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林姗,张怀强和林白啸三人,按部就班地上下班,没有任何行动。唯一难做的是要不断地安慰张怀强的妻子。他们的冷静和从容却让暗地里观察的黑七不安。老奸巨猾的他亲自跑到了南海市,他把张耀武和小虎就挟持在这。

  很快他就到了张耀武躲藏的旧房处。这里远离市区,正在海边,方圆几里没有人烟,只是偶尔有些旅游者到这里玩玩。黑七到了这里想起自己落难时就藏匿此处,心有伤感,如今张耀武在麻三和刀疤的监视下住在这里,也体会体会老子曾经的苦处。

  “张哥,辛苦哪!”黑七一进屋,见到张耀武笑眯眯地叫到。张耀武一脸的怨气,瞄了眼黑七,鼻孔里哼了一声,抱起正在玩耍的小虎,一屁股坐到木凳上,背过身不理睬黑七。

  “七哥!”

  “七哥!”麻三和刀疤见到黑七立马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叫到。

  “好,好,兄弟俩辛苦那!”

  “不辛苦!”倆人异口同声地回到。

  “嗯!”黑七满意的点点头,走过去拍了拍他俩人的肩旁,说道:“你们俩带小家伙出去玩玩,我车上买了些东西,有吃的喝的,你们去看看,我有话跟张哥说。”

  “好的!”刀疤走到张耀武旁,一把把小虎抱了过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张耀武神经质般地冲了过来夺小虎,一副拼命的样子。“哇……”他那神情吓得小虎哭了起来。黑七见他如此,摇摇头,示意刀疤把小虎给了张耀武。张耀武抱过小虎紧紧抱住,豹眼怒睁!

  “你们先出去。”黑七命令道。麻三和刀疤一声不吭地出去了,把门顺手关上。“张哥,你这是干什么?我会对小孩子下手吗?你也太小心眼了。张哥我知道委屈你了,但这也不是为了锐达的利益吗?你不也是锐达的股东吗?你说是吧!”黑七笑着说道。

  “哼!亏你还记得我是股东,你都把我软禁起来了,我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个未知数了。你说的好听,我为了锐达拼死拼命,如今落到这个田地,哎!都怪我有眼无珠啊!”张耀武仰头长叹道。

  “张哥,你这话就不对了,你为锐达出了力,我不是黑纸白字的给了你股份吗?再说年年都分了红给你,我没有亏待你吧?现在只是暂时的嘛,等林耀祖一去,你就回海晨,到时候意达都是你我的天下,你说是不是?”

  张耀武摇摇头,说道:“老七,这些我都知道,你呀没必要跟我上课,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吧?还是说说正事吧!”

  “张哥不愧是老江湖,老弟的确是有点不安,想要麻烦张哥。”

  “有什么不安的?”

  “张哥,你看小虎被带走后,那张怀强,林姗,林白啸都没有什么动静。林耀祖也是呆在病房里,听说是病情加重了,我心里觉着不正常,没底啊!该怎么办?张哥你给拿过主意?”黑七一脸的疑惑。

  张耀武抬头瞄了眼黑七,轻蔑地说道:“黑七,你这人就是心眼太多!这事很简单啊,你试试张怀强,要他把我们锐达急需的那几种产品资料弄过来,就知到他听不听话!”

  “对!还是张哥高明,我觉得要加上一点,那就是要林白啸把资料送过来,不过这电话还得你打呀!”黑七狡诈地看着张耀武不慌不忙地说道。

  张耀武此刻才明白什么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黑七真正是个狐狸,自己只不过是他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现在是进了别人的套只能任人摆布了。黑七见张耀武不做声,他也没说什么,不慌不忙地拿出手机递给张耀武。张耀武看了看黑七那笑里藏刀的脸,无可奈何地拿过电话,拨了张怀强的号。

  “记住,张哥,你只能说一分钟。”黑七在一旁提醒。这家伙心细,他怕张怀强的手机被监控,怕暴露了张耀武藏身之地!

  张耀武向张怀强提出无理要求后,张怀强答应了。没多久,林白啸就把资料送给了黑七指定的人。黑七在房里接到电话后很高兴,他现在放心了,林耀祖的确是病危,有心无力。林白啸和张怀强已被掌控,林姗独木难撑啊!

  “哈,哈……”黑七狂笑起来,亲热地拍了拍张耀武的肩旁说道:“张哥,不久意达将是我们的啦!你的计划奏效,只要这次成功,我真的金盆洗手不再做**上的事了,张哥到时候我们就可架自己的私人飞机满世界跑了,哈哈!”

  张耀武脸上没了以往的得意之色,冷冷说道:“黑七,我想啊,事成之后,你分一笔钱给我,我要带着儿子媳妇孙子到外国定居就成,其他非分之想不敢啊!”

  “哎!张哥,我知道你在意什么,可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不要那样想,我黑七能有今天,就是明白一个道理:有钱大家赚,有福大家享!张哥,目前是要委屈你一段时间,放心事成之后,你这就是立下大功了嘛!”黑七满嘴慌言。他说完拍拍张耀武的肩旁,走到门前,打开房门,招招手。麻三和刀疤立马赶了过来。

  “你两人把张哥和小虎招待好了,我现在要回去了,海晨那边还有件棘手的事要去处理。就这样吧,张哥,我先走了!”黑七交待好,回头朝张耀武点点头,走了!

  黑七在海晨经营的是毒品买卖!这次有批毒品将要上码头,是一笔大买卖!他是靠毒品做大的,有几次也险些差落入警方之手,所以他看到意达有可能被他掌控,他也打算做完最后这单就洗手不干了,毕竟是刀口舔血的事。他风风火火往海晨赶!

  几天后,林耀祖过逝,灵堂就放在百林山庄。山庄内挂满了白布,奏响了哀乐。海晨市数以千记的人去哀掉!场面之大,人数之多,其情之真那恐怕是海晨市史无前例。拜灵之人有的当场哭晕,有的已是九旬高龄,有的是一家四代,也有全班师生,也有…..

  林白啸看到这些心想父亲生前不知做了多少善事,积了多少恩德,一个企业家能有这么多人凭吊,不知他老人家是如何做到的!

  黑七也乔装打扮来拜灵,他看到这场景,心里佩服林耀祖,既能把生意做的跨国之大,而又有这么大的人缘!同时他也暗自庆幸,林耀祖走的早,要不真的反过来对付锐达,估计那是不费吹灰之力。他毕恭毕敬地上了三柱香,小心翼翼地离开,离开时他恋恋不舍环望着百林山庄,心想不知何时自己能成为这里的主人?

  林姗和林白啸,张怀强为父亲摆灵七天,最后按老人遗愿把他葬在山庄后山!

  林耀祖过逝之后,他的股份正式被林姗和林白啸继承。但新的董事长也需另选!意达董事会在林耀祖下葬后三天正式举行!

  黑七一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命令张耀武带着小虎赶回海晨市。他要张耀武与林白啸和张怀强面谈,要他们选定张怀强为意达董事长!其目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张耀武一到海晨市,就约了张怀强与林白啸在锐达顶楼会议室见面,而且时间是正午,其意就是要他俩乖乖听话!

  张耀武回到海晨后,心里又得意起来,心想黑七还是需要我的!这会他在会议室摆上了上好的乌龙茶,哼着小调,胸有成竹地等着两人。很快,张怀强和林白啸到了会议室,但俩人眼里充满了愤怒甚至仇恨。

  “老家伙,你又有什么事?”林白啸压不住心中怒火,朝张耀武吼道!

  “哈,哈,年轻人你火气不小啊!你不应该跟我这样说话,论辈份我是你舅舅,不是吗?”张耀武并不生气,他就如猫玩着手中的老鼠。

  “舅舅!你这种人也配称别人的舅舅,连自己的孙子都拿来做赌博的筹码,什么人?”林白啸奚落道。

  这下还真中了张耀武的痛处,他脸色刹那变的难堪。他遮掩着倒了两杯茶,说道:“有些事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张怀强憋不住了,问道:“小虎呢?他还好吗?他人在哪里,你说呀!”他跨过去一把抓住张耀武的手臂,追问道。

  “你,你放手,他没事!”张耀武痛的脸色都变绿了,但他并没有挣扎。这个人渣心里有内疚啊!

  “你说今天找我们来又有什么事?你什么时候放小虎?”

  “别急,坐下,坐下!”张耀武揉了揉手臂,缓缓说道。

  林白啸和张怀强相互望了一眼,无奈地坐了下来。“诶!这就对了嘛。有事商量着办吗?今天找你们来是你们意达选董事长的事!”

  “意达选董事长跟你有什么关系?”林白啸盯着他问道。

  “是,是,没什么关系,只是我想了,这个董事长应该由张怀强来当,只要你们俩联手,这应该不是问题吧?”张耀武说出了目的,拿眼盯着他俩的表情!

  张怀强和林白啸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这老家伙果然是打意达的主意,父亲临终前曾交代不管张耀武提什么条件都要答应。

  “我们可以答应你,但是小虎你必须现在就送回家。要不然我们就报警,我也愿意承担谋杀雷鸿的罪名!”林白啸斩钉载铁地说道。

  张耀武听了林白啸的话,嘿嘿笑了笑,转头看了看张怀强,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张怀强说道:“我也一样,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把小虎给我送过来!”

  “吓唬我,是吧!我一把老骨头跟你玩不起,可以啊!去报警,我还怕你们!哼!我已习惯监狱里面生活,反正已经呆了不少年,也不在乎在里面等死,来啊!报警啊!”张耀武嚣张地把手机递到林白啸面前,狠狠地说道。这家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你…”林白啸气得脸通红,牙齿咬地咯咯响!可无可奈何!

  “小虎会回家的,但他现在还在外面玩,差不多…刚好等你们意达选好新的董事长他就会回来了!”张耀武见林白啸焉了,慢吞吞对张怀强说道。

  张怀强想了想说道:“凭什么相信你?你心里很清楚我俩这样做,林姗姐肯定跟我们翻脸,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收手吧!”

  老头皱了皱眉头,眼里掠过一道内疚,但很快定定神说道:“我希望你相信我,最好相信我,这样小虎会快点回家!好啦!今天就是说这个事,你们可以回去了,当然有兴趣就在我这品品茶吧!”张怀强和林白啸急忙站了起来,斜睨着张耀武出了会议室,逃般地离开了锐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