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你是说真的?”闻言,羽墨一怔。

  镜灵撇了羽墨一眼,懒散道:“唉,老头我的话,年轻人就是不喜欢相信呀,真的老了,老了。”说着还自怜自哀的拍起背腰来。

  她能进去?这个问题在羽墨脑中一闪而过,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想原因了。

  手一动抓过镜子,另一只收召唤出长剑:“黑铁剑,现!”

  一声轻喝,一把宽阔的巨剑出现在羽墨脚下,羽墨往上一踏,手诀变换了下,眼睛猛一睁开,如果剑芒一般的目光射直射入山洞的方向:“御剑诀!飞!”

  黑剑突然颤抖了下,瞬间带着羽墨飞射而出,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四周是一片树林,在独罗宗境内,羽墨自然不敢在天空中飞行,他此刻也只能选择贴地而飞并选择了比较隐秘的小道前进,还好现在是招徒的第二次测试之时,大多的弟子都被派到会场维持秩序,所以一路上倒也畅通。

  “这就是那山洞么?”

  宽阔的洞口四周布满了青苔,四周破旧不堪,一道道的刀削般的裂痕仿佛在向外人述说它的古老。这么古老的山洞就算人进不去也不应该没人守卫才对,羽墨的手附上墙壁,眼中露出了疑惑。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站住!别跑!”一声大喝声,瞬间传入羽墨的耳中。

  羽墨一愣,心道:原来有人守卫。听到大喝声,羽墨自然知道来者不善,如果被抓住恐怕会少不了一段盘问,如此那就又少一段营救时间,也只能这样了。羽墨身形一晃,直接闪入山洞之中,留下那个愤怒的大吼的守卫弟子。

  刚一入山洞,羽墨就感觉到自己的灵识如同遇到了天敌一般,从原来的开放状变成萎缩状。

  羽墨望了下洞口,现在离洞口也有一段距离了,望了山洞里,此刻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一片漆黑,重新试了下灵识,结果那原本极其好用的灵识,此刻却一点反应液没有,不愧是抑灵法阵。羽墨心里无奈的叹道。

  “灭天玄火镜,你能破掉这该死的法阵么?”羽墨轻声问道。

  声音一落,那红色光突然在羽墨眼前闪现,镜灵的身躯便出现在羽墨面前了。

  镜灵的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拐杖,也不见他答应什么,拐杖一挥道:“走吧。”

  羽墨愣了下,也就跟着镜灵继续走了。

  过了不久,镜灵突然停下了脚步。

  羽墨也挺了下来:“怎么了?”

  镜灵缓缓的伸出手,那双苍白的手伸到半空,突然一阵水波的震荡在空气中浮现,四周的景色顿时发生了变化。

  望着突然变得清新的山洞,羽墨有些回不过神来,莫非这就已经破阵了?破阵需要找到阵眼,莫非刚刚的那个就是阵眼?

  镜灵仿佛知道羽墨的疑惑,突然回头笑道:“刚刚的不是阵眼,我只不过是触碰了另一个法阵的开关罢了。”

  另一个法阵?幻阵!?羽墨一惊,眼神露出了愤怒,难怪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时间不多吗?

  镜灵嘿嘿一笑,继续道:“你闭上眼睛,使用灵识试试。”

  闻言,羽墨征了征,灵识?在双层的法阵中可以使用灵识?想着,羽墨将信将疑的闭上了眼睛,果然那原来萎缩起来的灵识,此刻已经活跃开来了,灵识一出现便开始寻找起极罗修的气息。突然羽墨猛的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了惊喜,他感觉到极罗修的气息了。就在右手边的山洞内。脚下一动,羽墨正想过去,突然拐杖横在羽墨的面前。

  羽墨愣了下,望了望拐杖的主人,脸上露出了疑惑,他知道镜灵不会对他不好,不过他也疑惑,它为什么要阻止他。

  “嘿嘿,感觉到那美眉所在的地方了吧。”镜灵嘿嘿一笑道。

  羽墨点了下头。

  镜灵放下拐杖,指了指他身后的墙壁道:“走吧。”

  羽墨一愣,他们现在面前只有两个分叉路,现在镜灵指着他身后,而他的身后却是一面墙壁,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法阵还另有玄机?

  果然镜灵见羽墨露出疑惑,神秘的一笑,身体一转,人便消失在羽墨眼中,而空气却出现了一片水纹。

  这是?羽墨一怔,仿佛明白了什么,向前走几步也如果镜灵一样伴随着空气的波纹的出现,消失在空气中。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我灵识分明告诉我,这里根本就只有两个分叉口,可这?”羽墨望着再次变黑暗的山洞疑惑道。

  “那个幻阵的名字叫幻识阵,可以迷惑一些失去灵识的修真者,让它们误以为自己的灵识又回到自己身上,最后他们就会被幻阵迷惑,从而被原路遣回,破此阵的方法就是……”说到这镜灵扫了羽墨一眼,神秘的一笑悠悠道:“往你灵识给出的路线的反方向就能找到那位你想找的人了。”

  羽墨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难怪自己能在能抑制住渡劫期高手灵识的抑灵法阵的范围内重新使用灵识,原来是幻识阵的原因啊,居然能想到把这两中法阵搭配在一起,这名布阵师的阵法修为恐怕不弱于自己的师傅。不过这样的人却被这名不起眼的镜灵所破,看来自己还真小看了这面小镜子了。想到这,羽墨不由双眼放光的盯着镜灵。

  镜灵一愣,似乎知道羽墨的心思,干笑一声道:“其实你在识幻阵中得到的路线也不是没什么用,那识幻阵里也的路线都是真正的路线的反射,你可以试着把那识幻阵给你的路线倒过来,那就是用来寻到极罗修的地图了,嘿嘿,老头我可不陪你了。”说着镜灵的身形如果水般荡漾开来,最后全部回到了镜子中,钻后羽墨的身体里。

  羽墨微微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想利用它找回极罗修的想法落空了,不过想着也有点好像,那布阵之人恐怖死也不会知道,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一定没想到自己精心布置的识幻阵居然会成了寻找物品的地图吧。