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忙活了近两个小时,一拉溜的满满当当的十瓶生命能,在李智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完成了。

  “哈哈,这些东西看着不起眼,可是值六万块钱的。若是每天都能卖出去,想不发财都难啊。”

  李智眼中闪着精光,弓着身子,像是看稀世珍宝般,紧盯着那十个小瓶,心情愉悦的自语。

  “嘎嘎嘎,那当然了,也不看看这是出自谁的手。宿主,我刚才我给那两个保镖来了一阵刺激,估计你出手的日子不远了啊。”

  小音音怪叫着把李智恭维了一番,接着说起了林大成他们两人。

  “还是你做的稳当,毫无遗漏啊。我就等着龙啸羽这犊子来求我,好好的宰宰他。有钱好啊,我可是穷得很哪。”

  对于小音音的办事效率和质量,李智是一百个放心。想到龙啸羽要在自己手上吃瘪,李智就是禁不住的兴奋。

  “打算宰多少?”

  小音音跟随着李智,也钻见了钱眼里。一听说宰人,马上来了兴致。

  “一个人来上五毛钱的,俩人正好一块。”

  李智把那十瓶生命能揣进兜里,语气轻松的说道。

  “五毛钱?五万?”

  小音音对李智制定的价格单位有些不确定,接着问了一句。

  “哼哼”

  李智哼哼两声,根本就不说。

  收拾了一下银针,李智找出一本医科书籍,沏了一杯茶,很是悠闲的坐下来阅读起来。直到房间内的光线略显暗淡,李智这才放下书,走出了房间。

  在走向别墅的正门时,李智拿出电话,犹豫了一会,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的接通了,里面是李智母亲的声音。

  “妈,是我啊。嗯,嗯,什么?暑假回去,干啥啊?”

  李智在电话里询问了一下爸妈的身体情况,在最后却是被母亲的坚决态度镇住了。他妈妈严令他放了假必须回家一趟,原因没说,语气耐人寻味。

  收起手机后,李智摸着鼻子寻思起来。搁以往,放了暑假自己都是找点小活干的,整点小钱花。爸妈从不管,更不会要求回家,今个却是有些反常。

  “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啊,看来最近我要忙活起来了。”

  李智不敢违拗妈妈的意思,只能用有限的时间,尽可能的去捞点钱了。

  “距你们放假还有段时间吧,这些时间已经够用了。”

  小音音计算了一下李智的身体强化情况,给出了一个明确的结果。

  “就怕出现变化啊,什么事情也料不准。一旦出现点变故,所有的计划都能改动。”

  结合打电话的情况,李智不由得心生谨慎,稳妥的去处理事情。

  别墅内,辛凌和魏松还没有回来,老爷子倒是在,正拿着一本书品阅呢。李智轻手轻脚的走上前,站在了老爷子的身边,躬下身子看老爷子的精神面貌。

  老爷子的气色看起来不错,眼睛中也有了光亮。只是,眼神还有些浑浊、木然。他拿书本的手臂也有些发颤,想来是病症恢复的情况并不是很理想。

  “小,伙,子,你,来,了。”

  感受到身边的光线变化,老爷子缓慢的转过头,冲李智轻轻的一笑,一字一顿的说道。

  “老爷子好,您就适合多看书,多动脑筋,这样有助于您的健康。”

  毕竟曾经查阅过阿尔茨海默症的治疗方案,李智对老爷子的做法甚为赞同。

  “嗯”

  老爷子笑了笑,点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李智见老爷子看的认真,直接走向后厨,去帮忙了。

  等李智帮着大厨把晚饭准备好,打算让老爷子先行进餐时,才发现辛凌已经回来了。看到辛凌脸上的冰冷寒霜,李智赶忙的驻足不前了,心里打起了鼓。

  这是谁招惹这位大小姐了,居然是这样的表情,她平时冷则冷,还没到寒霜密布的程度吧。我现在过去,会不会招惹一通怒火呢?

  稍作犹豫,李智赶忙的退了一步,淡出了辛凌的视线。

  辛凌看似平静的在那坐着,但她的内心中却是忐忑、焦虑、担忧。谁也不会想到,仅仅一下午的时间,吴艳晴现在已经出现了肾脏严重衰竭的情况,生命已经到了告急的程度。而病因到现在没有具体的查出来,而她最后饮用的生命能成了最有嫌疑的东西。

  一但吴艳晴病故,自己作为生命能的提供着,将难辞其咎。而李智,这个生命能的制造者,更是无法脱离干系。

  吴艳晴不是普通人啊,金钱已经没有办法去抹平这件事。

  想到此中的利害关系,辛凌扭头朝别墅的正门看去,见魏松居然还没有把李智带过来。辛凌噌的站了起来,围着沙发踱步。

  这件事怎么解决呢,辛凌拿不定主意。将李智交出来,任由吴艳晴的家人发落?自己扛下来,独自承受吴家的怒火?恐怕现在两个人已经没有能力担下这件事了,吴家发起威来,瞬间就能让两人死无葬身之地。

  “呼”

  一直冷静、淡定的辛凌,此刻也不能保持心静如水了。

  老爷子轻轻的抬起头,很无辜的看着辛凌,百思不解辛凌在那转圈子为了什么?

  “小姐,没有李先生的身影。兄弟们说,他就在别墅内,没有出去。”

  魏松心急火燎的从外面冲进来,语气急促的说道。

  “嗯,那就好。我让你联系的人联系了吗,他们怎么说的?”

  辛凌强自的冷静下来,眼神褶褶的看着魏松问道。

  “已经联系了。他们说级别不够,恐怕说不上话。不过呢,他们说会帮忙周旋。该给的礼物,我也派人送出去了,这会应该到帐了。还有,吴家的人已经坐军用直升机赶过来了,最晚晚上八点就能到达安平市。”

  听到询问,魏松未作考虑,把得到的情报如实的汇报了出来。

  “好,吴小姐那边有什么情况,及时的汇报给我。行吧,你先下去吧。”

  听闻所有的公关工作已经实行了,辛凌稍稍有些心安。她挥了挥手,再次的叮嘱一番。

  魏松轻轻的应了一声,很是担忧的看了一眼辛凌,转身走出别墅。

  辛凌看着魏松离去的背影,犹豫了一阵拿出了手机。想了想后,又把手机放下了。盯着手机屏看了一阵后,辛凌走向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前。

  “李智,你在这吧,出来一下,有事情跟你谈一下。”

  辛凌克制着心中的震怒,尽可能的表现出一副平静的样子。

  “辛小姐,晚饭已经做好了,可以开饭了。”

  听到辛凌的呼唤,李智再也藏不住了,赶忙的从偏僻的地方走了出来。看着辛凌那副要火山喷发的架势,李智就有些忐忑。这姑奶奶这是咋了,看样子火气不小啊。我可不想当出气筒,又不给开工资。

  “李智,这边说吧。”

  看了一眼在沙发上坐着的爷爷,辛凌指了指落地窗。

  居然要避讳着老爷子,辛凌这是要跟我谈什么事情啊。带着满腹的疑惑不解,李智疾步跟了过去。

  在两人站定后,辛凌转过身子面对着李智。在辛凌那冰冷、强势的眼神注视下,李智败下阵来。这姑奶奶到底啥意思啊,说事却不说话,让人全身难受。

  李智算是明白了一件真理,漂亮的女人不是谁都能驾驭的。单单她们的眼神,就能吓退一群人。

  “李智,明人不说暗话,你给我的生命能出了意外。我的一位女性客户服用后,得了横肌纹溶解症。现在已经出现肾脏衰竭的症状,生命时刻受到威胁。这位客户的背景深厚,我没有办法应对,请问,你认为该怎么处理这事?”

  辛凌眼神冰冷的盯着李智,语气萧瑟的平缓讲道。

  听了辛凌这番话,李智眨了眨眼,一时间有些愣神。

  “横肌纹溶解症?肾脏衰竭?你等等,我先查查。”

  辛凌说的名称,李智有所耳闻,但对具体的发病机理不清楚。及时的说了一句后,李智赶忙的拿出手机,上网搜索起来。

  随着‘横肌纹溶解症’的介绍出现在眼前,李智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简直比变脸还要精彩。

  将搜索的内容看完后,李智淡定的把手机抄了起来,然后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辛凌的眼睛。

  “你什么意思?你自诩的生命能无任何毒副作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意外?我告诉你,她的家人已经乘坐军用直升机赶过来。你若是没有办法,或是无法解释。我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兴许能化解眼前的危机。”

  看着李智不言不语,故作深沉的样子,辛凌就气得满肚子火气,忍不住的严厉告诫。

  “你晚上板着脸就为了这事啊,吓我一跳。大姐,我再次的重申,我的生命能只有失效,绝对不可能出现毒副作用。还有一点,这位病人发病机理不再我这。他得病完全是因为,他的过敏体质。而你,则是倒霉赶上了。若是我估计不错的话,是我的生命能救了他的小命。”

  李智一派正气的紧盯着辛凌精致的容颜,郑地有声的说道。

  “你还狡辩,事情已经发生……”

  见李智还在为生命能辩解,辛凌顿时抬高了嗓门。

  “不争辩了,我去看病人吧。”

  见辛凌有暴走的迹象,李智赶忙的打断话茬,语气快速的讲道。既然辩论没有作用,李智也懒得费口舌了,还是手底见真章比较好。

  从辛凌不稳定的情绪中,李智咂摸出了一点味。这得病的客户定不是一般人,再结合军用直升机,李智大致的推测出这客户的背景非常的强大,应该是有权一族。这客户若是出点什么事,自己难辞其咎,估计最少是牢狱之灾,甚至还能有幸品尝到花生米的味道。

  “什么,你去看病人,你要自投罗网?”

  对于李智的决定,辛凌有些难以置信,震惊的声音都有些尖锐。

  “还有其他办法吗?我去准备一下,马上就走。我可怜的肚子啊,还饿着呢。”

  李智耸耸肩,很光棍的摸着肚皮,幽怨的赶向自己的房间。

  “你……唉!”

  看着李智离去的背影,辛凌语结的叹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拿出了手机。

  嘟嘟声刚想起,就被接起了。辛凌不等对方说话,赶忙的说道:“诸葛大哥吧,我是辛凌,我遇到了一点麻烦,请给我吧说一声吧。”

  “小凌,咋不直接给领导打电话?”

  对方带着惊喜的口气,戏谑似的问道。

  “诸葛大哥,事情有点急,我先挂了。”

  辛凌明显的不愿多说,说了一句话,赶忙的挂断。

  “呼!”

  辛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赶忙的呼唤过佣人,让她照顾老爷子进食。然后,关切的看了一眼老爷子,脚步匆忙的走出了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