在这漆黑的夜色下显得越发漆黑。冰冷的河水渗透血迹斑斑的战甲亲吻着仙子的肌肤。仙子就这样躺在河水里,活似一个死人。不远处军营的火光时时探照到他的身影,却无人前来过问。——在这个神妖大战的时期,人人都是疯的。

  淑灵缓步来到河边,知道仙子心情不好,也不劝他上岸,自己去除外套下了水蹲在了他的身边。

  “仙子,脚伤和身上的伤口好了吗?我的药应该有效吧?”淑灵轻声问道。

  “幽呢?没事吧!”仙子沉下身子,只露出一张脸在水面上,看着天上如牙弯月,沉声问道。

  “没事了,不过要多休息,她叫你不要担心。”

  仙子机械的眨巴了一下眼睛,道:“还真是多亏你水性好。”

  淑灵一笑,道:“你忘了我的肉体是怎么死的吗?水性不好不怕再淹死一次吗?”

  仙子淡淡一笑,继而又被忧郁取代,失神道:“卫空叔看到什么了吗?”

  淑灵一愣,收回了自己的笑容道:“前方还剩王室谷最后一个口子了,打赢了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我是说广叔的遗体。”

  淑灵心儿一乱,闭眼皱眉,冲出口道:“被吊在一杆旗上。”

  是吗?

  仙子站起身来,火焰咒文心力发动,快速蒸发掉身上的污水,迈步上岸。

  “仙子,你去哪?”

  “领一套新战甲。”

  “然后呢?”

  “把剑架安上去。”

  “接着……?”

  “去收尸。”仙子眼神一寒,坚定的说道。

  淑灵惊恐地上了岸,带起一路哗哗的水声。伸手抱住仙子道:“不要。”

  仙子心头一震,在下淡淡的月光之下愣大了眼睛,不能动了。

  “仙子,我求求你,求求你。”小丫头眼一闭,泪珠子就下来了,噎泣道:“不要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了,我好害怕,害怕听到我相伴十年有余的师兄横尸沙场,害怕斗嘴的师兄永远不再说话,害怕……”

  “淑灵。”

  仙子打断了淑灵的话,认真道;“其实我一点都不想死,我还有那么多诺言没有实现,还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没做,可是……。”

  仙子拨开淑灵的双臂。

  “我知道有些事必须去做,如果不做,那赤道火·仙子就不再是赤道火·仙子。”

  仙子转身给淑灵一个拥抱,道:“刀口舔血的生活里,我也不能许下什么不会死的承诺,我能答应你的就是:我会坚持到最后一秒,相信我,小师妹。”

  吸一口气,仙子离开淑灵的怀抱,调皮地一笑:“对我有信心一点好不好,小丫头?”

  淑灵知道仙子主意已定,流露出一丝伤心。

  仙子转身大步走开道:“抱在你怀里还真是温暖啊,味道也醉人。”

  淑灵连忙别过脸去,抱紧自己感到丝丝寒意的身子,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仙子忽然停了脚,头也不回的平静道:“淑灵,你想过与人白头偕老吗?我想过,虽然长老有规定,但只要许下不会生育的承诺还是可以,我想再过几年,找到我心仪的女子,像师父一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说完,仙子飞身跑开。

  ……

  一队亲王的手下,在进入王室的最后一关:————王室谷的入口驻扎,已经连起了土墙和营地,立起了亲王的大旗,前方又立了一排小旗,吊着今次骚扰式进攻捉杀的奇袭队员。俘虏已经全部处死死了,——这是鼓舞士气的一种方法。几个纪律松散的亲王妖卒立在土墙上,三三两两的围着篝火取暖。

  眺望土墙外,远处夜色之下,有一个人影晃动,步步坚定的向这里走来。

  一个妖卒抬头望道:“好像有动静。”另一个眯起眼睛瞅了瞅道:“不知道是神族的士兵还是失散的弟兄。”一个胆大的妖卒道:“发信号告诉内营吧!”

  又一个年老的妖众说:“不用吧!好像才一个。走,会会他去。”说着这一队妖众便纷纷起身,持长枪站在土墙上头等待对方到来。一会儿功夫,身影已近,看得出是一个肩扛巨剑的家伙。

  第一个妖卒道:“不像是我们的兵马,会不会是来投降的。”

  另一个妖卒低语道:“不会吧,听说奇袭部的神众是宁死不降的。”

  一个嗓门大的举枪吼道:“站住,不许靠前。”

  那身影用同样音量回道:“今天百剑利刃都拦不住我,你一句话就想拦我吗?”

  众妖卒纷纷皱眉,带头一人大喝道:“干什么的。”

  “收尸的。”

  “好大的胆子,你叫什么名字?”

  “神族奇袭部灰章士兵:——赤道火·仙子。”

  近处的火光照亮了仙子的脸,冷颜怒目,直叫看守的妖兵心发寒。

  一声狮吼,仙子左脚一跺,飞沙一片。斩龙一支,上了墙头。出手不作任何保留,右边一挥,放倒三个,左一挥,又是三个,血光飞溅间抖脚跳入了对方营内。所有看守的妖兵涌了上来,仙子十指紧握,一招旋斩退敌。剑锋所指,无人敢上前,一个在远处想发信号,仙子踹去一颗石子,正中那家伙的手臂,一招突刺,穿了一个妖卒的胸膛,那兵自知一死,抱着巨剑不放。四周妖兵一涌而上,仙子眼中厉光爆射,一脚踢在剑柄上,斩龙穿过妖兵身体射入亲王大旗旗杆上。

  十余件兵刃已经斩下,仙子双手金光一出,电光火石间顶出十余妖兵的攻击。一扫腿,一圈的妖兵全数失去平衡。堂中蓄气,一招“十四路套拳”只是极普通的招式,在仙子手上却像枯木逢春一般活了,妖兵连连中招。跳起一旋腿,与旋斩同出一辙,十余妖兵倒成一圈。仙子不作停留,冲到一盆碳火前,一脚踹开,透红的炭渣四溅,一会干草、帐营都点着,旁边的马厩中的马匹见起了火,嘶叫着挣扎起来。仙子拿出一捆长绳,碗口粗细,几个妖兵还想站起来叫救兵,仙子几下用绳头抽翻他们,麻利的一头绑好一辆军用板车,一头套上几匹大马,把广等将士的遗体都放在板车上。又将所有马匹全放了,马匹早就受了惊,一统往城外奔去。这时有内营上面的妖兵见起了火光,从一侧冲了出来。仙子跳上已开动的板车,伸手拔出斩龙,旗杆倒下,拦了妖军一下,门口的栅栏已被先跑的战马冲开,仙子乘机策马出营。一个妖兵从侧面冲来抱住一神兵遗体的腿,被拖着走。

  仙子回头怒吼道:“这些精忠报族的汉子,也是你配抱的吗?”一脚踹开他,挥剑远去了。

  ……

  奔了二十里,仙子才放慢了行程,饮了一口冷水,心情终于微微平静了下来。将横七竖八的遗体都规规矩矩放正了,向遗体抱了抱拳。正欲扬鞭策马,一支冷箭射来,仙子低头闪过,朗声道:“魏,不要再沉睡在黑暗中了!”没有回音。仙子跳下马背四处张,————漫漫黑幕下哪能看见别人的踪迹?看来这家伙不会死心的,日后提放他的日子还长着呢。仙子望叹口气,策鞭走了。

  仙子一人带回了众将军的遗体,大伙都很吃惊。仙子让大家把遗体埋了,大伙七手八脚挖个坑,把遗体埋了进去。仙子对着众死去的奇袭队员遗体洒过了一杯茶水,暗自神伤道:“广叔、无可行,我欠了你们一条命。一句话,只有来世再报了。”

  扔开茶杯,仙子曲腿跪下道:“我仙子这双脚不跪天、地,只跪忠、义、孝、礼。今天埋骨他乡,我唯有一跪,先谢祭拜。”

  仙子带回的遗体中,不少是其他奇袭队员的兄弟朋友,不少人都围着新坟痛哭起来。

  这时,一个拉玛阿的手下过来叫扬声叫道:“仙子,将军叫你去一下。”

  仙子知道是发难的来了,解下斩龙巨剑。回头望向身后百尺大帐:主将营。仙子心中忽然感到一阵无力。自仙子年少起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在这地狱修罗的战场中终于动摇了,他怕了,那个无视死亡敢于强敌之前一声狂笑的他终于怕了。因为他已经察觉到:就算自己如何神功盖世也无法避免自己身边的亲人死于沙场之上。仙子摇摇头,提起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心头打定了要将自己的疑问就在今天弄清楚的决定,大步入了“主将营”。

  ……

  “主将营”内,光线充足,当中一张偌大的军事桌。几位主事分左右而坐,拉玛阿正坐大帐中央,气氛威严。大帐后边偌大的地图与绝强之刀的存在,更显示了它的与众不同。

  入了营帐,仙子左右环顾,心道:该在的都在了。

  拉玛阿坐在正中,一拳砸在桌子上,道:“灰章士兵赤道火·仙子,你私自出营,惊动敌军,这是死罪,你知道吗?”

  仙子微微一笑,收敛心思回答道:“你是怕它们惊动了他们会加强防守吗?现在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恐怕天还未亮您就又出征了,我放的火他们少说也要花上两个小时才能灭,怕什么呢?将军。”

  拉玛阿轰的站起,怒道:“胆敢这样对本将军说话,来人啊!拿下。”元站起劝说,拉也不理。

  两个贴身士兵听令进了帐来,仙子扭身闪到一边,拿出一捆炸药,作个点火姿势喝道:“来啊!上来一个就横一堆。”

  全场被震住了,元天真人走来劝,说:“仙子,冷静点。”

  仙子凝神道“我们已经死了一半兄弟了,广叔也死了,师父你叫我怎么冷静啊!”拉玛阿大怒道:“反了,反了,还不拿下。”

  仙子弹指用火咒点燃导火索回应道:“试试看啊。”

  两上刚要上前的卫兵见这阵势又连忙退了回来,仙子赶忙用手指捏灭了火头。

  拉玛阿上前两步吼道:“赤道火·仙子你是一个军人,我是你的将领,现在我命令你,放下炸药。”

  仙子眼神一横,嘴角一笑,露出虎牙道:“嗓门还真大啊。”一手扯下自己灰色的奇袭微章道:“这东西我不要了,今天没有我满意的答复,别怪我管不住我手中的家伙。”

  全场一静。————在此神妖大战的紧要关头谁敢上前冒险夺下仙子手中的炸药。

  拉玛阿压住火气道:“你要什么答复。”

  “我要知道我们这次的目的是什么?”

  卫界道:“仙子,你不是说‘好士兵’不需要知道太多吗?”

  仙子凝神看着自己手中的奇袭徽章,那是元天真人用性命担保才换来的东西,也是自己心中鼓励自己努力要做好一切不叫他人失望的物证。…………但现在已经到了如此关头,仙子狠狠咬牙,丢下微章道:“我现在不是您的士兵了。”良久。

  拉玛阿沉声道:“目的是占领‘比卡圣殿’,捉住圣西亚十四世妖王,由此结束全线战事。”

  “这话你去对小孩说吧!不管我们进军有多快,妖王都有充足的时间撤离的。师父,你告诉我。”

  元天真人无奈的摇摇头道:“我知道的也就是将军刚才说的那些。”

  “口风真紧啊!那就请将军亲自告诉我吧!”

  拉玛阿低头不语。

  元天真人忽然单膝跪下道:“将军,说吧!最后的决战已经来临,不会有人想带着疑惑上战场的。”

  卫界也跟着跪下道:“将军,你就说吧。”

  有两位重要人物下跪,其他人等也纷纷下跪:“将军,说吧!”“你们……?”拉玛阿眉头大皱,一时无语。拉忽的仰天大笑道:“果真虎父元火子啊!我当真见识到了,好吧!反正一小时35分钟后我们就要出发了,恐怕活不下来几个,就告诉你们吧,其实,我们是要去破坏‘十五妖连血仪’。”

  众人一惊。十五妖连血仪?什么东西?

  “世上有上百神域,却只有一所妖界。真要打,我们怎么会怕他,一世妖王的父亲深知这一点,钻研一生想出了这个仪式。他建起比卡圣殿作为自己巢穴,又要自己的部下拥立自己的儿子为王。接着他把自己的身体封印起来,并在自己儿子身上下了很可怕的诅咒。他他儿子也就是后来的一世妖王,一世妖王又将诅咒下在二世生上,二世又下在三世身上,一直到现在的十四世。”

  “这是一个什么诅咒?”

  “除了会终生忍受无尽的痛苦外,他的精、气、魂魄、血脉都会强行进入下一代的身体,但下一代却无法使用,反会更加的痛苦。”

  “等等,十四世,加上头一世,不就是……。”

  “没错,根据古书记载,同一血脉的一族十五世为一个大轮回,十四世所承受的无上痛苦力量,会回到一切的起点,也就是是诅咒的起源,轮回一圈,一世妖王的父亲的体内,诅咒是无法对自身使用的,极恶毒的诅咒更不可能。可是用这个方法后,再花上一千年的时间,诅咒加在了自己的身上,自然规律出现了错乱,混沌力量就会降临。”

  “混沌力量,那不就是毁天灭地的力量吗?”

  “没错,按照妖界王室的预言来说:妖类延续一千年的苦痛和希望,十四位君王毕生的痛苦将换来无敌于世的强者,那就是超越妖王的新形态:——魔。他的醒来会将妖界领到世界的顶峰,直到永远。”

  “一千年前就存的危机,为什么这么晚了才补救。”仙子急问。

  “因为一千年前没有神众相信这是真的,五百年前已没神众再提起这件传说,一千年后的今天我们更是没有谁记得。如果不是有一位贤者在前些年发现了空间能量出现了变化,恐怕我们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该么做?”有人问。

  “十四世的诅咒已经开始进入‘魔胎’的体内,如果让十四世正常死亡的话,‘十五妖连血仪’就会完成,所以要尽快杀死十四世,在我奇袭作战’的第一天开始,西线就有近一万的妖军往王室赶,如果一小时后的决战失败,我们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等等。难道十四世不会逃避吗?”仙子发现这个计划有个天大的个漏洞。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诅咒中的一条应会让十四世的八根动脉与封印相连,谁又能移动那强大的封印呢?”

  “这下全明白了。”仙子放下炸药道:“看来确实是我错怪将军了,要杀要剥随便吧!”

  元天真人挺身站起,举拳打去道:“逆徒,受死吧!”

  拉玛阿出手拦住他道:“算了,决战在即,让他死在战场上吧!”

  元天真人怒冲冲的放下拳头道:“便宜你了。”却偷偷向仙子使个眼色。————演好好像啊!

  拉玛阿走到地图前道:“我们再来研究一下作战方案吧!”

  仙子道:“我可以听吗?”

  拉玛阿一苦笑,随即道:“欢迎,前任将军的儿子。”

  ……

  十五钟后,定好了方案:放弃大部份火炮,只保留五门。余下的奇袭队员组成两排阵型,直接攻入敌人内部,直到————王室谷的门口:“王室门”。打开王室门后,两排队队伍向两方推进,中间开出一条通道,把大炮运进去,利用狭谷的地型架炮,妖军绝难攻入,同时,卫空将抢前进入王室谷,破坏大部份悬崖上的防预工事,在圣地内是没有妖兵的,只要有一小部份奇袭队员能进入“比卡圣殿”神军就将完胜此战。

  仙子一笑,道:“如果打开王室门的速度很快的话,我们绝大多数都能活着进入圣地。”

  “除非是你打头阵。”拉玛阿用凌厉眼神扫过仙子脸颊,信任的说道。

  “说定了。”仙子自信的一笑道。

  元天真人看看表道:“还有一个小时,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几位头领各自出了“主将营”,拉玛阿沉默片刻,悄悄对仙子说了一句道:“其实我年轻的时候,最崇拜的就是你父亲。”

  仙子大步出了营帐,头也不回,挥挥手算是答话。——————————

  父亲,您听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