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九天之外,混沌之中,有仙山灵台。

  奇花异草飘香,仙禽异兽嬉戏其间,仙云灵雾氤氲其上。

  中有一殿,名为太一,殿门洞开,殿内无有人语响,不闻道铃声。

  忽一日,来了一位道人。

  这道人一身白色道袍,身材修长,面如冠玉,三络长须飘拂胸前,手中拂尘轻摆间,好一派仙风道骨之像,飘逸出尘之姿,望之便令人心折。

  白衣道人在殿门外微微踌躇之际,一股腥风血雾浩荡而至。

  “咯咯”娇笑声中,腥风停,血雾散,一个身着黑色衣裙的女子出现当场。

  这女子赤着双足,云鬓高挽,一身黑衣黑裙更衬得面若桃花,粉红色低低的抹胸间是一道深深沟壑。

  黑衣女子娇笑道:“师兄,怎么到了师尊门前却不入啊?难不成是你我多年未见,特地来与我相会?”言笑晏晏,眼角眉梢尽是春色。

  白衣道人袍袖一拂,凛然斥道:“休得胡言!我来此是给师尊请安。你这魔女,来此何事?小心师尊将你神魂俱灭,永不超生。还不速速退去!”

  “哎呦,师兄你这话也太狠了吧?奴家这小心肝,可都要碎了哟。难道就你来得,师妹我就来不得?”

  说话间,纤手轻拍胸口,胸前顿时肉浪轻涌;和着娥眉微蹙,腻语娇声,说不完的风情,道不尽的魅惑。

  白衣道人冠玉般的脸上微现红潮,偏过头去,心下略定,拂尘一甩跨步入殿。

  黑衣女子掩口轻笑间花枝乱颤,赤足轻移,款款而入大殿。

  那道人看女子跟了进来,轻“哼”一声,在供台前焚香礼拜默立不语。

  女子敛了笑,瞅了道人一眼,径自来到主位前焚了香,朱唇轻启道:“禀师尊,这些时日,弟子心中总有不安,觉得有大事将出。弟子久思而不得,故求教与师尊,还请师尊谕示。”

  听得女子这话,白衣道人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两柱香在一个香炉内分插两处,殿内无风,飘渺的青烟笔直而起,到得半米之处,忽然拐个弯,汇聚在一起袅袅直上。

  那白衣道人看到这一幕,脸皮忽然发紫。

  那黑衣女子看到这一幕,指着道人,哈哈大笑道:“我说师兄啊,咱们两真是心有灵犀,心有灵犀啊!连所求都是一样的哦!”

  白衣道人大怒,张嘴便要斥骂;却见供台之上有微光闪烁,顿时屏气敛息,细细观望。

  微光渐起,现出非黑非白不知何物,却是天地未开,混沌之像。

  此物无端运转,忽快忽慢,忽顺忽逆,渐成黑白两色纠缠错杂之势。

  运转既久,黑白渐分,成阴阳鱼之势,或此消彼长,或此长彼消,终成平衡互制之像;良久而未有变化。

  女子指着那图娇声道:“师兄啊,你瞧瞧,你瞧瞧,师傅说得分明,明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嘛。嗯……”最后一个嗯字,鼻音轻哼,娇媚万端,听的人心头发颤发腻。

  道人怒斥道:“休得胡言,道魔自古不共戴天,我与你也必然势不两立。”

  女子脸现苦色,刚欲开口,只见阴阳鱼之中,黑白两色分界之处,有电光闪烁;看得分明,这电光竟是深紫色的。

  紫色电光在黑白两色之中左冲右突。

  片刻,“轰”地一声雷响,黑白两色被击散,复归于灰蒙局面,唯有紫色电光在其间不时闪烁。

  “紫雷……现世,混沌之乱?”两人面色大变,抬头互视一眼,彼此眼中均是震惊之色。

  紫电闪烁不停,愈闪愈亮,又是轰的一声响,现出一个字来。

  道人大惊,脱口而出:“破?”

  光华渐息,图案慢慢消散,供台之上复归于无。

  两人在台前默立良久,对着供台拜了三拜。

  出得殿来,女子问道:“师兄啊,你准备如何处之?”脸上不复方才万般媚态,尽是沉凝之色。

  道人不语,低下头,眼中精光闪烁,心中盘算不停。

  女子见道人不说话,赌气般顿脚道:“天问……?”

  话音未落,道人哼了一声,打断道:“住口!”向左一个跨步,倏忽间便已渺渺远遁,不知身在何方。

  女子见道人已走,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不就是想着降服它为你所用罢了,这一套见得多啦。哼哼,看看到底是为你所用,还是为我所用吧。”

  “师兄啊,若是道魔不共戴天,那莲儿又是如何来的呢,难道你还不明白,道魔从来都是并蒂双生的么?唉……”

  轻叹声中,腥风血雾又起,如同赤龙般一冲而入虚空。

  虚空之中隐隐传来一句轻骂:“伪君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