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尽管唐枫是莫晓峰,丁晨的大师兄,但是论收集情报,可远远不及出身百晓门的他们。于是决定莫晓峰,丁晨继续留下来调查东瀛浪人的巢穴,自己则往逍遥谷的方向折道而返。

  逍遥谷的风景是那么地优雅朴素。在逍遥谷的映衬下,一旁的华山和崆峒山显得是更加的秀丽。然而半峰插云的崆峒山,愁云惨淡,危机四伏……

  “咳咳,你是什么人?……崆峒派与你无冤无仇,为何下如此毒手?!……”崆峒山顶,崆峒派掌门叶孤羸弱地半跪着,痛楚地掩着自己的胸口。“哼!你怎么知道崆峒派与我有没有仇?!……”说罢,那神秘人一把透出暗器,给叶孤一下致命的最后一击。“又是冷月镖呢,咳咳……”尽管以叶孤的武功很清楚看得到那熟悉的冷月镖袭来,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已经不再听使唤,于是只有坐以待毙了……

  “岚裳,岚裳!……”那神秘人解决掉叶孤后,仰天长啸起岚裳这个名字,然后悲痛地离开了……崆峒山上,只见叶孤的眉心正中着一枚冷月镖,鲜血如注般喷洒出来。而其余的崆峒派弟子,也七零八落地倒毙在每个角落。曾经风云一时的崆峒派,就这样在武林中销声匿迹了……

  “崆峒山的景色还真不错,不过还是逍遥谷的景色更胜一筹……”唐枫回逍遥谷的途中,见到雄伟的崆峒山,不禁慨叹道。“救命啊!……救命啊!……”正当唐枫见到崆峒山秀丽诗兴大发,想作诗一首的时候,惊慌失措的求救声扰乱了他的思绪。

  “唐少侠,救命啊!救命啊!……”只见那嘶声力竭求救的人身穿崆峒派弟子的服饰,看起来应该是崆峒派的人。见到唐枫之后的他,犹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庆幸。唐枫打量了一下这个崆峒派的弟子,狼狈不堪,淤泥污血满面之余,还看得清他的相貌,原来是当日少年英雄大会上曾有一面之缘的崆峒派弟子叶青。“叶少侠,何事如此惊慌?”唐枫问切道。“大事不好了!师傅和各位师兄弟都被杀害了!……”“什么?!”唐枫大惊,顿时随着叶青来到崆峒山。

  崆峒山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当年屹立武林成为一大派的崆峒派,如今却变成断壁残垣,一片荒凉。唐枫和叶青来到大殿,只见众多崆峒派弟子横七竖八地倒在各个角落,崆峒派掌门也毫无生息的倒在一旁。“又是冷月镖?!……”唐枫见到那插在叶孤印堂的冷月镖,大惊。“唔,这件事看来没这么简单……”唐枫暗暗思忖,然后对叶青说:“叶少侠,我回逍遥谷将此事禀报师父定夺。而叶少侠如今意欲何往?”“哎……”叶青叹气道:“如今崆峒派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崆峒派弟子又仅剩下我一人侥幸余生,还有什么好想的。今日便启程回衡州老家罢!唐少侠,你们中原武林一定要为我们崆峒派讨回公道啊!……”“呃……”唐枫顿了顿,抱礼拳道:“叶少侠,保重……”

  “崆峒派被灭?!……”唐枫回到逍遥谷禀报的东方皓的时候他正和徐子易下棋。只见东方皓还在沉思,徐子易却按捺不住自己追问道:“这具体是怎么一回事?”看来徐子易虽然远离江湖,心中那奔放的心依旧紧系江湖。唐枫说到冷月镖的时候,徐子易思忖:“冷月镖,又是那神秘人所为呢?还是冷月山庄?……不过冷月山庄素来和崆峒派无过节,至于那神秘人,唔……”徐子易念叨后,放下手中的棋子,转身离开了房间。只见东方皓惊讶地看着徐子易的背影,眼中满是辛酸:难得就要赢岳父一盘了,怎么就不下完呢……

  “子易,休息一下吧!……”夜深人静的逍遥谷,徐子易的房间内依旧挑灯夜读,仙音正关切着那紧锣密鼓翻着武林通鉴的徐子易。“哈哈,终于找到了!……”徐子易顿时开怀大笑,心中顿时如释重负,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好吧!早点休息,明天再告诉皓儿他们……”

  第二天,徐子易把自己通宵达旦寻找的资料告诉了东方皓和唐枫:古清仞,原是西域邪教血煞教教主,十年前被西域天王等人所灭,逃亡至中原。原有一妻杨氏,因受不了其夫古清仞作恶多端,从西域逃往中原避开血煞教。后因崆峒派管教不严,出一禀性卑劣弟子淫害杨氏,其子亦因此不知所踪。想必古清仞是查出杨氏被害原因,才向崆峒派复仇罢!

  “徐大侠,那位神秘人古清仞是西域人还是东瀛人?”唐枫追问道。“原是中原陕西凤翔人。”“唔,那看来此人和在南方作乱的东瀛人没有关系……”“呃,十年前血煞教被灭,希望如今古清仞不会借助幽冥神功东山再起,在武林掀起轩然大波才好……”徐子易说完,眺望着远方的景色。那种眼神,是一种壮志未酬的眼神。很明显,他的心依旧紧系着武林。只是他的能力,不再统领得了整个百晓门,所以唯有忧郁……

  “一直在客栈呆着也真够无聊的!……”客栈内,东方烨一边打坐练功一边埋怨道。“咦?那家伙走了?……”凝神静气的东方烨在房间里清楚地听到屋外横梁上有动静,看来是监视他的山藏离开了。“呃,反正无聊,跟过去看看!……”说罢,东方烨站了起来,从床边的衣架抽过衣服披起就踏门而去。

  东方烨紧盯着山藏的背影,保持很大段距离地跟着他。毕竟他是东瀛上忍,追踪和反追踪的能力可是一流的,东方烨一直不敢和他保持近距离。直到东方烨追着山藏追到城外时,却不见了山藏的踪影。不祥的预兆顿时在东方烨脑海中浮现,顿时东方烨的背后有一股很浓烈的杀气直逼而来……

  暴雨梨花针!……那金针针头上那泛紫的毒液犹如饿虎张着血盆大口般直扑向东方烨,幸好东方烨先知先觉,立刻凌空一翻,躲开了那凌厉的攻势。“你别跟着我!……”此时山藏在东方烨背后现身,很不客气地说道。“这些天把我闷坏了,怎么也不带我出来逛逛?”东方烨调侃道。“好了,现在你也逛够了,是时候回去了。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了!……”说罢,山藏从袖中抽出两把匕首,随着山藏心中的怒火匕刃上的刀锋显得更加凌厉。“好,我走!……”东方烨虽然气急败坏,但是就武功而言,恐怕还略逊山藏一筹,而且论身份,他也没资格和山藏说太多。东方烨顿时使出轻功离开了。山藏直至看着东方烨的背影远离而去消失后,才松下紧握双匕的手。

  正当山藏要收起匕首时,那刚刚放松的双手又紧握起匕首来:“出来吧!……”山藏运足内劲喝道,树上的鸟儿也顿时被吓得四处飞窜。“哼哼,东瀛忍者果然训练有素……”此时两个人影立在山藏面前,一身素服,正是莫晓峰和丁晨。

  “哼,又是你们俩跟屁虫。”山藏轻蔑地说道:“看来不解决掉你们是不用继续赶路了!……”说罢,山藏目光如炬,顿时一瞪,袖中飞出几枚暴雨梨花针笔直地攻向莫晓峰和丁晨。莫晓峰和丁晨顿时凌空一翻,躲开山藏的攻击,使出飞蝗石投向山藏。只见山藏一气呵成地用匕首格挡掉飞蝗石后,便冲了上来和莫晓峰丁晨两人纠缠起来。莫晓峰和丁晨也随之掏出折扇与之交锋。

  三十回合过去,山藏的两把匕首并没有划过莫晓峰和丁晨的皮肤,两人的折扇有条不紊地回应着那灵蛇吐信般的匕首攻击。“不愧是百晓门的得意弟子,果然名不虚传……”山藏暗暗赞叹道。但是山藏此行有任务在身,不能和莫晓峰丁晨两人纠缠太久。

  “喝!……”山藏化器法为掌法,直拍向丁晨。丁晨也化扇法为掌法,和山藏对起掌来,那匕首和折扇在两股掌劲之间僵持着。莫晓峰见势,也和山藏对掌起来。只见山藏一人和莫晓峰,丁晨二人对掌,正当莫晓峰和丁晨以为自己将要打败山藏的时候,两人的掌心已经开始发热……

  “烈阳掌?!……”莫晓峰大惊,顿时撤去掌劲。丁晨也感到不妙,把掌收了回来,那介乎在掌劲之间的折扇,也因此灼烧起来。丁晨一把收起他那心爱的折扇,正要继续给山藏回击时,一股强烈而刺鼻的浓烟在他眼前扬起。

  “师弟,屏住呼吸!……”尽管浓烟下,丁晨看不到莫晓峰的方位,但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他的忠告。尔后烟幕消散后,除了那片原有的宁静,没有别的喧嚣。“哎,被他逃走了……”莫晓峰叹气道。“咳咳……”丁晨痛苦地咳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