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后面真演些什么她是没弄清晰,因为待她缓过来时早已又有好几个节目结束。

  “喝口酒,压一压。”闻声,在她面前已重新斟满了一杯菊花酒。沐宛初撑起脑袋,侧头好奇地盯着他。

  “羽林左监不姓羽。”

  “哦。那姓羽林?”

  他摇摇头,像在笑。

  “总不会是羽林左?”

  “羽林左监是个官职。”

  “啊,哦……”

  “我姓项。”

  她笑着点点头,嘿嘿一笑:“我姓沐。”

  “我知道。”他猛然干了一杯菊花酒。

  “哦……”她移开目光。

  台上再没有人表演,沐宛初喝的也有几分醉,虽说这菊花儿酒本不怎么醉人。“咦,怎么没人在台上了呢?”她环顾四周,“都表演完了?”

  “没有,还有羽……羽林……左监大人……和……和夫人你……你……”不知哪个醉了的人含含糊糊道。

  “哦……”她看向项云,“羽……额……项,先生,你既喝了我家酒,咯,就该遵守今夜的规矩,咯咯……”

  项云看了她一眼,起身而去。

  “哎……我还没说完呢,咯,唔……你若觉得为难,……其实你也可以选择围着一轩跑仨月,嘿嘿……”

  不料项云径直走上台,并未行礼,只沉默一瞬。徒然间宝剑出鞘,谁与争锋!项云起起落落,宝剑在他手中翻翻转转,或攻或守,一切那么自然。只是看不清他的脸!那张从不显悲喜的脸。有几分恍惚,喝多了吗?几杯菊花酒而已。项云缓缓走下台,经过坐的原处,他慢了几分却没停,又继续向前走,没过几步却顿如被人施了定魂咒,怔怔站住。

  沐宛初左手顶在桌上支撑着脑袋,右手不知何时拎起把酒壶,抬头兀自灌着。那时,一轮皓月正当空。“该谁了?”没有人回应。“哦,好像到我了。”她沉吟一会儿,“可是我不会弹琴呢。”她像是自言自语,或许真的是与自然或者月亮对话。

  “跳个舞吧。”不知谁含糊说。

  “……”

  “讲个笑话也成。”又有一个人说。“嗖——”一只筷子划了一个完美的弧,飞落到说话人的脚下。

  “嘿嘿,好小子,你记仇!……这不好!”皎洁的月亮不时穿过一两片朦朦胧胧的丝练云朵。她想了想,“嗯……唱首歌吧。可是我唱的很不好。这没关系哈!”她摇晃着起身,颤颤悠悠走了几步,清清嗓子,“今夕何夕,皎月出东山?树影斑驳落人间。人生苦短,今宵良缘,一杯浊酒,把盏尽言欢……今夕何夕……”脚步有些凌乱,人也像踩到棉花团,轻飘飘,可她不想管,只觉得如果停下来就再也没有力气走下去,又或许她只单纯喜欢这种感觉。“今夕何夕,皎月悬中天?玉宇琼楼不胜寒。人影清单,只影独伴……我欲乘风……”一个踉跄,她差点儿摔倒在地,幸亏不知从何处飞来一个人影,及时将其揽住。她在厚重温暖的怀抱中挣了两下,遂趴在其肩头笑笑,“……嗯,我好像是醉了,要睡一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