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杨建武平静地看着舜景,道:“军师如此年轻便有如此作为,杨某人好生敬佩。”

  说完他看向宁东篱,眼中流出一抹悲伤,举剑自刎。

  舜景软剑腾地出手,卷住他架在脖子上的剑,一甩,上前点住他的穴,让他动弹不得。

  杨手下的人欲上前相救,被舜景冷冷扫了一眼,“降则活,否则死。”

  有人继续上前,被黑甲兵毫不留情地斩成两半。剩下的人停下脚步,任命地被黑甲兵捆住,不是他们怕死,而是他们的死并不能改变什么,既然如此,留下命来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杨建武苦笑,没想到他点穴点得如此干脆,不然自己也许还能咬舌自尽,败在小辈之下,他也没什么脸面活下去了,况且最不愿意被他看到的就是宁国在自己手中失守,而这却还是发生了,要他下去以后如何面对先皇的质询?

  舜景笑嘻嘻地将杨建武挂在他自己的马上,“还麻烦将军委屈一下,回去以后必好好招待您。”

  被挂着的杨建武只能看见一片黄土,脸都被气红了,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对待了?!他宁愿死在战场上也不愿被人挂在马上!

  在城门上的人看呆了,一时竟忘记他们可以出去救援这件事了,说实在的,若是此时在城中的士兵尽数出城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救下杨建武等人,面对如潮的士兵,就连舜景也只有退让的份罢。

  但幸好他们忘记了,所以舜景在回营的时候还好心情地冲那上面的人挥了挥手,“我们等会就来接管哦!”

  看着扬长而去的舜景和黑甲兵,副官涨红了脸,大叫道:“出城出城,全部出城,务要救下将军!”

  可惜当城中的士兵浩浩荡荡地出城后,视线中哪里还有舜景等人的身影,只留下一地干涸的血迹和尸体罢了。

  还未等他们想好是继续上前还是退回城中之时,对面沙尘扬起,一大队人朝着他们冲过来,扛着的旗上大大地写着“凤”一字,分明就是那些先前被打跑了的普通凤军。

  见不是黑甲兵,北宁军放下心来,毫无压力地向前迎战那些普通的凤军。

  只可以他们忘记了先前打跑这些凤军的是那些被黑甲兵打得落花流水的精英军,而不是他们。况且已经被打跑了一次的凤军此时都憋着一股气,就等着将这些北宁军打得比他们还惨,因此这战争从一开始北宁军就陷入了下风中。

  看着下面混乱的景象,杨建武的副官大喊一声:“我们投降!”

  凤国的那个以为自己要以死谢罪的将军闻言大喝一声:“止!”

  两国士兵同时分开,虽然两边的人脸上都沾上了泥土和血迹,看起来相当狼狈,但凤军眼睛里明显是巨大的兴奋,而北宁军眼中则是深深的沮丧。

  凤国的将军也没想到这么顺利,脸上也流露出丝丝兴奋,豪迈地一挥手,“捆!”

  于是凤军就像赶鸭子般将这众多的士兵赶回了城,派了人看住他们。

  人群中突然冲出一妇人,嘴里大叫道:“我相公呢?杨将军呢?带我去见他!”

  有些士兵见她就要冲过来了,伸出刀拦在她面前,凤国将军心中一动,他好像经过军师的时候是听到了什么将军的字眼,难道这妇人是那将军的娘子?

  见她还要冲上前,那个士兵一把将她推倒在地,吼道:“闹什么闹,我们将军姓陈,不姓杨!而且我们将军也不可能娶你这个老女人!”

  陈将军黑线了一会,忙冲出去将那女人扶起来,见她哭成了泪人,忙安慰到:“军师知道了应该也会把你带回去的,我先带你回去见我们军师。你家相公没事,只是被俘了而已,而且见我们军师的意思没准备杀他。”

  杨妇人稍微止住了哭泣,她最怕的就是杨建武会因为战败了自刎,这绝对是他做得出的事,但听着眼前这人的话好像他没有做出这等傻事,稍微让她放心了一点。

  回到军营,陈将军先带了杨夫人去见了舜景,舜景笑着让人将她带去关押杨建武的地方,还解释到:“因为怕杨将军做出什么傻事,所以将他的穴点了,如果他什么时候想通了随时叫人跟我说,我去把他的穴解了。”

  杨夫人点点头,犹豫了一会又问道:“我······我们可不可以跟威儿关在一起?”

  舜景了然地笑道:“是关在一起的,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杨夫人终于如释重负地跟着领路的人下去了,陈将军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问道:“军师,我们的人手不够将那么多俘虏全带着走,不知······”

  舜景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不知什么?”

  鼓起勇气,陈将军目光灼灼地开口道:“不知能否将他们放回自己的故乡,属下想他们一定会很感激军师的这个决定的!”

  舜景嘿然一笑,答应道:“好啊,我本来也是这样想的,那这件事由你去办罢。”

  陈将军抱拳感激了舜景的大人大量,转身斗志昂扬地去办这件事去了。

  舜景摸了摸左手,喃喃道:“可以用的人还是太少了······”

  一回就寝的营帐,凤就扔了一个小本子过来,撇了撇嘴道:“可用的人太少了,还好现在是在打仗,但是等打完了就会感到捉襟见肘了,所以我特意去搜罗了一些在民间有着不错的名声的人的名单来,他们适合干什么我也写在上面了,等打完仗就由你去寻来罢。”

  舜景粲然一笑,扑上前去,却抱了个空,嘻嘻笑道:“娘子和我的想法一模一样啊,但是为什么是我去搜罗啊?要去一起去,说不定那些人看到他们要效忠的女皇是个如此美貌的人儿都争相答应了呢。”

  凤翻了个白眼,轻佻地抬起舜景的下巴,“啧啧,这幅皮囊,多少男子愿意为你变成断袖啊!所以还是你去比较好,本女皇是有夫之妇了,红杏出墙这种事可做不出。”

  两人打闹了一会,舜景想起还有事要吩咐陈将军,只好不舍地出了帐找到了正在休息的陈将军。

  “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加快速度了,知道吗?前面已经没有阻碍了,要在和南宁军相遇前占下更多的地盘!”舜景开门见山地命令道。

  刚办完俘虏那边的事的陈将军好不容易坐下来休息了一会,见舜景突然出现忙起身行礼,嘴里答应着,心里却在叫苦:我的老腰啊,我对不住你啊······

  舜景满意地点点头,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休息,凤国的未来就靠你了!”

  被这么大一顶帽子扣着的陈将军默默地流了一肚子的泪,还未作出反应,舜景就已经在这一眨眼的功夫不见了。

  在凤军因为遭遇了杨建武而不得不休息一天养精蓄锐之时,万青山带领着南宁军已经来到了天子脚下的京城。

  这一路出奇地顺利,于是为了能抢得先机的万青山干脆加快了速度,迅速占领下一座城然后迅速赶往下一个城。

  甚至有的城根本都不用他们打,自己将城门打了开来,道路两旁的百姓像迎接英雄一般撒花献果给北宁军,而后又各做各的事去了。

  于是幸运的北宁军就这样抵达了京城,虽然一个个都是筋疲力尽,但是眼中却都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终于到了,京城!

  万青山看着疲惫的手下,还是决定休息一天再进攻,反正京城就在眼前也跑不掉,凤国的军队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到达,而要是京城中的军队冲出来的话那就更好,那就破釜沉舟一举收下这偌大的京城!

  在原地休息补给完毕的南宁军恢复了不少体力,见时机差不多了,恐拖下去有变,万青山兵分三路,向京城守卫军发出猛烈的进攻。

  京城中的百姓也没想到南宁军这么快就到达了这里,纷纷躲在自家屋中,藏水缸的藏水缸,藏房梁上的藏房梁上,藏床底的藏床底······五花八门,就怕被南宁军抓住杀掉,虽然南宁军没有必要这样做,但是历史上哪次破城之后那些军队不会在城中烧杀抢掠的?

  街道上静悄悄地,整座城仿佛城了一座死城,只有那起伏的心跳声表明它还活着。

  至于那些前不久还在宁东篱朝上出谋划策的大臣们,也纷纷卷了铺盖逃往早就购置好的小院子,要知道,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破城可能只意味着他们要损失点财产而已,但是对于这些朝臣,那些士兵可是很乐意一刀劈了他们的,最多只有几个才华横溢的大臣得以被保护。

  但对于大多数,特别是一些问心有愧的官员来说,跑路才是最安全的作法,哪怕以后也只能做一个安安分分的小百姓,但是不要紧,他们有钱啊!要是此时去挖他们的那些小院子,就会发现地下全被埋着黄白之物与奇珍异宝,这都是为了以后作一个土财主做的准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