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收藏呐是偶希望的,票票呐亦是偶希望的,咋办呢?)

  没办法,人家四爷已经吭了一声,她只能把刚才的话忘掉,安慰下自己受伤的内心,准备好强大的神经,去接受蔄青梦,现在应该叫年青梦这个笑里藏刀的死女人!

  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笑,青梦展示着她那倾城的笑,可筱白现在是那个可怜的轮胎,爆胎了!

  狠狠的剜了几眼这个没见面就戏弄自己的损友,真是后悔为了她跑了这么老远,整整近400年的光阴来确定她是不是还活着。

  “怎么,带男朋友来炫耀吗,你不知道吧,前些日子太子可是可这劲儿的求皇阿玛指婚呢。”胤禛看到筱白站在洗脚盆里的不雅姿势后,无奈的退了出去。

  青梦本是淑女,只是被明筱白带坏了一些,可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骨子里的秀气无法被掩盖,再加上一张不比筱白弱多少的嘴上功夫,这就形成了她独特的人格魅力——损人不吐脏字,气质端庄秀丽。

  “你这种人天生就是进宫的料,不去宫斗耗脑细胞都浪费。”筱白换上鞋子,整顿整齐,好出去给胤禛行礼。

  青梦打量着筱白,虽然样貌不同,可神情、语气还如记忆中一样,这个样子的筱白,到底怎么才能在这即将到来的汹涌漩涡中生存下来呢。

  看到青梦忧虑的眼神,一秒钟之前还在骂人的嘴立刻变了弧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我回去等你,绝对不让你提前火化,呵呵”。

  勉强的上扬嘴角,挤出一个微笑,“好,不论谁先回去,都要不离不弃。”

  “四哥!”碍着还有人家未婚妻在这儿,筱白不好造次,规规矩矩的行个礼,然后转身,一脸正式的复制了一遍,“四嫂!”

  青梦感觉脑子里瞬间冲上来一阵气流,差点把自己直接冲晕了。什么时候就变成了这死丫头的嫂子了呢,还叫的那个理所应当,那个,呃,道貌岸然!

  胤禛随意的点了点头,看青梦盯着筱白不动,筱白就只能半蹲着,一脸委屈的看着她,“四嫂?”试探着把青梦叫回神,她这是不是故意的,累死我是不是!

  “啊,筱白,一时听你这么叫不习惯呢,你再叫几遍让我熟悉熟悉吧。”说了一大堆,就是没有筱白心里呼唤了几百遍的“起来吧”。

  “四嫂,我错了。。。”

  哼,这会儿知道求饶了,还不是看见胤禛在这儿。青梦心里冷哼一声,脸上保持着一团和气,“妹妹,快起来吧,要是闪了腰就不好了。”

  叫你妹啊,还不是你故意不让我起来的。

  废话,谁让你叫我‘四嫂’的!

  两人眼神见火光四射,战情紧急。

  看到两人表情不善,胤禛有些摸不着头脑,筱白与青梦不是一向要好吗,怎么这一见面就掐到了一起呢。

  “咳”

  听到这里这俩女人才知道,把主角给撂到旁边很久了,甚至,已经忘了。

  “青梦,筱白叫你一声‘嫂子’,你好好照顾她,这几日你就先住在这里吧,我那边暂时不方便。我还有事,你们聊吧。”说完转身走了。

  “就这么走了啊,把你这么个包袱扔给我连点生活费都不给啊。”筱白嘟着嘴,‘嫌弃’的看着青梦。

  “看什么看,还不快来伺候姐姐,这大老远的跑来塞外,竟然是为了给你当伴儿,这格格当的,剥削阶级!”青梦揉着颠簸的快散架的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格格,十五阿哥在外面等您呢。”文红从帐外跑进来,听到青梦的语气颇为不客气,又加上是未来的雍亲王府侧福晋,竟有些心虚的感觉。

  “让他进来呗,没见侧福晋想骂人吗,这不正好来了一个。”

  青梦瞅瞅筱白,鄙视的没有开口。

  十五阿哥满脸的笑容,刚要开口,看到旁边的青梦,似是有些不认识,想了一会儿身子一僵,“四嫂”。

  青梦不开口,保持着她的淑女风范。

  “十五哥,有事吗?”这话里怎么听着有‘没事你可以走了’的感觉呢。

  十五阿哥有些尴尬,犹豫了一下,“听大哥说,皇阿玛已经明令太子不可再提指婚之事了。”

  看着十五阿哥暗喜的模样,想想他也不是个坏孩子,甚至没有参与九龙夺嫡的大戏,可自己发自内心的抗拒,以致厌烦,也许,是有个影子已经住进了心里吧。

  “是吗?谢谢十五哥来通知了。”

  对于十五阿哥来说,筱白的每个字都贵如黄金,看着她与四阿哥、十阿哥他们笑谈,对自己每次都是惜字如金,也许只有‘无可奈何’最适合心里的感受吧。

  “那我先回去了。”十五阿哥苦笑着转身。

  “不错,你明筱白连阿哥级别的都能拒绝了,这可不比现代的那般小鱼小虾。”说到这里,青梦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如果以前你拒绝男生是因为看不上他们的幼稚,那现在我是不是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怀疑,你是不是同性恋?”

  “理由嘛,和以前一样。”

  “什么?”

  “幼稚!”

  “那八爷呢?是谁哭着喊着要嫁给八爷的?”

  筱白的脸色忽的变了,“姑奶奶唉,这里是康熙五十年,你给我记好了,你能活到十几年后,我的小命可是随时可以丢的,在没逮到胤禩之前,我可不能死啊!”

  青梦也觉得说的不妥,以前玩闹惯了,这习惯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过来的。

  “说起正大光明了,我还没见过那块著名的匾额呢,改天去乾清宫看看去?”筱白的想法总是这么奇异。

  “哦,你还不配见呢。”

  “切,早晚有一天,我要把‘正大光明’这几个字换成‘蓬荜生辉’!”

  “噗~”

  青梦一口茶水全部喷了出来,“我看不用我口误,你自己也有把自己推上菜市口的本事。”

  “您来的可真是时候,今儿个晚上有篝火宴会哦,八成又要歌舞才艺展示,看您挑首歌吧,”筱白把一沓纸递给青梦,上面是前些日子青梦谱出的曲子,“这段时间我就指着这活着了。”

  青梦抬头,瞄了筱白一眼,“对,今天还穿着马甲。”

  “你以为你脱了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切。跟我拼小品,我拼死你。赶紧选,还得化妆呢。”筱白不耐烦的指着那叠纸。

  “随便,看你哪首不走调了。”青梦随手将曲子交还给筱白。

  嘴角抽搐几下,心里默念一句‘好你个蔄青梦!’“那就《新贵妃醉酒》吧,还有些古风的味道。”

  “可以,你唱贵妃吧。”

  筱白一愣,“那你唱‘醉酒’?”

  青梦脑门上的青筋并没有因为涵养而收敛,“我唱李玉刚。”

  “哟,唱什么?”青袍飘飘,随风而进。

  “这是堂堂大清格格营帐,何时允许你一介男子随意闯入,来人,拖下去斩了!”筱白大义凛然的呵斥,听得间儿、文红一阵恶寒,青梦在心里往明筱白的标签上又加上了一个‘不靠谱’。

  “十四阿哥。”声音徐徐动听,温柔悦耳。

  胤祯这才注意到筱白这里不是一个人,还有,还有四阿哥未过门的侧福晋——年青梦。

  “四嫂。”

  “唉,对嫂子就这么温柔,对我就知道欺负。”筱白低头假装拨弄手指甲,语气里醋味飘逸。

  “筱白,不得胡说。”十四阿哥剑眉紧皱,他不喜欢与四阿哥牵扯太多,“八哥身子好了不少,今晚也会参加宴会,”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十四阿哥有些接不下去的感觉,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

  “我出去透透气,这一路走来胃也有些不舒服呢。”青梦微笑,起身带着秋月离开了。

  看青梦走了,十四阿哥脸色暗了下来,她看出自己是有意避开她的吧,不知道这女子心机有多深,如果与四哥一样,还真是不好对付呢。

  “今晚八哥会跟你坐在一起。”

  筱白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十四,以前也有两次是与八阿哥坐在一起的,怎么这还要避开青梦单独说呢,还一脸的严肃,跟多大事儿似的。

  看了筱白的表情,胤祯气结,平时看着挺聪明的啊,怎么说的都这么明白了,还一副傻样呢,“以前是凑巧,这次是一桌。”

  “什么!”不是只有福晋才有资格跟阿哥一桌吗?这算怎么回事?“皇阿玛说的?”

  终于开窍了,欠点播的孩子,“昨儿个晚上皇阿玛跟我们几个商量今晚的晚宴,本来没打算让你与八哥一桌的,毕竟你不是八哥府上的人,按理说应该你和四哥一桌或跟我一桌,毕竟咱们都是母妃养大的,就说是亲兄妹也未尝不可。可偏偏四嫂今日来了,我又要负责巡视,只打个面儿就要走,太子刚触怒了皇阿玛。”

  “等下,不是还剩大阿哥、五阿哥、九哥、十哥、十三哥吗?”筱白想不通怎么就出了这么档子事,以康熙那狡猾猜疑的性格,这难免不是一场试探,这样反而不能与八阿哥自然交谈了。

  “十哥向皇阿玛奏明了说你可以与他同座,可这次之所以会合座就是蒙古来了几位德高望重的王爷,十哥的座位难免靠下些,剩下的大阿哥眼下也是不得宠的,五哥一向不喜欢过于繁琐的事,皇阿玛想是考虑到这些才安排你与八哥同座的。而且,你们与四哥他们相邻。所以,晚上务必谨慎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