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里是哪里?”极罗修环视下四周,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一处森林里,森林四周偶尔传来流水的声音,这里是哪里?感觉有些熟悉似的。羽墨也环顾了下四周,望了望天空,突然脸上露出了惊喜,这里不就是他们刚刚来到独罗宗时进入的森林吗?这样想着羽墨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目光往下移,只见在他们的脚下一些奇怪的条纹浮现。蹲了下来,用手拂去条纹上的一些树叶。

  极罗修见羽墨不回答她,还自顾自的不知道忙些什么,小嘴不由得一嘟道:“地下有什么好看的,我们还要快点知道我们现在的位置,不然可赶不上第二场测试……了。”最后一个字节,极罗修吐得略有些艰难,因为她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一个大大的圆形图案静静的躺在地下,这是?阵法?

  羽墨微微一笑:“果然如此。”

  “什么?”极罗修愣了下,回过神疑惑道。

  “这是个传送阵,那个洞府的传送阵,你拨出的灵石就是启动传送的灵石,不过由于灵石的能量原因,你一拨出来,阵法中的灵力就出现不平衡,最后导致整个洞府的震动,我放进去的灵石正好就成了启动阵法的能量,所以一放进去我们就直接被传送到这边过来了。”羽墨微笑的解释。

  听完羽墨的一堆解释,极罗修愣了愣,最后仿佛想起了什么,小嘴一厥道:“把我的东西还我。”

  羽墨一怔,脱口而出:“什么东西?”

  极罗修小脸涨的通红,显然处在爆发的边缘了。

  “哦,对了。”羽墨仿佛想到了什么,手一翻,一颗璀璨的精致小灵石出现在他手中,缓步向极罗修走了过去。

  看着那精致的小灵石,极罗修的眼睛开始放光,心道:好美。

  羽墨望着那用豺狼目光望着小灵石的极罗修不由的一笑,大手抓住极罗修的小手,极罗修一愣,微微挣扎,不过在小灵石的诱惑下,她还是选择了妥协,把灵石放在极罗修的手心里,羽墨乘机在她耳边道:“宝石赠美女,这以后就算我们的定情信物哦。”这自然是玩笑话,对于极罗修这类喜欢当假小子的小美女,调戏下也不失为一个乐趣。

  极罗修小脸一红,刚想推开羽墨,羽墨的手突然在环住极罗修的小蛮腰,一声略带正经的语气的声音传入耳中:“抱紧我!”

  极罗修一愣,刚想反驳,突然感觉脚下一轻就要向后倒去,还好在羽墨的大手的环绕下,倒也没事,不过却被羽墨更用力的抱住了。恍惚间极罗修感觉四周的风好像变大了

  大大的眼睛扫视了下快速向身后移动的四周,小脸一白,眼睛下移,自见一把黑色的长剑被他们踏着,剑的速度极快的往前飞行,风儿吹拂起极罗修的柔发,略带了一丝清香。

  “这是御剑飞行?”极罗修心里不由的产生了这么一个词,据说剑修修到一定的境界就可以使用飞剑,进行御剑飞行,羽墨不是体修么?极罗修的小脑袋显然思考不了这么高难度的问题,所以索性她直接开口了:“你不是体修么?怎么可以御剑飞行?”她声音很大,因为在飞行她,她怕羽墨听不到她的声音。

  闻言,羽墨嬉笑道:“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极罗修的小脸顿时又红了:“你说不说呀,不说我就打你”说着小手还作势就要在羽墨的身后来一下。

  大手搂得更紧了:“别打我哟,不然我一不小心放手的话,极罗修美眉可就要跟下边的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羽墨的表情一向很轻松。

  羽墨那轻松的表情在极罗修的眼中却是那么的淫荡,极罗修也不怕羽墨,小手狠狠的怀上羽墨的腰部,这样一来就算羽墨放手她与不怕掉下去了:“不说就算了,回去后,我一定要让哥哥教训下你。”她根本不知道,他哥哥都不能肯定能打倒羽墨呢。

  感觉到胸口,那软软的兔子挤压着自己,羽墨倒吸了口凉气,这不是勾引人犯罪么?在这没有多少人的森林里,穿着单薄的衣衫的女子投入一名男子的怀中,用脚丫头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还好此刻羽墨可没有那心情。

  “别太用力。”羽墨提醒道,见极罗修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羽墨微笑道:“因为差不多快到了。”出了这个森林后,离会场的距离也就只有几百米之遥,步行几分钟就到了。

  闻言,极罗修往向前方,一个发着亮光的出口顿时引入眼帘。

  羽墨微微一笑:“你还用不用换衣服呢?”

  极罗修小脸一红,她现在还穿着睡裙呢,想到自己一直穿着这件单薄的衣服跟一名男子在一起这么久,现在还被紧紧的抱着,小脸不由的跟火烧似的。

  “换……”好小声的声音,尽量羽墨的耳力不错,但在风速的影响下,他还真没听清楚。

  “你说什么?”

  又问,这不是故意调戏嘛,极罗修的小脸更红了:“我说我要换衣服。”这次她故意在羽墨的耳边来个大吼。

  羽墨捂了捂耳边,望了一眼满脸通红的极罗修,微微一笑:“好,我们去换衣服。”

  腰间一疼,受到攻击的羽墨疑惑的望向极罗修,只见极罗修低着小脑袋,也不敢看羽墨了,突然羽墨醒悟,刚刚他说的那句‘我们去换衣服’,貌似有些出入。

  “呵呵,还真小气,不都已经看过了”羽墨嬉笑一下道。

  “只看一点,你……啊”极罗修小脸一红,手就握拳欲打。

  “先别打,我们已经到了。”说着羽墨抱着极罗修一个转身,身躯轻盈的如同雪一般在剑上飘落,剑被收回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