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恋海的女儿
字体: 特大
颜色:          

  “请王子为王妃带上……”

  “慢着!”突然的一声,斯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疑惑的转过头。

  “那个不是我二姐!”雅蓝洛琴不管其他,猛的一挥衣袖,格里玉儿头上的盖头便飘落在了斯宇脚下。

  “三妹!你说什么呢!”格里玉儿心中有些害怕,努力的整理好心情,说道。

  “三你个头啊!鬼是你三妹!格里玉儿你竟然敢占我姐的身体!”雅蓝云若看到格里玉儿那妩媚的一笑,心中一阵恶心,不过介于这身体是她二姐的,强忍着没有吐出来。

  “四妹!你们……”格里玉儿现在想的是怎么把面前这两个不知好歹的死丫头杀了,抽筋剥骨。

  格里玉儿并不恼火,只是一步步的靠近雅蓝洛琴和雅蓝云若,嘴角够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

  宙斯和萧郁臣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说起来这两个人还真是淡定。

  看来好戏也只能到这儿了……

  旁边的秦铭、赫连凌夜、秦然和林飞拓不由的同时提高了警惕。这疯女人要干什么?

  “为甚么?为什么要逼我?就差一步就成功了,你们为什么会出现!、一时间,格里玉儿好像疯了似的和他们动起了手。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雅蓝云若担心会不小心伤了二姐,匆忙请出了式神。

  “鲛人!”

  随着雅蓝云若的喊声,一个人身鱼尾的银白色长发的全身散发银色光芒的身影出现在大殿之上,随即穿过了雅蓝薇雪的身体。

  雅兰家族的式神威力不可小觑,格里玉儿瞬间变被冲出了雅蓝薇雪的躯体。倒在地上。

  雅蓝薇雪也随即就要倒在地上,却在那一瞬间落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

  “小雪!小雪!”

  “林……林飞拓?”雅蓝薇雪强迫自己努力的睁开双眼,那个想了无数个日夜的脸,在这一刻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你感觉怎你样?”林飞拓将雅蓝薇雪抱进怀里。

  “我没事……”雅蓝薇雪在林飞拓的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

  式神是雅蓝家的,就算是不能召唤出,式神也是绝对不会对她们有任何伤害的。

  雅蓝薇雪的灵魂被格里玉儿封印的太久,一时又些支持不住,才会出现眩晕的症状。

  “玉儿公主,戏已经演完了。想必你也累了吧?不如先去天牢歇歇可好?”宙斯淡笑着,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斯宇,真是辛苦你了!”

  “哪里话!就当是玩儿了一把喽!”斯宇也毫不在乎的笑了。

  早在那天,雅蓝薇雪说出真相的时候,斯宇就已经知道了她爱的是一个叫林飞拓的凡人,至于后来……那纯粹是帮着那两个家伙演戏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骗子!都是骗子!”格里玉儿看着眼前的一切,狂笑起来。原来自己辛辛苦苦设计的一切,都是别人的骗局!

  “雅蓝薇雪,我要你给我陪葬!”众人没有料到此刻被侍卫压制着的格里玉儿会突然的挣脱开。不待众人看清,格里玉儿已然到了雅兰薇雪面前,飞出一掌。

  “二姐,小心!”而此刻里雅蓝薇雪最近的雅蓝洛琴快速的挡在了她面前

  格里玉儿这一掌,倾尽了毕生之力,抱着的是玉石俱焚的心里。

  “琴儿!”赫连凌夜瞬间像是石化一般,一把将雅蓝洛琴抱进怀里。

  “老公……对不起,我……说的话……好像不能兑现了……”雅蓝洛琴自是知道这一掌的后果。

  “不会的!不会的琴儿,你说要陪我到地老天荒的,你不能食言的!”赫连凌夜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的琴儿就这样离开他……

  绝尘看到眼前的一幕,心仿佛又被划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当年,灵子也是这样死在了自己怀里。

  瞬间把住了雅蓝洛琴脉搏,希望自己可以就她。就算是为了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