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唐皖!”唐皖一下子被叫醒了,她发现自己有出现在了沈野逸的次元空间里,看着沈野逸担心的表情,唐皖觉得心里很乱,想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她好想自己一个人蒙着被子睡一觉,什么都不想,这一切都是梦,梦醒了,就没有那么多令自己烦恼的事情了。

  当唐皖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场场的梦,但是自己的感觉却又那么的真实。她揉了揉眼睛,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的样子,她很震惊,镜子里的模样就像她梦中的那样,但是不同的是发色并没有改变,她捏了捏自己的脸,没错啊,这是自己的脸,但是这个触感为什么那么的像自己梦里的触感呢。难道那不是梦?

  “嘀嘀嘀......”闹表响了,这是这个月换的第2个闹表了,唐皖很心疼的摸了摸已经被赵璐摔得有裂痕的闹表。赵璐这妮子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她要是不摔一摔闹表貌似她就会心痒痒。唐皖心想,幸亏赵璐她参加了学校组织去Y城的国庆三日两夜游,到现在还没回来,不然这个闹表估计也要玩完了。

  唐皖洗完漱,换好衣服,看了眼桌上摆着的飘香四溢的饭菜,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点胃口也没有。她随便从储蓄罐里拿了点钱,就拎着书包往楼下走去。她一边走,一边就觉得今天遇到的街坊邻居都好奇怪,他们的那种眼神......哎,唐皖没看懂,实在是太高深了。不过她也懒得想了,都快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在楼下等沈野逸的,可是怎么却莫名其妙的走到了这里了呢?

  “唐皖!”唐皖突然听到貌似身后有人在叫自己。她一回头就看见不远处,推着悍马的沈野逸正向自己走来。

  “怎么出来的这么早,连早饭也没吃吧?”沈野逸面无表情的问道,然后看到唐皖撇着嘴巴可怜巴巴的正看着自己,沈野逸就从书包里拿出块蛋糕递给了唐皖。因为最近是假期补课时间,所以正常到校时间是08:00,而现在才06:50。而且唐皖这人吃饭有一大特点就是,如果她今天吃的糖醋排骨,你肯定能在她的嘴角,发现糖醋排骨的酱汁沾在上面,综上所述,沈野逸这货实在是太了解唐皖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莫名其名的走到这了,哎,咱走吧。”唐皖咬了蛋糕,朝沈野逸笑了笑,然后就拽着沈野逸没有扶车把的那只胳膊往小区外走去。沈野逸面无表情的把唐皖的书包挂在车把上,唐皖没有了书包的束缚,张开双手自由的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虽然现在还在国庆期间,但是街上赶时间上班的人还是有很多,相比之下,推着自行车的唐皖和沈野逸就显得比较特殊了,而且女的娇美,男的帅气,也不知是不是沈野逸修仙的时间久了,身上沾染了仙气的缘故,身上总是有股吸引人的魅力,引得路上的行人都关注着沈野逸和唐皖。当唐皖发现周围的都在盯着自己和沈野逸的时候,她和沈野逸已经走到了一新建的复式公寓类型的小区前,唐皖看了面无表情的沈野逸一眼,都赖这货,要是没有他自己肯定不会大清早的被人当笼子里的稀有动物一样,盯着看了。

  “唔唔.......”沈野逸突然把自行车停在一旁,捂着唐皖的嘴,带着她一起躲到了小区门口的树丛旁。唐皖用眼神问沈野逸,‘怎么了?干嘛捂我嘴?’沈野逸用手指了下小区门口的停着的那辆银色的雷克萨斯ES。唐皖纳闷的看着那辆车,然后就见车门打开了,一个身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从车里下来了,二十多岁的样子,一双银色的高跟鞋显得她白皙的双腿很妩媚动人,她头上戴着的黑色荷叶边帽遮住了她大半边的脸,让唐皖看不清她的长相,但是唐皖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当那个女人快要走到小区里的时候,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中年男子,那个中年男的身形唐皖看着非常的眼熟,但是却因为角度问题,没有看到男子的正脸。

  男子喊了一句:“小贤,你手机忘在车上了。”唐皖听到男子的声音后,身子猛地一怔,这么熟悉的身形,熟悉的声音,好像.......不会的。唐皖咬着嘴唇接着看了下去。女人听到男子喊得话之后,停了下来,转身往男子身边走去。男子递给了女人一部银色的手机,女人扑到男子的怀里,亲吻了男子的脸颊,细心的为男子整理了衣领,然后恋恋不舍的往小区里走去。这时,男子转身往车里走的时候,唐皖看清了男子的长相,那个男子居然是唐爸。唐皖很震惊,她努力克制自己想要冲出去,去问问唐爸和那个女人的关系,或许是自己看错了吧?那个人肯定不是唐爸......然后唐皖很想让自己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误会,都是错觉,不是真的,那个人肯定不是唐爸。可是刚刚的一幕却在唐皖的脑海里不断地一次次的重复着。她哭了,她捂着嘴,努力的让自己不哭出声音,可是还是被沈野逸发现了自己的哭泣,沈野逸把唐皖搂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她像找到心里安慰的了一样,趴在沈野逸的怀里嚎啕大哭。

  “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了?”唐皖哭了好半天以后,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很不对劲。

  “这是我第二次,在这里见到他们。”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

  “第二次.......那是什么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唐皖拽着沈野逸的衣领问道。

  “就是上个月的时候,那时我们正要去部队军训,客车从这里路过的时候,我在窗外看见了他们,我当时怕影响你的情绪就没有告诉你,对不起,皖皖。”沈野逸压低着声音说道。

  “那你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吗?她和......我爸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唐皖在提到唐爸的时候,哽咽了一下,她还是没有办法相信,唐爸会做出这样的事。

  “我查过,那个女人叫惠贤,是个二流小演员,她和唐爸是在一次饭局上认识的,然后她借机酒醉就和唐爸扯上了关系,皖皖,这种场面上的事情,很正常的......或许唐爸只是和那个女人逢场作戏呢?乖,皖皖.....”沈野逸还没说完,唐皖就用手不断用力地打着沈野逸的前胸,她很生气,为什么一个男人在发生这种婚外事情的时候,总是能找到借口呢,上一世的唐爸唐妈一直都很和和美美的,没有发生这种婚外情的事情,难道说男人有了钱都会变坏吗?唐皖不敢想象。

  “皖皖,你怎么了?”江妮娜用手在唐皖的面前晃了晃,晃了半天唐皖才缓过神来。

  “哦,没没什么......娜娜,你怎么过来了?”唐皖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班级的江妮娜,觉得很纳闷。

  “你还说你没事,现在都放学了,你都迷糊了吧。”江妮娜坐在唐皖的课桌上,翘着二郎腿,笑眯眯的看迷糊的唐皖。突然她听到有人开门,一后头看见沈野逸进班了,她从课桌上下来,弄了弄裙摆,和沈野逸很淑女的打招呼。“嗨,沈野逸,放学后有时间吗?听说今天在广场有明星见面会哦,要去吗?”

  “不。”沈野逸刚想拒绝,什么明星见面会的,他最不喜欢看了。但是一看到唐皖,他就突然想起来,今天的明星见面会,他貌似也听说过,好像惠贤也会出现在见面会上,看江妮娜这态度,要是自己不去,肯定会拉着唐皖去的,这样是唐皖遇上惠贤,额,他不敢想象了。

  “你不去吗?”江妮娜试探的问道,但是看见沈野逸摸着下巴,好像在想着什么的时候,她突然有预感今天肯定能和沈野逸去看明星见面会了。“去,哦我当然去了。”沈野逸拉着正在迷糊的唐皖说道。

  晚上的A城夜景很迷人,原本静谧的湖上,因为有了湖中夜游A城的邮轮,和湖边的色彩斑斓的路灯衬托,而显得迷离,妖娆。不同于白天的匆忙,晚上的人们都在街上悠闲的走着,唠着东家长西家短,要不就是在谈论晚上的广场明星见面会。唐皖和沈野逸还有江妮娜到的时候,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前来看热闹的市民了,江妮娜拽着唐皖的手往人群的最前方卖力的挤着,沈野逸就面无表情的跟着她俩的后面充当着保镖的角色。

  “皖皖,你快看,那是天蜜组合耶。”江妮娜兴奋的指着广场被人群围了最密的地方说道,什么明星唐皖都没看到,她整个人还处在今天早上被唐爸和那个女人拥抱的震惊中,而沈野逸则是在关注着唐皖周围人的一举一动,也没有顺着江妮娜指的方向看去,而此时此刻的江妮娜正处在兴奋状态,没有注意到俩人到底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