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晚仙被震惊到了,他一直以为是血鸢自己叛出了望雪楼,所以万青山看起来才会那么难过,萧蒙的情绪也才一直那么阴沉,但是没想到万青山难过的不是血鸢的背叛,而是自己的冷血!而正因为此萧蒙才会一直都不那么待见万青山罢,万青山也尽量避免跟萧蒙单独相处。

  “这些······都是皇上跟你说的?”晚仙轻声问道。

  萧蒙说完刚才的一大通话,心情平静了不少,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你去找了血鸢?”晚仙看着萧蒙,似在求证自己的猜测。

  萧蒙沉默地点了一下头。

  晚仙看着他脸上的表情重又变得不自然,微微皱眉道:“你刚才说血鸢不是血鸢,那她是谁?”

  “她虽然是血鸢,但是不是先前的血鸢了。”萧蒙的话让晚仙一头雾水,什么叫“她虽然是血鸢,但是她又不是先前的血鸢了?”

  萧蒙好像也知道自己的话没有说清楚,接着解释到:“人是血鸢,说话的语气也是血鸢,但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像是另外一个人易容成了她。”

  晚仙沉吟道:“会不会是被催眠了?”

  萧蒙肯定地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看她的样子不像是被催眠过的,有自己的意识,眼神也很清明。”

  晚仙陷入沉思中,久久得不出结论,见萧蒙也沉默不语,只好安慰到:“不管怎么样,先把我们目前的事做好再慢慢思考这件事,血鸢变成这样也不是谁的错,不要再在心中对皇上抱有成见了,想必经过这件事情以后皇上也吸取到了不少教训。况且,目前的情况对血鸢来说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起码她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开心。”

  萧蒙一动不动地听完了晚仙的话,没有反驳,也没有点头,静静地出了门去。

  晚仙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萧蒙当初是为了血鸢才加入望雪楼的,而他是一直都在望雪楼中的,效忠的对象一直都是万青山,因此血鸢的背叛对他来说只不过郁闷了一阵子就过去了,但是对萧蒙来说,这恐怕会是一个很难过去的坎啊······

  曾经的宁国国君已经基本上被人忘却到了脑后,要是你找来一人询问,说不定他还会诧异地回问到:“他还没死吗?”

  是的,他确实还没死,但是却是生不如死。

  凤和舜景并没有为难宁东篱,虽然按照改朝换代的历史来看,他们应该给宁东篱一杯毒药或者一根白绫,但是因为他们两人都有着其他的想法,便没有这样对待宁东篱。

  不但没有为难宁东篱,相反他们还给予宁东篱以相当好的待遇:单独的府邸,封为“贤王”,吃穿用度都是按照宁东篱先前的规格来的,而且还允许他在侍卫的陪同下出门,自由度相当高。

  这些待遇对于一个前朝的皇帝来说无疑是从未有过的好了,但是对宁东篱来说却接受得并不轻松,因为只要一出门,就能听到没事闲聊的人们说到女皇和皇夫的恩爱,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心理上的酷刑,虽然他不停地暗示自己这个凤尊并不是血鸢,但是脑海中却止不住想象出血鸢幸福地对着舜景笑的画面,让他几欲抓狂。

  于是他便不怎么出门了,天天待在房中练字练画,写得烦了就练剑,虽然不知道武功对自己来说还有多大的作用,但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也许在某一天还可以派上用场。

  自从战败以后他的心反倒回归了平静,他已经尽力了,这样下去面对父兄的责问他也可以用心无愧了,而且万青山现在建立的国家也叫宁国,想必他的身份确实是没有错了,因为如果他不是宁君临的话,随便取个名字都没有所谓,没必要用前朝的国名,这样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吉利。

  他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杨氏一家,害的他们母女分散,但是没想到在凤国宣告建立后不久杨五和木儿就找了来,她们在万青山破城的那天逃了出来,但因为找错了路因此耽误了不少功夫。

  凤亲自见了她们一面,还让杨家其他人也进了宫,让他们团聚在了一起。

  木儿在见到凤的时候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夹杂了愧疚和欣喜,还有些少疑惑,但凤只是瞟了她一眼,没有开口说更多的话。

  杨母以为这是让他们一家团聚过以后再全部送上断头台,心中悲戚不已,抱着杨五哭成了个泪人,“儿啊,你怎么就不知道找个地方隐居了啊!还跑来干什么啊?!白白送上了两条命啊······”

  凤缓缓开口道:“我不杀你们。”

  杨母闻言马上制住了泪,抬头看向凤,哽咽道:“凤尊您刚才说了什么?”

  凤再度开口,清晰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你们用不着死。只要你们安安分分的我便不杀你们。”

  杨建武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扬声道:“但求一死!”

  杨母掐了杨建武一把,怒视他,“你有你的尊严,但是也要考虑到孩子和我!”

  杨建武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但杨母继续道:“况且,前宁国皇上也还活得好端端的,你就这样下去,有什么脸面面对先皇?”

  杨建武这才被说服了,心里想起宁东篱还活着这件事,虽然现在凤国留下了宁东篱一条命,但是谁知道什么时候又把它收回去了呢?如果就这样丢下宁东篱一人在这里,他还确实放心不下。

  凤见他们达成了一致意见,威严的声音响起:“你们愿归顺于我凤国吗?”

  杨建武瞪圆了眼睛,大声道:“不愿!我生是宁国的人,死也是宁国的鬼!”

  杨母忙拉住她,冲着凤解释到:“他说的是前宁国,不是现在这个宁国,凤尊您不要放在心上······”

  看着杨建武充满怒气的眼,凤解释到:“不用你们出力为凤国干什么事,只是名义上的,因为这样我才好免去你们的死罪,然后给你们安排一个将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