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让时间回到十年前——

  仙子,踏入圣殿,终于,二百余队员中,终有一人踏入了妖界的核心——比卡圣殿。

  连云操纵麒麟刀燃起烈焰:“作个了断吧!”

  杯伯拿死灰色的右手托起干枯的下巴:“记得十年前是我赢了吧!现在的你——够资格吗?”

  赤道火连云一笑:“一试便知。”

  杯还以一笑,左手手背上的小孔发出光,接着有水银一般的液体流包裹了杯的左手,一端不断突起,凝固成形了,是一柄银色漂亮的剑,发散出淡淡的红光。

  元凭着对火系法术的深刻了解知道:“是火系高元素加成,用这把剑使用火系法术威力增加30%。”

  理惊道:“他是想以火对火吗?”

  话落之时,杯闪到连云面前,横挥一剑,连云偏头闪开,回敬一刀,杯一闪而过,又是一剑……

  两人一刀一剑的斗起来,刀气、剑气不断挥而出,地面多出条条裂痕,元、理、双卫、坤均感阵阵强大压迫感,服下战甲内的药丸,在一边紧张地调息。

  连云沉气一吼,刀法变奏,全力劈来,杯不避不闪,全力迎过去。

  轰的一声大炸响,一圈极浓的焰波扩散而出,波及元等人,大伙也感抵抗吃力,惊叹处于火波发源地的两人竟然没事。

  火焰波纹散尽,结果出现了——势均力敌。

  不,杯额头的汗水与连云脸上的笑意揭示了真正的答案。

  连云大喝一声:着!万千气劲喷射而出,浓尘烈焰肆虐,正象上演了一出风起云涌的好戏,强如杯伯拿大法王也只有——退。

  杯接力后退,一边道:“如十年前一样,体力上我的确输你一筹。”一道月型火焰横扫而来,杯跳入高空闪过:“但法术上呢?”一挥剑,一道火墙压向连云,连云横向一奔,刚刚躲开火墙攻击范围,又是一土墙压来,连云再一闪。

  元这时一愣,杯手中银色的剑正由泥黄光变为青光,大惊:“啥?这剑可以随意改变加成属性。”

  一挥剑,又一极厚大的气墙压向连云,接着是冰墙、雷网、光束墙,然后又是一通土天降、雷天降、火天降、冰天降……

  杯象疯狂的发泻一通,缓缓落地,再看前方,已不成样子。方圆几里内,一会是火海,一片是冰山,左边狂风掠地,右边乱石林立,各处不时还闪着电光,哪里还有一点自然的样子。

  元与理喘了口气,停下脚步,刚才见势头不对,拉起众人就跑,不然真成了那异世奇景之一部分了。

  杯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喊道:“出来吧!我知道你还有一口气。”

  “我早就出来了啊!”声音——来自杯身后。

  杯心中一惊,手上不断,回身扫剑,麒麟刀挡下银色的剑,一记重拳轰中杯面部,将他轰飞。

  “好啊!先下一城。”元等人一喜。

  连云挥挥手:“再来啊!”杯眼中一闪阴光,连连后退,退至山谷的一死角:“这次轮到我防守了。”

  啥?至身于绝境来防守。

  “那就不客气了。”连云化身火龙冲了过去。一挥刀,杯身首异处,怎么?身首化为白光——幻影术,中计了。

  “又是这样哦。”背后传来杯的冷笑:“再简单的陷阱你也会跳进去。这就是所谓武者的愚直吗?”银色的剑已变成银色的弓,五朵烈焰高速旋转,修长如五支利箭一般搭在弓上。

  “三味五火侵城箭。”

  五箭射出,身处死角的连云无从躲闪。轰轰轰轰轰,五声清晰的爆炸声,狂焰添满了整个V型山凹,但进攻并未结果。

  九支冰箭塔上——“九天玄寒冬惊箭”。

  九箭射去,V型山凹的狂焰又被巨冰代替。

  三支粗大如石柱的旋风已搭上:“这一招的名字我已经忘了,随便叫吧:傲风箭。”

  三箭射去,巨冰上斗多了,三个大窟窿。

  坤一惊:“这家伙当真是招术无限吗?”一愣——大伙去哪儿?

  杯一道轰天雷箭打去,大如山的巨冰顿时粉碎,连云身体从半天落下,面容已经憔悴的没了人样,但还活着,已经够被称为——怪物了。

  杯搭上了一支光球:“老实说,我觉得我一生都不会这么痛快了,小心啊!这是我的最后一箭。”

  “是和光维亚一样的招式。”坤惊道。

  身处百米之外,杯听的一清二楚:“什么啊?光维亚的光箭就是我教的,而且我不觉得这个笨徒的光箭能干什么?”

  “啥?”

  杯的邪笑撕咬着凡人的心智:“看好了,‘末日之箭改良版——断天!’”。

  轰,呼!光球拉成恐怖巨大的光柱直射连云,地面也被擦去一长溜的地皮,而杯出手同时,连云忽然手握刀刃,祭起同样粗大的火柱对敌。

  “没用的。”杯伯拿一声冷笑,光柱火柱相接,爆出激烈光芒,然而光柱气势不减,火柱却开始瓦解,杯道:“虽然不知你用什么方法使出这么精壮的火柱,但终究敌不过我的奥义。”

  光柱慢慢溶为一光球,顶住火柱的势头不断向连云靠近。

  一人大的火球忽然出现在光球火柱交接点上方——火神盾。

  一浑厚气盾出现于下方——风神盾。

  卫界、卫地出现于左右浑身射出电网形成电球“电磁盾。”

  四球一火柱同时抵挡巨大无比的光球,叹为一大奇观。

  碰——光球在五人齐发力的情况下,裂解为满天光点。

  元喘着粗气:“我们不许你伤害队长分毫。”

  杯:“……”

  理:“没错,十七年前我们没有跟随队长左右,今天就让我们一并偿还。”

  一道绵缓的动力推开四人——“各位好意我心领。”一闪,连云已来到杯面前:“可惜,今日一战,非由我亲手解决不可。”

  “队长……”

  “七神队队员听令,全军后退,全力调息。”

  “……”元一咬牙,带三人与坤后退。

  杯一冷笑:“知道我为什么放心让那小子进去吗?”

  “什么?”

  “其实妖王的身边还有最后的强力防线。”

  连云一愣。

  杯一喜——分神了,快速攻上。

  ……

  比卡圣殿内,已经空空如也了,唯有那些往日受人瞩目的珍奇静静地躺在了那。

  仙子从一间间房间中钻进钻出,这所庞大建筑还真是奇怪,仙子一进殿就见两扇正门,左右各两扇偏门,各门通向的地方又都各不相同,没有一条正路,不过历代妖王都无法行动,也不奇怪,仙子现在已是在搜索第七十三个大厅了,另外仙子还进入过上百房间,走了近千级楼梯。“混蛋!”仙子暗骂了一声,这宽敞至极的大厅内,尽是晕暗的灯光,哪像是人住的地方。只有那精美绝伦的大理石浮雕和白玉镂空雕刻在告诉仙子:这是圣殿。

  仙子随手推dao一株——万宝翡翠树。一片唏哩哗啦响,倒也痛快。

  “嗯!”仙子倒得到一点破解这迷宫的提示,仙子拿出照明设备,照在一珍珠上,珍珠发出洁白光,仙子一笑,冲如别一大厅,把一幅‘十日碧海图’上的珍珠取下,它发出微白光,仙子立即退出。

  没错,圣殿装饰也有区分,越靠近妖王的装饰越高档,谁又能想,今日竟成了仙子的指路标,退出时,仙子将用碧石雕刻成的‘十日图’推dao——这些都是历代妖王鱼肉人民得来的,我仙子来此一遭,也不拿你一针一线,只是这千珍百奇,你们也别想留作日后享用了。

  仙子用鉴定珍珠成色的办法,5分钟内已找到妖王寝宫附近(已经是神速了)。另外,仙子把沿途的金饰烛台和用来照明用的拳头夜明珠随手几剑砸了,后来一时兴致来了,把一价值上亿刻有妖界全貌的巨型琥珀给一剑斩开,倒还真是痛快,仙子又在四周找了一通。确定在这五个巨型大厅中内就是妖王所在,可是四周都没有通道。

  仙子擦拭一遍斩龙:“也许应该从上向或下向找找入口,可惜,大爷我没时间。”

  那墙壁分明是上等石料加结界护体,可惜。

  “三边斩。”一旋,三招已过,招招透墙。“龙旋。”墙壁上开了个洞,“搞定”仙子跳了进去,又以最快的速度跳了出来,上百号妖兵跟着钻了出来。“搞什么,找这么多人作秀啊!”仙子狂奔,这群兵都是由侍女和侍从临时充当的,不是千娇百媚的绝代尤物,就是玉树临风的奶油小生,准确说他们更适合去组成世界第一的歌舞团,又没啥力气,打什么打啊!不过手上的兵器可真是吓仙子一跳,都是一等级上品兵器。恐怕是那些大臣、王室贵族用的,现在给他们顶数。“一群死妖精。”仙子边跑边骂,挥剑斩开一水晶长颈瓶,里面的小珍珠滚了出来,滑落满地,阻了一阻众妖精,仙子冲入另一大厅。(篇外一提:妖界的妖怪用神族的审美观来评价,妖精一族是最俊美的了,不亚于神族。有人提出妖精一族的祖先就是神。另外妖精男女比例为1:19,挺奇怪)

  不敢半点停留,仙子又冲进了另一青洞门上刻浮花翼狮的大厅。百人卫队跟着冲了进去。里面东西不少,却也没有可躲藏的地方,哪有仙子的影子。

  青铜门咣当一声关上,仙子在门外拍拍手:“一群睁眼瞎,我就在门背后都没发现。”用一烛台别了门,大步走了。又传来阵阵撞门声,仙子又挥手把一6米高的水晶花纹柱撞倒堵住门,由此:仙子破坏财物超过6亿金币。

  迈入妖王圣殿,就见一高台。仙子冲身上去,便见妖王坐在对面了。

  高台上,仙子跟前是一血池。妖界视鲜血为财富,历代妖王以收集鲜血为一大乐趣。此血池长宽十余米,深度未知,少说也有近百万人的鲜血。接着是前十三位妖王的雕像,全由黄金打造。十三位妖王围坐成一圈,中间是巨大的翡翠,透体碧绿,形如枣核,一尖着地,上面刻有十三位妖王一生的功绩。再过去就是四位老大臣,然后是一张豪华床上坐着的妖王和他的爱妃——术美费妃子。

  妖王拍手称赞,室内回声效果很好,仙子听得一清二楚:“祝贺、祝贺!近千年来,你是第一个来到这的神。”说完咳了两声,美妃替他舒展一下胸口。仙子嗤之以鼻:“近千年的时间你们就是在收集这些吗?”一挥斩龙,地面陡添沟壑,将血池与高台边缘相连,大量血液奔流而出,不久就由仙子进来时的门洞流出,将比卡圣殿大片大片的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